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四十五章 误会闹大了

第四十五章 误会闹大了  作者:羽佳一鸣

发表时间: 2020-03-11  分类:长篇  字数:11078  阅读: 147  评论:0条 推荐:0星

 


小中专考试成绩出来了,凤城某大学附属中学初中三年级参加考试的三十名应届生中,二十二人被录取。录取通知书是初三年级主任高映月亲自发的,接到通知的同学第一次看到这位以严厉著称的高老师微笑的面孔。
    智蕊也是非常高兴,因为二十二名被录取学生其中有九名都在她的三(三)班。在其他教师看来,这不仅充分说明了她个人的能力,也有直接经济效应。后来,也因此让她成为继高育红之后的又一个市级先进。高映月离开教室以后,智蕊神采飞扬的走上讲台,笑着问九位同学。是打算回家休息,等待九月份直接去小中专报名,还是在学校继续巩固基础知识。可她万万没料到,九个人集体放弃小中专,都要继续参加中考,继续读高中,然后上大学。智蕊高涨的情绪瞬间低落,如同炽热阳光下的鲜花,转眼时间蔫儿了。她马上离开教室,必须把这一事实告诉学校领导,如果这些孩子都拒绝上小中专,势必引起教育局对他们学校教学态度的质疑,说不定她也会有麻烦。
    就在上第四节课的时候,汪维珍正在讲台上认真讲疑难问题。“黑煞神”冯主任推门进来,点名叫九个同学出去谈话。他在过道里听了帅小泽和王易佳放弃上小中专的理由,又劝九人慎重考虑。毕竟初中生考中专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况且教师也是个不错的职业。另一方面,他们集体放弃录取影响确实很不好,因为学校已经发现有十六名学生放弃这次录取通知。他说了好一会儿,奈何他们仍然坚持,他只好宣布校领导的决定:让放弃小中专录取的同学叫家长,校领导要和他们家长面对面的沟通。
    十六位同学大部分人当天就叫家长到学校了,商量的结果只有章凤巧的父亲坚持让她上小中专,其他家长表示尊重孩子意愿。孙晓雨也被迫同意上小中专,因为她妈妈是霸道的高映月。她根本无力坚持,且坚持无效!帅小泽没有把这事情告诉老妈,他相信老妈会支持他。马子祥也没叫家长,因为他跑去跟三叔马玉文说了,必须考个一本才罢休。刘烨刚更是自己做主,他跟冯主任说老爸不在,老妈不管;而他的理想是当国家干部,对教师这职业提不起兴趣,参加考试只是为了证明实力。

无奈之下,学校也只好罢休。后来还有谣传说学校另安排同学顶替他们的名额上小中专,从中获取利益。据说,还有个同学通过学校办理了休学申请,下一学年再去报名。具体是什么情况,还有休学那个同学是谁,都不知道,因为大嘴巴伍欣欣这次没有到处广播。
    星期六下午,最后一节是体育课。临近中考的时候,体育课通常都改成自由复习。教室后黑板上都写着“总复习”几个大字,下面还写着中考倒计时。
   “特大新闻!特大新闻!”就在大喇叭伍欣欣喊着从通道跑进三(三)班教室的时候,一眼看到正在窗边倾情演唱那首《阿莲》的帅小泽。急切地走过去,“哎呀!贱头儿,你惹麻烦了,还有心情唱歌?”
    “欣欣!没看见人家都在复习吗?你鬼咋呼啥呀?”李嘉连忙起身制止伍欣欣的喊声。她知道袁欣敏正在认真听歌,而帅小泽这歌本就是唱给她听的。
    “嘉嘉别急嘛,你听我说完!”伍欣欣急切地摆手,又向帅小泽靠近一些。这时他已经不唱了,班里几十个人都在看着她。她急切地说:“贱头儿,你还不知道吧?大门口有一大帮人在堵你呢!好像是十七中的,个个凶神恶煞似的,逢人就问见没见到帅小泽!”
    “十七中的?他们找我干吗?”帅小泽立马站了起来。先看看袁欣敏,又把目光停在伍欣欣脸上。十七中他认识的只有袁春富一个,虽然闹过不愉快,但他绝不至于事情过去那么久还找麻烦。
    “这得问你自己啦,背地里做过啥好事儿!现在被人家寻上门儿了!”伍欣欣把头一歪歪,脸上显露出诡秘的笑容。
    “我还能做啥?十七中除了袁春富我就不认识谁!而且跟袁春富也没来往过!”帅小泽把头一拨愣,看着身边其他人,“你们说我能得罪谁?”
