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散文 > 背矿石

背矿石  作者:刘明

发表时间: 2020-02-12  分类:散文  字数:28977  阅读: 969  评论:1条 推荐:4星

儿时的记忆,不断的在脑海中浮现。有人说:当你回忆过去,等于又活了一遍。
 

 

  那是一九八八年前后,家乡已经掀起了一股淘金热。有办法的人当老板开个洞挖矿石,稍次一点的安一盘碾子加工矿石,最不济的也可以出点力气背背矿石搞点收入,反正人人有份。

我当时上小学三年级,正值暑假,平时要好的几个玩伴突然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后来一打听才知他们去背矿石了,我不由得心生责怪,怨他们不讲义气。我也给母亲提起过想去背矿石的事,但母亲并没同意。可能是因为几个玩伴中属我年龄最小,还不满10岁;二来当时我家条件并不差,父亲和人合伙安了两盘碾子,自己碾碾矿石也兼顾来料加工,总之日子也算过得有滋有味。

碾子及作者10岁时照片

眼看小伙伴们一个个挣到了外快,我更心痒难耐,决意要去背矿石,就提前和小伙伴们约好,第二天天蒙蒙亮,我迷迷糊糊听到了房后的口哨声,那是我们的暗号,我轻声起床,蹑手蹑脚走到厨房,拿起几块烙镆往早已准备好的灰色提兜里一装就要出门,却差点和母亲撞个满怀,原来弄出的声响早已惊动了母亲,听到那坚定的三个字:不准去!我头皮发麻,血往上涌,我执意要去,母亲追到大门外,双手死死拽住提兜,我俩开始了拔河,那天不知哪来的蛮力,竟然和母亲平分秋色,眼看小伙伴们快要走远,我气急败坏,双手一松,母亲突然被诓坐在地。我跑了,也终于追上了小伙伴们。当我带着中午饿肚子的坚定一路向前时,不知何时母亲已追了上来,出乎我意料的是她把干粮递给了我并嘱咐我注意安全。后来才知道,因为我的这次松手,母亲腰疼了好几个月,现在想来她追我时不知又忍受了怎样的疼痛。

背矿石的是一个叫龙河的地方,离家约摸七八里远,因为有了目标,脚步也轻快了许多。夏日早晨的天是那样的蓝,空气是那样的清新,就连鸟鸣也比平时婉转。我们一路上有说有笑,比我们大几岁的口中念念叨叨一张大团结,我们有自知之明,顶多想想一根煤火撞,可能年纪稍小的人不知道,当时正用第三版人民币,10元钱图案是好多人站一起,呢称大团结。5元钱是一个炼钢工人手持一根铁棍,我们戏称煤火撞。

image006.jpg

其实那只是一个远大目标而已,从山中林间小道把矿石背到通车的大路,一斤才2分钱,偶尔也有3分一斤的,但要远上不少。我们拿两个编织袋,顶多一袋装上五六十斤,毕竟年纪小力气有限,一天很难挣上5元钱,但这并不影响我们的开心,也不必问矿石在哪里,只须跟着人流走,不知不觉就到了地方,这时我才明白小伙伴们起早的原因了,来得早的装些碎的,松松软软,背起来舒服,来得晚的只能装些硬疙瘩,硌肩的很。

矿石堆得大高,上面插着几张铁锨,我们根本不用铁锨,左脚踩住编织袋下沿,左手拉住上沿,右手直接往袋子里扒拉,不多时就扒了半袋子,一掂差不多能背动,就开始扒拉下一袋。也顾不上人群中那些熟识的大人们的打趣:咦!老刘家娃子也来背矿石了!在他们眼中,父亲大小也是个老板,怎会让孩子来背矿石。装好之后,松了口气,毕竟不用去挤着抢碎矿石了。

接着两半袋矿石就开始轮流转运,背的过程是艰难的,第一袋背的累了要找个地方歇歇,再回去接着背第二袋。这找歇的地方学问很大,要找石头砌的小石坝或土坷沿,还要不高不低,高的矿石放不上去,低的放上去了下次一个人背不起来,还得找人帮忙,就是自己半蹲,让人家抓起袋子放到肩上。找人也充满了学问,一般要找和颜悦色的长者,若是找了年纪稍大的小哥,一般碍于面子也会帮忙,但免不了冷嘲热讽几句:人不大,背来不少,压死你来!背的路上最怕碰见那种有小石子的下坡路,有时脚下一滑,一屁股坐在地上,好久起不来,这还不是最惨的,毕竟人少,人多时,你忍疼也得起来,要不就挡了别人的道。

