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四十七章 转折,就是反复转屡次折

第四十七章 转折,就是反复转屡次折  作者:羽佳一鸣

发表时间: 2020-03-17  分类:长篇  字数:12559  阅读: 94  评论:0条 推荐:0星

 


一伙人回到学校已经深夜十一点,大门早上锁了,只能再次从学校后面翻墙而入。可百十号人这么翻墙,再往宿舍楼走,怎么小心翼翼动静也小不了。所以,没到五号楼跟前,就被巡夜的老师给发现了。这晚值班的正是李树馨老师,他轻易地就抓住两个人,剩下的一哄而散全跑进宿舍楼。跑步的声音确实太大,杂乱的脚步跺的楼道“咚咚”作响,把睡着的楼管老赵头都吓了一跳,还以为是大部队来了。

帅小泽他们进到宿舍就立马傻眼了,因为七贱少了高大林,肯定被巡夜老师抓住了。几个人一商量,决定去救高大林,要不行就跟他同甘共苦。六人再次跑到大操场,李树馨正在那逼问高大林和另外一个人。问他们为什么半夜还在外面晃悠,这些人都是哪个班的,叫什么名字。

李青一看李树馨就明白解救高大林无望,缓步走过去。诚恳地向李树馨承认错误,报了七贱的名字和班级。李树馨感到意外之余还多看了李青几眼,因为他们两家亲戚。衡信则趁乱把那个人支走,就剩下七贱跟着李树馨往值班室走。无论李树馨怎么问七贱都一口咬定不认识其他人,他们几个是放学到外面溜达忘记时间,见别人翻墙就跟着凑热闹。之所以跑到宿舍楼再返回操场,完全是出于诚心认错。李树馨无奈只好把他们的名字登记,让他们回宿舍睡觉。至于会有什么处罚,那要等他向教导处汇报了才知道。

上午做完广播体操还没上第二节课,“黑面神”冯主任就把七贱都叫到教导处。在七贱看来这并不意外,到教导处以后还是有不小的震惊。因为教导处坐着十四个老师,个个都面色凝重。他们是校长马玉文、副校长李延军、另一个严副校长、全校六个年级的教导主任和冯主任、智蕊和六班、九班的班主任、李树馨也在旁边坐着。高映月也在,头上还缠着绷带。据说听是大早上骑车到外面办事,没出学校门就栽一下。他们早听说这件事了,帅小泽和马子祥看见她滑稽的样子扭头望向刘烨刚。他吐吐舌头,两人才明白他没有把车坏的事情告诉孙晓雨。

“不瞒着你们,在叫你们几个之前,乡派出所的人刚走。”冯主任黝黑的面孔严峻的像锅底,没等七贱站稳了,就深沉的看看着他们,“我们在座这些老师也都合计过了,只要你们说出昨晚的详细情况,把参与打架斗殴的同学名字说了。学校对你们几个不予追究,对于带头闹事的同学也会酌情处理。要知道,虽然把派出所的糊弄过去,可事件本身过于严重,造成的影响非常恶劣。现在,杨寨村的五个青年全在乡卫生院躺着,伤得可都不轻。”

七贱听了冯主任的话装作惊讶地面面相觑,心里却美得不是一个“爽”字能解释的了。

“谁先说?”冯主任的眼光在七贱身上不停游动,却看不出谁想挺身而出。随后看着帅小泽说:“帅小泽,你说说吧!昨晚上是咋打起来的?干吗一堆人打人家五个?”

“报告冯老师!我真不知道有人打架,我们七个昨天听说学校东边开了个串串儿,放学后打算出去试试,结果找到十点多都没找着。回来时发现大门已经上锁,李青就说让去他家睡。走到小路口看到一大群人往学校北地走,就凑热闹过去看看,谁知道他们都是咱校的同学,就跟着他们从食堂旁边爬墙进来。后来在大操场被巡夜的李老师碰见,抓住高大林和衡信,我们都找他承认错误了,不信你问李老师。”帅小泽低着头一本正经的回答,态度十分诚恳。当然,无论谁说出来都是一样的,因为这是昨晚就对好的说辞。

旁边的李树馨听了,跟着频频点头。

“帅小泽,你这是把老师们都当三岁小孩儿吗?”高映月压根儿不相信帅小泽,并且从她第一次见他,就确定了这样的看法。冷冷地看着他,“你不说实话没关系!只要我们把风放出去,一定会有同学愿意说实话,到时候你们可就没有被轻饶的机会了!”

