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频道 > 短篇小说 > 醉花荫

醉花荫  作者:猫妈妈

发表时间: 2020-04-18  分类:短篇小说  字数:5376  阅读: 490  评论:0条 推荐:5星

 

  一、酒不知所起,竟一醉方休


  一个冬天的晚上,细雪零星的,淼淼和老北约了饭,老北又叫了华子,五姐他们。“翅酷”坐落在深巷里,现在早已无迹可寻了。那里的烤翅真的不酷,按老北的话,就是他喝醉了,手拿不住麻的时候烤出的味也比那强多了。室内举架低矮,棚上偏又婆婆娑娑垂吊了藤蔓等仿真植物,显得灯影绰绰,小情小调的。满墙的心愿贴,小彩旗般招招展展,难得老北一个大老爷们能选这么一个地方,淼淼想,她知道他是为了迎合她的口味。淼淼是老北父亲的主治医生,他们有点交情。华子和五姐曾是一对校园恋人。二十年前他们四个是高中同学。近一半年才在人海中被彼此捞了出来,用他们的话说“流浪的孩子又回家了。”他们叫淼淼小大夫,因为她是他们班最小的、也是唯一一个考上医专的学霸,以后一有聚会这点陈芝麻就被拎出来晒晒。上学时候的淼淼是孤僻的 ,独来独往,是一朵飘零的浪花,游离在河流之外,他们搞不懂她现在怎么能和他们坐在一起喝酒?辣眼睛的事还在后面呢!小大夫不仅喝了,还来者不拒,也学他们手一扬利落的把杯底透过來,很有点凌云壮志的意思,到底没啥酒量,一会杯底就养小鱼了,也没人攀她,这里都是叱咤风云的人物!老北早年做过大买卖,见过世面,酒桌上的规矩比谁都懂,一点也不冷场,料一个接一个的爆,别人没笑自己先笑得哈哈的,大嘴岔,一笑口腔里的小舌头都跟着颤颤的,同学的事他都知道,谁发财了,谁升官了,谁破产了,边说边敬哥几个,一圈一圈的打过来打过去,末了叹了一声“就我混得惨,现在混到开大货了”,五姐马上接过话茬“我还没工作呢,你算有固定资产的人。””跟他俩比不了,一个大夫,一个国家人”,老北一边往嘴里扔剥了花衣的花生米一边指了指淼淼和华子羡慕的说。华子马上打圆场“少来啊,能坐一个桌喝酒就是哥们,没有职业之分,我最烦势力眼,谁这样我瞧不起谁。”说完,华子的小手指向下一伸,这是他的经典动作之一。“对头”老北又活跃了,大家你一杯我一盏的喝得好不热闹,引得邻桌的人纷纷侧目,淼淼第一次发现可以有众多的理由喝一杯,名目繁多又无比充分的让人没法拒绝。当然他们不拼酒,就是图一气氛。话题总要绕到五姐和华子身上,他俩曾经是恋人,在酒桌上永远是热门话题,当年的华子是风云人物,体育王子,在市里都是挂号的。身边倾慕的女孩如过江之鲫,有名的都是班花一级的人物,五姐硬是凭着一股柔情力挫群英,成为王子的恋人。华子有4个姐姐,认了五姐当干姐,干姐天天给他带炒鸡蛋,金灿灿的蛋饼,油翠翠的葱花,外加各式小菜,慢慢征服了他的胃,然后是他的人……这故事上学时谁都知道,多年后一见他们出现就炒鸡蛋炒鸡蛋的!淼淼微胖,圆鼓鼓的,像盆小多肉呆萌萌的看着他们。她特别惊讶他们说的事,大部分她都不知道,鬼知道上学时她干什么去了?喝得小圆脸泛起红光,媚眼如丝起来。五姐一改来时的拘谨,细烟卷也叼上了,熟练的吐着漂亮的烟圈,杏肤桃腮的,很有味道,她被起哄跟华子喝了个交杯,好看的丹凤眼兴奋得烁烁放光!华子到底是运动员出身,在大家此起彼伏的往厕所奔去的时候,还能一如既往的镇定,他喝酒很少吃菜,而且面不改色!言语不多但心细如发,早早就把钱压在吧台了。等喝到只剩他们一桌时,已经不知喝了多少瓶,每人的脚边都林立一堆空瓶子,围成大小不一的绿色城堡!老北还要一瓶一瓶的再来,把服务员逗乐了,说“哥哥,我给您再来一打吧!”。恋恋不舍离开时,雪已经停了,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凉丝丝的风扑在血流充沛的面颊上,连老北的银盆脸都飞上一层胭脂,月亮躲进云层中了,路灯也被蒙上了薄纱,它们慷慨的把这个纯白的世界留给了他们,酒精真是个好东西,它能瞬间把人多年的经历清归为零,现在他们只是几个逃学的高中生,青春年少,兴致勃勃又跃跃欲试走在晚归的路上。


