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六章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 2020-01-16  分类:长篇  字数:2001  阅读: 149  评论:0条 推荐:0星

 

苏桂琴虽不看,却竖起耳朵听,心上觉得那方有团气势压来,搞得自己坐立不安,脖子肩膀发僵,浑身很不自在,预感会发生啥,心慌意乱期盼着。 这时突然响起掌声,苏桂琴惊一跳,又分明听见对方说,‘有股金光贵客到’的恭维话,这人近到她跟前,竟羞得她心意不安乱了方寸。倒是广东仔老道,起身谦恭和蔼应酬:“过来办点小系(事)啦,先生不要太客气。”朱德贵只斜看一眼,因一心只想认识她,急兮兮往她身上瞟,见她不肯抬头望,便壮起胆子大声笑:“哈哈哈哈哈,女人害羞真球安逸!出门碰上谁,只有天知道。”
  苏桂琴脸红显得更烧,小声自语羞怯道:“哪有什么金光嘛,这是什么贵官啊?”说完觉出这人凑得太近了,尖细笑声带些‘那气’压迫人,慌慌张张便往后避,却又实在闻到香水,是女人堆里才有的,奇怪男人还用这?听说确有娘娘男,也抹香,喜扮拌,有的面粗俗,有的女儿样。总之吧,男身女态强娇媚。只是啊,不知那事还行不?于是心神更不定,抬头挑眉眼上顾,故意用手扇鼻笑:“什么味呀这么冲!这里男人兴熏这?”虽是责,显柔媚,羞羞答答抛一眼。
  朱德贵呀这下可瞅真切了,心想尤婆娘,一口好白牙,脸蛋红扑扑,眼仁也别样,竟是浅色的?飕飕往里吸,里面有自己,眨毛像个洋娃娃,鼻子瘦巧高,皮肤嫩不皱,胸脯挺实在,其他也很好。于是咂嘴满意说:“这位活观音,显出这样身,老子一看就知道了,你绝对不是凡人身子,不然能够这般动心?嘿嘿嘿,嘿嘿嘿!”
  苏桂琴更羞怯,低头抿嘴收起下巴,喜得含笑羞答答说:“远点儿笑,声音尖脆吓死个人。”说完扬起头,见他死盯自己身子,有意皱眉头问:“有你这样凑近死瞧人的吗?多亏眼里没长手,不然你要摸来了。”起身换个座。 朱德贵听她言之有味哈哈笑:“我人笨,看人慢,该骂应该骂。你不知道呀,你姐夫今天来看我,进屋闷坐不说话,临走使点小性子,我倒没往心里去,他可还在委屈呢。” 苏桂琴听他竟这口气,以为他是县里大官,心下窃喜不便多问,欲擒故纵瞧别处说:“官人打些肚皮官司,我不懂的也不想懂。你寻到我的跟前来,有更事紧的事情吗?没事各吃各的饭,出餐厅就不再相见。” 朱德贵突然想起来对李金华说:“去催菜,快点上。”李金华就说:“快不了,吴县长吃饭得先顾。”

这话巧被苏桂琴听去,暗惊他原来比县长官小!倒来面前装大摆谱,奶奶差点被他唬住。苏桂琴就做起大,颐指气使傲视一切,面若冰霜不可接近,拿足势后似笑非笑目空一切大声嚷:“管理员,餐厅管理员!我想吃顿安静饭,不想有打扰。”李金华忙小声劝:“朱老板,别多事,客人烦心了。她可是从大的地方省城来,不像你那土相好们,见你就像见回天蓬大元帅,听说你诱人上床前, 先不懂装懂讲会儿道?”

这话又被听见了,苏桂琴就想,原来是个拈花惹草的猪八戒,自悔多情心中不悦要翻脸,哎哟一声羞恼道:“我说你这短短肥肥丑八怪,土里土气什么物?还抹女人的香水,笑起来像烟熏过的腊猪头,脸皮比那城墙倒拐(转弯)还要厚,原来口袋有几个。说到底,臭老板,也就算位士佬肥,上辈还在要饭吧?和流浪狗是朋友?也许是亲戚?习惯闻狗屁?也敢到这充贵人?”说完拍桌站起来,冷眉怒目瞪着说:“烧包烧到姨头上,不识你亲妈的姐姐?这是县委招待所,不是什么野猪林!咦,咦……,敢使公狗眼瞪人?说明很不服!鼻眼扇粗气,活像狗闻骚。是不是?见个女的就伸鼻?老娘马上不客气,滚你妈的麻雀蛋!” 朱德贵那脑子,哪能转过苏桂琴,他不明白好端端的怎么翻脸发起泼,眼珠像被冻住了,又圆又糟心,发愣又呆滞,嘴唇动几下,说不出半句。

李金华一看不好了,忙把朱德贵劝回,再撇下他跑回来,小声讨好苏桂琴:“骂的真对啊,真的很对啊,他外号就叫腊猪头,是个天生大草包。承包几个破厂子,敢对谁都使傲气。你骂得痛快你,骂得解气,广大群众肯定会说太该骂,你有浩然之气了,已经吓得他,知道错误了,消消气,消消气。” 苏桂琴想起他的那对公狗眼,像长了舌头舔着看,就不打一处来了气,心里不是好滋味,悔恨自己没眼水,怎么就会认错人?常言道,‘有企图,必遭报。’因此羞恶道:“山猪也到这种地方吃人饭?人不遭殃才怪呢?不行真不行,他在调戏我,今天不算完!”李金华哄劝:“你吃饭,不用理。”苏桂琴又嚷:“老姨吃不下!”广东仔怕惹事,笑嘻嘻地劝算了,不想反倒把劝委屈了,苏桂琴大声说:“他算什么野生东西?敢来随便骚扰客人,把我看成什么人了!”哭着抓起碗,“啪”地摔地上,又摔又再摔,怒气冲冲指着开骂,像是吃了多大的亏。


编辑点评:
对《第四十六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