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七章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 2020-01-20  分类:长篇  字数:2053  阅读: 154  评论:0条 推荐:0星

 

众惊。

朱德贵那脑子,哪会想到苏桂琴先高看他,势利眼使然,至敬而生盼,半推半就竟被审得羞怯了。后知什么官不是,自觉吃亏又羞又怒。朱德贵正发愣,被摔碗响声惊得一抖,听她骂出难听的话。心想肥婆娘,翻脸好快呀,平白无故,使威耍泼。

这时好些人,闻声出来盯着傻看,人们瞧热闹的眼神,露出有趣好奇诧异,猜疑朱德贵怎么她了?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朱德贵自觉是人物,在群众疑问的观瞧下,羞愤难当哪能忍,正想发作忽然听闻:“抱鸡婆有神经病?跑到这里来发疯?随时随地都伤人?”

 朱德贵抬眼看,挤出一位微胖俏爽的姑娘,听又笑着叉腰说:“摔得好,摔一个我少洗一个,全摔了才阿弥陀佛。”

朱德贵听呆了。

苏桂琴认出是小楼原先的服务员,因为吃过她的亏,只作冷笑不语状,没敢生生顶回去。吴珍卑视她一眼,转而朝向朱德贵说:“她的做派大极了,骂我有眼无珠是山棒,显摆她是副县长的小姨子,因从省城得令来,县长都让十二分,我们更要敬她忍她怕才对,不然惹翻母猪疯,倒霉还是咱草民。”

朱德贵觉骂得非常彻底痛快,眼珠一鼓兴奋道:“好厉害的一张嘴!”便对吴珍解释说:“根本没惹她,好心好意想认识,谁知她会突然这样?” 苏桂琴驳道:“我好端端的没招谁,你流里流气痴痴我是想认识?就知你没安好心肠。” 李金华怕惊动吃饭的吴县长,劝散了众人,把苏桂琴她俩哄到里面开单间,重新安排菜和饭,陪着坐了会儿,表示对吴珍出来惹事他气愤,拍胸脯,打包票,定要严肃地处理,罚她烧锅炉,不让接触客。自我批评好一通,恳请苏桂琴原谅。
  苏桂琴在批发市场卖服装,时常争执和吵闹,哪里得过这尊重,李金华又添了两样‘恭维菜’,于是她便耳朵软,笑脸上来了,凶气也消了,体体面面下了台,瞅着屋顶撇嘴不屑冷笑说:“比这厉害十倍的,老娘没少经历过。她算什么呀?说白了是个使唤丫头,我才不跟乡巴佬们一般见识。行了行了,你去忙吧。”

李金华哄到苏桂琴端碗才出来,又忙去找朱德贵,见他正和吴珍说笑,那种安然倒像他骂痛快了,不由暗笑的确是个猪脑子,对这边的担心也就放下了,过来冲着对吴珍吼:“嘿哈!本人终于明白了,你的确有股猴脾气,半点事就蹦出来。客房部不要你,是很英明正确的,餐厅也不要,明天去锅炉房铲煤吧。” 吴珍惊问为什么? 李金华沉脸反问道:“工作需要,这不行吗?现在请回洗碗间,站好最后一班岗。”说完指着里面,要她马上离开。

吴珍气得扭身就走,解下围裙朝上抛说:“不干了,都舔肥!” 朱德贵瞪大眼珠喜:“快看快看!小腰急得扭起秧歌,实实在在生足了生,有味儿很有味儿,以前咋没见过她呢?” 李金华便说:“快吃饭吧朱老板,还要去见黄书记。” 朱德贵摊手质问道:“我的菜呢?桌上菜呢?什么没有啊,你让我吃啥?”
  这时朱大喜,提包土产回来了,因为没动车,跑出一头汗。他怯生生问朱德贵:“够不够。”说完放桌上。李金华劝说:“我看暂时不要送,另找时间吧。”把刚发生的无奈事,都对朱大喜说了,又轻声讲述苏桂琴上午闹小楼。朱德贵问道:“哦?照这你么说,肥婆娘先挨吴珍打,再把气撒我头上?” 李金华解释:“这倒也不是,听她骂的那些话,可能误会你调戏。咱的猪(朱)厂长,怎会看上她?是不是的啊?更不能调戏。只怕其他人知道,未必就不这么看。” 朱德贵就嚷:“是她调戏我!他妈的,先把迷魂勾勾秋波,要给不给抛给老子,还装女儿羞。老子以为是真的,刚靠近她就翻脸,这不算在耍老子?” 李金华嘻嘻道:“你能怎么办?”朱德贵怒得抓起桌上土产就摔气愤道:“省城来的了不起?那里就是天上吗?咱这儿就是地上吗?王八蛋它亲爸爸,就是老王八!别以为是下凡来,娘的逼!是老子这些乡巴佬在养他们。”

李金华很吃惊,朱德贵竟讲这种话,被人听见不得了,是要上纲上线的,赶紧劝说道:“买就买了吧,都给招待所,餐厅会领情,都是好东西。” 朱大喜便一头雾水,奇怪今天又怎么了?李金华叫捡起来,提到餐厅库房去。朱大喜不敢听,探询地望着朱德贵:“二哥,有板鸭和缠丝兔,腊肉和香肠,还有好些呢。我是尽捡贵的买,不然咱们自己留?” 朱德贵大发脾气吼:“老子扔得起!”吓得朱大喜,不敢再说话。


编辑点评:
对《第四十七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