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记事 > 往事如烟

往事如烟  作者:李宝珍

发表时间: 2020-03-30  分类:记事  字数:1770  阅读: 150  评论:0条 推荐:4星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又是一年春来到,蓦然回首,往事如烟……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又是一年春来到,蓦然回首,往事如烟……

  记得小时候,在乡下长大。父母忙兄妹多,每天挎着挖菜的篮子,在田野里疯跑。小河、后坡、蓝天、白云都是我的最爱。善良淳朴的乡邻,纯真可爱的伙伴。在太阳和月亮的交替中,在爷爷的故事里,在父母的慈爱中,在兄弟姐妹的关怀中,在欢快的笑声中一晃长大!

  那年十八岁,在工业品公司待业。看到年迈的父亲,见谁都点头微笑,总觉得没骨气,想我一定是爱憎分明的人。见好人笑,见那些坏心眼的人,绝对不瞅他一眼。但是,首先要做到,品行端正心底善良工作认真。自己做好了,还能怕谁?工作上我倒是用心,工业品的几间大仓库,白天发货,晚上睡在里面值班算账。有时睡到半夜,想到白天发的货物不对,便起来整了又整,数啦又数。天天嘴里嘟弄着,这是五顶头,这是十顶头,这是十二顶头……。一群搬运工人笑我幼稚,说前辈更会做事。和领导们搞好关系,错点就错点,仓库里本来都有损耗费。没见过这人,还当成自家的货,笨吧,还固执的出奇!我才不听他们的唠叨,工作干好了才能说话,我正幻想着世界一切皆公正公平,社会温暖如春呢!

  那年二十二岁,迷上了《简爱》和《一千零一夜》。幻想着像山鲁佐德和敦亚佐德姐妹一样,能把故事讲得甜蜜有趣,给人们带来温暖。此后喜欢上了清静。坐在自己的小屋里,一床、一桌、一书柜。最喜欢的是窗台上那盆蝴蝶兰,郁郁葱葱的开着紫色的花。每天看看书,写写日记,全不理会外面世界的纷乱。女友们织毛衣,照镜子梳妆打扮。男同事们爱开玩笑,说谁没媳妇就上工业品五楼,那里美女如云……还笑我们县城工作,农村户口不好找对象!我不理会这些,这种事可遇而不可求,幻想着坐在田野边的石阶上,也能遇到罗切斯特似的,一切都会来的。这是年少时的梦境罢了!

  三十五岁那年下岗,交完单位集房款,穷的可怜。记得拿着五元钱,穿过高记米皮店,闻着米皮店里芝麻酱、辣椒香油的味儿,是真想吃一碗。想着这钱能买几斤豆芽青菜,能够吃几天。硬是不敢多瞅一眼,转街回来发现五元钱,也不翼而飞啦。后悔半天不想吭声!

  再后来开店,天天住在商店里。要是能睡个午觉,出门买双袜子,高兴的都会笑。每年春节,是最忙的时候,货物堆在门口像座城墙。带着孩子,吃饭也是饥一顿,饱一顿的。大年初三,见到光鲜靓丽的女友,禁不住夸赞:“你真美啊!有全能婆婆,还有全自动洗衣机,吃吃玩玩的多幸福!”女友说“美啥啊?今天打牌输了一百多,正心烦呢!”。我这叫花子的搬运工,满心欢喜的期待着,要是干得好,过完年我都没有外债啦,那该多轻松啊!

  过完春节,陈记水果店给我欠条结账,说是水果费三千多元。我在商业上干会计多年,认为是账错啦。正面几张陈嫂算了,还有背面未算。那时水果的利润一箱几元,三千元得卖多少箱才能赚够呢?我说陈哥你把欠条拿回去吧!让嫂子再算算,我觉得比你这要多。陈哥后来拿着六千多元走啦。再见陈哥总是笑容满面的让我拿水果,后来我生闺女店里缺人,他让妹妹给我看店多年。啥时见啦,像兄妹一样从不见外,人好好自己,让我深有体会!

  记得开商店时,在外地的大姐回来,和母亲坐在店里聊天。有位像领导似的中年人,来店里打电话。拿着百元钞票要付几角钱的话费,我说不用付钱。他摇头晃脑的硬说老子有钱,不是付不起话费的人,并且说个没完。母亲一生刚强正直受人尊重。她抬眼一看,是位醉鬼,示意我们继续谈话。此后,家里人都不想让我开店。没过几年,母亲也不再了,记忆中总有母亲看他的眼神。直到今天想起来,我都羞愧难当。母亲千辛万苦把我养大,从没劳累家人。我已人到中年 ,还让母亲受气……。这也许就是生活,有欢乐也有悲伤,有惊喜也有无奈,大自然中有山间小溪桃李芬芳,也难免会遇到一只乱飞的苍蝇,扰乱你内心的平静,毁灭你心中的美好!

  人过半百,一晃而过。我理解了父亲的点头微笑,也品味了母亲的隐忍无语。年少无知多愁善感的我。体会了人生百味世态冷暖后,也变得更为睿智,想起电视剧《渴望》的主题曲:悠悠岁月,欲说当年好困惑,亦真亦幻难取舍,悲欢离合都曾经有过,这样执着究竟为什么?慢慢人生路,上下求索,心中渴望真诚的生活……。


编辑点评:
对《往事如烟》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