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感悟小品 > 羊居沟老屋

羊居沟老屋  作者:烈日秋霜

发表时间: 2020-04-15  分类:感悟小品  字数:1347  阅读: 383  评论:0条 推荐:4星

    老屋在外方山深处栗盘村,也在汝河边上,确切说就在羊居沟一个高坡半腰,时代定义叫独居户!一个生我养我的地方,一个终生不能忘的我的家  随着上世纪八十年代打工潮涌动,我也成了其中的一个打工妹
 

  

  老屋在外方山深处栗盘村,也在汝河边上,确切说就在羊居沟一个高坡半腰,时代定义叫独居户!一个生我养我的地方,一个终生不能忘的我的家……

  随着上世纪八十年代打工潮涌动,我也成了其中的一个打工妹,过着漂泊在外打拼的日子,也就少有几次回家。无论在梦里,无论在现实中,这个老屋就是记忆符号,我也不知道“乡愁”,老屋应该是吧?

  走过羊居沟口长在石片上的千年橿子树,春阳筛过婆娑如伞盖斑斑点点枝丫和嫩叶,而少小时候淙淙溪水也渐渐没了声响,石窝里老叶儿盖着一汪新雨后的积水,亮晶晶闪着光儿……附近三五户人家早已搬走,空荡荡院落,拂过年年岁岁都相似的春风夏雨秋云冬雪,曾经的袅袅炊烟在梦里,不在眼前。

  从山下陆车路,拐上去往老屋的羊肠小道,熟悉而又陌生。这是唯一出山路,上学,外出打工,我自己出嫁都走这条路!要不是“异地搬迁”后还要种地,路也会消失在野草灌木中。上到前坡头,老屋,还有房前的梨树绽放的梨花,耀入眼帘,泪很快下来了!这次回来,送父亲入土为安和早逝多年的母亲合葬一起,为二老尽孝算是画上了句号!从今以后,回家,回到老屋,哪有是怎样的滋味?

  终于走到老屋,但是老屋已经被扒掉了!立在塌掉的老屋“废墟”中,想想丈夫说的“就是不扒,再过十年八年自然也要坍塌的”,还有记忆里老人讲的“人是房子的筋,没了人房屋会坏的很快”,但就是无法释然更无法释怀!生前的父亲是有了安置房,可这里才是他还有我的家啊……

  老屋从前草房的模样没有印象,是分家后父亲搭起的庵子,就凭这挡风遮雨过时光;后来情况稍好些,他就张罗着盖瓦房,背建房木料,垒根基石头,夯墙土,一点点备齐……担砖瓦时,下着鹅毛大雪,找来帮工的都特意换上“解放鞋”,还打上防滑的细麻绳儿,就这还有人摔倒,其中一个哭着回家了!

  岁月从来不饶人。若干年,也就几十年光景,先是老屋山墙连上的那间磨房塌了;再过些年灶火房也塌掉了。擀面,蒸馍,做饭,陪着我走过青涩年少,给我温暖和吃饱肚子的厨房,终于也成了记忆碎片,一点没了踪影。

  回来的路上,可以说一步三回头。我说丈夫,写写老屋吧!可他一脸茫然,“写啥呢”?老屋没了,那是时间隆隆前进,是一段时空一个绾结,有什么好遗憾的呢?然而,我心里一阵阵疼。一路下山,老屋窗前嗡嗡嘤嘤成群的蜜蜂,院子中“半斤酥”甜梨一串儿一串儿,就在昨天,也定格了过往……

  回到县城家中,也许是累吧,也许是了却一桩心愿,很快入了梦乡。刚认识丈夫的时候,在老屋,他写《古堡里的红草莓》用复写笔,背着半斤酥去县城转车,在橿子树下洗衣服,挑着柴火干粮到张槐上学,引着儿子回娘家……猛地醒了,一脸泪水。原来是没睡着,还是一直在梦中?

  羊居沟老屋,在这里生活过的人,知道其中滋味。被扒掉的老屋临了还给松坡岭出力的带来几百块钱的回报,但是,我宁愿奉送这些钱而保留下老屋!毕竟老屋有父辈留下的血汗,也毕竟这里也是我的家,生我养我的地方……

  再见了吗老屋?但我心里清楚,再见就是不见。而你就在我的生命里,这个不会坍塌,无论风雨,无论我会在哪里!


编辑点评:
对《羊居沟老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