  二、穿城寻一聚,只为故知来


  潘多拉的盒子被打开了,酒魔钻了出来,而且怎么也回不去了。翅酷一聚拉开了他们相约的序幕,淼淼和五姐都是恢复单身的女人,孩子有老妈带,玩起来没天没地的。那段,五姐在城郊给一个小工厂做饭,老北没事时一下行就一路接了淼淼和华子他们开赴南郊,因为当时南北干道没通,得横穿半个城才能到达目的地。老北的车跟他人一样,高高大大的,淼淼穿着长裙,高跟鞋,小蜗牛似的爬上爬下,老北有点抱歉的看着她笑,但淼淼乐此不疲,扒拉扒拉副驾驶上的绳子,纸盒等零杂,昂然就坐,车开起来,她的耳坠子有节奏的前后摇荡,车的底盘高,视野格外开阔,她感觉象临朝的皇太后,要多显贵有多显贵,她管老北的车叫超级大奔!一次,五姐上车前给大家买了一把糖葫芦,不知怎么被淼淼坐在屁股底下一个,下车大家才看到她的红色羽绒服后摆挂着一屁股的焦糖渣和山楂碎块,大家哈哈大笑,老北打趣道“我还以为小大夫衣服绣花了呢。”那时对酒驾的处罚还没上升到法律层面,几个大神喝完了,照例一路坐上老北的车回市内。淼淼依然坐在副驾驶上临朝称制 ,环佩叮当,华子和五姐在后座喃喃低语,老北专注的卧着方向盘,车载音乐放着不变的《朋友别哭》:“有没有一种爱,能让人不绝望,看一看这花花世界就好象是梦一场……”,超级大奔载着几颗驿动的心,在深夜无人的街巷一路高歌而去!

  那一刻,他们是最密切的朋友,一定是的!

  年底,五姐辞职回到市内了,他们基本就在临川那条街混了,长长的路面车流如织,路的两侧开满了人间烟火,他们一家家光顾,最爱的是潮州小馆,海杰大盘子,东港小海鲜……虽消费低廉,但也扛不住长此以往,华子和老北真有爷们样,华子基本买了大部分单,因为他收入不错,还有小金库。老北一有额外收入马上兴致勃勃巧安排,有一次,货车的窗玻璃被撞坏了,人家多陪他300块钱,他象发现新大陆似的马上请大家到铁锅炖鱼特意捡了一条最大的鱼炖了!

