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游记 > 北京三日

北京三日  作者:王辉

发表时间: 2020-05-20  分类:游记  字数:3635  阅读: 218  评论:0条 推荐:4星

因为孩子要参加钢琴比赛,我订了1月26号去北京的火车票。但是从24号就开始下雪,一直下了两天。考虑到安全问题,我想着取消不去了。但是看着女儿的眼神,我知道她非常想去,再三考虑,还是决定出发。下午1:00,我们
 


因为孩子要参加钢琴比赛,我订了1月26号去北京的火车票。但是从24号就开始下雪,一直下了两天。考虑到安全问题,我想着取消不去了。但是看着女儿的眼神,我知道她非常想去,再三考虑,还是决定出发。

下午1:00,我们坐上了孩子音乐老师开的车,向洛阳行进。虽然县里组织除了雪,但路上还是有不少冰,到库区的时候就看见一辆车掉到了沟里。还有三个孩子和我们一起乘车,老师开的很小心,总算顺利到了洛阳。我们在洛阳火车站附近的书城下车,孩子们很兴奋,都一头钻到书店里去了。我再次检查了带的行李、车票等,不由感叹爱人的细心,我想到的没想到的她全都准备了。

晚7:20分,我们登上了洛阳开往北京的火车,整个车厢都热闹起来,洛阳地区去参加比赛的孩子有很多都坐这趟车,唧唧碴碴说个不停。女儿在变换着位置拍照,我静静地看着她,这是我第一次带孩子出门,心里不停想着安全、安全。过了一会,女儿说饿了,我去给女儿泡了一碗方便面,看着她静静地吃面,我也拿出我出门时的最爱——馒头咸菜吃了起来。天越来越黑,我催促女儿睡觉,她看看上铺、看看中铺,再看看下铺,决定不了睡那个铺。最终女儿决定睡下铺,因为对面下铺还没有人,我就坐着看着她,生怕我睡着了女儿不见了。

凌晨5:30,北京到了。音乐老师用手机查着我们订的酒店的位置,我们拖着疲惫的身体往前走。孩子们依然很兴奋,跑着跳着拍照。总算到了酒店,却被告知中午12:00以后才能入住,考虑到大家都很累,我们就出来再找酒店。很幸运,在比赛地点北京广播大厦附近,我们找到了一个如家的连锁店,正好还有两个房间,于是6个人就住下了。

比赛在中午11:30进行,女儿的同学刘明月的妈妈忙着给女儿化妆,我在旁边紧张,这可是孩子第一次来参加这么大型的比赛啊。

走过马路就是北京广播大厦,上到10楼,人山人海。来自全国各地的孩子们都过来比赛,有钢琴、声乐、口才、才艺等等。孩子练了5年,上台比赛却只需要5分钟,不到12:00就结束了,接着是在现场拍照留念,所有的折腾都在此刻告一段落。

清华。从准备参加比赛那一刻起,比赛家长群里就热闹非凡,大家都在讨论北京哪个景点最美,哪个景点最值得看。而在我的心中,除了天安门,北京最美的景点就是清华、北大了。女儿同学刘明月的妈妈早就联系了在北京工作的朋友小吕去清华看看,比赛一结束,我们就出发了,路上很堵,我们花了40分钟从北京广播大厦赶到了清华大学。北京的朋友早早就等在校园了,让我们非常惊喜的是,有一位老北京—史教授也会陪我们一起漫步清华校园,因为从小在清华长大,他对清华实在是太熟悉了,我们会听到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

“那么我们就从无问西东开始吧!”史教授开口了。1937年,卢沟桥事变让“和平望绝,战机已迫”。被日军占领和摧毁的清华、北大、南开三所学校先是南下长沙,随着战火蔓延,三校不得不西迁昆明,成立“西南联合大学”,这就是电影《无问西东》讲述的故事。史教授娓娓道来,爱情、亲情、家国情在他的叙述中渐渐清晰,让我们似乎回到了哪个战火纷飞的年代,孩子们也安静下来,似乎听懂了。不知不觉间,我们来到了一方写有王国维诗作的石碑前,史教授问到:“你们知道古今成大事业做大学问者必须经过的三种境界是什么吗?”大家都笑着摇摇头。他说,“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听完了教授的话,觉得境界很美,可我们还是云里雾里。史教授笑着说,真正成功的人是孤独的。在朱自清先生写出《荷塘月色》的那个荷塘边,史教授吟诵了诗人王芳写的诗。我想起《荷塘月色》中优美地句子,不禁感叹文化的魅力。往前走吧,我联系了人,让你们去看看清华的大礼堂,那可是百年的建筑了。在大礼堂里,教授静静地看着孩子们在舞台上摆出各种造型,轻声的给我们讲述舞台后方“人文日新”的来历。我坐在台下,想象着百年以来舞台上各种各样的人,各种各样的表演。半个小时过去了,孩子们还没有离开的意思。教授说,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我们去清华的操场看看吧。觉得走了很长时间,才来到了操场,太大了。据史教授说,操场旁的建筑也是古迹,也有50年以上的历史了。孩子们在操场上嬉戏、追逐,也带动了我们跟着跑动起来。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一看时间,竟然已经过了6:30 ,我们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校园。刚回住处,我就接到了史教授发来的诗作。七律·丁酉寒冬访清华——琴声飞起看少年,舞台留影正阑珊。冰融荷塘吟诗处,二校门前多流连。春熙园中访古迹,清华学堂越百年。绿茵追逐新时代,光阴荏苒行胜言。

老战友。真是没有想到,在北京和20年前的老战友—武子相遇了。事情也很简单,我发了一个孩子比赛的朋友圈,老战友看到了,于是相聚。刚见面就鼻子发酸,但是毕竟是40岁的人了,忍住没让眼泪落下来。武子带我们登上天安门,遥望北京城,首都的大气、首都的神圣让我肃然起敬,女儿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感叹起来。中午在一起吃饭,因为之前在大连当兵,我们不约而同地想到喝大连啤酒—勇闯天涯,可惜北京没这个啤酒,只好作罢。除了烤鸭,武子点了鲈鱼和毛血旺,我又要落泪了,毛血旺是我最喜欢的一道菜,20年过去,他竟然还记得。要去火车站了,我和女儿下了车,武子和我告别就关了车门,我也忍着没让自己落泪。武子打来电话,说不敢下车,那样会流泪的。

最美的时光,一定是最感动你的那一段。这次去北京,有太多的美好,太多的不舍,希望有机会再去收获知识收获感动。

就要开车了,女儿的闺蜜张凯怡的爸爸打车往车站赶,给我们买了好多东西要送过来,结果被堵在离火车站只有几百米的地方,就是过不来。无奈只好电话告别。

一路欢歌,1月29日,我们回到了大嵩县。


2018年2月2日


编辑点评:
对《北京三日》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