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频道 > 书话 > 史上死于瘟疫的文化名人

史上死于瘟疫的文化名人  作者:朱文科

发表时间: 2020-03-02  分类:书话  字数:4176  阅读: 1090  评论:0条 推荐:5星

“乙亥末,庚子春,荆楚大疫,染者数万,众惶恐,举国防,皆闭户,道无车舟,万巷空寂”2020年春节,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瘟疫,自武汉开始,迅速蔓延全国,十多亿国人隔离在家,八万人感染,死亡数千人。纵观中
 

 

“乙亥末,庚子春,荆楚大疫,染者数万,众惶恐,举国防,皆闭户,道无车舟,万巷空寂……”2020年春节,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瘟疫,自武汉开始,迅速蔓延全国,十多亿国人隔离在家,八万人感染,死亡数千人。

纵观中华文明发展的历史,瘟疫从未停止过。历史学家、杂文家、诗人邓拓,1932年完成编修《中国救荒史》,成为我国第一部完整、系统、科学地研究历代灾荒的专著。作者根据各种可靠的历史资料,运用统计方法,全面探讨了我国历代灾荒的实况,分析了灾荒的自然、社会成因及其相互关系,也记录了历代“大疫”,周代1次,秦汉13次,魏晋17次,隋唐17次,两宋32次,元代20次,明代64次,清代74次。“家家有僵尸之痛,室室有号泣之哀。或阖门而殪,或覆族而丧。”有学者研究发现,从公元前243年到公元1911年,在这2154年里,我国发生重大疫情共352次,平均6.1年发生一次。每次瘟疫爆发,导致几万、几十万人,甚至几百万人死亡,这当中不乏社会精英、文化名人。

我国有史记载第一个死于瘟疫的名人,当属西汉战神、民族英雄、军事家霍去病。霍去病常年在外征战,喝都是大漠中的湖水,匈奴为了对付汉军,常常将死亡的牛、羊放入水中,汉军喝了这样的水,就会产生瘟疫,很多战士因此死于瘟疫。霍去病就是因为喝过这样的水,从战场上回来不久就病亡,年仅23岁。我认为,这种观点是可信的,古人行军打仗,根本不会讲究饮水卫生,霍去病死于瘟疫不足为奇。

文化名人损失最惨重的瘟疫,发生于东汉末年。建安二十二年(217),江淮地区爆发的重大疫情,在曹植笔下很凄惨:“疠气流行,家家有僵尸之痛,室室有号泣之哀。或阖门而殪,或覆族而丧。”司马朗(171—217年),政治家,“司马八达”之一,司马懿的哥哥。疫情发生后,他去军营为士兵治病,不幸染病去世。建安七子,有五人死于这场瘟疫,他们是徐干、陈琳、应玚、刘桢、王粲。“七子”中的另两位已经提前故去,如果他们活到这个时候,估计难以逃脱死于瘟疫的宿命。建安七子,当时站在文学顶峰,这场大疫重创了中国文坛,一盏璀璨的文学之灯从此暗淡。瘟疫期还有一批社会精英病逝,这当中有:曹冲,年仅13岁;郭嘉,时年38年;周瑜,时年36年;鲁肃,时年45年;吕蒙,时年41岁;法正,时年45岁。虽然史料没有明确记载是死于瘟疫,但不排除有这个可能。老百姓认为,瘟疫是鬼神兴风作浪所致,为求自保,纷纷插桃符“驱鬼”求平安。曹植感觉很荒唐:“或以为疫者鬼神所作。人罹此者,悉被褐茹藿之子,荆室蓬户之人耳。若夫殿处鼎食之家,重貂累蓐之门,若是者鲜焉。此乃阴阳失位,寒暑错时,是故生疫。而愚民悬符厌之,亦可笑也。”曹植认为,瘟疫是自然界阴阳二气失调导致的,根本没有什么鬼神。

宋代社会繁荣、文化与经济高度发达,但两宋300多年间,天灾和战乱不断,引发的疫病多达两百多起。苏东坡的红颜知己、北宋才女王朝云,就是死于瘟疫。王朝云是个孤儿,沦落为歌妓,12岁时被东坡赎买出籍,20岁时做了东坡的侍妾。朝云多才多艺,容貌绝丽,秦观夸她“美如春园,目似晨曦”。苏东坡对她百般宠爱,有《浣溪沙·端午》作证,一句“佳人相见一千年”,道出了无限深情。某日,酒足饭饱,东坡拍着自己的大肚皮,对众姬妾说:“猜猜这里面有什么?”有的说是一肚皮才学,有的说是一肚皮章句,朝云说他“一肚皮不合时宜”,东坡大喜,觉得还是朝云懂他。绍圣元年(1094),苏东坡被贬为远宁军节度副使、惠州(今广东惠阳)安置,众多侍妾散去,唯有朝云相随。绍圣三年(1096)七月,惠州爆发瘟疫,朝云感染疫病,念着《金刚经》的四句偈而逝:“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年仅34岁。东坡将她葬在惠州西湖孤山栖禅寺的松林,在墓上筑六如亭以纪念她。此后,东坡再未娶妻、纳妾。

