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情思 > 冬暖一盆火

冬暖一盆火  作者:水墨鱼

发表时间: 2020-01-08  分类:情思  字数:1289  阅读: 213  评论:0条 推荐:4星

带孩子回老家,静守一炉火,和婆婆有一搭没一搭、东家长西家短地聊着,时光也不觉柔软了。
 

  婆婆告诉我,家里炉子装上,柴火备好,还准备了洋红薯,让我们有空回家。

  想想那个暖暖的火炉,火旺旺地烧着,炉膛里放着红薯,静静地烤着,不一会儿,那种红薯特有的香甜弥漫满屋。把它们拿出来,在炉子上轻轻拍几下,再放进去,继续烤。等到它浑身酥软,揭去外面的皮,那焦糖绵软、甜而不腻、入口即化,还冒着丝丝热气的红薯,我的口水就快流出来了。里面烤红薯,上面烤花生,那种咯嘣咯嘣脆,锻炼了好牙口,唤醒了更多美味。

  虽然家里装了中央空调,想到那一炉火还是心神往之。

  读小学的时候得上早晚自习,每当五更天亮,奶奶一遍一遍催促,我还是不愿离开那个暖和和的被窝。爸爸起得早,总先生上一盆旺旺的火,把我的衣服拿在火边,翻出里子,小心地烤热。温了棉袄,爸爸就把它卷一下,紧紧裹着,生怕热气跑了,送到我床边,告诉我快点起床,衣服正暖和。有时我在被窝里磨蹭,爸爸还得回到火炉边,再把棉衣烤热。如此三番,不管是棉衣还是棉裤,当我钻出被窝,穿在身上,依然是热乎乎的。

  早起的那盆火,温暖着整个清冷的白天。

  上初中的时候,家里有了电视机,特别是放年假,过电视瘾大人也不拦着。记忆中的年总是非常忙碌。单不说大人要赶年集,准备各种东西,孩子们要买新衣服,就是排队下粉条、做豆腐也要起五更打黄昏。自家蒸馒头、炸油货、做饺子、打扫卫生房子……忙活得不得了。晚上的空闲,几个小伙伴挤在家里,混天黑地看电视。爸爸怕我们冷,总是挑一些耐烧的柴火,在火盆里加了又加。后来和朋友闲聊,他们问我,“知道那时黑更半夜、天寒地冻的,为啥喜欢待你家看电视吗?因为你家有火哦。”

  晚间的那盆火,温暖着整个漫长的冬夜。

  冬日应该是清闲的,但家人依然很忙碌。奶奶忙着洗刷做饭,负责家人的一日三餐。妈妈纳鞋底儿做活,准备新年的鞋靴。爷爷精心照料母子俩头牛,添料饮水、清理牛棚,还拿扫帚梳理牛身。爸爸则是忙着家里的,还惦记着地里的。他们从不得闲,好像也不觉得冷,高高的柴火堆,倒引诱着更多邻居来我家串门。

  不管谁来家,爷爷总要仪式般的,先把火盆端出来,找来麦秸玉米包之类的穰柴,加上树枝末梢之类的,等火慢慢烧起来,再架上一些结实的树疙瘩。旺旺的火苗窜得老高,有时候还噼噼啪啪炸火星,炉火映红了脸,也暖了身。爷爷总是说,火是人的伴呀。也真是,有时候本来就一个人在闲聊,陆陆续续地,不知不觉就围了一圈的人。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热热闹闹的,四邻八舍情同一家。

  其实我知道,家人们是不怎么烤火的,因为他们不停忙碌,也没时间静守一盆火,不停劳作,也驱散着冬日的严寒。那一盘火,大多时候是为他人而备。

  带孩子回老家,静守一炉火,和婆婆有一搭没一搭、东家长西家短地聊着,时光也不觉柔软了。

  今年冬天,父亲在外打工,我也很少回家,只要一到家,他总是先生一盆火,让我们围火暖身。

  不管是父亲的一盆火,还是婆婆的一炉火,都让冬天暖和起来。


编辑点评:
对《冬暖一盆火》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