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十八章 深化改革各抒己见寻求更优方案 以民为本不计得失敢于挺身而出

第十八章 深化改革各抒己见寻求更优方案 以民为本不计得失敢于挺身而出  作者:袁明华

发表时间: 2020-02-08  分类:长篇  字数:24230  阅读: 251  评论:0条 推荐:0星

 

  自从县委下文实施“进一步深化改革,加快经济建设发展”的方案以来,曲径县无论是干部群众的精神面貌,还是整个生产形势,都有了较大的变化,呈现出了良好的发展势头。全县各个乡镇在文件下发后,随即迅速全力以赴,谋划、实践、推动乡村振兴战略;不到一年时间,在加快经济建设发展方面就开创出了新的局面;并且大家正在为实现新发展、迈上新台阶继续不懈地努力着。

  但各行各业的发展并不平衡,因此县委书记刘天明为了让各行各业齐头并进,进一步深化改革,使全县出现你追我赶、大干快上的全新局面;决定了召开县委常委会,研究部署下一步的工作。

  上午九时许,县委常委们准时来到了县委常委会议室;县委副书记县长章有才环视了一下常委会议室的各个座位上,看到各个常委们都已坐在了以往习惯了的座位上;于是转向旁边的刘天明书记,轻声说了句,人已到齐了,开会算了吧!刘天明点了点头后,章有才宣布了会议开始,并且告知会议第一项内容是请县委书记刘天明作报告。

  刘天明这时深深吸了一口烟,便将余下的烟蒂掐息在烟灰缸中;并清了清嗓子而说道:

  “各位常委们上午好!今天把大家召集到一起,主要是商量如何继续进一步深化改革,加快经济建设发展的问题。我先做个主题性发言,主要讲两个问题。一是总结我县自上次实施《进一步深化改革,加快经济建设发展》以来,所取得的一些可喜成绩及存在的一些具体问题;并且希望随后大家通过讨论,评出先进,确立标兵;不光要给予表彰奖励,还要确定先进单位和个人,在下次全县干部大会上作经验介绍;以点带面,共创佳绩。二是针对改革中所出现的问题,我们应该采取什么样的具体改革措施。我先谈个初步方案,随后大家讨论看是否可行,并且通过讨论后形成一个具体实施方案。”

  刘天明在总结前段实施《进一步深化改革,加快经济建设发展》方案时,认为总体上大家表现都不错,全县呈现出了一个良好的发展势头。但发展还不平衡,整个农村的发展势头比厂矿企业的发展势头要好。当然,各个乡镇之间发展也不平衡;刘天明认为,白马乡经济建设发展的速度,应该算是比较快的;第一年总产值估计就可过亿,如果潜力全部挖掘出来,估计效益会更加可观。他建议白马乡好好总结一下具体做法和经验,供其他乡镇学习借鉴。

  而对于厂矿企业发展速度较缓慢的问题,刘天明分析了其中的主要原因:有些企业单位是由于因为大批返城知青需要安排,而使企业人员增长过快;造成资源不足,有的甚至已资源枯竭,加工已举步维艰。有些厂矿企业是由于设备老化,生产过程中管理不善,经销不畅,造成经济效益低下。再加之计划经济正在向市场经济加速转变,集体经济这种生产关系已有些不太适应生产力的发展,逐步被民营经济所代替。如此等等原因,出现了有些企业靠国家贷款负债经营;有些甚至已经达到资不抵债,偿还不起货款。究竟应该怎么办?

  刘天明提出了他个人的想法:用招商引资的办法来解决。对于长期亏损,扭亏无望,严重资不抵债的企业单位,依法破产。对有些运转资金不足效益不好的企业单位,为了盘活筹措更多生产性资金,采取拍卖。并且为了优化招商引资环境,除了在政策、政务方面进行优化外;刘天明还提出了要把县里通向市里的公路,属县管的这一段进行适当扩宽,搞好两旁绿化。……。

  当刘天明的报告做完后,章有才宣布会议进行第二项,即大家围绕刘书记的报告进行讨论。

  可会场上顿时显得非常安静,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他,谁也没有发表意见。

  章有才见大家好久都没人支声,于是侧向刘天明而说道:

  “刘书记,你所提出来的对厂矿企业进行拍卖和实行破产;好像不是一般的这种改革,它已属于改制了,恐怕会带来很多的具体问题;各位常委们也许是不知如何是好,还拿不出具体的意见,所以这久都还没人发言。”

  刘天明看了看章有才,又看了看各位常委们而说道:

  “不管是改革还是改制,只要能把经济搞上去就行,大家不要有什么顾虑;为了大干快上,不能再像小脚女人一样畏缩不前,要有敢为人先的精神;更何况企业改制已不是我们的创举,外面已经有好些地方在大力推进。”

  在方云龙心目中,公有制应该是社会主义制度赖以生存的经济制度基础。新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就是从生产资料所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开始的,即将生产资料私有改造成为集体所有或全民所有的公有制。他坚信也只有坚持社会主义公有制,才能让人民走共同富裕的道路得以保障,才能让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具备政治前提,才能让社会主义江山永葆红色,真正使中国国富民强。

  因此他认为改革的目的应该只是为了解放生产力,对社会主义公有制做进一步完善,而不应该是将公有制改革为私有制。

  他认为对国企进行改革,若能做好民主管理和按劳分配这两方面的工作,照样也可解放生产力提高生产效益。在民主管理方面:因为群众最清楚在厂里谁最既有德又有才,人品好懂经营善管理;而且厂里的经济效益与群众的切身利益直接相关,所以若能坚持群众参与的选贤任能的干部任免制度和民主监督制度,那么就一定能够让那些德才兼备的人才站在领导岗位上;并且对这样产生的干部,能够做到权、责、利三位一体,同时到位;则他们一定能够真心实意地带领大家大干快上。再将激励企业生产效益的按劳分配的分配制度建设好,群众的劳动积极性是一定能够被充分调动起来的。周易中有一句话“上下齐心,其利断金”,若全厂上下齐心协力,精诚团结,哪里还会有办不好的事呢?

  所以他不希望对国有企业实施的改革变成为改制,他觉得特别是对于那些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重要领域进行改革时,更应该特别注意这一问题;不能让中国的改革开放走入误区,即走上推行私有制改革的路上去,而应该是让改革开放沿着社会主义的康庄大道奋勇前进。

  因为推行私有制改革的前提是:私有观念的合理化、合法化、正当化。而由此会使政治经济文化领域出现三种私有结果。

  一是政治权力私有化,即官僚们会将人民赋予的权力的个人私有化使用;从而以权谋私,企业官员也趁企业改制谋取暴利。

  二是经济私有化,即全民共同拥有的生产资料、资源和土地等财富;将会被私有化改革者以近乎免费的方式,奉送给国内外私营经济者去占有而先富,而大量的下岗职工会面临失业而穷困潦倒;从而导致两极分化严重,社会矛盾突出,成为社会不稳定的因素。

  三是思想文化导向崇尚和无限拔高私有化,由此造成社会思想的极大混乱和道德崩溃;为了私利而无所不用其极,假冒伪劣、坑蒙拐骗。

  这三种私有化的结果,将会成为腐败现象的沃土,孕育和滋养“贪官奸商黑学者”的铁三角腐败联盟;从而导致全面西化,不仅会导致经济主权旁落,最终还有可能导致政治主权的旁落,那是非常可怕的。

  方云龙自然不愿看到那样一种局面的出现,所以他不赞同搞私有化。因此当刘天明以那种无所谓的态度对待改制问题时,他在心里十分地担心。他想:加快经济建设发展,总不能只考虑经济效益,而不考虑社会效益吧!因为方云龙这个人,少年思学、青年思奋、中年思悟;因此对于这个时候的他来说,每次遇到问题都会思前想后,反复掂量,绝不苟同。