    “大喇叭,快说!你知道多少?到底咋回事儿?”马子祥也急了,站起身瞪着伍欣欣说。前些天他才被章鹏飞堵过门,没曾想这么快又轮到帅小泽,最近大伙也没跟谁闹别扭,怎么这么多事。
    “好吧,好吧,咋都冲着我吼啊?我说还不行吗?”伍欣欣满脸的不高兴。又看一眼袁欣敏,算是给她面子才不发作。对帅小泽说:“听那伙人说的意思是你欺负谁他妹了,他们都是来出气的。昨天放学已经来堵了一回,没堵着!今天整天都在门口守着,看那意思是非逮住你不可!”
    “啊?什么?我欺负谁他妹了?我最近跟谁都很和睦呀,真他妈操蛋!”帅小泽火往上冒,“走,出去看看!”
    “等一下,别着急出去!咱还没搞清楚对方是谁、实力咋样,究竟为啥找你麻烦。贸然出手说不定会吃亏!先把大铭他们找来,最好把芦建国、孙庆浩他们都叫上,人多力量大嘛!”衡信也憋不住了,但仍然没乱方寸。
    “没必要吧?咱就出去问明真相,不至于打起来吧?再说打不过咱还能跑啊!”帅小泽说着已经准备出去了,这些话说的轻松完全是为了安慰旁边的几个女生。
    “哎——有备无患!非常贱去后面找大贱、最贱,还有芦建国、王义强他们几个。我叫小刚他们,小点儿声别让老师知道!”马子祥接过帅小泽的话,没等说完衡信已经点头往外走,出门顺通道向后面跑去。
    “走吧,咱先走!”李青说着把外套脱掉叠几下塞进桌兜。
    “行。”“走!”……大家伙跟着起哄,岳洋、李炳学、张洪涛……男男女女站起来一大片。
    “别介啊!大家不要都跟着,你们几个女的也别去,我们只是出去看看情况,不一定有事儿。所以人别太多,万一让黑煞神看见就歇菜了!大家该干吗还干吗,真有事儿我们会派人来叫支援!”帅小泽赶忙摆手阻止。要这些人都去,出不了学校门就得被教导处的人发现,保不准又被高映月小题大做。
    听了这些话,大部分人才坐下,但情绪依然高涨。都想出去撒撒欢,起码也看热闹,可人家帅小泽既然说了也不能太坚持。
    “子祥,你也别去!”章凤巧忽然把马子祥给拉住,喃喃地说,“我右眼皮儿今天直跳,你留下陪我行吗?”
    “瞎扯蛋!贱头儿的事儿我咋能不去?”马子祥说着转身硬往出走,险些把章凤巧带着碰到桌子。
    “不行!我就不让你去!”章凤巧两只手紧紧拉着马子祥胳膊,一副不妥协的表情。
    “小巧,你可别过分?惹毛我先揍你一顿!”马子祥的火往顶梁门撞,睁大眼睛瞪着章凤巧。他也不明白哪来那么大火气,可就是忍不住。
    “祥子,算了,你听小巧一回吧。在这儿等消息,她也是为你担心!我们出去也不一定就有事儿,也可能问清误会马上就回来了。”帅小泽来到马子祥身边低声说,他不希望跟外人没动手自己人当中先闹不愉快。
    “这咋行?我得跟你一块儿!”马子祥把头一拨愣,十分气恼地瞪着章凤巧。她却眼泪汪汪地望着帅小泽众人,似乎有满腹的委屈。
    “行了,神贱!你在教室呆着陪凤巧,要有事儿我再让心怡回来叫你!到时候你带着所有男生出去帮忙。”王易佳拍拍马子祥的胳膊,言下之意是支持章凤巧,也表明了她和季心怡一定跟出去。
    马子祥无奈点点头,看着李青说:“二贱,你出门叫一下小刚、老陈他们。一定看好小泽,有事儿了别忘让人叫我。”
    “嗯,放心吧!”李青答应着往出走。后面紧跟着帅小泽、王易佳、季心怡、袁欣敏、李嘉。
    由于还没到放学时间,学校大门口还是冷冷清清。高大铭、李青、帅小泽、衡信、高大林、刘烨刚、陈乐凯、芦建国、王义强九个人来到大门外面,让四个女生在大门内侧等着。
    几个人刚走出大没门几步,就看到旁边有些年轻人,年龄似乎都比他们长一两岁。还没等问什么情况,就听马路对面有人喊:“哎,鹏飞,穿绿上衣的就是帅小泽!”