“报告高老师,小泽说的就是整件事的经过,就算你再恐吓也不能让他说昧良心话。”高大林立即举起右手说,他对高映月一点都不怕,“我知道你自从见到小泽就看不顺眼,但这不该是你应有的作风。大家都知道你在二中做事严厉,但实事求是,从来不会冤枉人。为啥对他就不能公平点儿呢?要是你家晓雨一门心思喜欢他,将来你还可能是他丈母娘嘞!哎,你们说是吧?”

这几句话把七贱说的差点笑出声来,除了帅小泽瞪眼睛之外都赞同的点头,旁边的几个老师也险些忍俊不住。高映月更是气的瞪高大林好几眼说:“你——高大林,没问到你的时候不许说话!”

“各位尊敬的老师,大家都看到了吧?这就是标准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没权没势的好人只能被欺负了!”高大铭更不甩乎高映月。

“嗯——这位同学别吵吵,高老师也别上火,让我说几句。”马玉文说着离开座位来到七人面前,手背在身后走了两个来回说:“你们该明白,这次叫你们过来确实是为了你们好。要是真把你们交给派出所,你们认为还能用这样的方式对话吗?”他的话说完又来到马子祥跟前,叹了口气接着说,“学校不仅要保护你们,还得给人家一个说法,你们不能理解一下吗?小祥,别人能说我过于严厉不讲情面,甚至在背后议论,骂我的也有。平心而论你也这么认为?难道就不能体会一下你叔的苦心?”

马子祥也没想到三叔会这么说,心里头直翻个。先看了帅小泽一眼淡淡地说:“叔,既然你这么说,我也就不瞒着了,你们刚才说的打架的事儿我们真没参与。不过我们也听说了一点儿,听说起因是几个地痞流氓到咱学校门口骚扰高一(三)班的郭琳琳同学。究竟怎么打起来的不知道,也可能是有些打抱不平的同学维护学校的声誉才出手的。即使没有打架这事儿,今天要传出来个女学生被流氓侮辱的消息,您和各位老师只怕更焦急!三叔,要是您真的为难,就把我交出去吧!就当我是整件事儿的主使人,要么各位老师帮我编个故事,我去派出所自首也行。”

马子祥这个说法虽然跟帅小泽等人最初想法不同,但大致都撇清他们和这件事情的关系,也就得到其余六贱暗地里赞许的眼神。

李延军轻轻欠了一下身子压低声音说:“玉文,翻墙也不是多大个事儿,不如让他们回去复习功课吧?中考没剩几天儿!”

“哦——哦——但是——这个——老严,你怎么看?”马玉文听了李延军的话心里一阵轻松,他也希望大事化小,免得影响侄子的前途,但还是礼貌性的问另一位副校长。

“三位校长,各位主任,我认为这些孩子不能再惯着了!”高映月忽然插话,把马玉文和七贱的心又揪了起来。

那位严副校长干吧嗒吧嗒嘴,尴尬地看了看马玉文和李延军,心里也有点不舒服。在他看来,放这些孩子一马没什么不合适的,不仅仅因为其中有校长的侄子。这些孩子虽然是调皮捣蛋一点儿,但学习成绩是有目共睹的,做为教职工本就该为孩子提供更多的学习发展空间。不由得绷着脸看高映月说:“高老师,你有什么好的想法?”

“好想法我没有,至少不该再树立这些反面教材给其他同学做榜样!”高映月丝毫没有顾忌马玉文的感受,一脸严肃地看着严副校长,期待他支持她。

“这些学习好的学生要都被你处理了,就算能让大部分孩子循规蹈矩,但以后谁还敢突破传统方式学习?还有人愿意把孩子送到咱学校吗?”严副校长说着猛然把眼睛睁大,看着高映月,“这就是你做人民教师的初衷?”