  他觉得如果将厂矿企业依法破产或进行拍卖,那么首先厂矿企业的工人们就不可能再是主人;甚至于绝大部分都将面临下岗的危险,最好的也只能成为被人雇佣的职员。所以对于厂矿企业实行破产或拍卖,他首先担心职工权益受损。

  他认为共产党无论是过去搞革命还是今天搞经济建设,都必须依靠人民群众,并给他们当家做主的权力;否则就不可能成功。党和政府若不能维护人民群众的利益,就不能让他们与自己同心同德;那么要长久生存下去也是很困难的,须知水可载舟亦可覆舟。

  同时他也担心国有资产流失。因为在报上已有过这方面的有关报道:说有些企业原管理层,原本想为自身收购而钻国家政策中某些漏洞的空子,故意设法低估净资产;但地方政府为“招商引资”最终将企业卖给外部投资者;这样一来,原先管理层对企业资产的压价就为低价甚至零价的外部收购者打开了方便之门,让国有资产白白流失。

  而且见诸于报的还有:那就是外面已有国有企业,因改制而使国有资产流失和职工权益受损;而引起了轩然大波,直接影响了社会的和谐与稳定。

  还有让方云龙担忧的就是:那些招商引进的外部投资者,他们收购的初衷;到底是不是真的为了救活所收购的企业,或者是谋求自身的长远发展?倘若他们意不在做实业,这些投资者仅仅只是为了更直接的利益,即企业的土地而来怎么办?等等,他想了很多很多。

  从方云龙的内心来讲,他非常清楚;要想经济长期可持续增长,必须依赖于创新的内生动力,以及宏观效率的不断增进;因此他并不怎么赞成刘书记那种做法。

  他认为可以实行国有资产为主体、工人集资、和引进的外资三资入股的股份合作制;达到既盘活生产资金让生产得到发展,又使工人得到安置仍不失主人的身份,虽然产权稍有改变但仍然是国有资产为主体;这样既发挥国有资产为主体的主导作用,也可发挥工人当家做主的主人公作用,同时让外资带来的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发挥作用,以提高企业的创新能力和竞争力;实现国有企业扭亏为盈和国有资产保值增值,工人增收,外资盈利的目的。

  方云龙见好久都没有人发言,于是他便在会上发言把自己的这些想法谈了出来;同时还在会上提出了乡村中有些村至今还未通公路,为了加快乡村经济建设发展,得想办法把通往每个村里的公路都修通。常言道“要想富先修路”,这种通公路的工作恐怕比把现有公路扩宽更重要。……。

  当方云龙的发言中提到与刘书记的意图不一致的意见时,刘天明的脸色便即刻阴沉了下来;方云龙虽然也察觉到了,可他想,既然是要大家讨论,为何就不能提出不同的看法呢?所以他没有因书记的脸色不好看而改变自己的看法,继续仗义执言,把自己的的想法全部说了出来。

  在方云龙打破会场的寂静之后,常委们相继开始发表意见谈出自己的观点;其中不乏有围绕方云龙的观点发表意见的,认为改革确实不能急功近利、急于求成,而应该以保障社会稳定为前提;当然也有根据书记脸色行事的,表示坚决支持书记的意见,大干快上;他们当中有的还认为方云龙是在与书记对着干,而在他们心中,历来都是书记说了算,觉得方云龙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有点自不量力,所以眼神中显然是对方云龙不屑一顾。

  会上虽然经历了讨论这一环节,但实际上只不过是走一过场而已,因为最后书记刘天明做结论性发言时说道:

  “……,尽管对厂矿企业实行拍卖或依法破产,和为招商引资而扩路改善投资环境等事情,有的常委还持有不同意见;但为了加速经济建设,大干快上,我想还是按原定方案执行;有异议者可以保留意见,但必须从大局出发,坚决执行县委决议。……。”

  执行县委决议,方云龙自然无话可说;只不过县委刘书记的固执己见,他很不理解;刘书记对有些问题的看法转变得那么快,也让他心中形成了一时难以解开的疙瘩。

  会议开始时刘书记还表扬白马乡经济建设发展速度较快,认为应该在下次县里干部会上做经验介绍;但会议结束时,确定在下次县里干部会上做经验介绍的单位名单里却又没有了白马乡。

  这疙瘩末解开,干起事来心中自然有点不快;不过心中不快归不快,但要干的事还得脚踏实地的去做。所以会后他来到白马乡时,又及时地向乡党委书记和乡长介绍了这次县委常委会议精神,并商量了如何贯彻落实的具体问题。还特别商量了如何利用冬未春初农活少一点,把乡里至今尚未通公路的村民组织起来,修通自己村通往乡里的公路的有关事情。

  对于修通公路的重要性自然大家都明白,无需多言;主要的问题就在于:一是资金问题,二是公路所经之地的土地征收问题。方云龙提出来,资金问题,村民、村里、乡里若能各自筹措一点当然更好;如果硬是筹措不到多少钱,那也得想其他办法筹措资金来把路修通。

  至于究竟怎么筹措资金,方云龙告诉他们俩;自己为此事找过县委刘书记,但根据县委刘书记的意思,县里恐怕是没什么指望了;所以此事只能去市里和省里找人想点办法啦!当然这个任务也只得由方云龙自己来想法完成。

  那么去村里开会确定公路路线及公路所经之地的土地征收问题(当然尽可能不要占用粮田)呢?自然只能靠乡党委书记和乡长每人各负责解决一个村的问题啦。乡党委书记和乡长认为这样安排也算合情合理,所以也都非常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方云龙做事历来是雷厉风行,三人商量后;要求各自马上行动,去办自己该办的事情。他自己首先打印了一份,申请支助修建乡村公路经费的报告。讲述了为让村里的农产品能够运出来,让村民脱贫致富,急需修建乡村公路多少公里;而乡里又确实无钱,故请求上级有关部门能在经费上给予支助。

  他拿上报告首先来到市里,找到市委常委组织部长林浩然;诉了一通苦之后,请林浩然一定要帮忙陪他去市交通局找一下有关领导,请求支助一点经费帮助解燃眉之急。

  林浩然在他的强求下一同来到市交通局,正好局长在;在他们的好说呆说之下,局长给了林浩然的面子,答应商量后帮助解决一百五十万元。方云龙与林浩然当场谢过局长。

  自局长办公室出来后,方云龙又谢过林浩然;并说资金还有较大缺口,他还得去省里想点办法。尽管林浩然还想留他吃餐饭一起聚一聚,可他仍然坚持要赶省里去。

  方云龙来到省里后,因为他在省里也并无关系甚密的领导,所以只好去找省委常委,政协主席尹念民。

  尹念民在方云龙把来意说明之后,比较爽快地拿起了电话,拨通了省交通厅厅长的电话后;言词恳切地希望厅长能帮复兴市曲径县白马乡,解决一点修建乡村公路的经费。

  省交通厅厅长虽然向尹主席诉说了资金比较紧张的苦,但还是答应帮助解决二百五十万。

  尹念民当即问方云龙怎么样?方云龙对她是谢天谢地地表示了感谢;并在谢过尹主席后即刻将报告送到了省交通厅厅长手中,亲眼看到厅长签字转给财务处后才谢过厅长离开省交通厅。

  方云龙虽然一路风尘仆仆、马不停蹄,但他心里却非常高兴。因为他盘算了一下,两个村通往乡里的公路总长应该不超过二十公里;现在每公里已筹得经费20余万元,他估计用来搞路面硬化应该是没有多少问题了。这时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觉得一身轻松了许多,于是准备回学校去洗个澡好好睡一觉。

  方云龙回到学校自己的宿舍里后,首先来到浴室;脱下衣服,准备洗个澡,再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

  当他刚打开水龙头开始洗头发时,艾思芳也来到了宿舍。她一进屋便听到浴室里哗哗的水响声,她不知道到底是自己忘了关龙头还是龙头出了问题,于是急急忙忙推开浴室门想看过究竟;可呈现在她眼前的竟是方云龙那面向于她却完全赤裸的身子,他的双手正在搓揉着头发,满头都是白色的泡沫;眼前突然出现的这一慕,让一个从未见过裸男的少女艾思芳,一下子真的傻眼了,全然不知所措,只是呆呆地看着。

  而方云龙当听到浴室门被推开的响声时,也是一惊;一边大声问道:“谁?”一边本能地转过身子,面向里面。

  艾思芳这时有些羞色地回答道:

  “哥,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的。我以为是水龙头坏了,没想到是您回来了。回来也不事先告诉我一声,全怪您!”

