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人物 > 长青树

长青树  作者:猫妈妈

发表时间: 2020-03-24  分类:人物  字数:4031  阅读: 405  评论:0条 推荐:5星

 

  在医学院本科实习那会,有一次,我把一个患者心率不小心算成1000多次,当即荣获代教老师狂风骤雨般猛批,第二天,正巧赶上大主任教学查房,他正指个图侃侃而谈,他的眼角余光一下逮住了迟到的我,问这是什么,我目瞪口呆,‘’这个那个的……‘’说不出个章程,窘态百出,从那起,对这几个波波段段,心下很戚然,亲近不起来,总觉得走不近它们的世界 ……

  k市医科大学研究生院有个硬性规定,心内科研究生必须在心研所研修三个月,而心研所的掌门人正是学院盛名鼎鼎的几位学术大咖之一,国务院津贴获得者,全国心电学领域的领军人物刘教授……众说云云:你看人家,几个小波就能成就一世英名!有的说他特别严厉,如不好好学,这三个月是个大关啊,难熬!未入科,我心里就悬上了一只小鼓,咚咚敲起忐忑的音!

  出乎我的意料,他是个帅老头,说帅是因为他没有这个年龄段男人常有的大肚腩,半秃顶,油腻脸……他清爽而又文雅,一汪炯炯的眼神,没有一丝老年人的混沌,薄唇里卧着两排贝齿,象集体做过烤瓷。从某一个角度才能看到星星点点的白发!他语速缓慢,字斟句酌,爱把肋读做勒。他讲‘’不要小看粘图,测量,导联电极选放这些最基本功。有时测量不认真或方法不对,胸导小球偏上一个或偏下一个勒间,就会有不一样的意义,会影响医生的临床判断!‘’当年,我导师就因为我粘图不规范,三番五次把废图扔纸篓里。‘’说着,他亲自示范把每个导联中基线最稳最清晰的三个波做为一组完完整整的剪下,然后每三组一横行粘在粘图纸上,很漂亮的一面面小旗帜飘了起来!看似简单,但自己干起来很抠手,还得有足够的耐心,我们一遍遍的剪,粘,剪,粘,再剪、粘……直到刘老师认为完全过关了才停。他把肢体导联,加压肢体导联,胸导的电极球应放的位置详细的在一个模型上做了定位。突然,他眼光一扫问‘’如果把肢导的电极去掉,胸导的图还能做出来吗?‘’大家默默,一个电路连零线都没有了还能成回路吗?‘’接着,他讲了‘’中心电端,艾氏三角,六轴系统‘’等最基本的知识点,他变戏法似的拿出个图,问第一排的我,‘‘这个图存在什么问题’’,我一看,怎么I导联的三个波都倒置了呢?这个是……我迟迟疑疑,刘老师眼睛逼紧了我,‘’嗯,是肺气肿影响的吧‘’,我豁出去了!我听到有几声窃笑,低低压抑着。刘老师凛然喝道:‘’坐下,零分!‘’我一瞬间成了众矢之的,一朵火烧云不偏不倚的落在我头上,脸颊火辣辣的疼!‘‘这不过是个左右手接反的图,没有难度,你的基础太差了。’’我好象贪睡的猫突然挨了一记重拳,无所适从……最后,他每人发了我们二个阅读必备工具——分规和直尺,告诉我们要准备笔记本,每天都要有提问,第一天,真是脑洞大开啊!

  刘老师有个特点,特爱提问,象小学老师那样,每天我们上,下午各有一个小时属于学习讨论时间,由刘老师主持,其他时间我们跟随助理老师给患者做心电图,佩戴动态心电图,有时还要下病房做图,每天,刘老师几乎每个学生都能提问一遍,有的还能轮到第二轮,而且还出其不意,出的都是拓展的内容,有的我都没听过,如果答不出来或不全面,他都会坚定而慨然的说道:零分,坐下!零分说得特别重,好象伴着一丝兴奋!我管它们叫‘’四字葵花宝典‘’,很不幸,我是四字宝典忠实的追随者,自尊心也由最初的波澜乍起变得水波不兴了,因为,每天,我都回去看笔记,看教科书,觉得也懂了好多以前曾模糊的知识点,我也能把电轴精准计算到误差小于15度,但我悲哀的发现,在这个组里,我几乎是最差的那一个。我知道心电图不是死背那些数据,而是通透理解,但通透的门在哪里?钥匙在哪里?我无比羡慕后座的毛同学,她提的问题都那么有水准,问答如流,姿态优美!我因为没底气,讨论时很少出声,然而,残存的斗志还是让自尊在凌迟中抬起头来,揭竿而起,象小岳岳那句著名的口头禅:“忍不了了!”

  那日下课,趁刘老师没走,我鼓起勇气走进了他的办公室,我弱弱的问道‘‘刘老师,我从心里想提高心电学知识,您能帮助指点下吗?’’刘老师从一沓文案中抬起头来看了我一会,一改往日的严肃对我温和的讲‘‘看出来,你基础薄,跟到现在,也不容易了’’,又顿了一下,说‘‘其实,心电图就象一层窗户纸,捅开了,就敞亮了,我推荐你看看黄宛的书,如有精力,浏览下心向量学也有益’’,说着他转过身,在他那排大书架里摸了一本书递给我‘’先借你,记着刘老师一句话,心电图不会去爱你,只有你先去爱他!‘’我从他手里接过书,忘记说了几多谢谢,爱若珍宝似的把它捧回宿舍,包了个美美的书皮!央求亭亭用漂亮的隶书写了书名,从此,我开始了寻爱之旅!

