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频道 > 短篇小说 > 原罪

原罪  作者:地子

发表时间: 2020-03-20  分类:短篇小说  字数:3157  阅读: 231  评论:4条 推荐:4星

原罪题记:无犯罪动机,法律可认定无罪。但人祸对家庭及社会的危害不可小看、、、、、、一留学人士,简称振,学有所成,携双硕学历,从法国凯旋门胜利回国。振的工作,早在法国,就与一家跨国公司签好合同。振选择
 

  

  

  

  题记:无犯罪动机,法律可认定无罪。但人祸对家庭及社会的危害不可小看、、、、、、

  

  一留学人士,简称振,学有所成,携双硕学历,从法国凯旋门胜利回国。

  振的工作,早在法国,就与一家跨国公司签好合同。

  振选择了本省的梅市作为工作和生活之地。

  早在振回国前,振的父母就用几乎一辈子的心血为他省了一大笔可以购房的首付。

  这真是水到渠成。振又很顺利地在他所在的公司找了一位梅市本地的女孩,简称媚。

  媚的父母皆是梅市本地人,工薪阶层。

  婚后不久,振和媚选年份,要了一个龙年的龙子,取名小龙。

  这真是令亲朋好友及单位青年人羡慕的一对幸福伴侣。

  俗话说,福满招祸,物极必反。

  振所在的外资企业,仅两年,因领导层内斗,振被他的上司踢出了公司。幸亏有合同,公司补偿了几万元。

  不久,振又找到一家美国公司,年薪也不少。但不幸的是,这家美国一年后又破产了。

  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振又走进了失业的队伍。

  本来,条条大路通罗马,但振的精神被击伤了。媚的父母看到女婿不行了,整天冷眉冷眼,这加重了振的思想负担。

  本来,媚可以安慰振,但媚非但不安慰,反而一而再,再而三逼振找工作。

  媚错误地把振当成了男子汉来对待。

  振是留过学的,心高手低,对找工作挑剔异常,随着一批又一批留洋的回国,振的工作机会越来越少。

  就这样,一晃几年,振的精神负担越来越重。

  因振不在家乡,没有得到父亲的思想解结,而振的母亲静,因在振家为带孙子与媳妇闹了矛盾,也含恨而别。

  就是这么一件小事,媳妇怀疑婆婆头发焗了油,会伤害到孙子,竟然要强行检查婆婆的头发,性情刚烈的婆婆与媳妇一吵而散。

  本来,振在家做家务,带孩子,虽没有工作和收入,还能顶个“保姆”。媚把“大丈夫”、“男子汉”看得太简单,太简单了,就不理解男人了。她对丈夫下了最大的压力,她以为压力能出成效,但她从未想过度。

  随着孩子到了上学年龄,媚提出,学习上海人,搞假离婚,可多买一套学区房。

  振是老实人,又没工作,只有同意。

  但学区房买了以后,假离婚成了真离婚。

  以后,媚又找了理由,说振没有工作,不能保证孩子的教育。干脆,媚就把孩子带到学区房住去了。

  这最后一个压力,让振崩溃了。振失眠了,整夜睡不着,睡不着则起床到厨房抽烟。

  振一个人在家,一想到孩子随前妻带走,想着想着就心酸欲哭。

  振逼着自己不想,但还是脑子里有孩子的笑脸。孩子从出生,到上幼儿园,振一口饭一把尿把他伺候大。有一次,振忍不住去幼儿园把孩子接回家,但遭到媚一大家子人的上门大吵大闹。