  “好了,全怪我,现在还不出去,把门关上。”

  艾思芳觉得反正已经看到了,也没什么需要再回避的了。为了扯平,她干脆自己也把衣服脱掉,走进浴室里从方云龙后面一把把方云龙抱住,脸儿贴在方云龙的背上。

  可方云龙急了,即刻责问道:

  “思芳,你这是干什么?”

  “为了扯平,互不相欠,我看了您的,也让您看到我的。”

  尽管方云龙在尽量用理智控制自己的行为,可艾思芳与他赤身裸体相接触的那种细腻嫩滑的感觉,还有她的双乳在他背部急促起伏挤压的感觉,以及她的心在砰砰地跳、呼吸急促等等的感觉;不可避免地引起了他那种原始生理的本能冲动,顿时使他全身血脉喷张,阴茎迅速勃起;他真的好害怕自己会失去理智,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行为。他想那样就真的麻烦了!于是严肃地说道:

  “别糊闹啦,还不放开!”

  “就不放开!”

  “求你啦!快放开行吗?”

  “那您转过身来看着我,我就放开。”

  “好好好!你放开,我转过身来。”

  艾思芳松开了手,方云龙也没失言,即刻转过身来。但当方云龙转过身来后,艾思芳又忍不住再次一把将方云龙抱住。此时方云龙与艾思芳两人下面已经紧密相贴,这裸身紧贴的两个身子哪能不欲火焚身?方云龙此时真的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于是厉声说道:

  “你再糊闹下去,可知会是什么后果吗?”

  “我不管!”

  “你不管,你还是个学生,一旦做出那事,被学校知道,是要开除的!快点放开。”

  “那您要答应我,待我研究生一毕业,您就娶我!”

  “好好好!我娶你,快放开!”

  方云龙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答应了艾思芳,方才被解脱出来;然后他拿起莲蓬头,迅速冲了一下头发和身子;便马上用浴巾擦干全身,并火速地穿上衣服,走出了浴室。

  艾思芳也犹抱琵琶半遮面地披上浴巾,边打理着自己的湿发边走出浴室;然后拿起浴巾擦干身子,快速地穿上衣服。

  他们走出浴室一起来到客厅;方云龙拿出电吹风,先帮艾思芳吹干头发,再吹干自己的头发,然后两人便并排地坐在了沙发上;这时方云龙脸上显得有些严肃,侧过头对艾思芳说道:

  “思芳呀,你现在还是个学生;心思要放在学习上,不能总想大人的那些事。”

  “我也不是小孩啦,马上就快到结婚年龄了,想点这样的事也是很自然的现象;可您总认为我还是个小孩子。”

  “好,你不是小孩子了,那也得等你研究生毕业了才能结婚呀!所以在读研期间,暂不考虑至少是少考虑这种事情行吗?”

  “行!我听您的,反正我很快就要研究生毕业了;并且叶姐跟她爸说了,她爸也答应再帮我一次忙,让我也留校;所以等我研究生一毕业,我们马上就可以结婚啦。”

  艾思芳说完后侧过头去在方云龙脸上亲吻了一下。

  方云龙无可奈何地看着艾思芳,心里并没有过多地去责怪她;因为她确实是芳心已开,到了春心涌动的时节;所以他只能检讨自己,觉得自己不该为了照顾她的情绪而拖泥带水,致使她越陷越深;如今她已到了不可自拔的地步,怎么办?若想守住对艾慧媛的承诺,做不成梁思成也要做金岳霖;那势必会伤害艾思芳,看她现在这个样子,还不知道会不会闹出人命来。若答应了艾思芳,一方面于心有愧,自己已不是处男;另一方面也失信于艾慧媛。这事还真叫他一筹莫展难以抉择,他继而有些不解地向艾思芳问道:

  “思芳,我比你大这么多,你为什么不去选择一个与你年龄相当,同时条件也好又有出息的人,而是要与我在一起呢?”

  “亲爱的哥哥,我告诉您:爱情不是科学,没有那么多的为什么。爱就是一种享受,即便痛苦也会觉得幸福;爱就是一种体会,即便心碎也会觉得甜蜜;爱就是一种经历,即便破碎也会觉得美丽。喜欢并爱上一个人,并不需要任何理由;如果两个人相爱非得要有理由的话,那也就不可能有一见钟情了。所以两人是否相爱,年龄不是问题、身高不是距离、体重不是压力、有钱有权也无能为力。我爱您只与您有关,与年龄、条件、是否有出息均无关。就我而言,只想好好地爱您,即便是山崩地裂我也不会放弃,哪怕这份爱需要用生命来交换我也愿意!我要的就是,不管走到天涯海角也要永远和您在一起,白天有您相伴,晚上拥您入眠。因为您早已让我牵肠挂肚柔肠百转。我也早已感受到了您对我的那种温柔体贴,还有备至的关怀;您就是我幸福人生的港湾,爱您一生我无悔无怨。”

  艾思芳说完后,竟然还吟起诗来:

  “我不嫌君生得早,

  君何怪我生得迟?

  只要您我心相印,

  何须定要生同时?

  今生誓拟与君好,

  天涯海角不分离;

  在天愿作比翼鸟,

  在地愿为连理枝。”

  方云龙本想提醒艾思芳不要因为寂寞而错爱,因为错爱将会导致一生的更加寂静。但艾思芳的如此直白的心理表达,真的让方云龙觉得无话可说,他只能习惯地用手去抚摸她的头。这时艾思芳侧过头来,给了方云龙一个甜甜的笑;然后她一边深情地看着方云龙,一边将双手操过来抱住方云龙的脖子,并将臀部慢慢地移动到方云龙的双腿之上。

  方云龙担心艾思芳接下来会有进一步的更亲密的动作,故以自己确实有点累了为理由,希望艾思芳将手放开。

  艾思芳这时只好将臀部,从方云龙的双腿之间移出,向沙发上滑动;然后慢慢松开双手,身子一边往下同时也往沙发上滑动;直至身体基本落在沙发上,而头正好落在方云龙的两大腿之间,方才停了下来。这时她将双腿在沙发上伸直,双手搭在肚脐上;稍微侧向方云龙,仰面望着他;双眸显得情深深意切切,真个是柔情似水。

  方云龙虽然有点无奈,但依然比较深情地看着躺在自己大腿之上的艾思芳。还忍不住用左手扶住她的头顶,而用右手去抚摸她的脸颊。

  这时艾思芳含情脉脉的美眸,也一直在关注着方云龙的眼神,而且表现出来的是一副极度享受的模样。稍过片刻她把搭在肚脐上的那只左手移动过来,放到方云龙抚摸她脸颊的那只右手上;开始轻轻地抚摸着方云龙的这只手,眼神继续停留在方云龙的双眸间,从未离开。

  在此期间,他们俩谁也没说话,万种风情都流露在彼此的眼神里,和相互抚摸的感觉中。

  也许方云龙真的是有些困了,稍过片刻之后,他那注视着艾思芳的那双眼睛,眼睑慢慢地慢慢地往下搭,直至完全合上。

  艾思芳看到方云龙合眼后,她也便开始闭目养神;静静地享受着躺在方云龙腿上,以及与方云龙两人手相触摸的,那种难以言表的美好感受。慢慢地慢慢地两人便进入了梦乡。入睡之后不多一会儿,睡梦中的艾思芳向右稍侧翻了一下身,双腿收缩,身子成了卷曲的形状;也许这样她的身子更放松,睡起来更舒服。

