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随笔 > 疫情问答

疫情问答  作者:王现立

发表时间: 2020-03-28  分类:随笔  字数:1071  阅读: 156  评论:0条 推荐:4星

 

谢谢你的问题,因为它又一次让我想起疫情发生时被困守家中而有机会日夜陪守妈妈的点点滴滴。

我是一位常年孤守异乡的漂泊客,和大多数人一样,为生活所迫。当心头时常纠结着忠孝不能两全时,那份苦涩也只有自己才能体会。古时候的忠,是忠于国家,乃英雄所为,是舍小家为大家,包括现在亦大有人在。而论及自己,所谓的忠便是忠于生活,在家乡尚不能满足自己生活所需时,奔赴他乡也算是无奈中的首选了,往大里说可称之为支援国家建设,从小里讲也就是有个存身之地。

母亲已经八十岁了,按常理来说我应该时刻陪伴左右,以期让她老人家安享晚年。但中年人的无奈或许只有自己亲近的人才会知晓,众人的依靠,哪怕你是枯木也得撑起来。

春节回家的时候,我尽量延长自己的假期,以便能最大限度的陪伴妈妈,因为在素日的联系中,她老人家那话里话外的思念让我心疼。

疫情就在陪伴妈妈的假期里发生了,尽管这个春节让所有人都倍觉束缚,却不得不有一丝庆幸,设若时间节点再晚一点或早一点,又有多少人被迫两下或多处分离,那么忧心和惦念恐怕要撑破这个世界了。

在不安中和家人相守,纵然是无聊的吃了睡,睡了吃,感觉也是幸福满满。自己恍若回到了清贫年代,虽说生活艰辛,但亲人的坚守亦是岁月充满静好。

早起的时候喊声妈妈,从她慈祥的笑容里看到幸福,此刻我明白,我做不到让她尊享荣华,但对于受尽一辈子苦的母亲来说最奢侈的愿望就是团圆一家,可我做不到。一想到若干时日后自己还会踏上离乡之路,便心如刀绞。

晚饭之后,再陪陪妈妈。围着火炉,磕着瓜子,又伸手接过妈妈专门给我烤熟的红薯,香甜的吃着。瞧着她那关爱的眼神,仿佛自己又回到童年,那份依恋油然而生。

妈妈老了,这是我不愿承认又不得不承认的事实,从她那银白的头发和我无数次重复着的话语里我心酸的感受到,她已大不如以前。我尝试着建议她弄些助听的设备,她断然拒绝,因为她不愿让人感受到自己老了,不中用了。她用自己的记忆让我知晓,她没糊涂。说及我孩童时期的日哭夜哭,说起我少年时的多灾多难,就像昨天。

已经有很久不曾如此陪伴妈妈了,尽管在这样一个时期。当闻听重灾区好多家庭因为无情的病毒而支离破碎时,心中的感触就是:上天赋予你的每一个至亲,相守便是最大的幸福。

故而,疫情的发生使我懂得了,生命里最重要的是亲人,血肉相连,生死相依。 

编辑点评:
对《疫情问答》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