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随笔 > 儿行千里母担忧

儿行千里母担忧  作者:王现立

发表时间: 2020-03-07  分类:随笔  字数:1294  阅读: 178  评论:0条 推荐:4星

 

  电话铃响起的时候,我正胡梦颠倒的睡的正死,睁开惺忪的双眼,拿起身侧的手机,看到是母亲的来电。

  “坐上车了吗?”她关切的问。

  “坐车?”我一激灵,立马睡意全无,我睡过头了么?我紧张的思忖着,可听到列车哐当哐当的响动,我顿然明白,我已在车上。“坐上了,刚刚睡了一觉!”我为自己的迷糊好笑,同时也颇为轻松的回答。

  “这么早就醒了?”望着窗外漆黑一片,我心疼的问。

  “也是将将醒,惦念着你别睡过了坐不上火车!”妈妈长舒一口气,解释着!同时也试图掩饰着自己。很明显,她恐怕一夜未眠。

  儿行千里母担忧!就在昨晚,母亲还一再叮嘱,要早睡,千万别错过了火车。是的!疫情阶段,每一次出行都似乎在刀尖上行走,不是行期推迟,就是火车停运,好不容易候补到车票,却又赶上封城封路。公司一再催促,我却无能为力,虽说大局如此,可总难心安。母亲眼见这些,也是寝食不宁,尽管幸福着我难得的假期陪伴,但却忧心我的坐卧不平。

  “时间久了人家会不会不让你去了?”她担心的问。

  “不会的,国家有政策,公司也有文件!”我笑着轻松的回答。当然,心中有事,强装的笑脸,连自己都觉得虚,何况是体察入微的母亲。不用考虑公司的过度行为,毕竟是外企,遵纪守法是最基本的守则,何况国难之时。只是公司复工已有时日,总不能熟视无睹,无所作为吧?毕竟,困守家中还不如有些事做,生怕待久了,就惰懒了心性,回到旧时的一事无成的模样。

  打听到政府对返岗返城人员开通的公交,又幸运的购到通往上海的火车票,便失急慌忙的启程。说句实话,此一刻是心里没底的,就像前几次一样,总是临行前遭遇意外。但凡事都得切行,纵然是跌跌撞撞,不到南墙也不回头。

  离别是匆忙的,接过从隔离墙那边递过来的行李箱,因为要赶车,连道别的话都忘记了说。一路上,妈妈的电话追着问,坐上车了么?到洛阳了么?记着吃点东西,别饿着!早点睡觉,别误了火车……我一边应答,一边心头哽咽。在母亲眼里,尽管我已白发染头,青春不再,但依然是小孩,需要呵护!

  有时候心想,不再漂泊了,趁着母亲康健的岁月,回家好好守着,就像这一个月来超长假期一样,什么都不做,日夜守候。不是么?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到妈妈那里看一眼,恰若少年时放学后看不到妈妈时的心情;晚饭后时不时的到妈妈那里,探问一些儿时不确切的记忆,继而回味过去,以充实那淡淡的年味。

  守候是一种幸福,一家人的守候更会让这种幸福达到了极致。难得团圆的年代,虽说生活已到前所未有的富裕,可亲情却因时空的间隔变得支离破碎。怀念年少的时光,尽管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可融融的亲情总让我们内心充盈,继而依恋家庭。

  因由是从兰州发往上海的直达车,所以运行速度远超普快直逼动车。途径洛阳的车次被封停了三分之二,洛阳直发的停止运行,所以能买得到车票也是蛮幸运的。看着火车极速的行驶,心里却五味杂陈,家~愈发的远去,何日才能告别乡愁,再回故里呢?


编辑点评:
对《儿行千里母担忧》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