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八章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 2020-01-23  分类:长篇  字数:2939  阅读: 304  评论:0条 推荐:0星

 

吴广忠听说新副县长的小姨子和朱德贵在餐厅闹,先与桌人相视而笑然后说:“大家听说了?招待所的事?看来今天是高潮,上午闹了现又闹。我要特别的提醒,禁把亲属不妥行为,去和领导乱联系,这个绝对不允许,还有其他不允许,都要坚决不允许!马秘书长去处理,大家接着议经济,污染问题也是问题。还是那句,‘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切实认清发展当中的问题,更要清醒认识到,发展当中出现问题,在继续发展中解决。以问题来压发展,它的本质是什么?大家来谈吧?”

马文武出来关上门,先去趟厕所。等他到了大餐厅,见散落一地朱德贵正用脚在踩,听他怒骂道:“不识抬举的臭娘儿们,姐夫跟人连了裆,扔骨头赏个副县长,把县委定的人顶了。省城是些啥玩意儿,官帽给谁就给谁?老子也是贱,把脸伸去让人扇。”吼一句踩一脚,十分地恼怒。马文武便大惊失色,心想这些怎么会传到他耳朵?知道这个朱德贵,犯起横来没得治,急忙躲回去,要找吴广忠。

马文武回到小餐厅,轻轻推开门,使眼色请县长来,在过道把朱德贵讲的话说了。 吴广忠沉思片刻问:“你的意见呢?” 马文武就趋耳说:“不掺和,稀泥和不好,糊上自己脸。‘山中有直树,世上无直人。’朱德贵是小人得志,苗副县长的小姨子,爱闹让她闹。常言讲得十分透彻,‘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咱这身份的人,近劝不如远看,再说也已经闹过。” 吴广忠就后悔上午不该去管,‘步步棋’都是局。‘ 错走一步不能再错,免得众口传播,倒搅自己是非。于是忙对马文武说:“去给书记打电话,汇报此地的情况。” 马文武领会,笑着走去。

朱德贵正没趣,听说黄书记来电话,以为是催自己去,就到餐厅服务台。
  黄光学在电话中说:“今晚有事,另约时间?” 朱德贵说好。黄光学就问:“听着像是不高兴?和谁生气呢?” 朱德贵叹气说:“新县长的小姨子,当众把我给骂了。” 黄光学哦道:“这事我知道。她是客,你是主,千错万错是你错, 先去道个歉,这事不过夜。明天知道你没去,我替你找苗副县长道声歉。”讲完就挂了。

朱德贵放下电话又叹气,低头发了半天呆,小声地骂道:“妖货婆娘人人护,成他妈县里的小姨了!”于是愤愤抬头吼:“狗二娃,过来过来!” 朱大喜怯生生去站好,心想又要拿人撒气?习惯性地双手低垂埋头轻声诺诺说:“二哥哥,我错了。” 朱德贵便使起威来怒声责问:“少他妈的装乖顺,老子没开口,你知错哪啦?啊啊啊?错哪啦?!说不出来,今天难饶!” 朱大喜知他没理由,为了要面子,现撒气才现找茬,自己就是出气筒,最好替他找理由,越快就越好,可以少受罪,因此混说道:“怪我很不会办事,尽给二哥您添堵,买的东西看着好,其实像堆臭狗屎,二哥看着不很好,因此就生大气了,全是笨蛋我的错。” 朱德贵顺着发恨道:“老子我当然来气了,事情办砸了,能不来气吗?全都算在你头上!” 朱大喜啊道:“二哥哥我买不起。”

买不起?你活该!让你胡挑又乱买?应该就活该!”

朱大喜暗庆,理由还真行,不然逼你想出一个又一个,高高兴兴顺情说:“二哥哥,该生气,请快揍我几下吧!这些我实在买不起。”

 朱德贵更上劲,逼他全部认下账。

朱大喜便假哭哀求,不时偷瞄他一眼,看气生得怎么样。李金华想笑,他不明白朱德贵,咋就这么作威作福?于是心里不屑道:“孬人不值得讨厌,有他好看的一天。”也不上去劝,等着看收场。

朱德贵发够脾气开始愁,唉声叹气地摇头,最后长叹一声说:“栽了我栽了!”咬牙喊:“狗二娃,你看踩坏了多少?” 朱大喜知‘雨过天晴’赶忙说:“都没坏,只是包装皮坏了。” 朱德贵就问:“可以还要吗?”朱大喜又说:“包装皮上吹得可是好加好,比那报纸都能吹,丢掉真正可惜了。” 朱德贵连连悔,气自己明明吃了亏,还要去道歉,因就发狠说:“贱一回,又一回,脸都不是脸,比那啥还厚。狗二娃,收拾收拾,弄好弄好,你给肥婆娘送去,再替爷爷道个歉。”讲完愁眉顿时不展。

李金华不再看说:“这里没事该走了,你们忙。”转身往里走。朱大喜追去拉住问:“餐厅库房大箱小盒放了许多。” 李金华侧脸点头问:“咋得啦?你不服?”朱大喜笑说:“这就好办了,选合适包装盒换上吧?”

李金华坚决不同意。

朱大喜拉住求来求去见不肯就悄声说:“反正没报数,选两样拿家,记狗日账上?” 李金华挣脱开说:“八样也不行,很看不起他。”甩手又走了。


编辑点评:
对《第四十八章 》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