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随笔 > 聊天

聊天  作者:王现立

发表时间: 2020-05-03  分类:随笔  字数:1146  阅读: 151  评论:0条 推荐:4星

 

  生活虽然一地鸡毛,可还得要高歌猛进,因为自己容不得一丝颓废。尽管一生平庸,甚而无半点值得夸耀的地方,却心中依然向往着美好的生活。为此,极力的靠近能让自己产生动力的人和事。老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突然发现,这句话的妙处在于,与智者为伍,自己也会聪明许多。知道自己并不讨人喜欢,但真的遇上纵容自己的人,我会变得无所顾忌,继而唠叨个没完。显然,不是每个人都愿忍受这份聒噪,于是,明白之后会有几分失落,又添几分伤感。当然,也有几个(朋友、亲人),不厌其烦的接受我言语上的“轰炸”,帮我摆脱孤独,充当精神境界上的后援。

  我喜欢聊天,那种天上地下,风里云里,逮什么聊什么,毫无心机却像涌泉一般汩汩而出。其实,所谓的聊天,也就是把地上的事聊到天上去。从花扯到草,从雨说到雪,高山遇流水,嫩芽变落叶……

  有一句成语叫:流水不腐户枢不蠹!其实,人的思想也需不断的更新,吐出压心底的淤积,纳入时鲜的补充液。恰如置身于清新的早晨,吐故纳新之后,会发现身心是那样的轻盈,一切竟如此美好。

  不过,聊天的受众,也非轻易能得。就像鸡同鸭讲,鸟与兽语,总归不在一个频段。同样一句话,在不同的人说出来就可能结局各异。哈哈哈——,有的笑点高,凡事皆可笑;哈哈哈——,有的笑点低,说笑莫如称之为哭!可谓悲喜两重天。

  有时候,挺羡慕简单的人,既无高深的学知,又没奢侈的期求,温饱即为幸福,守望就可满足,靠着天生的蛮力,没心没肺的活着,简单快乐。当然,高知者,自有其应得的回报,行走于庙堂之上或游逛于江湖之中,显赫自在的生存,悠哉乐哉。苦的是,我这等心比天大命比纸薄的人,上不去下不来,苦呵呵的怨天尤人。

  实际上,想开了不就那么回事么?千说万说,不靠劳动所得,永远体会不到生存的乐趣。只是,这个过程若有精神层面的参与,岂不美哉!恰似风和日丽的春景,有了姹紫嫣红的花草才是完美的芳菲季。

  “昨晚,我和我妈聊了三个半小时,从晚上九点半聊到夜里一点。我妈说,不聊啦,我要睡觉了!我说,我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一个小伙说。

  “和你妈有啥说的?”笑惨了的同事好奇的问。

  “就扯呗,从东扯到西,再从南扯到北,我妈都顶不住了!”他也不由得好笑道。

  我深有体会,过年和同学聚会,从中午的大聚到晚上的小聚及至到深夜的不舍别离,仿若贪玩的年少时,忘记了时空的流转,贪恋着小伙伴一样的情意。觊觎着朋友的相守,时不时的电话问候,一声发自肺腑的言笑,既温暖又幸福。无论工作,抑或生活,朋友般言语间的交流,使得心头敞亮,且又快意满满。突然感触,或许我做不到达贵,可精神上的富


编辑点评:
对《聊天》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