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频道 > 小小说 > 可怕的圈子

可怕的圈子  作者:远遁

发表时间: 2020-02-14  分类:小小说  字数:3169  阅读: 102  评论:0条 推荐:4星

当全体公民的道德水平下降时,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部落里,生活着十二家人.他们是夏家,殷家,周家,秦家,刘家,司马家,杨家,李家,赵家,朱家,金家和孔家。孔家是教育世家,部落里的孩子从懂事起都到孔老师家里念私塾,孔老师教他们做人的道理和为人处事的方法。大家修养都很高,部落里的治安自然也就很好,真可谓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孔老师总说:“我们快大同了,我们快大同了。”

没想到没等到部落实现大同孔老师就仙游去了,于是部落中的情形发生了改变:人们衣食倒是无忧,只是精神空虚,互相攀比物质生活,整天只想多挣钱,过得比别人家好。

话说两千多年后,夏家的夏甲做了大夫,殷家的殷乙做了部落首领,周家的周丙当了国有保险公司的总经理,秦家的秦丁做了部落里的公安,维持秩序,刘家的刘五在高校做了老师,司马家的司马陆做了翻译,杨家的杨七学修锁,李家的李八制作假证,赵家的赵九卖假酒,朱家的朱石在殡仪馆上班,金家的金小卖肉。

话说这一天司马陆下班回家,不知怎么回事,防盗门开不开了。他检查一下,锁里并没有塞进什么东西,钥匙也能拧动,可门就是开不开。无奈,司马陆只得给杨七打电话,叫他快来看看。杨七来到以后看了看锁,道:“我先试试,换锁二百,如果不用换锁,收五十。”司马陆没吭声。杨七将一件小物事伸进锁里,转了几下。

门被打开了。司马陆问杨七门是什么毛病,杨七并没有说出个所以然,但五十元钱是一分不能少的。司马陆生了一肚子气,暗叫倒霉,把钱付给了杨七。事后司马陆才知道,他的门只不过是有点松了,锁并没有一点毛病。

    司马陆正在憋气,突然电话响了,一看来电显示,原来是夏甲。夏甲最近进了一批美国药,上面全是英文,叫司马陆给他翻译一下。司马陆坐公交车来到夏甲的诊所,一看材料并不是很长,凭良心收二十元钱也就行了。但一想刚才开门花了五十实在冤枉,如果这笔钱不从夏甲这里捞回来,老婆还不得吵自己两个星期?想到此处,开口对夏甲道:“这份材料挺难,至少得收五十元钱。”夏甲心里嫌贵,但转念一想:部落里只有司马陆一个人懂英文,自己如果拿材料到省里去翻译,加上来回路费五十元还下不来,无奈只得让司马陆翻译,付给了他五十元钱。

    夏甲刚送走司马陆,刘五的的老婆刘氏背着孩子来了。刘氏道:“夏大夫,孩子感冒了,发高烧,我给他服了安瑞克也不管用,你看是不是给他打一针?”夏甲给孩子量了体温,知道打个小针就能控制住体温。但转念一想:“打小针挣得太少,刚才被司马陆赚去我五十块钱,我还是给这娃娃挂吊瓶吧。”于是他故意紧锁眉头,对刘氏道:“这孩子烧得挺厉害,得打点滴。”刘氏只有这么一个孩子,两口子疼得厉害,“再省不能省孩子,”刘氏二话没说,按大夫的要求付了五十块钱,打完点滴抱着孩子回家了。

    第二天刘五照常上班,第一节就是他的课。他班里学习成绩最差的要数周丙的女儿周小丙。周小丙门门课程都差,眼看毕不了业。只听刘老师在讲台上说道:“这次毕业考试,试题一定很难,我平时让你们努力学习,可有的同学就是不听。说实在的,你成绩不及格,到我这里倒是可以通融通融,可你没有真本领将来到社会上怎么办?”

放学后,周小丙把课堂上刘老师讲的话一句不落地告诉了爸爸。周丙微微一笑,将二百元钱放在一本书里,书的名字叫《百年孤独》,对女儿道:“你去刘老师家,把这本书送给他,就说快毕业了,送给老师作个纪念。你会顺利毕业的。”周小丙半信半疑地按照爸爸的吩咐做了,没想到半个月后果然拿到了毕业证。

    看官注意,为何周小丙一定要拿到毕业证呢?国为部落里有个用人规则,那就是不论做什么,一定要有文凭。即使你水平再高,没有文凭也是白费。所以这些年来产生了一个新兴的行业-------办假证。李八就是干这行的。无论你要哪个大学的毕业证,还是假驾驶证,假发票……只要钞票到位,没有李八不能办的。

    这一天李八到外地送货,赚了五千多块,在城里和哥们大吃一顿,回来打个萨帕特,一路狂奔。没想到由于汽车行驶过快,司机一个没留神,车轮撞到了高速公路的护栏,李八被卡在了车里。

    经过一番艰难的抢救,李八终于被送到了医院。医生诊断为右臂骨折,右腿骨折,腹腔积水,光医药费预计得三万多块。李八赶忙给老婆打电话,让她到周丙那里使点钱,好让保险公司多陪点。

    周丙收了李八老婆送给他的五千块钱好处费,破例给李八报了五万块钱的赔偿金。李八出院后一算,此次车祸竟赚了一万多块。李八一高兴,不免多喝了几杯,第二天十点还没起来。老婆贾芝走进卧室喊丈夫,怎么叫李八也不动。贾芝用劲往李八颈部拧了一把,不料丈夫还是没有反应。这下贾芝可慌了,将手指探到丈夫鼻子跟前,贾芝一下叫了起来------李八没气了。

    秦丁很快来到李八家,对李八进行了尸检。尸检结果表明:李八昨日喝的酒是假酒,含有大量甲醇,吃的肉是病死猪的肉。秦丁从贾芝口中得知:李八喝的酒是从赵九家买的,吃的肉是从金小家买的。

    部落里的人们得知此事义愤填膺,拾起斧头和大棒奔向赵家和金家,要将二人打死。没想到这两家早已人去楼空。书中代言:李八和金小以及赵九常年贩假,官府怎能不知?只因他俩暗中使钱,早已买通秦丁和殷乙,秦丁给李八做尸检后在上洗手间时已暗中和殷乙通了电话,让殷乙告诉赵九和金小,让他们远点逃,最好逃到达那伽,国为达那伽与这个部落没有引渡协议。

    此案既已真相大白,官府只等引渡条约建立之后去海外捉贼,贾芝只得将李八的尸体拉到殡仪馆。朱石给她开了一份清单:停尸费一千元/天,殓尸费二千元,骨灰盒从五百至五千元不等。你如果不殓,人家就要给殷乙和秦丁打电话。贾芝无奈,只得从李八贩假证挣的钱中拿出一大笔,让丈夫入土为安了。

    李八就这样去了,他生前在大街墙面上贴的做假证的小广告依然还在风中颤抖着。人们可能还有些怀念李八,也不急着去清理这些广告。部落里的人们每天照旧平静地过着,平静得像潭死水。


编辑点评:
对《可怕的圈子》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