两宋之交发生的频繁瘟疫,加速了北宋的灭亡,也让李清照失去了丈夫赵明诚。《宋史》记载:“建炎元年(1127)三月,金人围汴京,城中疫死者几半。”史书上寥寥几语。李清照所著《金石录后序》,讲述了赵明诚感染疫病而亡的过程:“……途中奔驰,冒大暑,感疾。至行在,病痁。……八月十八日,遂不起,取笔作诗,绝笔而终,殊无分香卖屦之意。葬毕,余无所之。”原来,赵明诚赴任的路上,就生病了,虚弱的身体不敌瘟疫的入侵,很快就卧病在床。李清照立刻赶来照顾,短短两个月的时间,这对恩爱的夫妻就阴阳两隔。赵明诚(1081-1129年),字德甫,山东诸城人,南宋学者。赵明诚的离去,让李清照失去生活依靠,也失去精神支柱。之后,她一改过去文风,词作充满孤独、悲痛。

明朝末年,北方大旱造成大面积饥荒,老百姓把树皮、草根吃完了,就捉老鼠吃。要命的是,无处觅食的老鼠体质变弱,自身携带的病菌较平时增多,鼠疫杆菌大量繁殖。于是,鼠疫爆发。明末史学家夏燮在《明通鉴》中记载:“京师大疫,死者无算。”“死亡枕藉,十室九空,甚至户丁尽绝。”据不完全统计,死于明末鼠疫者多达千万,首都北京几乎死去四分之一人口。李自成进京时,北京已然“人鬼错杂,日暮人不敢行。”现在许多学者认为,明朝灭亡的根本原因,就在于包括鼠疫在内的天灾、饥荒等等非战争因素。民族英雄郑成功就是死于瘟疫。只不过不是鼠疫,而是登革出血热。清康熙元年(1662)五月,郑成功偶感风寒,身体发热,服用汤药后病情加重,狂躁不安。半月后,他登台点将完毕,回至书房,一边饮酒,一边诵读《皇明祖训》,失声泪下,捶胸顿足,乃至双手抓面,自咬其指,大呼而死。郑成功驱逐荷兰,收复台湾,功绩光耀千古,死前如此歇斯底里,让人惊异之余,无不扼腕叹息。

提起“天花”疾病,如今多数人都陌生了,明清时期,曾经天花肆虐,造成大量人口死亡,甚至对清初的施政产生了严重影响。据《清宫档案揭秘》记载,清朝入关后十位皇帝中,顺治、同治直接死于天花,康熙与咸丰虽然侥幸从天花的魔爪下捡回性命,脸上却留下了麻子。同治十三年(1875)十二月初五,年仅19岁的同治皇帝在养心殿驾崩。官方史料《同治十三年十月万岁爷天花喜进药用药底簿》记载:“脉息浮数而细,系风瘟闭束,阴气不足,不能外透之症,以致发热头眩,胸满烦闷,身酸腿软,皮肤发出疹形未透,有时气堵作厥”,发烧,畏寒,出疹,都是天花的症状。同治帝的老师翁同龢在其私人日记中的记载:同治帝于十月“二十一日,西苑着凉,今日(三十日)发疹”。又听说:“昨日治疹,申刻,始定天花也。”同治帝本人也说过:“朕于本月遇有天花之喜。”(《大清穆宗毅皇帝实录》)。

肺结核是一种古老的疾病,有“白色瘟疫”之称,民间称为“痨病”,因为患者“面色苍白、身体消瘦、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咳嗽……”这种疾病不仅在劳苦大众中蔓延,许多名人一样逃不过这场白色劫难。波兰著名作曲家肖邦,俄国批判现实主义作家契诃夫,德国诗人、哲学家、历史学家席勒,美国哲学家、诗人梭罗,英国诗人雪莱,都死于“白色瘟疫”。中国古典文学名著《红楼梦》中,林黛玉所患之病也是“肺结核”。有学者考证,三国名将周瑜就是染上了开放性肺结核而死,年仅36岁。我国现代伟大的文学家鲁迅,民国女作家萧红,著名诗人、建筑学家林徽因,都是死于肺结核。他们病逝时,鲁迅55岁,萧红32岁,林徽因52岁,都是英年早逝。现代作家郁达夫,二十几岁染上肺结核,差点丧命。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文学家瞿秋白,身患肺结核病,无法随红军主力长征北上,被迫留守南方,1935年被国民党军队逮捕枪决。

我国这次新冠病毒肺炎,夺走几千条鲜活生命,其中就有一批科学界、医学界精英,可谓损失惨重。梁武东、李文亮、林正斌、柳帆、刘智明,这些烈士的生命,永远留在了2020年初的抗疫战场上。

“疫,民皆疾也。”自古到今,瘟疫就是一个社会难题,在殷墟出土的甲骨文中,便有战“疫”的记载。无数次惨重的教训告诉我们,瘟疫的出现,并非天灾,而是人祸。人类必须自我反省,与大自然和谐共处,再不能挑战那个末日极限值,否则人类遭受的惩罚,会越来越严重,最终走向灭亡。

 

【参考文献】

1.《中国救荒史》,邓云特,商务印书馆,2011年

2.《李清照集校注》,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年

3.《那一年瘟疫,建安七子中五人死于这场瘟疫》,腾讯网,2020年2月17日

4.《那些染上肺结核的名人们》,搜狐网,2016年3月24日

5.《黑色1894 十万人死于鼠疫》,《广州日报》,2013年5月7日

6.《明通鉴标点本》,夏燮,中华书局

7.《清宫档案揭秘》,李国荣主编,中国青年出版社,2005年1月出版


编辑点评:
对《史上死于瘟疫的文化名人》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