“反正你们要坚持纵容这些坏学生,我的工作就开展不下去!”高映月立刻明白严副校长的意思,索性把头扭向一边。

三位校长都觉得有些难堪,对视几眼把头扭向别的地方沉默不语。

冯主任见几个人僵持着,赶忙把高映月拉到旁边小声劝,接着和三位校长低头嘀咕几句。两分钟后背着手来到七贱面前,平生静气地说:“哦——由于这件事情比较严重,影响也比较大。所以呢,你们几个暂时先回家复习功课。至于中考嘛,学校也不会耽误你们,过几天事情淡化了,会把准考证给你们送过去。”

七贱相互对望几眼,转身离开教导处,各自回教室收拾书包嘟囔着离开学校。他们虽然理解马玉文的难处,但毕竟算是把他们撵出学校了。回家后怎么跟父母解释成了最大的问题。几个人一商量还是别回家,到学校东边大十字街口的红星旅社开了间房,等过两天周末先让人找李延军探探消息再回家。

王易佳和袁欣敏几个女生,跳完广播体操去宿舍一趟。返回教室以后,却看不到班里的四贱。正上第二节物理课时,他们回来了,到班里收拾书包再次离开。既没跟她们说任何话,也没跟正讲题的刘慧打招呼。

下课后,王易佳又找到其他几个女生。她们到处了解,也没问出个究竟。直到第四节下课,“大喇叭”吴欣欣跑过来跟袁欣敏说,她们才知道七贱已经离开学校了,究竟是不是被开除还说不清楚。

吃中午饭时,她们九个女生都没心思吃。除了让李嘉到李延军那里打听消息,还找了各班的兴趣小组的头目一起到篮球场商量办法。

刘慧知道这件事以后也是一惊,随即骑着自行车出门向西走了,直到下午快放学才回来。她去了趟三十八中,能做的只有把高大铭和帅小泽被停课的事情尽快告诉高育红一声。

就在这天下午,学校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事情:整个初中部的三十六个班级里面,没有一个教室有学生;街道上却有成堆的学生游逛,吃冰棍儿的,拿零食的,也有个别人拿着课本坐在学校对面小卖部门口。

很多任课老师焦急的找到教导处问情况,马玉文也非常吃惊,连忙让老师们到外面找学生。找到学生很容易,大部分都在学校门口周围聚集。可劝他们回去却很难,因为很多人已经把不上课的理由分解了。有的说为了七贱,有的说为了抵抗高映月主任,还有的说伙食不好,甚至还有人不知道什么原因,就是为了不想上课而不上课。这些人唯一的共同点是无论老师们怎么劝,就是没人带头往学校里面走。

到下午三点半左右,学校附近的交通陷入瘫痪。派出所都来人了,但道路依然拥堵不堪,校门口依然喧闹不已。

太阳快落山还没有落山的时候,乡教办室主任带着凤城教育局成书记和路主任来了。说是到这所学校视察中考准备工作,他们的半旧桑塔纳被学校旁边人群当着过不去。三位下车一了解情况,竟有学生说整个学校在罢课,原因是反对学校无故开除学生。而罢课的发起人居然是帅小泽,如果学校不让他恢复上课,罢课就一直持续。这位成书记听完后脸上十分严肃,据她所知学校只是因为几个孩子翻院墙把他们暂时停课,怎么又出了个开除呢?