    大伙顺着话音看过去,喊话的是袁春富。正要问他咋回事儿,就已经被十八九个人围住,每人手里拿着根五六十公分长的黑皮儿甘蔗。
    “春富,你这是啥意思?”李青跟袁春富前后楼。小时侯就常在一起玩,二人最近也在一起聊过,没听他提跟帅小泽有过节。
    与此同时,袁欣敏她们四个女生也跑出来了。学校的大门仍然开着个小口,四下无人。距离放学还有半个多小时,门卫估计在睡大头觉。袁欣敏边跑边喊:“春富哥,咋是你呀?干吗要跟小泽过不去?”
    “李青,小敏,这事儿跟我没关系。我就帮鹏飞认个人儿!”袁春富说着又往旁边走了几步,离这些人大约二十米多停住。双臂交叉抱着,全然一副看热闹的姿态。
    “春富,你这明显是帮人家不帮自己?”李青忍不住指着袁春富问。
    “说什么废话,跟姓帅的不一势的都让开,要不然都得挨打!”对面一个身材魁梧有点绒须的男生说。
    “我又不认识你们,找我干吗?我可没想跟你们结梁子!”帅小泽向前两步,看着刚发话的小伙说。
    “我们也不认识你呀,还不是因为你小子犯贱,鹏飞他妹也敢碰!不得已只能让你尝尝咱爷们儿的甘蔗杆儿!不相干的人都站远点儿!砰身上血了可别埋怨!”旁边另一个高个子小伙插话,表情和言语相当嚣张。
    “少跟他们废话,弟兄们,开打!”绒须小伙把说着就朝帅小泽走去,手里的甘蔗棒也举了起来,却被衡信斜刺里挡住。
    高个子却更快冲过来,手里的甘蔗棒直砸帅小泽脑门。与此同时刘烨刚喊:“他们有甘蔗棍儿,咱就用皮带!”
    话音未落,甘蔗已经实实落在帅小泽左臂上,随着两声“哎呦”“哎呦”!高个子已经摔倒在地上,双手抱着右腿抹眼泪。因为帅小泽用左臂格挡的同时把身子微蜷,用左脚猛踢在他右小腿。帅小泽自己也被打的不轻,所以两人都喊哎呦。
    “春富,快来帮小敏!”李嘉看到一群人围攻九个好朋友,王易佳和袁欣敏纷纷加入乱斗,几十个人打乱了。急切中也忘了回去找人,却招手喊袁春富,幸好那些人的目标是帅小泽等几个男生。

季心怡见事情不对,跟任何人也没打招呼就跑向教学楼。她明白敌众我寡,时间不能耽误在这个地方,必须立刻搬救兵。
    袁春富仍然站在远处,冲着人群喊:“不!我不管!上次篮球场的仇我可以不报,也绝不会帮他!鹏飞,小心别碰着我妹!”