  但她这么一动,让她的脸便完全面向了方云龙;并且头更靠近他的腹部,她那鼻孔里呼出的热气,使方云龙腹下温度渐渐升高;而方云龙下面那小东西,随着温度的升高便开始慢慢勃起,进而触及到了艾思芳的脸颊,中间尽有那层裤布相隔。

  艾思芳的脸颊原本是与方云龙的大腿内侧相贴的,两个人的体温并没有散发出去,自然温度较高;所以方云龙那小东西,在贴近艾思芳的脸颊后,则勃起得更加厉害变得也更加硬了。

  艾思芳在睡梦中似乎感觉到有一热烫的硬物在她脸颊旁跳动,她下意识地将左手从方云龙的右手上滑动下来,正好搭在那滚烫的硬物上,那种奇妙感觉让那裆部隆起得更加厉害,隆起的硬物根部慢慢地贴近她的手掌而被她抓住。

  方云龙裆部的命根子被艾思芳抓住紧握手中后,反钳制的力量使它愈发澎胀,而它的澎胀让艾思芳反过来握得更紧。反复几个回合后,囊中之物已欲向外喷发。

  也许是在浴室中艾思芳赤身裸体对面抱着方云龙的场景,依然还在方云龙的脑海中浮现;加上如今他生理上的这种反应,让方云竟然梦到是艾思芳握住他那小东西插进了她的那龙珠玉门;使他已忍不住就要射精,顿时让他惶恐不已,立刻下意识地把那小东西抽出龙珠玉门;并责骂自己怎么能如此妄为,她人小不懂事,难道自己也不懂事吗?这样岂不是要害了她一辈子吗?

  过度的惶恐已让方云龙从睡梦中惊醒过来,此时方云龙虽然觉得不好意思,但他终算松了一口气,因为原来这不是真的,仅仅是一个梦而已。

  而方云龙抽动那小东西的动作把艾思芳也搞醒了,她发现自己手中竟然握着方云龙的那小东西,脸上也唰地一下红了,就像喝醉酒似的。为了掩饰自己那不雅动作,她迅即松开手,翻身坐起便说道:

  “不好意思,刚才一下睡着了;哥肚子饿了吧,我去给您搞点吃的。”

  “好!我确实有点饿了。”

  “哥想吃点什么?”

  “随便,简单一点,有面的话就给我搞碗面吧。”

  “好的!”

  艾思芳也没敢看方云龙,边说边往厨房里走去。她的动作十分迅速,没花多长时间,一碗香辣味美的面条就搞出来了,她端着面来到方云龙面前并说道:

  “哥,您尝尝看味道怎么样?”

  早就见识过艾思芳烹调技术的方云龙,当然是用十分赞赏的口气而说道:

  “吃你做的面,不用尝也知道,肯定会像陈克明面业公司的广告词中所说的一样:‘一面之交,终生难忘’。”

  “既然哥喜欢吃我做的东西,那这次就在家多住几天,我多做点好吃的,好好犒劳犒劳哥。”

  “下次吧,今天我还要赶回去。”

  “哥不会在那里有人了吧?这么急着要回去,才回来就要走。”

  “小艾你说什么话呢?你怎么会这么想?”

  “好好好,我不这么说。那是这么样您看行不行,您吃完面条之后我们俩下一局象棋,谁赢了就听谁的!您看怎么样?”

  方云龙认为艾思芳对他要回县里去有些不理解,但他觉得他再做过多的解释也于事无补,而且艾思芳的这种做法也不为过,因为从以往的对决来看,也并不是她就一定能赢,所以便爽快地答应道:

  “好!”

  艾思芳虽然并没有什么十足的把握赢方云龙,但她还是希望能用此方法留住方云龙,所以在方云龙答应此做法时还是补加了一句:

  “一言为定!”

  方云龙也迅即答应道:

  “好,一言为定!”

  艾思芳见方云龙完全答应后,趁着方云龙还在吃面,她便找出象棋,将棋盘纸铺放在茶几上,并把棋子完全摆好在棋盘纸上。

  待方云龙吃完面洗过碗筷后,两人便坐到茶几两边,准备下棋。方云龙问艾思芳要什么棋?不知道是女孩对红色情有独钟,还是由于棋局开始后一般是红棋先动的原因,艾思芳选择了红色棋子。大家都知道,按照下象棋的步骤叫法,棋盘上纵线是按照自己的坐向由右到左排序的,且红方使用汉字标注:一、二、三、……、九,而黑方则是用阿拉伯数字标注:1、2、3、……、9。棋局开始后,自然艾思芳先动,她看了看方云龙后便用右手将右边的那个炮轻轻拿起,往左平移至中心线上随即落下;而方云龙紧接着拿起左边那个炮往右移至中心线上予以落下,即有如下第一回合:随后一个回合一个回合地接着战了下去。

  第一回合是:炮二平五,炮8平5;

  第二回合是:马二进三,马8进7;

  第三回合是:车一进一,车9平8;

  第四回合是:车一平六,车8进6;

  第五回合是:车六进七,马2进1;

  第六回合是:车九进一,炮2进7;

  第七回合是:炮八进五,马7退8;

  第八回合是:炮五进四,士6进5;

  第九回合是:车九平六,将5平6;

  第十回合是:前车进一,士5退4;

  第十一回合:车六平四,炮5平6;

  第十二回合:车四进六,将6平5;

  第十三回合:炮八平五,

  至此双炮杀将,将已无路可逃。艾思芳得意地说道:

  “哥,您输了!”

  方云龙知道确实输了,其实他心里很清楚,从第六回合之后,他就变得非常被动,注定此局他必输。实际上从他开始被动时,他就已经意识到,在第六回合中,艾思芳车九进一,营造一个丢马给他吃的机会,那本就是一个骗局;可当时他只因贪吃,没来得及多想从而受骗上当,实在是小瞧了她。而在他吃了她的那匹马后,自己的防线就被她完全突破了,他这时已悔之莫及。他本觉得自己竟然被一小姑娘骗了挺没意思的,但他又想人家就是技高一筹,谁叫你贪吃而未能及时识破;的确是自己技不如人,还有啥说的呢?他只好大大方方地说道:

  “愿赌服输,既然你赢了,那就一切听你的!”

  “好!”

  艾思芳本想留方云龙在家过夜,但又担心他回县里去确实有事,不让他走的话他也会人在心不在,这样也没意思,还不如开开心心地在一起玩一会儿让他走。于是她对方云龙说道:

  “哥现在如果乖乖地照我说的去做,我绝不为难哥!”

  “好!你说要我怎么做?”