  八只眼睛只要一对上,就暗暗欢喜;无论谁说什么,深深浅浅的,酒话连篇的,听着就是悦耳。有一次,五姐的脚扭了,也蹦的蹦的来了,一见面就给弟弟妹妹们发糖,大家就象孩子似的剥彩色的糖纸。

  没有人能进入他们的小圈子,偶尔一次也会自然退出去,这是他们四人的江湖,声声色色的。

  赶上谁外面有什么局了,他也会尽快敷衍了事,然后飞奔他们的小局,这好像是他们的家,是温暖的最后一站。五姐有一次相亲,那是个开两厢车的知识分子老头,五姐对他不感冒,迅速从相亲现场撤离回来。华子去外地出差一段,把他急得天天发信息想回来,其实那边每天都是好酒好菜的招待。他们好像被下了幸福的咒语,一点也不腻烦!其实他们知道他们是费了多大的劲的,他们躲开了家人的唠叨、孩子的埋怨、编各种各样的理由、必要时36计都得用上!

  他们是逮住一切空隙粘在一起,老北的二哥动迁,让他帮看看房子,他也把他们叫去了,我的天哪!什么也没有啊,暖气撤了,冷的出奇,五姐马上找到几个仅存的方便面和鸡蛋 ,迅速的做了一锅面汤,华子到小卖店买了几袋小菜,弄点啤酒上来了。淼淼披个破军大衣把一瓶酒搂在前襟里,华子吸溜着面汤,老北和五姐对吹!如果高兴是人活着的最高纲领,这便是了!

  更疯狂的是一个局远远不够了,吃完正餐后还要到容嬷嬷麻串店涮点串子,再弄几个老雪。还是意犹未尽啊,最后还得到四季面馆弄碗大肉面,最后才摇摇晃晃的往回走,有时到家都2、3点了。淼淼那阵都熬出黑眼圈了。

  一次出门发现飘起了雪花,哥几个这个乐啊,一头扎进漫天漫地的雪白世界,非要找个火锅店再喝点白酒暖暖胃,他们一家一家的找,真是“深夜忽飘雪,可饮一杯无?”


  三、人间有情痴,何关风与月


  不知从哪一刻起,五姐一出门就要挽起华子的胳膊,象老夫老妻似的,而且华子每次送五姐上楼,都要盘桓不知多长时间,五姐不让他走,偏要再下楼遛遛,没办法,华子就拉她到街上无目的转,再上楼,再遛,反复几次 ……华子第二天还要上班,弄得叫苦不迭的。他讲给老北他们,淼淼就笑他们是十八相送。“她是真的喜欢你!“淼淼正色对华子说。五姐从不掩盖对华子的感情,从高中到现在,没办法,这是她的劫。她也没有别的奢望,偶尔能跟华子喝点小酒,见见面就行,有一次淼淼看到五姐轻轻的给华子吹滚热的面汤,她突然觉得一切爱的语言都是多余的!然而她不知道华子已经不堪重负了,他妻子特别贤惠,他怎么回去晚都没有一句微词,只要华子说一句饿了,不管几点,她也会爬起来煮面!真是,何不重逢未娶时。有时,五姐也问淼淼“如果老北没有家,你会选他吗?”淼淼的答案是可能的,老北是个山一般的男人,多年来,妻子不工作,全靠他自己拼力养家,把儿子供上了本硕连读,他得吃了多少苦啊,可贵的是尝尽事态炎凉的老北,还那么阳光,乐观,从不抱怨生活!那一阵,淼淼的一个二手房简单装修,老北全程帮忙,她永远忘不了有一次夜里,水管突然爆了,水流如注,她和另一个帮工都吓坏了,因为没有水阀!这时老北还在路上,他电话指挥“别怕,有我在!”

  淼淼心一下子就放下了,她相信他,只要他在,天塌下了,也没什么!


  四、醉来花间笑,醒后思忆长


  好事和坏事是孪生姊妹,太过的快乐一定会吵醒另一半!淼淼突然发现,华子来的次数明显少了,来了也有点心不在焉。再后来,他就时常带着他的小师妹过来,那是个年轻的女孩。不用说别的,年龄就可让五姐高举免战牌了。华子太有女人缘,身边老有倾慕者,他给小师妹夹菜,照顾她。她替五姐生气,五姐好象不怎么介意似的,她常说“我喜欢他是我的事,他喜不喜欢我是他的事!”难道真是爱他蚀骨吗?

