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六十六章

第六十六章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 2020-04-09  分类:长篇  字数:1722  阅读: 117  评论:0条 推荐:0星

 

朱德贵到县委找到黄光学,问有啥事情?黄光学反问:“记得苗副县长的小姨吗?”朱德贵垮脸愤恨道:“那个肥肉狠婆娘?呸,我呸!早就忘干净,不然早被气死了。”

“去请她回来。”

“为啥?真成县里的婆娘啦?“

“你人缺泛经济头脑。”

朱德贵没听懂,又问到底为了啥?黄光学就故做微笑装老陈说:“县里那些厂,光生产不行,要会搞销售,我看她人成。”朱德贵反对:“你都没有交往过,咋知她行呢?哦,哦,瞧着奶大尻子肥,能顶十个热水袋?”黄光学便很有内涵的笑了,成竹在胸说:“别以为找你来商量,去办就是了。”

第二天朱德贵去省城,找到苏桂琴,说明了来意。苏桂琴喜道:“我要先去实地看看!” 朱德贵就鄙视她说:“‘狗坐轿子不识抬举。’那是几个好厂子,轻轻松松不少挣。记住勤喂狗,免得汪汪叫。这样的好事,烧香磕头求不来。”又说不常来,想要玩稀奇,约好两天后见面,约好时间和地点,然后自去乐逍遥。

此后苏桂琴,又独自往返了两趟,并当面得到黄光学的铿锵许诺,要成立公司统管几家厂销售,聘她做个销售经理。还说现在可以搞点市场经济,能干的人可以提成富起来,苏桂琴才下定决心,盘出存货歇了生意。因将远行请朋友去饭馆把酒作别。

这天下午,众人聚在西河区的走马胡同李记菜馆。

众人羡慕苏桂琴有好姐夫,说经商必须有官亲,贪吃贪占好女人的狗朋官友也能行,不然分秒被搞没。‘君不见,买假药的都发了,买真药的早晚垮。’夸她定能大富贵,前程不可限其量,到时千万不能忘了一起摆摊吼过货的兄弟姐妹。一时叽叽喳喳争吵,离别之情难以言表。

吃到中间苏桂琴起身左手抱拳礼一圈。

胖脸红通通,已有醉意道:“众位钱侠,从此别过,少能再见,忍不住想哭。我书念得少,哭不出好词来壮行,干脆给大家痛痛快快嚎哭一场?过往岁月尽在里头。”说罢依着酒劲嚎啕,哀伤之情悲切四座。有的泣泪怨天怨命,有的抹袖哀叹蹉跎,哭‘岁月是把杀人钢刀,贵人贱者有谁逃过。’

众已有醉意。

一位年长的光头,举杯鼓眼冲天说:“‘运好好一时,命贵贵一生。’本人无运没好命,总不能把爸妈骂一顿,这年头,做啥得有人。”

当晚众人尽兴方散。

隔天苏桂琴另设一席约相好同醉。

老话讲的好,‘酒至酣畅,其情状状。’苏桂琴面羞红,露出迷离柔情光,她瞪起大眼瞅了广东仔一阵,这才凄凄含眼把盏:“哥呀哥,你把我引上这条道,但天下没有不散宴,我不想摆一辈子南货,吼一辈子地摊。就要天各一方了,各奔各的未完路,咱就此别于江湖吧?从今往后没你哥哥,下雨闲着我会想,夜睡不着瞅星望月也会想,借句古人的文词,‘嘘相隔之遥远,叹岁月之无情。’”言毕潸然,自斟三杯,昂头尽干,当众泪吻良久,激起一阵鼓掌哄闹。

但见她吻罢,抱拳作别毅然离席没回头。

可怜那位广东仔,被撇独自饮闷酒,感慨人生真如戏。


编辑点评:
对《第六十六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