  “您先仰面躺在沙发上,再把眼睛闭上。”

  方云龙此时只好乖乖地仰面躺在沙发上,并闭目养神。

  艾思芳看到方云龙照她所说的做好后,她自己便慢慢地来到沙发上,将双腿置于方云龙身子两边跨蹲在他上面。并将身子轻松地放下,直到她的臀部刚好接触到方云龙的小腹;然后手扶沙发慢慢地跪下,但她并没要方云龙承担她身体的多少重量,而几乎基本上是由她自己的双膝所负荷。接下来她将双手往前放在方云龙双肩上方的沙发上,用双手支撑着自己上身的重量;慢慢地俯下身子,莹润的嘴唇微微张开,意欲亲吻方云龙的双唇。可在她还未吻到方云龙时,她胸前丰满的两团柔软已经触及到了方云龙,让方云龙感觉柔柔的。

  方云龙不敢睁眼看她,也不知道她到底想干什么。不过他想,反正他们都是穿着衣服的,所以也就不是怎么担心,就听凭艾思芳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

  艾思芳见方云龙讲诚信未睁眼,自己上身与他相触时也并未说什么;于是慢慢地将胸前的两团柔软,重重地压在了方云龙身上,使得方云龙呼吸也开始粗重起来。这在她吻到方云龙的双唇时,就能明显感受出来。

  方云龙在艾思芳开始吻他时并未配合,只是让艾思芳轻轻地吻,可艾思芳的吻慢慢地变得越来越强烈;这让方云龙忍不住也迎来送往,配合艾思芳吻了起来。这时艾思芳也不再顾忌,干脆上身全部压在方云龙身上;而将支撑身子重量的双手放下来,抱住方云龙的脖子,尽情地与方云龙相吻。

  慢慢地她不仅仅只是去吻方云龙的双唇,而且她那红嫩的小舌头开始来回游动,意欲将自己的舌头伸进方云龙口中进行搅拌,让方云龙吸咏。也希望方云龙把舌头抵达她的口内让她吸咏,好让她能够品尝到他那甘甜的津液味。

  这时方云龙也将自己的双手操到艾思芳的背后,紧紧地将艾思芳抱在怀里。艾思芳也将双脚闭拢,放到方云龙的双腿之间。将方云龙那小东西紧紧地压在下面。她们俩的那两张嘴四片唇在尽情地相吻,时而用舌头搅拌着舌头,结果使下面也开始有了强烈的反应。方云龙这时又开始有些担心,于是他放缓了相互吻唇舔舌的动作;虽然还未睁眼,但稍后他将嘴唇移开,在艾思芳耳旁轻声说道:

  “宝贝,可以了吗?”

  艾思芳虽然意犹未尽,还不想就此停下,但她觉得对方兴趣已减退,再吻恐怕也很难维持前面那么有激情;同时她也觉得与自己心爱之人已经深深地吻了这么久,也算过了一阵干瘾,享受到了对方爱的甜蜜;所以当方云龙如此问话时,她便答应道:

  “好,不过我还想在哥身上躺一会儿。”

  “只要你不动,你想在我身上躺多久都可以。”

  “哥,您真好!谢谢您!”

  艾思芳说完后又在方云龙脸上吻了一下,然后便开始闭目养神;并按照方云龙的要求,没再动弹;静静地躺在方云龙身上,感受他的心跳与呼吸的美妙。

  两人这样静静地相拥,因不曾言语,故没过多久,便双双入眠了。并且艾思芳很快进入了她的美好梦乡。她梦见她与方云龙结婚了,并且采取了旅游的方式度蜜月。

  也许是拉勾约定在她头脑里留下的印象太深刻,方云龙答应带她一起去看大海这件事让她念念不忘,所以她梦见了方云龙带她一起来到厦门鼓浪屿看海度蜜月。

  鼓浪屿有厦门第一胜景日光岩,清代道光元年林诚所书“鹭江第一”指的就是它。有厦门名园之最的菽庄花园。在鼓浪屿诸多景点:日光岩、菽庄花园、皓月园、古避暑洞、龙头山寨、以及郑成功纪念馆等,其中尤以日光岩、菽庄花园最为著名。

  她们俩先来到菽庄花园,园中游客还真不少,有一对对夫妻拉着自己的小孩一起游玩的,也有年轻男女陪同父母慢慢观看风景的,当然也有情侣对对牵手而行边谈情说爱边赏花观景的。而她与方云龙俩手挽着手,跟随着前行的人群,走走停停,边说笑边观景。她们先观看了眉寿堂、壬秋阁,走过了四十四桥、真率亭,又在招凉亭坐了一会儿;然后浏览了顽石山房、十二洞天、亦爱吾庐、小兰亭诸景,还在听潮楼意欲听潮声。观赏后感觉全园借山藏海、巧妙布局、动中有静、静中有动,真是令她们流连忘返。

  接着她们来到花园左侧港仔后海滨浴场,这里海水美、沙滩美、蓝天更美;在那碧空万里的天空,还飘着几朵洁白的云儿。浴场里面已经大约有好几百游客,他们有乘游艇和摩托在海上兜风的,也有在沙滩上玩的,不过以游泳的人居多。她与方云龙先是乘坐游艇在海上兜了一圈风,那真是爽极了;不过由于游艇速度太快,有时还击起不小的浪花;她有些害怕,所以一直紧紧地抱着方云龙不敢松手。兜风后她们俩便来到浴场,相互打水喜戏了一阵后,她要方云龙拉着她一起游泳。待体力有些不支时,她们一起来到岸上,并排躺在那热乎乎细密柔软的沙滩上;一边仰望蓝天,一边沐浴阳光;有时一阵海风吹过,让她们感觉到竟是那么地惬意、那么地洒脱,真是令她们心旷神怡。稍过片刻,她翻身而起,在方云龙脚下挠了一下痒痒,马上又玩起了在方云龙身上堆沙子的游戏来。她觉得如此情趣横生,遗失多年的童真再度被她拾回,真的好开心。方云龙看到她笑的那么阳光灿烂特别开心,也好似碧海长了蓓蕾,自己的身心也早已陶醉,所以他任凭她怎么玩都是笑着面对。她见方云龙如此地包容她,于是她在方云龙身上堆了一层沙子后;又隔着沙子躺到了方云龙的身上,她觉得如此特别地好玩和开心。

  在海滨浴场玩过之后,她们俩人开始往日光岩走去。日光岩景区奇石叠磊、洞壑天成、海涛拍岸、树木葱茏、繁花似锦、亭台掩映,极富亚热带浪漫气息。她们拾级而上,先至莲花庵“一片瓦”,看过巨石嵌空而形成的殿堂后,便来到庵旁那巨崖上题刻有“鼓浪洞天”四字之处,见到那里的景色就如同仙境一般,真是让她们大饱了眼福。最后她们俩来到日光岩顶峰的百米高台上,方云龙为安全起见而用手拥着她,让她依偎在他的胸旁,生怕她摔倒似的;两人在那上面一起淋浴天风、倾听海涛;她们眺望远方、看到的确实只是天连水尾水连天。再往脚下看去,各种风格的建筑物显得错落有致;就像是从这钢琴之岛上弹奏出来的音符,凝固而成的一曲最浪漫动听的爱情乐章。她知道,这神奇岛屿上的每一栋典雅的楼房里,确实都有一段精彩的传奇故事。她们往北看去,看到的是这鼓浪屿最有名的“八卦楼”,稍近处则是闽南最有名的大教堂“三一堂”。举目西望,可见那烟囱高高耸起的地方便是嵩屿电厂。朝南看,南太武群山起伏。朝东看,远处是吴屿青屿、大担小担、大金门小金门诸岛,越过海峡就是台湾岛。真的是站在日光岩这百米高台上,远近各处景色尽收眼底。

  正当艾思芳梦见自己依偎在方云龙胸旁一起观望台湾海峡时,正好方云龙在睡梦中侧翻了一下身,把艾思芳从他身上侧翻了下来;这让艾思芳在梦中感觉到方云龙好像松开了手臂,使她险些要跌了下去,于是惊叫一声。两人都被这一声尖叫惊醒,方云龙急忙问道:

  “思芳怎么啦?做恶梦啦?”

  “不是恶梦,是个美梦!”

  “什么美梦?”

  “我梦见我们俩结婚啦!您带我去鼓浪屿看海度蜜月去啦!”

  “那你为什么尖叫呢?”

  “我梦见我们正站在鼓浪屿日光岩那百米高台观海时,您一下松开手,我差点摔下去啦!”

  “是这样哦!那可能是我刚才翻身,在你身理上引起的反应。”

  “应该是的。谢谢哥带我去看了海度了蜜月!不过遗憾的是这只是在做梦,我希望这梦想能够成真。”

  “祝你梦想成真。”

  “哥怎么说祝我梦想成真呢?这点梦想都不能实现吗?您可记得我们是拉过勾的哟!”