  每天下完课,我就赶到学校,简单吃点饭,直奔阅览室,因为在最后一排书架的最上一个书格里有我藏在那的一本书,《心电向量学》,它在那静静的等着我,封皮朴素沉旧,没有书香,书页暗淡,但,它却是那么吸引我!它让整个心电轴在我心中立了起来,让每个心电波的形成都有了清晰的身世……黄宛的书更是个取之不尽的宝藏,很多的问题都能在那里找到答案!每一翻书,都有细细的喜悦,我发现,我逐渐的喜欢上了它们,它们竟然是有生命的!

  在刘老师的课堂上,我渐渐脱离了被零分状态,自信爬满了心坡,对老师的提问也基本能应答了,终于,有一次,我因答对了v1导联高R波的九种情况,被刘老师无比赞许的表扬了一番!那几日,走路都拔了高,真有点翻身农奴把歌唱的味道!

  后来,刘老师出差了,闫老师代课,他们是不同风格的人,闫老师不提问,不批评学生,只是温和耐心的指点你的不足,象个宠溺孩子的老妈妈,我喜欢她温婉的气息,喜欢她茶杯里不倦飞舞着的枸杞,玫瑰,茉莉,珍稀菊花……有时课业不紧,她也同我们说笑,她曾爆料刘老师轶事,她说“他是个了不起的 人,但也是个书痴,有一次,办公室同志闲话演员那点事,突然,他插问,周润发是哪一科的?最著名的段子是早年间,他带小儿子回老家过年,当时是绿皮火车,春运期间,旅客爆满,他带孩子左挤挤不上,右挤挤不上,从早晨到黄昏,站台的乘警看不过了,走来说“大哥,您是没上去呀还是又回来了?”,他可怜兮兮的说:“没上去”,乘警无奈把他们爷俩亲自送上车……大家都笑了起来,师生的笑语格外亲切,映衬着窗外的桃浓杏浅,一树青春的喜悦和蓬勃向着更高的枝头攀援!

  入科两个多月的时候,我们将有一场小规模的读图竞赛,奖品很吸晴,是最新的精装版图谱,如果不是发生了一件事,保不齐那本图谱现在还躺在我的书柜里呢!然而,事态的美在于变幻莫测,起伏不定,朝阳暮雨,这是常有的事,竞赛前一天,老家来信,小女儿因支原体肺炎住院,伴发大面积皮肤改变!我的心顷刻揪成一团,恨不得足生风,胁生翼!我知道下午两点半有一趟快车直达老家,我赶紧回宿舍收拾了大包小包,气喘吁吁的跟刘老师请假,我说明原因,我以为他会多安慰我几句,没想到他很严肃的说“事假只给三天”,我忙颤着音说“孩子住院了啊”,他不为所动,依然正言正色“规定不能改,要么,你就出科”,我当时愣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我的愤懑越过膈肌马上要喷涌而出,我拼力压回了它们!我硬绑绑的回了句:”我出科。”然后,把绝决的背影留给了他。

  冷漠的老头,顽固的老头……多少个形容词加在老头前面,我已数不清了,只恨自己语言太匮乏,一声长叹,总之,我在差二十天出科的时候,被撵了出来!

  小女儿的腿上一大片疹子,幸好排除了紫癜那个难缠的病,天天早上,大夫查房时按她的小疹子,说褪色了,很好。我调着样的给她梳头,两个小丸子头,两根小五股辫,她喜欢的不得了,黑星星一般的瞳仁里逐渐泛了光彩,滴流的时候,她跟邻床的小病友比谁先回血,淘气的把小胳膊举起,谁先回血,谁就咯咯笑了起来,不滴流的时候就在走廊里疯跑,一团小小的蓝白相间的身影缠在我膝上,她无比向往的说:“妈妈,我不要上幼儿园,你也不要读书,我们天天在这跟小哥哥玩。”

  一切还得继续,我返校后,导师问我还回心电图室吗?要么她跟刘老师打个招呼,我说不回了,怕赶不上进程了,她不置可否,也知道我心存芥蒂,我拜托导师把书还给了刘老师,进了放射线科。此后跟刘老师再也没有交集,只是远远的听他主持大会,当评委,偶尔听听他的故事!不过,我在别的科实习的时侯,遇到心电图,总是拿着那个小分规上下左右测量一番,分析的有板有眼,周围也吸引了一小批倾慕者!

  毕业后换了二家单位,每到一处,经过几番角逐,基本能稳坐心电图一姐的位置,而且喜欢去寻觅难图,很有兴趣去破解它的。现在是大图了,自动生成电轴值,但有时我自己也要去计算一下,阅图时时候,心里有一份细细的欢喜!没有刘老师的消息,但我在看心电杂志时候总留意他的文章,他还是硕果不断,学生换了一拨又一拔,桃李天下!

  去年,东北有个心血管年会,刘老师带着他的团队来了,他是大会主席之一,十年了,心研所的桃花已经几度开落,但我惊讶他被岁月侵染的那么少,他还是那个帅老头!语速缓慢,思路清晰,都快70岁的人了!脑海里浮现了另一个老学者,82岁高龄了,但坚持一周查一次房,他给患者查体那么仔细,查完了怕患者冷,一定亲自给患者盖上被子,每次查房,他准备的病例,我们听都没听过,我终于明白,他跟刘老师都是一类书痴,正是因为有了书痴,画痴,情痴,人类才有了科技的进步,动人心魄的爱情故事吧!我只是个俗人!

  一阵掌声把我拽回会场,刘老师要做报告了,他发现了一个新的心电波,心电家族里又添了一个新成员!这是多大的贡献啊!周国的人说,掌声还在继续!

  时间真是一块橡皮,无意间擦去了很多恩怨,宽容和理解重现了事物当初的光彩!遥向讲台上可爱的讲者,请接受我真挚的祝福和敬意!

  他是一棵长青树,永远绽着春天的芽!


编辑点评:
对《长青树》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