  振开始迴避孩子,转移注意力,把钱花在网购上。他感到花钱能得到“快感”,不多时,家里堆满了各种网购来的洋酒。

  振的父亲建,一次到振家,看到了大量的酒,猜想振有“病”了,但振说没病。

  建问了振,社保、医保都没有缴,却热衷于网购,而网店的老板,遇到了一个病人,赚得不亦乐乎。

  建的身体并不好,静的突然病逝,让建的身心遭到灭顶之灾。

  建下决心处理振的问题。建对振说,你若不办理社保和医保,我就不离开梅市。振说,我没有病,你要我办医保,反而让我有思想包袱。

  建说,有病没病,老天说了算,没有人因为自己没有病而不办医保的。

  建的强硬,终于让振同意了办医保。作为父亲,建的心理轻松了许多。

  因为补缴医保,实际使用医保卡需要等一个月。

  一个月好像特别漫长,终于振去医院,医生没说振是什么病,只是给他开了抗抑郁的西药,还有中药。

  服药一段时间,振以为不服药没事,就自作主张停了药,但不舒服的感觉又来了,振只有继续服药。

  建在网上找了梅市一家较好的医院。振在那里被医生作了详细的检查,确认为中级抑郁。

  医生让振要有家人的陪同,因为抑郁症病人中有少数人会自杀。但振依然一人。

  抑郁本身的症状就是冷落亲人,这一点振与其他病人没有两样。

  建不在梅市,建与媚说,能否媚作为家人常去看看振。

  建年老多病,不再能上梅市陪儿子,而儿子有病,又不听父言,不肯回老家。

  尽管建在微信中建议媚和振能和好,住到一起,让振做点家务,也算作为一种治疗,但媚和振没有啃声。

  无言是否反对,建只能猜想而已。

  建退后一步,建议振将梅市的房产出售,然后携房款回老家,在老家买一套,这样生活费就出来了。这是两个城市的房差,能利用也是生活的智慧。

  建算过一笔账,振的房如在梅市可卖300万,回老家,只需100万,可另买一套。余下的200万,单是理财,年收入可得8万,就是理财5折,年收入还可得4万,生活费足够了,这样,建也轻松了。

  但振对此毫无反应。

  建总是认为,要过好日子,必须先过苦日子,他是老知青,知道节俭。

  儿子成家,如果没有父母辈的节俭,那是万万办不到的。

  而媚这一代,只看着钱,一切向钱看。为了钱,不惜演戏,假离婚,结果变成真离婚。

  可怜的是小龙,小小年纪,想看父亲,父亲又不肯见。而且,振的病,以后是否有好转,这还不好说。

  世上从来就有因果说,媚的做法好像如此。

  呵,得失,得失,媚现在忙于工作,忙于孩子,也许还暂时没有想到。

  得了财,失了丈夫,而小龙虽然得了学区房,但却失去了父爱。

  这真是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活法,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命运。

  建与静,奋斗了一辈子,沉重的希望,本来是应该比较辉煌的,现在可以盖棺定论了。他们的独子,一根看似粗壮的独木,还是没有能抗住社会的压力和媳妇的压力。

  平安是福,也许太俗了,谁不想大红大紫,大富大贵?

  作为媚,一手又一手造成的压力,早已越过了度,也许,丈夫是另外一个人,一个当过兵,作过工的人,遇到社会上的压力,也许不会垮。但振,父母一辈子的宠,虽有洋文凭,仅是一只漂亮的瓷瓶,虽没有碎,但已经裂了。

  漂亮的瓷瓶。也许只能欣赏,但经不起摔打。

  人和人不一样,男人和男人不一样,有坚强的男人,也有怯弱的男人,有能抗风浪,适应社会的男人,也有经不起风浪,不适应社会的男人。

  至少,媚对男人没有感性认识前,对男人的认识是不完整的。

  现在,这个原本很理想的男人,现在已经不理想了。

  而且,媚是用了理想的手段来对待的,却出现了不理想的结果。

  在建看来,媚的作法是人祸,毁了自己的儿子振,毁了一个家,也毁了一个能为国家作贡献的人才。

  建现在只能在家里批评媚,这种想法是见不得阳光的,媚必竟还在养育建的孙子,媚再也不能承受任何其它的压力了。

  但媚无罪,因为她没有犯罪动机,仅是原罪、、、、、、

  


编辑点评:
对《原罪》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