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频道 > 书话 > 那时的臧否人物

那时的臧否人物  作者:王霁良

发表时间: 2020-02-11  分类:书话  字数:862  阅读: 275  评论:0条 推荐:4星

普希金发表著名诗体小说《叶甫盖尼奥涅金》时,把它献给了好友——文学家、彼得堡大学校长彼得•亚历山德罗维奇•普列特涅夫,献词是这样写的:“只为珍爱友人的亲切情意,无意取悦傲慢的上流社会,我本想献一件珍
 

  普希金发表著名诗体小说《叶甫盖尼奥涅金》时,把它献给了好友——文学家、彼得堡大学校长彼得•亚历山德罗维奇•普列特涅夫,献词是这样写的:“只为珍爱友人的亲切情意,/无意取悦傲慢的上流社会,/我本想献一件珍品给你,/并让它更能够和你媲美,/更配得上你的美好的心灵:/你心中充满神圣的梦幻,/充满生动的明丽的诗情……”然而,在彼得堡大学读过书的学生屠格涅夫,这个在文学上受校长提携并多次参加校长所办文学沙龙的青年人,却认为校长水平有限,——“他作为一位俄罗斯文学教授,知识并不渊博,学问也不大。”

  蒲宁获过诺贝尔文学奖,凭小说获此殊荣,但最早他是写诗的,是个诗人,他评价诗人叶赛宁不过是一个“多愁善感的流浪汉”,叶赛宁的诗不过是“理发馆的诗”,而他自己的诗,高尔基却公开评价说“他的优美的才华就像没有光泽的银子”。

  屠格涅夫这样评价乌克兰诗人谢甫琴科的长诗,——“在他所创作的全部作品中,这一部分诗写得最差、最无生气,——这不过是对普希金的生硬的模仿而已。”而提到诗人、翻译家茹科夫斯基,则说“另一个茹科夫斯基,一个十分平庸的诗人,前不久还用别尔涅特的笔名在《读书文库》上折腾过一阵子。”这些简直是诽谤了,换了今天受害人岂不恼羞成怒,就像于坚还以老拳?可是屠格涅夫自己,列夫•托尔斯泰在所写怀念他的文章中,说他的作品一是真诚,二是浅薄;英国女作家曼斯菲尔德甚至说他“多么虚伪!多么造作!”

  ——所以说,批评家多是他同时代伟大作品的死敌。作品,身后垂名所系,好多作家选择了回击,甚至降格到粗俗的论战,正好利用交锋的机会,磨磨自家的笔锋。

  现代人似乎比前人文明多了,文人之间的臧否人物也不似以前犀利,大都温和下来,勃莱评桑德堡,说“桑德堡是不坏的,然而仅有情感而缺乏思想。好的诗人则需要把情感和思想结合起来,既要有热情,又要能深思,这样的诗人,爱尔兰的叶芝是一个。”

  唉,我们的心胸啊!


编辑点评:
对《那时的臧否人物》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