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散文 > 春来花溅泪,一纸模糊一纸痛

春来花溅泪,一纸模糊一纸痛   作者:春江青苇

发表时间: 2020-02-19  分类:散文  字数:3770  阅读: 126  评论:0条 推荐:4星

春太薄,花开星星点点,天空下轻寒轻暖,小径伸长,从原野到长街。尽管这是一个极不平定的春日,天时幽幽暗暗,全世界在列队通过生死大关.世上没有岁月静好,感恩遍地草芥为天下负重前行。
 


1

一篇抒情文章,清泉石上流,一溪阳光泻入沧桑。画一幅山水,我与一只鹧鸪并行,说话时,春天默默走来,清浅设色,涂染沉重的土地。

春太薄,花开星星点点,天空下轻寒轻暖,小径伸长,从原野到长街。尽管这是一个极不平定的春日,天时幽幽暗暗,全世界在列队通过生死大关,小草仍在一丝丝吐芽。枯黄一段一段地收缩,眼前的景象过分地纤纤弱弱,心浮悬在一处下垂的天幕东南。世上没有岁月静好,感恩遍地草芥为天下负重前行。

战战兢兢的风,声声慢,满是推测和预感,谁在江湖,渔樵耕读不能疗伤,写一封信邮寄给自己。朋友圈似乎在春色之外,时光匍匐,心深深埋在阴影里,小花一朵,一朵,陆续走到我的笔下,篱落一季,脉脉山川断霭涣散。

 

2

一枚花瓣米粒般大小,就像太阳真的永远不会缺损,初见卿时眉眼带笑。一滴颜色知春,风起阿娜。转回首,二月的愁攀上了眉梢,月光在梦里忧伤,红尘牵绊,人世尚有多少惦念。从封城到封村,寂寥花间词,被坠入画卷的污墨浸渍,一纸模糊,一纸痛。

携一朵小花的有限激情,带入感特别强烈。空凉的路跟着我,千回百转中,直到尽头,燕子的啼声好似天问,疫病由何来?时下所有的人都在菩萨面前蜷缩成了蒲团,而抹不去在镜子中照见的心口创伤。这一次的誓言太苦涩,如有美好的承诺为时并不算晚。

夕晖的美,在长江与汉水的汇合处把一切铭刻。新潮流里的盲目者,也许不知道这世界剩下了一些什么,忘却了天道,也包括风雨,未料想春天会变形。每一个虔诚者,能把默默无言的荠菜花栽种进自己迷离的灵魂吗?

 

3

我们渡过一朵小花的距离,早就走出众山,回忆里的开阔地带飘出一尾叶猴,记挂着一羽龙舌兰,把理性集中于四书五经,撰写成哲学,挥洒出柔红嫩绿,爱唱一支田园牧歌。流年穿越在发间,每个虚无择取的人,面对春天的飞絮,分明忘记了自己手握的那团烟火。曲径边无名的花朵不计其数,氤氲晨昏几度,长长地叹息一声,心在阁楼内,也在小小的窗棂外。

高空的冷气玩弄着地表的浓雾,在连续的寒流之后,口罩后面的人们都在忏悔,为什么要猎杀飞禽走兽,为什么竟然生吞猴脑,为什么把鸟囚进牢笼,为什么执意采挖沙葱,为什么连根铲除芦蒿?尘世茫茫,忘了天理,漠视仁义道德。

仰望远方,春花丛中河流点燃了平静,十字路口的病毒渗进了天蓝。晦暗裹着焦虑,不知下一波灾难何时袭来,恍惚中,求生遂罪惩治。

 

4

小雨走过曲折的深巷,墙脚下古砖的缝隙里苔藓开花,花容小得不凝视难以觉察。城外田野的阡陌上,蒲公英已经突破地衣,金色洋溢,雨滴如一粒粒泪珠。

国道入口处,车流安静下来,敞开心扉,陷入了一场湿洇洇的思考,这一刻,可以改过吗?从此,我本人,也包括本人的后代,不吃野生动物和植物。我们有风吹草底见牛羊的讴谣,我们有稻花香里说丰年的画意,我们有祖辈生起的满堂灶火。为什么一定要深陷魔影,以野蛮催生堕落,让丑恶攻占了道德,使这个春天后悔莫及。

我看雨中每一朵小花,烟蕊上雨雾粘连,渗入岩石的孔窍,渗入我纷纷乱乱的心中。网络错综,轶事交叠,令人止不住地饮泣。在满怀痛苦之后,趁现在重筑我们的人生,正一世迷离,再造三生爱心。君临城下的帝王啊,请允天下民众与你共话日月。

 

5

与春风握手,背景辽阔,画面中铺展着大海,山岳,森林,抑或草原,桑畴,花朵虽然很碎小,却柔柔弱弱地美。无人的沙滩之西,夕阳并不知道下一个尘劫的时间表,天空失去了安慰。岁月的石阶过渡地受损,历经多少苦难的敲凿,受过多少血汗的切磨。我看到的,糅合于菲薇的小花,自然而鲜艳,构成一幅幅真实的风景,离我们很近,很近。

人类错入了卸下墨迹的倒退光景,好像仅仅只剩下些许幻象,眼睛里淤积着昏黄,腐朽的气息里飘荡着荒芜的思想。面对一朵小花,一声鸟语,我们是否已经发现天色锋利无比,包含多少生生不息的内容和意义。

任何一朵小花都令我注目,春日的忧郁比伤痕更深,轻而淡淡的花丛,折翼的歌声仿佛落了一地的羽毛,秽浊的云破坏了诗情季节里的格律与平仄。灾难中,花之旅,蹭响清瘦的蜂鸣声,走向苍天用烈焰颁发的最后一张通行证。

 


编辑点评:
对《春来花溅泪,一纸模糊一纸痛 》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