  一天晚上,淼淼跟同事们去唱歌,半夜回来有点不敢上楼了,她离老北家就差2条小街,她就给他打电话让他过来一下。老北不容置疑的说“不方便,出不去”,然后再打就关机了。如果能想明白也没天大的事,但淼淼就是想不开,象受了天大的委屈,第二天跟老北不依不饶,老北解释“媳妇就在边上,没法再出去,如果在外面马上就会过去。”淼淼一直强调“如果出了危险怎么办?我们不是最近的朋友吗?”老北怎么也解释不明白 ,索性不理她了。淼淼差点哭天抢地了,五姐说晚上帮他们说和说和。6点左右,在徐福记,他们陆续都到了,淼淼坚持今天她买单。见到老北 ,淼淼气更大了,数落起来没完没了,一顿饭吃的不痛快,到最后,老北也烦了说“我有家啊,她是我媳妇,她当然比任何人都重要”,说完就来了倔脾气要走,谁劝也劝不住。淼淼气的把打包好的菜摔在地上,不知怎么把她的和田玉镯捎带下来了,啪的一声碎在汤汁菜叶里,大家当场怔住!老北不惯毛病,拂袖离去!

  淼淼拽着五姐和华子继续去容嬷嬷喝酒,她一杯一杯的灌,全无章法,“我那么信赖他,他竟这样,如果那天晚上,我有危险,怎么办?”她象祥林嫂似的反复那几句话,舌头不利落了,脑袋也乱了,也说不出像样的话来。她盯住华子逼问他“”如果是你,你会出来吗?”五姐这时趴在桌上睡着了,夜更深了,华子说“你怎么这样,我们从家出来玩,大半夜大半夜的,得跟媳妇撒多少谎啊,我们不过是最好的朋友,你也得替我们想想,你希望我们家不和睦,再打架啥的,你就好了。”淼淼又被华子的话刺伤了,她把一杯酒从头浇到自己身上,声嘶力竭的喊“走吧,都是冷血的人!”华子见他不可理喻,拽起五姐半抱半拖的离开了!淼淼泪如雨倾,泪水绞着酒水滴滴答答落在地板上,落在她涂满丹蔻的小趾上。

  淼淼像个刚出壳的鸡雏无力的向楼上攀爬,沉重的衣裙差点把她绊倒,那夜,她再次感到她是个被遗弃的孩子!

  他们以后还能在同学大聚会或谁家红白喜事时见到,再像以前那样混天暗地的玩就没有了,四人小江湖基本解体。

  个人都走回自己的轨道中重新为事业和生计奔波!

  偶尔在夜深的时候,望着外面的霓虹闪闪,淼淼就会想起他们几个……

  有一次浏览一个网文时,淼淼看到了一段男女对白,觉得有点感触!

  女:“我知道我们没有期许的地久天长,我不过偶尔想与你浅醉一场;我知道我们不可能朝朝暮暮,我不过偶尔想与你在月光下徜徉;为此,我不介意世间的飞短流长;只因你是我最珍的宝藏;为此,我在佛前千百次祈愿,来生愿做你最美的娇娘!

  男:“我怎不感动你的情深意长,怎不感知你满眼的热望;我虽是七尺男儿,心中也有万般柔肠;然而我有妻有家,怎忍让她们承受无辜的伤!原谅我的退却,再美的悬崖也不过是深渊万丈;做朋友也可以倾诉衷肠,做朋友也可以遮挡风霜,因为,你已是我心中不变的深藏!”……


  五,玉树为谁栽,流年落花埋


  不要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去评价这份情感,它真实的存在过,是值得被纪念和尊重的。它是开在他们盛年里一朵短暂的缘分之花,在浓浓的花荫下,他们尽情的笑过,哭过,醉过,……这就足够了,且看那新发的枝丫已经缀满了友情的果实,等待他们后半生去慢慢品尝……


编辑点评:
对《醉花荫》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