成书记这次来的原因本就本就是为几个孩子说情,因为老领导的孙子也在其中。何况那几个学生在市里取得过优异成绩,怎么能因此又发生罢课?要是这件事被媒体宣扬出去,整个凤城的中考就会被影响,上面肯定会把责任推给教育局,她这书记和文局长免不了难堪。正所谓关心则乱,她心里一紧张,不由得把怨气全归罗到校长马玉文身上。亏得一路上路主任都在称赞马玉文怎么的严谨教学,怎么的以人为本,竟管理出这样的效果。三人硬是把车子停放在马路正中间,从学生群中挤进学校大门,气呼呼地朝校长办公室走去。

第二天上午十点多,学校门口仍然被围的水泄不通。同学们在马路上吃着零食讨论着,完全没有回去上课的势头。高大林被六贱派过来找孙晓雨打探消息,被这里的情况震惊了。好不容易找到王易佳她们,才知道这是她们为了七贱发起的罢课活动。他也告诉她们七个人在旅社的情况,虽说到旅社是为了复习功课,可失落的情绪令他们难以凝聚精神。七个人昨晚还喝了些酒,睡到将近十点才起床,然后让他过来打听情况。

正聊着,袁欣敏忽然看到人群外面有三辆自行车过来。推着车子的分别是马玉文、关爱红、马子祥的母亲,知道他们肯定是来找帅小泽和马子祥的。几个人一合计,挤过人群和两位阿姨打招呼,马玉文则完全被忽视。

关爱红认识他们当中的几个人,和蔼地跟大家打过招呼以后,让高大林带着找帅小泽。高大林和王易佳耳语几句以后,慢慢地带着十几个人往东边穿过人群。而李嘉早已经悄悄地挤出人群,跑向红星旅社,把消息提前告诉六贱。

帅小泽听说老妈过来了心里一阵难过,和马子祥商量以后,几人收拾书包过去。他老远看到母亲就跑了过去,低着头说:“妈,对不起!”其他五人也纷纷给关爱红和马子祥母亲叫阿姨,然后默不作声看着她们身后的九个女生。

“泽妞,要不想上学就跟妈回家吧,别祸害你这些朋友。”关爱红的表情依然很平静,说完拿过帅小泽的书包挂在车把,转身推车子就走。

帅小泽无奈地看看众人,默默低头跟在她后面,也顾不得跟其他人解释什么了。

“阿姨,这事儿不能怪小泽,要怪就怪三叔他们!”马子祥紧走几步,来到关爱红身边恳切地说,手指着他母亲后面的马玉文。

“混小子,还敢胡赖旁人?”马子祥的母亲忽然把车子递给刘烨刚,紧走几步追到儿子身边,用手点指着他的额头嗔斥,“你也不是什么好百姓!寻好的没有你,带头闹事儿就少不了你,回去看你爸能不能轻易了事儿!”

“阿姨,这件事情真不是小泽和祥子挑起的!”王易佳拉着袁欣敏和季心怡挤到她们跟前,认真的看着两位母亲说,“其实,整件事儿你们都让人家蒙蔽了,是我们几个女生看不过他们七个被欺负,才鼓动同学们罢课的。”

马玉文听着王易佳的话,脸上阵阵的发烧。做为学校领导使得学生罢课是他的失职,做为家人他没有照顾好亲侄子也不对,不由得红着脸走过去赔笑说:“大嫂,这个事儿确实不能全赖这几个孩子,他们虽然调皮点儿,学校也有不周全的地方,所以——所以呢——这——”

“谁敢埋怨你这大校长啊?你们咋做咋对!是俺不会教育孩子!”马子祥母亲打断马玉文的支吾,眼睛瞪着马子祥,数落的却是马玉文,丝毫不顾及他的面子。

“祥他妈,算了,别生气。”关爱红仍然是平淡的表情,返回头安慰马子祥母亲,“咱不为难小文儿,回去吧。这俩孩子自己不肯好好上学,下地吃苦也不能有埋怨。翻过头要是还想上,咱再去隔壁乡中学问问,到那边儿重上一年再考高中也耽搁不了啥。”

关爱红说完扭头继续走。马子祥母亲叹口气,推着车子也往前走。马子祥只好像帅小泽一样跟在她们后面。

“两位阿姨放心,要是小泽和小祥转学我们五个也跟着转学,要是他俩蹲一级,我们也跟着蹲级!”刘烨刚也跟着两个人走,说是安慰两位阿姨,其实也等于向帅小泽和马子祥表决心。