有一次实在找不到小石坝或土坷沿,就急中生智找了个不高也不低的树杈把矿石放上去歇一歇,然而再启动时却发现口袋夹在了树杈上取不下来,于是我背靠树杈,双手紧抓袋子两头猛往肩上拉,因用力过猛直接把袋子摞到了头上,五六十斤的重物压着脑袋朝前缓冲几步直接跌了个嘴啃泥,小伙伴们早已笑得前仰后合。

中午时分,第一袋矿石背到了路边,过完秤开始吃午饭,一个花塑料布搭的棚子挤满了人,一碗面汤5分钱,我是第一天来,还没本钱,早打算啃两块烙馍完事,拿馍时却发现提兜里多了5毛钱,不由得佩服起母亲的细心。花5分钱舀了一碗面汤,说是面汤其实和我们贴春联时拌的浆糊差不多,但好歹是热的,估计那卖饭大叔也是临时改行,平时在家也不是做饭的主。好在烙馍是咸的,并且还垫了葱花,就着面汤吃了两块烙馍,好香啊,以前从没发现母亲烙馍的手艺这么好。

吃完饭稍做休息就开始去背第二袋了,终于背到了地方,当过完秤倒出矿石那一刻,我如释重负,不,不是如释重负,是真释重负。那天背了两袋,一袋58斤,一袋62斤。开始算帐了,我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只见算帐大叔扒拉着算盘,那算盘珠子在他手下仿佛会飞一般,捉笔的人都来不及记录,眨眼之间就把两页密密麻麻的帐单算完了。那一刻我觉得他好专业,顿时心生敬意。这种感觉相信多数人都有过,有时我们生病难受去医院,一见穿白大褂的医生,立马肃然起敬。可惜我上小学时,珠算和毛笔字一样不受重视,但这种影响一直持续到了现在,如今我站在乡村小学只有8个学生的讲台上,丝毫不会懈怠,和在初中任教时一样,我一如既往地操着一口并不标准的普通话,复习回顾、新课导入等环节一个都不会少,只为给孩子们也留下一个专业专注的印象。

5862再乘以2等于二块四,正好是整数,其实不是整数也没关系,那时1分、2分、5分既有硬币也有纸币。

挣了钱,我的生活得到了立竿见影的改善,我开始变得奢侈起来,花了三毛七买了一包刚兴起的方便面,但当时是不会吃的,因为这是为第二天早上预备的,那时谁要是干吃方便面,那简直就是暴殄天物,请问那美味的料包怎么办?我清楚地记得那是华丰牌的,上面写着四个大字:三鲜伊面,下面画一碗让人直流口水的热气腾腾的面。什么后来的熊毅武以及现在的康师傅,与当年华丰那鲜美的味道比起来,简直弱爆了。第二天母亲起了个早,提前煮好了面,我呼呼噜噜就吃完了,剩下的一点汤也是不舍得倒的,母亲又给我泡了馍吃了。现在觉得当时自己好自私呀,就不能也让母亲吃几口,当然母亲是不会计较的。

吃完饭,母亲站在路口目送我离去,我走远了再回头看时,依然隐约能看见个小黑点,我挥挥手继续赶我的路,无意中发现有两个小伙伴多拿了一个袋子,我问原因,他们笑而不语,这个谜团直到下午散工才解开,不错,他们装了三袋,背去两袋算了工钱,还有一袋就藏在不远的树林中,待人散尽后把它背出来卖,当然是不敢卖给老板的,即使不一家,老板们也相互熟识,再说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最后只好卖给做面汤的大叔,大叔也很干脆,一般都是一口价,一看矿石就问5块钱中不中,若是同意,钱先欠着,并且振振有词:我做生意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怕啥?说是做生意,其实是三个石头支起一个大锅,一只烂水桶还有半袋面粉,现在看来就这家当要想跑路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好在小伙伴们相信了他,在没给钱之前,中午喝面汤抵帐,我的天,5分钱一碗面汤,这帐要抵到猴年马月啊,恐怕帐没抵完就早开学了,那也没关系,至少那小伙伴摇身一变成了债主。当然有时回去找矿石,连袋子也没了影踪,这种黑吃黑的事也时有发生,不仅白出了力气,还损失了袋子,却敢怒不敢言。后来他们和大叔的帐清了没有,我也没留心。

