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五十八章

第五十八章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 2020-03-12  分类:长篇  字数:2015  阅读: 115  评论:0条 推荐:0星

 

清晨。

桑老一行乘车进山,下车沿着小路走。到段平缓处,桑老就问梁启明:“来过此地吗?”

“没有,真不知道有座小庙。”

“说明你,没把心思花我身上。你们那个驻京办说,小庙现是革命遗址,正在申报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梁启明忙问高小川:“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高小川说:“我也刚知道,据说周兵副市长亲自在安排,已有两、三个月了。” 桑老笑问:“听见了吧?是知道我要回乡,搞的一揽子接待工程,听说有四、五项之多。如果不是建水库,淹了我祖宗的屋,那里就成革命者的诞生地了。什么是劳民伤财?这就是!昨天听身边人员说,芝兰县城连干净的公厕都找不到,劝我不要转。”

梁启明竟无言以对。

又走了一阵,接待处的同志说,就快要到了。

大家抬眼曙光初照,前方山坳淡雾如烟,朦胧之中果有座庙,似远似近半隐林中,再走闻晨钟。

来到跟前庙门大开,三个楷体金色大字当门匾。桑老念读道:“普渡寺。”又去指着门联读:“一步错错错错知错便是觉回头是岸早皈依;二遍苦苦苦苦吃苦莫言命转身向佛终得渡。”读完后便说:“内容是老的,匾和联是新做的,不知现在是谁手笔?当年写联的,是本地一位曾姓财主,此人文化实在不高,他却喜欢到处题写。听说土改被镇压了。” 众人就都上去读,也有无法断句的。
   一行进了庙,见果然是座崭新的,油漆味与香火气息比高低。就有一位和尚过来,双手合十躬身咕嚕念些啥也听不清。末了听他大声说:“晨钟刚敲,施主们早?”

桑老谦笑问:“这位小师兄,晨钟几时敲?”

和尚说:“红日初升。”

桑老又问道:“钟为谁敲响?”

小和尚答:“唤醒众生。”

桑老再问道:“方丈师父是姓周吗?”

小和尚合掌说:“阿弥陀佛。方丈法号一清,今在南海。”

“云游?”

“参学。”

“几时回?”

“未确日时。”

桑老就点头,侧身对着梁启明说:“都对。”

梁启明不解。

桑老便解释:“去读我的回忆录,《风雨历程》里有讲,你就知道原因了。接头暗号一字不差,用心良苦。”说完不悦,梁启明释然。有人问:“和尚和尚,你是这的负责人?” 小和尚极其恭敬说:“小僧是知客,掌管全寺僧俗接待。众施主,随我来。” 有人问,‘知客是个啥?’桑老就解释:“似机关事务管理局的接待处。寺院有大小,组织有繁简,除住持外,有四班首八执事,知客就是执事之一。”

不一会儿转完了。

桑老眺望,神情凝重。群峰亦真亦幻,如若尽在仙中。

桑老好半天才语速缓慢地回忆:“那年春天起义失败撤到这座庙休整,我亲弟弟桑子良,伤重不愈牺牲了,时年他才二十七,埋在庙后山坡上,队伍又往大山里撤,这里成了联络点,长征开始才放弃。多年过去了,每次想起来就难过。久违了兄弟,没常来探望。”三鞠躬,再三鞠,语气十分地哀切,不能痛快哭出声。

大家朝向后山,悄然低头肃立,以示深切追念。


编辑点评:
对《第五十八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