“对!还有我们!”“我们也是!”“我们十六个人共进退。”“兴趣小组两百三十五个成员都愿意支持他俩!”“……”李青几个和九个女生都纷纷支持,帅小泽和马子祥看着众人心里还有些小激动。

这样一来,马玉文本就挂不住的面子,更是被践踏的无地自容。他去找大嫂和关爱红本是为了让她们劝两个孩子,却没想到事情大有愈演愈烈的势头。他赶忙把车子一丢,小跑到前面拦住两位母亲,脸憋得黑紫说:“爱红嫂,大嫂,你们别急着带孩子走呀?我找你们来是劝孩子上课的,现在我就在您二位面前保证,他俩不会受一丁点儿处分,这还不行吗?所有孩子都不会受处分,行吗?我要连俩侄儿都照顾不了,当这校长还有啥意思?”

“要是这——泽妞,祥妞,你俩就跟三叔回学校上课吧!”马子祥母亲迟疑了一下,板着的面孔慢慢的软化了,对马子祥的态度也有锁缓和。转身轻轻拍拍帅小泽的肩头,亲昵地说:“乖,好好学习,要是有人再欺负你们,就回去找我,我领你们找三婶儿论理!”接着又冲关爱红努努嘴,“走吧,回去还得给那两个孩子做饭,要么你中午别做了,你娘俩今天在我家吃算了!”

两人说笑着骑上车子,没事儿发生似得向东驶去,竟然没搭理马玉文。

七贱和九个女生掉头往学校方向走,不时发出阵阵欢笑声。

这年的暑假过的比较沉闷,起初是不知道中考成绩好坏,不好意思到外面跑着玩。等通知书逐渐下来了,十几个人的心又被扭成麻花儿。因为他们的兴趣小组核心被彻彻底底拆散:马子祥接到了新成立一年多的实验中学的通知书,和他一起的是王易佳,他在意的“小龙女”尤玉娇却被城南三中录取;李青又回到老学校高级中学,同时被录取的还有季心怡和芦建虹;帅小泽和刘烨刚领到的是第一中学的通知书,袁欣敏、李嘉、衡信都被鹿港二中录取;高大铭和慕容媛媛要进入著名的四中,刘素霞和高大林两人留在原校;孙晓雨被母亲逼迫上了小中专,和章凤巧一样走上当教师的路。

虽然大家都十分不情愿,却又无力与现实抗争。在那家经常聚会的餐馆喝了一顿散伙酒,悻悻地各自回家。

剩余的假期,帅小泽白天去地里除草,晚上和马子祥、刘烨刚仍然跟往往常一样住在一起。可彼此心里的不爽已经无法掩饰,对着黑夜喝酒、骂空成了他们常有的余兴节目。

即将开学,袁欣敏的父亲已经为她准备好报名应用之物。而她却终日趴在窗边发呆,炎炎烈日都不能引起她的注意而稍作躲避。这天,她仍旧在窗口沉思,手里拨弄着粉红色的发卡。忽然手一滑发卡掉落,她赶紧从门口下楼,连睡裙都没顾得换。

“哎,你是不是在找这个?下次高空掷物也选个分量重的物件儿!太轻了会飘!”

袁欣敏正在低头寻找着,有个声音从身后传来。她连忙高兴地转回头,因为这声音十分熟悉,没等看清人就惊喜的说:“小泽,你咋来了?”

可不是,手里拿着她卡子的正是帅小泽,正歪着脑袋看她笑。

“看你那傻样!咋不说话嘞?”她高兴的接过发卡,低头斜视他一眼。他大热天穿着白色T恤,驼色长裤。几天没见,头发也显得有些长了,始终在歪着脑袋看着她微笑。又柔声道:“你,来了好一会儿了?”

“时间不算长,刚好赶上你证明万有引力定律!”他笑呵呵地看着她,语气温和而不失爽朗。

“呵呵,那咋不喊我嘞?”她轻轻的转过身背对着他,忽然又转过去吃惊地看着他的脸,“小泽,你,你已经预习过高一物理课本了?”

