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随笔 > 鸡毛蒜皮

鸡毛蒜皮  作者:王现立

发表时间: 2020-05-25  分类:随笔  字数:1464  阅读: 111  评论:0条 推荐:4星

 

  五月的节分,天气呈现出异常的状态,先是高温覆盖,让人愰以为已进入盛夏;接着雷暴狂风,闷热的刹那间又步入酷暑;倏然间风平浪静,一切变得与往年无异。想想就明白了,非常年份,自然有着与众不同,正常也就不正常了。

  当清晨的阳光在小区的绿荫下、枝丫间斑驳陆离的时候,风儿便悠悠的拂动起来,吹到身上,使得身着短袖的我竟有丝丝的凉意。正是早班时光,千余户的小区沸腾了,行人、电动车、私家车齐哄哄的往门外奔去。

  “那个女的脑子有病吧?”路口的拐角处,一个女人凑过来问道。

  我一愣!我们认识么?我忍不住问自己。旋即想了起来,这不是刚刚搬来没多久的邻居么!共用一个卫生间,她洗衣服的时候我接水,我洗衣服的时候她淘米煮饭,有过几次交集。

  “神经可能有点不正常!”我知道她所说的是我隔壁的一家女的。出租房为两室一厅一厨一卫,二房东接手后便将客厅隔断,厨房又住了一家,变成了四家入驻,虽说日夜相伴,倒是各自过家互不打扰。这本是城市人情的一大特色,何况还是本就漂泊的流浪人群。可偏偏就有异于常人的爱生是非,我的近邻便是如此。

  两口子带一女孩,不晓得哪里人氏,素日老公上班,女人在家带孩子,愣是能把小小屋宇吵破天,额滴神呐!老公在家夫妻吵,老公外出母女吵,白天黑夜,不分时辰,冷不丁的能让你心悸脉动。大多时候,是女人一个人的歇斯底里,嚎的啥听不懂,反正令人烦心。四五岁的小女孩或许习惯了母亲的神经质,偶尔的哭几声,大多时候都安静不语。但却苦了几家近邻,想安静的休息一番已是妄想,说了也没用,便相继离开,故而房客就像走马灯似的不停的换。

  “昨晚吓死我了!”见我接过话茬,女人便诉苦道。

  “怎么了?”我好奇的问。

  “昨晚下班我刚进屋,那个女的就跑到我的门前恶狠狠的说:你出来,看我怎样弄死你!”她哆嗦着嘴唇心有余悸的说。

  “你惹她了么?”

  “我哪敢呀!刚搬来的时候我看她带着孩子,就把自己的零食分些给她,她不要;又把从我老公的厂里带的盒饭送给她,她也不要!心想着都是邻居了,能相处的好些,不曾想她老找茬?”女人话匣子打开了,就止不住的说着。

  “你没给房东说么?”我有点同情的支招道。

  “房东说人家很正常,算了!过几天就搬走,不敢住了,现在晚上下班我连澡都不敢洗,打个电话她都骂我声太大,我的天!我都是悄声说话的呀!……”

  我有点无语,又不知如何的安慰,设身处地的想想,一个女人真的不易,却又有些疑惑,为什么她不和老公住一处呢?好在自己是个男的,又身高马大的,外表唬人,再加上洁身自好,不招惹是非,自然就不惧一切。

  “那你的押金呢?交一压一,房东退么?”我提醒着。

  “六百块,没押金!说的是包含水电费,只是会亏一点房费。”话题的转变让她轻松起来。

  “那就搬走吧,遇上这样的邻居也是难受!前几家不是因为受不了而走掉了么?”

  几平方的厨房,安置一张床便连转个身都难,竟然六百块,也真是令人咂舌!可自己呢,蜗居在逼仄破旧的出租屋内,一年一万多的房费已经让自己舍弃了收入的一大部分,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生活的不易使我们禹禹独行,又有谁可体谅呢?

  融入到上班的人流里,忙碌或许能让人忘却烦恼,毕竟生活不仅只有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编辑点评:
对《鸡毛蒜皮》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