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散文 > 母亲的针线筐

母亲的针线筐  作者:朱润生

发表时间: 2020-05-28  分类:散文  字数:2536  阅读: 145  评论:0条 推荐:4星

母亲的针线筐记得小时候,一个夏天的雨后,母亲端着她的针线筐,坐在打麦场边石磙上纳鞋底子,我坐在母亲的脚脖上仰着脸看,母亲像在拉二胡,胳膊一伸一回,手里针线好似二胡的弦,发出嗞啦嗞啦的声音。母亲像是一
 


记得小时候,一个夏天的雨后,母亲端着她的针线筐,坐在打麦场边石磙上纳鞋底子,我坐在母亲的脚脖上仰着脸看,母亲像在拉二胡,胳膊一伸一回,手里针线好似二胡的弦,发出嗞啦嗞啦的声音。母亲像是一位美丽的二胡演奏师,母亲演奏的乐曲响着“我爱我的丈夫,心疼我的娇儿,作双新鞋送儿上学堂,缝件棉袄暖儿身”。

从我记事起,母亲总是在她的针线筐里翻,筐里装着剪子、针钳、线旦旦、缠线板、合绳轱辘、顶针、纳底子手帽,还有乱七八糟的碎布头,半成品鞋底子、鞋膀子。母亲只要地里活一有空闲,吃罢饭刷了锅碗,喂喂猪,就端起她的针线筐缝补衣裳,纳底子作鞋。那年代吃着缺欠,可怜母亲做好饭总是让家人先吃,她就拿起手里的针线活,母亲针线活却实忙,但她此时实际是先让我们父子吃,她只能等我们吃了以后再喝剩下的饭菜汤,有时饭少母亲只能吃锅边的锅巴饭皮子。

母亲的针线筐,就是她的百宝箱,一家人的冷暖都在筐里装着,无论春夏秋冬,白天夜晚总是带在身边。听说是母亲嫁给我父亲时,外爷外婆陪送的嫁妆,木梳、镯子、洗脸盆、围腰、门帘还有针线筐。针线筐跟了母亲一辈子,母亲在这筐里吃了太多苦,受了太多累,说不清的酸甜苦辣。上有老下有小,一家人的冷暖都来自母亲的一针一钱,这筐里装着母亲无穷的爱。母亲给我绣的花兜兜,红风帽,虎头鞋,春莲姐的绣花鞋,戴在头上的蝴蝶结,围巾上的牡丹花。五月端午,母亲配的五色线,缝的五抽、小猴、里头布袋、香囊。母亲的针线筐温暖了我一生,我与它感情最深。大哥成家早,大姐二姐出嫁,在我的记忆里,父母二哥三个姐姐我一家七口人。母亲过世后,二哥成了家,三个姐姐相继接过母亲的针线筐,我的冷暖由三个姐姐先后从筐中翻出来。三个姐姐都出嫁,我也成了家。

我结婚时,没有什么新家具,作了一张新床、新桌,母亲用了一辈子的旧箱子,最后留给了我,她的针线筐,也成了我从母亲手中继承的遗产。妻子过门,丈母娘给她陪送了一个新针线筐。可我与母亲的针线筐感情太浓,妻子拖儿带女忙不过来时,我自己补衣裳,总爱用母亲的针线筐,时间长了妻子把她的新筐放在箱子里,也用母亲的针线筐,妻子接过了母亲的针线筐,也接过了母亲的好手艺,学会了一手好针线活,缝补衣裳的针角细小均匀,母亲做的鞋搁脚,妻子给我做的鞋,穿着脚也很舒服。如今贤妻别我而去,也十二个年头了,我至今还用着母亲的针线筐。针线筐温暖了我一生,教育了我一生,成全丰富了我一生。最大的收获继承了母亲的好传统,学会了勤俭持家。有了缝纫机以后,不但我自己学会了用机器补衣裳,妻子也是我教会的,我补成的补丁,不亚于妻子之手,过出来的鞋垫子有梅花型,莲花型,牡丹型。我一生本就是穿破衣的命,小时接哥姐不知母亲翻新过多少遍的旧茬。成家后有了儿女,经济拮据,那时街上有卖旧衣裳,一元二元一件,我穿一年,补一年,凑凑合合二三年,只有结婚时才买了一件蓝的卡布衫,的确凉裤子。现在儿媳女儿给我买了大堆新衣裳,穿旧破开了我舍不得扔,偷偷补补穿在里面,不让儿女知道,闺女每次给我买衣裳,我总说不需要,我自己买穿着合身。为此闺女没少怪我,给您买件衣裳没有说怪喜欢过,总是唠唠叨叨说好些,连让我们孝敬您的机会都不顺顺当当给。

看着母亲破旧的针线筐,看着母亲合线硑坏半边的合线轱辘,也不知母亲用去了多少针线?熬了多少夜?寒来暑往母亲的泪凝结成山,汗水流成了河。母亲的人生一撇是苦,一撇是难,成就了我们兄妹八个的幸福人生。

我十岁那年腊月过了小年,下了一场大雪,母亲感冒发烧了,那时没有温度计,也不知妈烧了多少度?脸色彤红,嘴唇干裂,妈不舍得钱,不肯去让医生看病,走起路都,直想倒,但她坚持着,坚持着,好象不只是感冒,恐怕有病发症,终于倒在床上昏迷不醒一天一夜。烧的说胡话,声音很低,嘴里喃喃地说,孩他爹你把我的针线筐放哪了,端来,瑞生过年的鞋还没做成,春莲过年的棉祆也没锥扣,他奶要看我给娃子们做的新衣裳。。。。。。

大哥叫来医生,号了脉,安慰家人说,没有大碍,伤寒引起病毒性感冒,拖的时间太长,血糖升高,引起发烧,身体虚亏劳累过度,致使昏迷,吃三天药就好了,注意营养,别太劳累熬夜太长。直到二十七母亲才从昏迷中苏醒,她说我有点口渴,身上酸痛,我怎么睡着了。二十八母亲又早早起床,扶着墙进到厨房,开始了蒸馍下油锅办年的忙禄,一直忙到二十九晚上,又接看跺菜馅,包绞子。大年三十晚除夕,妈伴着她的针线筐熬年,直忙到新年的鞭炮声响起,终于把儿女新年的衣裳,一个个盖在身上。

大年初一,吃罢饺子,母亲没有找邻里共度年欢,一头倒在床上,直到中午,父亲把一桌子菜端上,才让姐喊妈吃饭,吃了饭,姐姐们刷锅碗,妈说你们都去耍吧?妈来刷,刷了锅碗妈就又倒头睡了,妈劳累过度,她要用这一天挽回,她一年来熬过的无数个午休与夜晚!

如今母亲的针线筐,我很少再用,筐里又增添了二样珍贵的东西,盛着母亲对我们兄妹辛勤的教养,盛着我们兄妹对母亲深情的思念!

 

 

 

编辑点评:
对《母亲的针线筐》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