    “知道了!”嘴巴有绒须小伙就是鹏飞。他答应着对衡信猛挥甘蔗棒,却都被衡信避开了,随即皮带也舞动起来,鹏飞干着急靠近不了。
    高大林和刘烨刚一个比一个瘦小,而且还被四个人围着,身上都已挨了好几下。高大铭和芦建国、陈乐凯三人被五个人围住了,三条皮带在手里挥舞着,虽没受伤却也占不了便宜。李青有心过去帮刘烨刚二人却挪不动步,因为他也被三个人围困。再看衡信和王义强,二对四,也是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帅小泽正被三人夹击,两支胳膊都已经被打红了。王易佳不失时机地伸胳膊打一拳,虽然打得不重,却要分他们的心。关键他们没法还手,一则要顾及面前的帅小泽,还得顾虑她是不是袁春富的妹妹,即使不是,大男人打女生也不光彩。
    袁欣敏和李嘉不敢近前,就满地找小石子、土坷垃,然后投向这伙人。虽不一定能砸中,捣乱还是可以的。

忽然一声“哎呦”,高大林的脑袋顶被削了一甘蔗棒,他抱着脑袋蹲地上,疼的直掉眼泪。这下四个人全奔刘烨刚,刹那间,他背上也被结实地打了两棒,一个趔趄险些摔倒。
    衡信偷眼看到刘烨刚情况危机,大叫一声“小贱贱”。一个飞跃跳过鹏飞的脑袋,几个健步蹿到刘烨刚跟前,挥舞着皮带护住他和高大林两人的前面。
    随着衡信这声喊喝,场里瞬间发生很大的变化。李嘉和袁欣敏迅速跑来扶着刘烨刚和高大林,担心地询问,看两人伤的重不重。李青趁四个对手发愣的刹那,挥拳击中两个人趁机跳向王义强。因为王义强由于衡信的离开被也打中右臂,皮带也已经脱手,眼看就要糟糕。帅小泽听到衡信喊的时候心也一乱,害怕刘烨刚因为自己而受重创,同时他也想起衡信的绝招“弧线跳跃”。猛的向右一撤身,避过一个人的甘蔗棒,斜刺里窜起来一米五左右。一转身刚好就在那人的后上方,一边在空中转身,一边举起右掌,借着下落之势,用五分力道拍在他肩头。那人身子就是一歪,险些横着摔倒。脚尖刚落地,帅小泽又抬起右脚朝他后腰踢了一脚,虽然之用了三分力,那人已然受不了。因为肩膀一掌已经把他身子打斜。就见他横着摔出去三米多,老半天都没爬起来。
    另外两个见同伴倒地,都高举甘蔗棒扑向帅小泽。王易佳手疾眼快从侧面拉一把其中一个“中分头”。他瞪大眼睛怒视她,举举手里棒子却没敢下手,他也担心这是袁春富他妹。就在这一打岔功夫,他同伴已经抱着左肩膀摔倒在地,因为帅小泽故技重施挥掌重重劈在他的左肩胛。没有补充一脚,尽管如此他还是受不了,估计胳膊是脱臼了。
    “中分头”气急败坏的猛推王易佳,她被推的倒退几步撞在另一个人。当他再回头时感觉眼前有拳头闪过,随着鼻子疼痛,嘴唇和下巴开始有丝丝凉意。很明显是液体流过的感觉,伸手一摸全是血,真是又恼又恨,却没心在打架,他必须找东西擦血。
    短短五分钟里,地上已经摔倒七八个。其中六个人是鹏飞带的,而且三个人哭一个流血,两个还在地上蹲着紧揉受伤部位。鹏飞气得哇哇叫,把手里的甘蔗棒舞的呼呼生风,奔向帅小泽。被王易佳撞到的人不愿把气出在女人身上,也瞪着眼睛冲向帅小泽。说时迟那时快,两根棒子几乎同时砸向帅小泽的面门和后脑。帅小泽根本就无法同时避开,更何况他注意力已经被前面的鹏飞吸引住。
    “小泽!王八——蛋!”忽然,有人大喊,就在“蛋”字出口的刹那间,传出三声“哎呦”!
    先说被夹击的帅小泽,由于他的皮带不能解下来,所以使用的是自杀式攻击。每次都是在左手或右手甘愿挨打的同时,出一只手或脚还击。当鹏飞甘蔗棒袭来,他本能的抬左手往上架,没料到这次的力度太大,棒子都打折断了,疼的他喊出声来。与此同时他的右拳已经从下至上斜着打在鹏飞的左下巴,疼得鹏飞也大叫一声,伸手捂下巴。再说从后面袭击的人,就在即将偷袭成功时,斜刺里飞来一脚,正踢在他的右肋上,疼的他也大叫着身子斜着摔倒,甘蔗棒擦着帅小泽发梢打空。而踢他的人也就是喊声“小泽”又骂声“王八蛋”的人。当然,喊“小泽”是为了提醒他,骂的“王八蛋”却是袭击那人,说这话的正是马子祥。