  “记得!没问题,保证你的梦想成真!”

  “哥记住您今天说的话哟,您是要保证我今日这梦想成真的啊!”

  艾思芳说话还真有技巧,诱使方云龙回答问题时丝毫没有回旋的余地。她这话是双层意思,一是看海,二是度蜜月。方云龙当然也清楚,但她把它们绞合到一起了。并且方云龙又没有理由反驳,因为对于这里两层意思他都已承诺过,虽然对于度蜜月的承诺是处于无奈,但承诺此事还没过两个小时,总不能出尔反尔这么快吧!所以他只好答应道:

  “知道啦!宝贝!”

  “这还差不多。哥答应我答应得这么爽快,我也不为难哥;我再给哥搞点好吃的,吃过饭之后哥想回县里去我也不强留!”

  方云龙听艾思芳这么一说,即刻翻身起来,抱着艾思芳亲了一口而说道:

  “谢谢宝贝的理解!”

  艾思芳最想听到的就是方云龙叫她宝贝,并且希望他一辈子都能把她当宝贝,永远把她放在心上,能够与她一起慢慢变老,就算她老到哪儿也去不了,仍然还把她当成手心里的宝。而今天是头一回听到方云龙叫了她三次宝贝,她怎能不心里乐开了花呢?所以此时她双手抱着方云龙的脸颊,对着他的嘴唇,又重重地吻了一阵,然后才起身去为方云龙搞吃的。

  艾思芳能让方云龙当天回县里,方云龙已感到心满意足了,所以吃过饭后,他又亲了一下艾思芳,并给了她一个紧紧的拥抱,然后才告别艾思芳,离开省城赶往复兴市曲径县去。

  方云龙回曲径县后没在县城呆,而直接去了白马乡。他把自己在市里和省里已争取到了四百万元的修路经费这一消息告诉了乡党委书记和乡长,并询问了他们俩在家规划那两个村的修路路线和征地等情况。

  乡党委书记和乡长对方云龙已经筹措到修路资金而感到无比的高兴。

  乡党委书记告诉方云龙,他负责的那个村的修路路线也已基本确定,占用的耕地面积不多,主要是山林。并且经过村支委、村委、及全村村民商量,由村里按道路所占地面积分配到各家各户承担,对于道路实际占地超过他应承担的超过部分,由道路没占他家地的农户按自家应承担的面积如数补足。修路的劳力也按工作总量分配到了各家各户,家里没有劳力的,就按应该承担的劳力数目拿钱出来,做为报酬付给那些付出的劳力超过了自家应承担劳力任务的那些人。所以只要路面硬化资金有着落,便可动员大家开工了。

  可乡长负责的那个村的修路路线及征地问题,乡长说还没有完全落实好,主要是遇到了一个唐姓的丁子户。因为公路若从他家前面过,则不光要占用良田,而且还要架桥;所以想从他家后山过。由于他家后山过去一点就是外乡的地了,问题更难解决;所以只能在他家后面靠近他家房子的后面过。而这唐姓农户认为从他家后山直接靠着他家房子过,把他家的龙脉踩断了,坏了他家的风水;所以他硬是不同意,做了好几次工作都没做通。他仗着他儿子在市水电局当副局长,他不同意谁也拿他没办法。

  乡党委书记和乡长,对此问题确实一筹莫展;在乡长把此问题向方云龙汇报后,书记和乡长两双眼睛都直直地望着方云龙。方云龙听了也感到问题比较棘手,恐怕不是那么轻易就能解决的;但他认为再困难也要想办法解决,总不能因此而放弃修建这条乡村公路吧。于是他提出他们三个人再一起去实地考察一下,如果没有其他好办法,那就再好好地做一做这唐姓农户的思想工作,争取能够得到唐姓农户的理解与支持。

  方云龙与乡党委书记和乡长一行三人,来到该村后又找来了村支书和村长;五人一起来到实地看了看,情况与乡长说的无异;所以方云龙也认为只有通过去做唐大伯的思想工作来解决这一问题了。

  他们五人一起来到唐大伯家门前时,看到唐大伯家门前禾场坪里站着许多人;方云龙便向村支书了解是什么情况?村支书告诉方云龙,好像是唐大伯上六十做寿办喜酒,那些都是他家客人。

  乡长这时提出唐大伯家里现在客人多,恐怕这时候去他家做工作不太适宜,是不是改天再来。

  方云龙则认为既然来了,干脆借此机会给唐大伯封个红包祝个寿,这样还可与唐大伯在情感上拉近距离,还有可能降低做工作的难度。于是他当即从自己裤袋里掏出几十元钱,要村支书去找个红包来,给唐大伯封个红包祝个寿。其他四人见方云龙如此,也各自凑了些钱封了个红包。由村支书带队进到唐大伯家,把红包交给唐大伯并齐声祝唐大伯生日快乐。唐大伯高兴得不亦乐乎,他认为他儿子竟这么有面子,各级干部都来为他祝寿,急忙递烟倒茶招待大家就坐。

  方云龙刚坐下,唐大伯那个在市水电局当副局长的儿子,便从室屋内出来;他来到堂屋里,便一眼见到了方云龙;他愣了一下,心想方老师怎么会来?但喜悦的心情让他马上上前握住方云龙的手感动地说道:

  “方老师您好,多年不见,您是越来越年轻帅气了!今天怎么哪阵风把您吹到我家里来了,学生不知,未来迎接,万望老师见谅!”

  方云龙也特别意外,惊呀了一下,但看到多年未见的学生,自然也是特别亲切,握着他的手而说道:

  “巧遇你爸今天六十大寿,有机会给你爸祝寿也是缘分!同时还赢得了我们师生相见的机会,真是难得!”

  师生相见何等亲切,两双手握着一直没有松开,把整个堂屋里的人都看呆了,大家都站着。还是唐大伯心里清醒些,看到大家都在站着听自己儿子与方云龙说话,急忙对儿子说:

  “怎么只顾站着说话?还不请各位领导就坐。”

  这时唐副局长才想起方老师和各位领导都还站着,于是急忙说:

  “方老师请坐,各位领导请坐!”

  说完又马上高兴地向他爸介绍道:

  “爸,这是我读大学时教我数学的方老师。”

  唐大伯听儿子介绍方云龙是他读大学时的老师,于是也马上走过来,高兴地说道:

  “方老师您好您好!让您破费了。”

  方云龙也即刻又起身与唐大伯握手道:

  “唐大伯您好!给您老祝寿理所应当。祝您老人家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

  唐大伯也随即说道:

  “谢谢!谢谢!请坐请坐!”

  待大家坐下后,唐副局长又急于了解方云龙的具体近况;他的问话一出,没待方云龙开口,乡党委书记抢着替方云龙介绍近况道:

  “唐局长,您老师现在是我们曲径县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这一年来,他是在我们乡里抓点,要不哪有机会来您家哟!”

  “哦,原来如此。我还正在疑惑,方老师怎么会到我们这穷乡僻壤来呢?原来是来帮我们脱贫致富的哟!难怪今年我们白马乡到处都种上了人参果,而且还是大丰收!真的多谢老师,辛苦老师啦!”

  “别这么说,这全都是我们白马乡的全体干部群众一起共同努力,实干加巧干干出来的。大家在进一步深化改革,加快经济建设发展中积极性都很高,所以才有了一个良好的开局。当然,要想改变白马乡的落后面貌,不光要依靠全乡的干部群众,上下齐心协力大干快上;还需要你们这些在外面工作的同志,为家乡建设出谋划策又出力哦!”

  “那是应该的,老师为改变我们家乡面貌在这里操心费力,我们作为本地土生土长的,自然责无旁贷!”