“嗯,看来你也预习了。”他说着靠近她,压低声音话锋一转,“小敏,要么咱出去转转吧?在这儿傻站着怪不好看的!”

“好啊,你的车呢?咱还去荷塘边儿吧!”她欣然同意,巴不得跟他多呆一会儿。两天后就要到各自的学校了,下次见面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答应完猛然间发现身上的睡裙,吓了自己一跳,“呀,我咋穿的这呀?你等着,我回去换衣裳!”说着就往小区里面跑。

“换不换都行,你穿什么都好看!”帅小泽大声向跑着的袁欣敏说。

这时她已经跑进大门,身后给他丢出来两个字:“坏蛋!”

袁欣敏在池塘边亭亭玉立。粉红色的连衣裙,粉红色的发卡,白色凉鞋,衬托着乌黑的长发白皙的皮肤,比荷塘中娇艳的莲花还要漂亮。以至于旁边站的帅小泽表情变得呆滞,已经无心欣赏面前的荷塘美景,更是忘记了此行目的。

“大后天要开学了,你会常来二中看我吗?”袁欣敏悠悠地说,目光停留在不远处一只暂停在花骨朵的红蜻蜓身上。

“看,当然看,你这么好看的!”他接着她的话说。忽然想起什么似得,“不不不,不用专门儿跑过去看——”

“你说啥?那你想看谁?佳佳?小娇?还是去省城找孙晓雨?那你还来找我干吗?”她蓦然回首,机关枪似得一连串发问。明亮的大眼睛逼视着他,对他的半途改口显得有些惶恐和震怒。

“小敏,你先别急,听我说完好吗?”他赶忙认真解释,不知道她怎么忽然来这么大脾气,脸上也失去几分钟前的愉悦,“我今天来找你就是专门儿告诉你的,原来二中的耿校长是我爷爷拜把弟兄的儿子,他说我可以凭一中的录取通知书往二中报名。”

“啊?小泽,你说的是真的吗?那咱俩可以上一个学校啦?”她再度惊讶地望着他,对两人而言,这无疑是最好的结果。

“当然了,咱们还可以一起去学校报名呢!大后天报名我来接你吧?”他很喜欢看她这种为了他紧张的表情,那说明她心里在乎。

“不行,我爸肯定会陪我一起报名。不过——下次上课咱就可以一起走了!”她的语气显得有点抹不开,“再说——住校的时间咱们不是天天可以见面吗?”这时她脸上泛起两片绯红,微低着头斜视他,眼神和他相撞之后又把头扭向一边,低头看着脚下。

他淡淡一笑,看着前面的粉色的花瓣在阳光下娇艳欲滴,两只小蜜蜂围着花蕊转,不由得想起高大铭和刘烨刚。三人都喜欢袁欣敏,如果自己不吭声来个近水楼台先得月,那两个一定会说他不仗义。再一想即使跟她在一个学校,也难保没有其他的狂蜂浪蝶。心里猛然间多了几分失落,轻轻用胳膊碰了她一下说:“小敏,要是咱俩还能分到一个班就好了。”

她用余光瞄了他一眼,知道他希望和她呆在一起,心里也是甜滋滋的。轻轻抿了一下嘴唇悠悠地说:“不在一个班也没关系,下课也能见面,还可以一起吃饭,多的是时间!”

“这我当然知道。可是——可是二中也是重点高中,那里的优秀男孩儿肯定多如过江之鲫,我家又那么穷,所以——所以——”他腼腆地说出心里的顾虑,却也不敢说怕她变心。

“你咋忽然这么没自信的了?”她仍然盯着脚底下,用鞋尖磨着地上的小草。

“人穷志短嘛!在七贱当中我都是最没钱的,到二中了,败家子儿肯定不会少。虽然——虽然他们没我帅气,可是一文钱难道英雄汉啊!万一你要迷失方向嘞?”他想到七贱,犯贱的毛病就自然而然出来了。言下之意,如果她移情别恋了就是肤浅,一直喜欢他就是英雄配美人。

“呵呵,看你,转眼儿就变身贱头儿啦?”她抿嘴一笑说。用肩头轻轻碰了他一下,“要说能瞎掰也算帅气的话,可能还真找不出第二个来。呵呵呵呵,不害臊!”