    马子祥本来就埋怨章凤巧不该拦着他,正在教室嘟囔。看见季心怡跑进来,想都没想就窜出教室直奔大门口。他知道她一个人跑回去意味着什么,跑到门口刚好看到帅小泽被两人夹击。同时也认出章鹏飞来,猜出这事跟章凤巧有必然联系,连日来的戾气在瞬间爆发出来,连喊带骂还外加一脚。
    这下外面的混战更乱了,因为马子祥身后还有二十几个男生。岳洋、张洪涛、李炳学都在其中,这帮人跑出来并不说话,直接朝不认识的人拳打脚踢。
    紧接着,大门口的三个门卫也跑了出来。大声喊喝,追问怎么回事,都是哪个班的,为什么在大门外打架,再不住手就要报警。
    章鹏飞见事情不妙,右手在空中乱挥,嘴里还“啊啊啊”的叫!意思是让大家赶紧跑,今天算是栽了,气没出成别再被送进派出所。可他已经说不成话,因为他的下巴被打脱臼,用左手托着,鲜血从手指缝渗出。临走还狠狠瞪一眼刚从里面出来的章凤巧,布满血丝的眼睛带着千般怨恨。随即转身往西跑,一伙人仓皇而逃。
    刘烨刚看到门卫出来,也觉得不好,赶紧到帅小泽跟前,低吼一声,示意大家别回学校。于是,七贱一路向东跑去,其他参与打架的三(三)班同学,东的东西的西,没人进学校。这样一来,三个门卫就没办法再报告领导追究某个班级乃至某个学生的责任。王易佳、袁欣敏、李嘉、季心怡、章凤巧也跟着七贱一起走了。

从诊所出来,天色已经大黑。七贱除了李青和马子祥其他人都不同程度受伤。受伤最重的是帅小泽,两只胳膊都肿胀好几圈,擦了些消肿化瘀的药用纱布包上了,体恤衫已经穿不上,只好先光着膀子。高大林脑袋上鼓着个硕大的疙瘩,其他几人也擦了些药。
    一行十二个人来到聚会的那家餐厅,大家叫了些饭菜吃着议论着,还在为今天这场架纳闷。尤其是帅小泽,莫名其妙就成了欺负人家妹妹的小流氓,心里这个别扭劲就别提了。同时他还担心袁欣敏猜疑,所以不顾医生的警告和大家一起喝啤酒。
    几杯啤酒下肚后,马子祥忽然看着章凤巧说:“是不是你的事儿?章鹏飞为啥说小泽欺负他妹?你还有姐妹吗?”
    此话一出,在座所有人都把目光落在章凤巧脸上。喝酒的六贱也把酒杯放下了,其他四个女生也放下手中的杯筷,注视着她,她的脸随即红了。
    “说呀!告诉我你跟今天这事儿没关系!”马子祥仍然逼视着章凤巧。压抑很久的戾气,再度化为怒火在他心里乱撞。老实说,他特别希望她能倔强地回答“不知道”。
    “是,是我说的!前几天回家时候,他逼问我那晚上的人是谁,要不然就跟我妈说。我一害怕就随口说了小泽的名字。”章凤巧也激动地站了起来。虽然觉得有些对不住帅小泽,但这一切都是为了他马子祥好。而如今事情弄成这样的局面,却是她怎么也没想到的,她哥哥的伤情更令她揪心。
    “你——你——你他妈是个疯子!要是你哥趁小泽一个人出去时截住他咋办?要是他们把他打出个啥好歹儿!你不会内疚啊?你让我以后咋活?我还有没有脸见他们?”马子祥的眼睛涨的通红,一丝丝哀怨油然而生,得亏七贱今天没有严重损伤。
    “祥子,别说了。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来继续喝。”帅小泽端起杯子朝马子祥举了举,马子祥猛地喝了杯子剩下的酒,低下头不说话了。帅小泽又跟章凤巧说:“凤巧,坐下先吃饭吧!”
    章凤巧身边的季心怡站起来拉她,并低声安慰。却没成想她反而把身子一晃,摆开季心怡,委屈地看着马子祥说:“你吼啥吼?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你?你没看小泽把我的哥嘴都打烂成啥了,满口窜血!你还在这儿发脾气!我回家还不知道咋交代嘞!”她说的的确是实话,为哥哥心疼也正常,比竟是亲兄妹。但情急的她没考虑过帅小泽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对方是谁,在那样的情况下,如果不先打伤对手就得被对手伤的更惨烈。
    “怎么?你还委屈了?这一切都是你们兄妹俩造成的!”马子祥刚压下去的火腾就着了,“没脑子啊?遇事儿为啥不好好商量?一个争强斗胜蛮横无理!另一个自私自利自以为是!”