  “好呀!小唐,听他们大家说,你还搞得很不错,现在在市水电局担任副局长了。老师希望你能牵个头,把在外面工作的同志组织起来,成立一个同乡会,为乡里招商引资牵线搭桥,为加快本乡的经济建设发展出谋划策!”

  方云龙对唐副局长说完马上又对乡党委书记和乡长说:

  “你们就好好摸摸底,负责把本乡在外地工作的人员名单和工作地址提供给唐副局长。”

  乡党委书记和乡长立刻回答道:

  “方县长,没问题!”

  唐副局长看到乡党委书记和乡长答应得这么爽快,所以也只得马上说道:

  “请老师放心,我一定尽力而为,把老师交给我的这个任务完成好!”

  方云龙听小唐如此回答,于是趁热打铁,接着说:

  “老师还有一件事,需要请你帮忙办好!”

  “老师请说,凡您交给我的任务,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学生一定会全力以赴地去办好!”

  “我知道你在校时是个好学生,现在也一定是个好干部。你的能力我也是清楚的,只要你能尽力去办,我想你是一定能够办好的。”

  “什么事?老师您就说吧!”

  “你也知道,要想富先修路,而你们村现在公路都没通;今年你们村虽然人参果大丰收,但是还是大家一担一担地挑到乡里去的,你看大家多辛苦呀。所以我想请你协助乡村干部一起出出主意,争取早日把这条乡村公路修好!”

  “帮我们村把公路修通确实是千百年的好事,理所当然应该大力支持,不知现在工作开展到哪一步了?”

  “听乡长介绍说,其他地方规划基本都出来了,现在就是经过你家这一段不知应该如何走法好还没有定下来,我们可不可以现在与你爸一起出去看一看,把它确定下来?”

  “可以啊,反正现在吃饭还要一会?”

  方云龙和一起来的乡村干部这时都只想趁热打铁,见唐局长说可以,于是便立马站了起来。并且要唐局长叫上他爸一起去,可他爸见方云龙不光是县里的领导,而且还是自己儿子的老师,自己的儿子都是言听计从,想来恐怕自己也不好怎么给领导出难题,于是想干脆把决定权交给自己的儿子,因而说道:

  “你们去就行了,我就不用去了。”

  但方云龙担心他爸事后反悔,所以硬是把唐大伯一起拉了去。当他们一起来到屋外时,方云龙指着屋前的水塘、良田、河流而对唐大伯和他儿子说道:

  “公路若从房子前面过的话,不仅要占用良田,而且还要过河,需得架桥。”

  唐副局长心里当然清楚,公路若从屋前过;不仅要占用良田,而且造价高,显然不合适。而公路又不能不修,所以他只能主动提出来说道:

  “是的,公路若从屋前过不仅要占用良田,而且还造价高。还是到房子后面去看看吧!”

  方云龙马上应声道:

  “好的!一起去后面看看!”

  当他们一起往屋后走去时,唐大伯把他儿子拉到一边,在他儿子耳边轻轻地嘀咕了几句,不过他儿子也没出声说什么,虽然神色沉重,但还是跟随大家一起来到了院子背后。并且询问了公路准备修多宽?这时乡长回答道:

  “根据实际需要和具体条件,经过乡村两级商量,打算按村道的最低标准修建,即路基至少宽5.5米,路面宽4.5米。”

  这时村支书站在离唐大伯房子不远处,用脚踩了踩,并指着离唐大伯房子远一点的地方说道:

  “那边的地不是我们村里的地,从属于我们村的地离你家最远处量起,靠你家房子这边应该到这个地方。”

  唐副局长这时在心里思考着:既要考虑父亲的想法,而且还不能把父亲的想法做为理由提出来;又不能影响乡村公路的修建,所以他只能去寻找一种完全由自己来解决的,且能使双方都满意的办法。于是他想了想而说道:

  “因为如果公路离房子太近,巩怕对房子影响太大,我想可不可以这么样来解决这个问题。路还是离房子稍微远一点,至于往那边推出去后,所占用外村的地的问题;由我来以地换地帮助解决,不用你们操心。”

  方云龙见唐局长答应:由唐局长自己以地换地来解决,因推出去而占用外村的地的问题,他觉得如此处理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因为他相信唐局长这点能耐应该是有的,所以他当即表态道:

  “我看这样处理应该没什么问题。”

  继而对唐大伯、乡长和村支书他们说道:

  “唐大伯,你看要从离你家房子多远的地方量起,要乡长他们具体放一下线,再往外量5.5米,把公路规划线放出来,看到底要占用人家多少地,唐局长也好与人家说。我看这个问题这么处理很好。”

  方云龙说完后,唐大伯具体定了个位置,然后乡长与村支书按照唐大伯的要求和路基宽度要求,便丈量了一下,并画好线打好了木桩,把公路规划线完全确定了下来。

  这时方云龙来到唐副局长面前,为了进一步确定修路规划路线没问题而问道:

  “换地没问题吧,小唐。”

  “老师请放心,没问题。所占用外村人的地那是我初中一同学家的,我想这点面子他应该会给的;我也不会亏待他,用我家最好的地去与他兑换就是了。”

  这时方云龙的心完全定下来了,于是紧紧地握着唐副局长的手而说道:

  “谢谢你,小唐。”

  “老师这样说就见外啦!这本是我份内的事,还烦老师这么费心。”

  方云龙当然这时是打心眼里高兴啦,他没想到,规划线路能这么顺利地完全确定下来,多亏了这丁子户的儿子原来是他的学生。

  当然今天这事是皆大欢喜。不光方云龙高兴,乡村干部也个个高兴;特别是乡长,他从内心里感谢方云龙;没有方副县长与这唐副局长之间的这种师生关系,加上今天这么碰巧;恐怕问题就没有这么容易解决了。

  实际上唐大伯也高兴,因为也满足了他的要求。所以事情一完,唐大伯与唐副局长便拉着方云龙和各位乡村干部去他家吃饭喝酒。

  大家都心情愉快地来到唐大伯家,准备上座喝寿酒。不多时酒宴便开始了,乡党委书记大声提议:

  “请方县长代表大家向唐大伯致祝寿词!”

  方云龙也不便推委,站起身来说道:

  “各位亲朋好友:

  今天是唐大伯六十大寿的喜庆日子,有缘与大家一起,参加他老人家60大寿庆典,特别高兴;大家聚会在此,既对唐大伯表示生日祝贺,也分享了他老人家的喜庆与幸福。正是:增福增寿增富贵,添光添彩添吉祥;亲朋共享天伦乐,欢声笑语福满堂。他老人家待人宽厚、教子有方、向善仁爱、磊落坦荡、顾全大局、识得大体,是我们大家学习的好榜样。在此我代表大家,祝他老人家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生命之树常绿、生活之花常开;我在此借花献佛,请大家共同举杯,祝他老人家生日快乐,全家幸福!”

  方云龙说完便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他自来到曲径县,还从未参与过什么酒会;今天确实是高兴,因为乡长未曾解决的问题他顺利地解决了。这第一杯酒下肚后,乡党委书记马上接过酒杯,给他满满地斟上一杯。正欲自己来敬方云龙时,乡长与唐副局长同时抢先起身举起酒杯来敬方云龙。方云龙知道这样肯定不行,一人敬一杯,要喝多少杯呀!所以他想唐副局长在官场混了这么久了,应该酒量不错,所以他想把敬酒对象转移到唐副局长身上去。于是他先请乡长和唐副局长坐下而说道:

  “各位敬酒不急,先听我说一句,敬酒总得有个理由是不是?这小唐敬我这杯酒我可以接受,因为这是学生敬老师。不过小唐今天替我们解决了一个难题,所以我敬唐副局长一杯,唐副局长是不是也应该接受?因此我与唐副局长这两杯酒就相互免了。余下来是不是你们各位应该各敬唐副局长一杯?”