看他俩拿了工钱还有外快,虽说是空头帐,我也心生羡慕。有一天我也拿了3个袋子,但那刁钻的事我是不敢干的。等结完帐我跑到附近一堆废弃的矿渣上拣了半天也拣了半袋矿石,猛一想结完帐我就有了两个空袋子,还拿这第三个袋子干什么,我这脑袋瓜子哟!我把这半袋矿石背到了卖面汤老板那里,谁知那家货精得像猴一样,一看我那矿石就说这矿石我一块钱也不要。恼怒之余我陷入两难,倒掉吧,可惜了,毕竟我拣了半天。背着吧太重,离家还有七八里路呢,最后灵机一动,倒掉一大半,留了一二十斤,直接背到我家碾子的不远处,不敢让父亲看见怕被训斥,等确定父亲走了,我才把矿石背到碾子上说要卖,父亲的伙计一问知道我背了七八里回来的,瞄了一眼矿石笑了笑说:就冲你出这力也得给你俩钱,很大方地给了我5元钱,我小小年纪只顾心里美,哪能听得出人家话语的弦外之音。类似的生意又做了两三次,但越来越不景气,给的钱从5元一直降到1元,最后索性不出那憨力了,我卖的那些矿石最后到底出了多少金,至今仍是个谜。

刁钻的事情发生着,暧心的事也不是没有。有一天我有点贪心,装的有点多,结果一个人落在了最后面。天色也突然暗了下来,墨色的浓云挤压着天空,掩去了刚刚的满眼猩红,沉沉的仿佛要坠下来,淡漠的风凌厉地穿梭着,将我抛在身后,柔弱的小花小草早已战栗地折服于地,平时那友好可爱的小石坝也突然变得面目狰狞,幸灾乐祸地看着我的狼狈,树不停地摇着头,像是在表达无奈。越是恐惧,过去所看小人书中的各种妖魔鬼怪越是在脑海不断闪现。在刺眼的闪电和震耳欲聋的雷声中,两个小伙伴天兵天将下凡一般出现在眼前,那一刻,绝对是绝处逢生的感觉,但回过神来,就不会再露出刚才的恐惧,永远不要低估一个孩子的自尊心,平时我们看了一部武打片,就要比试一下谁的拳头硬,找棵青桐树,一拳打上去,那嫩皮应声冒水,明明疼得两眼泪,嘴上却一个劲说不疼!不疼!他们不由分说,一人一袋,背起就走,也许是惊吓过度,我空人差点赶不上他俩的脚步,到地方了,我还仿佛是在做梦一般。没等矿石倒出来,豆大的雨点已劈头盖脸砸下来。那天是我有史以来挣得最多的一次,两袋都是七十多斤。当然我已懂得投桃报李,第二天花5毛钱买了两盒花城烟,一人一盒。据说他俩后来都成了资深烟民,不知与我当年的回报有无关系。现在想来,为什么不能买点糖果,非要买烟呢?

还有就是有时运气好,碰上了本村拉矿石的四轮拖拉机,一招手就停,最后车斗的矿石堆上挤满了人,手无处抓就插入矿石堆中扳住一块大一点的矿石获得安全感,当然开车的大哥也很贴心,从启动到行驶都是慢得不能再慢,稳得不能再稳,直至最后把我们都拉到家。如今自己也开车了,才知道低速行驶有多耗油,不知当年浪费了大哥多少油。

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转眼就要开学了,我用攒下的钱买了一把全自动雨伞,一双防水深筒胶鞋,一块时髦的电子表,心里美滋滋的。虽说这些东西现在看来不算什么,可那毕竟是八十年代啊!

如今自己的孩子也上四年级了,看他每天穿梭于钢筋水泥的丛林里,一幅不谙世事、无知的样子突然觉得优越的生活也许对一个人的成长并非全是好事。又想起前年离我而去的母亲,心中更是百感交集。母亲:你若泉下有知,还会记得咱俩当年的拔河吗?还会怪我当时那气急败坏的松手吗?

 

                                                                 刘明写于202028

编辑点评:
对《背矿石》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