“要是——要是万一,万一那些学习也好,长得也好,家里也有钱,还很正经的同学追求你的话——你会不会———会不会——那啥?”他知道未来充满了变数,可如果她愿意承诺的话,总会比什么都不说好。

“别瞎说!小泽,即使咱俩没有在一起上学,人家也不会对你变心!”她把头埋得非常低。到最后声音更低,比蚊子哼哼声音大不了多少,还忍不住偷眼斜视他。

他猛地转身拉着她的手,兴奋地说:“小敏,你说的是真的?那,那咱上完高中订亲,大学毕业就拜堂成亲行吗?”

“傻样,那得到时候让你妈到我家提亲,跟我爸妈商量好才行。”她仍然低着头任凭他紧握着手,心虽然不规则的跳却是说不出的甜蜜。

“那,小敏,那要是到时候你爸不同意咋办?”他迫切地问。心中既兴奋又担忧,他可是听那几个说过她爸枪法很厉害,而且性格有些怪异,随时都有发飙的可能。

“不要担心,我爸虽然脾气有点儿大,其实最疼我的。就算真反对也不要紧,可以求我妈,我妈绝对是他的软肋。”她不假思索地安慰他,心里也开始有些担忧。她父亲疼她不假,却似乎对所有男生都有成见,见谁都要盘问一番,连堂哥袁春富都不敢跟他对视。

“哦,那我以后要去你家,就尽量避开他的锋芒,跟你妈说话可能会好点儿!”他幽幽地说,眼睛注视着她红润的脸庞。

“咱俩的关系没有订下,你最好别到家找我,我妈白天可不是经常在家。”她轻轻抬起头,目光刚好和他相撞,“不知道你妈能不能相中我,上次我们去找你时,你三婶正和她夸佳佳呢!”

“我妈脾气好的很,对谁都和蔼。而且她会赞成我的选择,所以才把象征着订情信物的手镯交给我,哎——小敏,那个翡翠手镯呢?”他自信地说着忽然发现她手腕光秃秃,连忙关切地问。

“手镯?哦,可能是昨晚洗澡退下放洗手间架子上了。”她不经意地回忆着说。虽然对他送的东西都很喜欢,但夏天戴在手腕总爱出汗,还容易碰到,所以她经常都不戴。

他听了心里一阵紧张,把头靠近她柔声说:“小敏,那镯子你最好别乱放,万一不小心丢了或者摔坏,我回头没法跟我妈交代,对我妈来说那很重要!我知道她自己都不舍得戴,给我的时候拿红布包好几层。”

“这下我知道了,以后天天戴着。嗯?”她连续重重的点头,心里已经美得不可名状。照这样说,只要她戴着他母亲给的手镯,就等于得到未来婆婆的认可。以前担忧的王易佳、芦建虹、尤玉娇、孙晓雨都不再是威胁,似乎已经看到胜利的曙光,嘴角露出甜美的微笑。

“那就好!那就好!”他心里的石头也落了下来。拉着她的手再看池塘,感觉荷花更美,天空更蓝,连远处蝴蝶的舞姿都格外优雅。他忽然看到不远处姹紫嫣红的小花,喃喃地说:“小敏,看那些花,各种颜色都有。”

“噢,那是格桑花,是青藏高原的传统花,走,咱到跟前看。”她早留意到了,始终觉得它们没有荷花高贵大方,也就没有说。如今他提到了,自然要跟他分享,毕竟看到格桑花是好的兆头,“格桑花通常生长在环境恶劣的地方,生命极为顽强,所以被藏族人当做神花尊敬。它的花语是怜惜眼前人,传说……”她拉着他认真地讲起了格桑花的典故,心里也默默许下愿望,希望他能像格桑花的花语那样,和她彼此珍惜。


编辑点评:
对《第四十七章 转折,就是反复转屡次折》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