  乡长觉得方云龙说的有道理,他觉得今天他最应该感谢唐副局长,所以方云龙话一落音他便端起酒杯起身说道:

  “方县长说得有道理,今天我最应该先敬唐局长一杯,来!唐局长,我先干为敬。”

  乡长说后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唐副局长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人家敬酒的已经干了,他不干也不行啊,只好拿起酒杯,将杯中酒喝完。然而这杯酒刚喝完,那乡党委书记马上侧过酒瓶给唐副局长斟上一满杯,并即刻拿起自己手中的酒杯来与唐副局长碰杯后而说道:

  “下面该我敬唐局长了,唐局长,我先干为敬!”

  党委书记说完后,同样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并把杯子底朝天给大家看,以证实他那杯酒已经干完。

  唐副局长觉得这样大家轮番上阵敬他,他恐怕自己酒力支撑不住,从而说道:

  “谢谢书记同志,我酒量不行,我就喝半杯吧!”

  这时乡党委书记说道:

  “唐局长,刚才乡长敬您您干了,我敬您您就只喝半杯,恐怕不好吧!有点厚此薄彼,当然这也只能把您唐局长为事啰。感情深,便一口闷;感情浅则舔一舔!”

  “书记同志别这么说,我们本来感情好,能喝多少喝多少;只要感情到了位,不喝酒也心陶醉!”

  “唐局长,如果真是感情浓,宁把肠胃喝个洞,也不让感情裂个缝!”

  “好好好!我就舍命陪君子!”

  唐副局长也不想再与乡党委书记斗嘴,所以他说完后也端上酒杯,一饮而尽。

  这时村支书站起身来又给唐副局长斟上一杯后,再端起自己面前那杯酒而说道:

  “乡里干部敬了唐局长,现在应该我们村里干部来敬了,来,唐局长,我先干为敬!”

  村支书说完后也是一饮而尽。

  唐副局长心想这样喝下去恐怕不行,大家轮番上阵对付他一个,他非醉倒不可,于是说道:

  “酒还是慢慢饮的好,我先给大家讲个小故事,让各位先轻松轻松看行不行?”

  方云龙也正为小唐担心,见他这么说,于是马上答应道:

  “好好好!”

  方云龙答应了,当然其他人也不好提出反对意见,所以唐副局长马上开口道:

  “听说有个小穷汉,穷得身无半文,饭也没得吃;于是他来到一小面馆,问:‘面条多少钱一碗?’老板说:‘两块钱一碗’。穷汉又问:‘面条汤多少钱一碗?’老板说:‘面条汤不要钱’。于是穷汉说:‘那来一碗面条汤吧!’老板没办法,只好给他来了一碗面条汤。穷汉喝后扬长而去。第二天,穷汉又来到这面馆问老板道:‘面条多少钱一碗?’老板答道:‘面条两块钱一碗’。穷汉又问:‘面条汤多少钱一碗?’老板答道:‘面条汤三块钱一碗’。于是穷汉说:‘那来一碗面条吧’。老板于是给他上了一碗面条。穷汉很快把碗里的面条吃完,然后把剩下的一碗面条汤递给老板说:‘找我一块钱’。老板诧异道:‘你吃了我的面还没付钱,咋还要我给你一块钱呢?’穷汉理直气壮地说:‘我吃你一碗面条应付你两块钱,我给你一碗面条汤,照你说你应付我三块钱吧,所以扣除我应付你的两块钱,你不是还要给我一块钱吗?’老板与在场的人都一个个被他忽悠得张口结舌哑口无言。”

  唐副局长讲这小故事是不是也在忽悠在坐人呀!方云龙却不管这些,只要能替小唐饮酒解围就好了。因为敬小唐的酒一事是他把火往小唐身上引的,所以他现在很希望帮小唐解围,为此他说道:

  “这穷汉虽有点无奈,但他脑袋瓜子还不错,酒席上想要按行酒令不被罚酒,不也是靠有个好使的脑袋嘛!听说社会上正流行一个新酒令:‘尖尖、圆圆、千千万、万万千、有没有、没有’。据说几位领导人聚在一起喝酒,商议后也行此酒令;按酒令说事,说不出来的为输,负责做东。结果那位宣传部长自恃文笔好打头阵道:‘逗号尖尖,句号圆圆,写过的文章千千万,审过稿件万万千,有没有真话?没有!’组织部长也不示弱,赶紧说道:‘笔头尖尖,公章圆圆,审过的人员千千万,提拔的干部万万千,有没有好人?没有!’公安局长跟着说道:‘高跟鞋尖尖,超短裙圆圆,进过的舞厅千千万,搂过的小姐万万千,有没有付费?没有!’商业局长想了想说道:‘筷头尖尖,酒杯圆圆,喝过的美酒千千万,尝过的海鲜万万千,有没有买单?没有!’最后书记总结道:‘乳头尖尖,屁股圆圆,提拔的女干部千千万,睡过的女秘书万万千,有没有处女?没有!’既然人人脑袋都好用未分高下,书记决定财政挂单。这些领导们喝完一走人,厨子便说道:‘子弹尖尖,手铐圆圆,枪毙的贪官千千万,囚禁的污吏万万千,有没有冤枉的?没有!’这说事的把领导们说得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我们暂切不去管它;我想我们可不可以也按此酒令行罚酒,也就是谁输了谁喝酒?”

  方云龙话一落音,唐副局长高兴地道了声“好!”便马上说道:

  “丁子尖尖,钢圈圆圆,修建的堤坝千千万,包出的工程万万千,有没有豆腐渣工程?没有!”

  乡党委书记见唐副局长已经说了,所以也只好跟着说:

  “手指尖尖,眼珠圆圆,握过的手千千万,看过的美女万万千,有没有关系暧昧的的?没有!”

  乡长想了想说道:

  “壶嘴尖尖,壶身圆圆,泡过的茶叶千千万,倒出的茶汤万万千,有没有喝了醉人的?没有!”

  村支书当然也不甘落后,于是说道:

  “犁头尖尖,淤桶圆圆,犁田播种的千千万,施肥收粮的万万千,有没有发家致富的?没有!”

  村长当然也不想受罚,因此看了看大家说道:

  “辣椒尖尖,西瓜圆圆,种植的蔬菜千千万,栽培的水果万万千,有没有危害身体健康的?没有!”

  方云龙对这些乡村干部甚是敬佩,觉得个个都不错。特别是村支书说的不仅是实话,而且值得深思。农业时代,农民帮地主创造财富,没有一个农民是富翁;工业时代,工人帮资本家创造财富,没有一个工人是富翁。那是为什么?恐怕应该是他们从来就没有思考这个为什么。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如何运用资本,转换角色,改变思维改变观念,借助明智的选择来改变人生。方云龙竟然在这方面沉思了好久,停了好久都没人说话才让他突然醒悟过来,原来只剩下他自己一个人未说了,当然在本桌的其他女同志都不喝酒,自然不在此例。所以他也只得马上说道:

  “笔头尖尖,口腔圆圆,讲过的课千千万,批过的作业万万千,有没有出错的?没有!”

  方云龙说完后赞扬了大家都很不错,觉得此法也难罚到酒,实际上他也不想用此法罚酒,只是想为小唐解围而已。所以这时他便说道:

  “大家表现都不错,难分胜负,我看也不必再搞下去了,干脆大家随意,能喝者多喝,不能喝者少喝,量力而行,尽兴就好。”

  当然第一个表示赞成的必定是唐副局长,因为他不想再有其他人敬他的酒。而在他表示赞同方副县长的提案后,其他的人也不好再提出异议,于是喝酒进入缓和随意过程。

  酒席结束后,方云龙一行数人,谢过唐大伯和唐副局长及其家人,高兴地返回。


编辑点评:
对《第十八章 深化改革各抒己见寻求更优方案 以民为本不计得失敢于挺身而出》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