    “你,你说我哥蛮横无理?他是出于对我的爱护!我自以为是?我是自以为是咋了?我还不是怕你受伤害?我们兄妹都对不住你是吧?”章凤巧也是受了亲情和爱情双重刺激,失去往日的聪慧和理智。忍不住就想喊,想为她心里的委屈申辩,泪水在眼眶直打转。
    “哦——!为了你所谓的好心就得伤害别人吗?小巧,以前咋没发现你是这么自私自利的人?”马子祥“噌”就站起来了。他此时处于酒精挥发期,多日以来胸口压抑的暴戾之气,和近几天的怨气混在一起,完全压制不住,旁边刘烨刚拉他衣角几次完全不起作用。
    “我就是这么自私自利!你现在发现了,要咋样?”章凤巧被眼泪迷失了心智。正所谓当局者迷,这大概也是每个人无法压制的原因。按平时她肯定是先避开马子祥的锐气,事后再以柔克刚化解,今天竟因为心乱挺着脖子瞪着眼接话茬。
    马子祥说着就急眼了,用手指着门外面喊:“要咋样?你对别人这样我可以不管,伤害咱们弟兄就不行!别说你!天王老子都不行!你他妈现在就滚,老子以后都不想看见你了!”
    章凤巧也没想到马子祥今天这么顶风上,竟然当着大家伙骂她。她始终认为,他无论对别人多凶,只要面对她就会变温柔。眼前完全不对逻辑,最后的防线也被打破,泪腺瞬间如山洪崩塌,顺着脸奔流而下。她哽咽着说:“我,我对你这,么好,你还,骂,骂我?我,呜呜……我再也,不,不要,理你,呜呜……”
    “凤巧,别哭了!祥子只是一时之气,我陪你回学校吧?”袁欣敏赶忙走过去劝章凤巧,她明白这种情况无论谁是谁非,只要有一方肯让步,危机就能缓解。
    “不!小敏,你别管。呜呜…………他不想,见我,我还,还不想,见他嘞,呜呜……”章凤巧呜咽着甩开臂膀,泪眼迷离地看着马子祥。
    “小敏,你坐下吃饭,她这人不识好歹,让她滚!”马子祥说完径直坐下自顾自倒酒喝酒。
    “走就走!呜呜………再也,不要见,你这,这种,呜呜………没良心!呜呜……”章凤巧哭着向门外走去。
    “祥子,快去追上她,哄她几句就合好了!”王易佳看她真走了也觉得挺可怜。虽然刚开始认为她不该陷害帅小泽,可毕竟出于对马子祥的爱护,所以看她眼泪汪汪时就已经开始同情。
    “绝不,这样的女人趁早散了好!咱继续喝酒!”马子祥说着端起一杯啤酒一饮而尽。
    “她一个人在外面不安全,二贱,要不然你追上她,把她送学校吧?”李嘉接过马子祥的话,看着李青说。七贱当中只有他状态比较好,而且他今晚几乎没喝酒。
    “啊,我合适吗?”李青扭头看看其他人,喃喃地说:“要不,非常贱跟我去呗!”
    “去吧,吵架都是脑子一热乱说话。好好劝劝她,要不是光膀子不雅观,我就去了!”帅小泽表示赞同。他认为大晚上绝不该把一个女生丢在马路上,更何况她情绪低下,而且还是兄弟的女朋友。
    “好,那快走!”衡信向来做事实诚,对弟兄们的事情更是满腔热忱。所以答应着站起来快步走出去,李青紧随其后。
    章凤巧走了,没有回学校。李青和衡信一直跟在她旁边劝着,走了近一个小时,也劝了近一个小时,却无济于事。直到她走进自己家,二人才返回学校。她从这天起再没回学校上学,书包、被褥、自行车都是后来章鹏飞替她取回去的。她真的如此决绝,说不见马子祥,就真的再也没见他。这年九月,她拿通知书去省城上了小中专。四年后毕业分配工作,才再次回到这所学校,但那时候已经物是人非。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马子祥确实挺想念章凤巧的。也曾后悔不该把她骂走,心里着实失落好一阵子。但随即被忙碌取代,因为中考对这些年轻人太重要。他一天到晚都在复习,以至于六贱和袁欣敏她们几个女生劝过他几次,他的回答都是:“忙完再说”。而他心中的戾气仍然存在,全身心投入学习也不能把它淡化,他却认为是对章凤巧的思念无处倾诉,又或是尤玉娇造成的空虚。如果哪天章凤巧忽然回来了,两人重归于好,又或者尤玉娇肯接受他,自然会心情愉快,他缺的只是女人的关爱。


编辑点评:
对《第四十五章 误会闹大了》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