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随笔 > 游江南

游江南  作者:王现立

发表时间: 2020-05-04  分类:随笔  字数:1348  阅读: 180  评论:0条 推荐:4星

 

最欣赏尼采的一句话,那就是:每一个不曾翩翩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活的一种辜负。
五一假期,是疫情之中的第一个小长假,这是令所有人都倍觉纠结的休息日。一方面国外的病毒正“如火如荼”,一方面国内的防控外紧内松,一方面国家建议人们要避免跨界流动,一方面各地却以免票的策略以吸引游客。
不管不顾了!当朋友问询我假期的出行计划时,禁不住亮出许久以来的游玩打算。本打算一个人的游程,因为朋友们的介入而变得喧闹异常。
非常时期,知道要谨慎自己的行为准则,尽量少与他人走动。倒不是自己惜命,而是防范因自己的贸然致使他人徒添麻烦,或许自己无意,但相对人家来说就未免心存芥蒂了。
K751,上海--信阳的列车,路过松江的时候,各车厢竟聊聊数人。与空荡的车厢相比,湿闷的返潮味尤为突出,可能是空调循环系统不曾打开,不过这并不影响我的好心情。列车员让我们自找座位,分散坐开,大家便如水滴渗入沙砾般,瞬间隐身。
火车在有节奏的哐当声中疾速往前奔去,窗外的村镇和林木排山倒海似的一晃而过。透亮的阳光照在翠绿的林木和奢华的村镇别墅群那七彩齐整的建筑之上,立马凸显江南富庶、华丽的田园风光。水网交错,阡陌纵横,豆腐块一样农田里的作物墨绿若毡毯,抬首便往眼际远处铺展开来。
对杭州的向往自比上海更甚些,或许源自于少年时“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认知,或许是近几年频繁游西湖所攒下的情结,爬山、渡船,环湖行走;晴天、雨季、落日夕阳;苏堤、白堤、三潭印月……;白蛇、许仙、梁祝化蝶……
既喜欢“双飞燕子几时回”的伤感,又愿意看到“夹时桃花蘸水开”的场景。
西溪免票了!这是网上推送的消息,在朋友问我有啥好看的时候,我的回答是不知道。凭的是一腔热情,凭的是不管不顾,凭的是离西湖近,凭的是休闲娱乐。
不巧的是,西溪的预约已满,工作人员善意提醒,可以到隔壁的洪园游玩。心想,同在西溪,场地绝对相同,只是园林各异而已。现场网上预约,出示杭州健康二维码,因为网络的缘故,好一番折腾。
如果把西湖比作大家闺秀,那么洪园绝对是小家碧玉。那种江南的绿,拥着无处不在的水,便被能工巧匠秀出仙界的美景来。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就连寻常的花草也给你展现出不寻常的神态来。园里的游客个个顶着太阳,忍着热辣辣的阳光,比温度更激情的游走着,丝毫不愿停歇。你说我们傻么,看到满园的“傻子”与我同行,心中刹那间平衡了许多。如果在上班路上,大多爱美的女孩都会全副武装的遮蔽,以防日光暴晒,继而丑化自己。而现在,恰似园中的鲜花,不遮不掩,恣意的展现,以期融入美景,鲜艳靓丽。
其实,我们之所以到处游玩,并不单纯到猎奇或感受不一样的自然美丽,如果加以历史、文化乃至超高的人气,会使行程变得丰满、充实又十足的仙味。
江南的风景在远山近水间铺开,摇橹船内,一壶清茶,三五好友,听一曲软言侬调,任由船儿推开波浪,在绿意浓浓的水网间穿梭,惊扰起悠闲的鸟儿,扑打到细碎的无名小花。船从桥下过,人在画中游,此情此景,有谁还在意辛苦。
听景看景心入景,便是游玩的最佳境界,可惜因为囊中羞涩的缘故,只能舍弃一些高颜值的去处。不过,心至处便有上好的风景。

编辑点评:
对《游江南》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