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风光游记 > 养猪记

养猪记  作者:秋天洁云

发表时间: 2020-01-07  分类:风光游记  字数:4583  阅读: 380  评论:0条 推荐:4星

 

  周未回老家,踏进大门,蓦然看到当年哑叔住的土坯小屋的墙角,依稀保留着当年一次次毁坏又一回回修复后的痕迹,还有我与丈夫一起用砖及废旧的瓦堆积成而的、如今布满垃圾的猪圈,不禁触景生情,一幕幕尘封的养猪往事蓦然浮现在眼前……


  爱“闯祸"的猪


  往年养猪,不像现在喂饲料,长得快,几个月膘肥体壮便可出栏,而那时只是喂些残渣剩饭、或者烫煮些蜀黍糁、麸皮搭配些糠、红薯渣或者打些猪草之类的。中间要喂一年多甚至更长的时间。92年,老人们与我们分开过时,正值麦罢。那年麦天好收,家里给我们一家三口分了十来袋新麦,同时,也给我们随便指了几块麦收后需夏种的地儿。夏收后,目睹房檐下的一吊吊金灿灿的蜀黍及收获的其它应有尽有的农作物,心里盘算着:粮食吃不完粜出去,还不如买个猪崽,一来磨的麸皮蜀黍皮连同涮个锅、剩的饭有地儿发落,二来攒个堆儿也可以办些正事。正屋虽然在我们结婚前勉强盖起,但是,房子的前檐未曾捂盖,这一拖,就是几年;土坯蓝瓦的门楼斑斑驳驳,也不知历经了多少年的风霜雨雪,瓦与沟沿滴水已有脱落而不知去向,缝隙之间长着壮壮的瓦松。每每谈起,丈夫说,啥时候攒点儿钱把咱上屋前檐捂住,再把门楼翻新一下,然后,顺顺利利地供孩子们上学就知足了。

  主意拿定,我们就从邻居家买来一个十多斤肚子大、耳耷拉的猪崽。据说,这样子的猪既安生,上膘也快。回家后,用扯的结结实实宽宽的长布条套上轩子(栓牲畜绳子可以活动自如的器具)转圈绕脖与前腿各一周,打个死结,然后在脊背的轩子孔上套根绳,栓在院子的一角。我们俩绕着院子,左看右看,猪卧在哪儿,成了迫在眉睫的难题。

  我们家的老宅子,座北朝南。门楼邻街朝东。进了大门,是二门。二门里靠外墙横着牛槽,再前边也就是院子的沟沿边,依着哑叔住的土坯蓝瓦小屋的山墙,多来年,塔着一个牛棚。在我没过门之前,家里就养着这头体格健壮且德性好的乳白色的母牛。小屋山墙的下角,有高高的石基裸露在外。二门右拐上个石阶,便踏上正院石铺的甬路。一直通向正屋,左边是我们刚刚搬进的两间土坯瓦房,隔壁是哑叔的居所。据说,这间小屋是后来才接的。而对面则是一头盛着牛的麦秸、另两间是我们与老人通着的二间烂草房的灶房。左看右看也没有可以垒猪圈的地儿,无奈,也只有让猪“寄人篱下",与母牛凑合卧在一起了。

  就这样,一天三顿用蜀黍糁与麦麸混合着烫食,有红薯时,煮些不能下窖的小红薯娃与破红薯还搭配些红薯渣,兑些水,和匀。开始猪小,倒一碗,二碗,后来,一小盆,再后来,一大盆。经过一年多一顿顿的精心伺养,终于卖了第一头二百斤左右的大猪。虽然钱不多(具体忘记卖了多少钱),但那时钱实。数着平时没见过的一沓钞票,忘记了平时所受麻烦的困扰,好有成就感!俗话说,钱到手,饭到口。刚上班的丈夫工资低,用钱的地儿又多,不知不觉,钱也所剩无几。于是决定,趁手里还有些钱,再买个猪崽。

  这次买的是个瘦肉型新品种的猪崽,毛皮是综红色的,肚子小,长长的嘴巴,尖尖的耳朵直楞着,眼睛明而有神。听人说,这种猪,长得快,卖相又好。

  岂料,这头猪给我后来的生活带来了很多意想不到的困扰!事情还得从这头猪长到百十斤左右说起。

  这头猪小的时候,早上把它从牛棚的一侧牵出,喂后就把它栓在大门外的空地上,晚上,再让它与默默无闻的老母牛朝夕相伴。日子一天天过去,它们倒也相安无事。

  再说这天早上,突然发现喂牛的老公爹紧绷着脸气呼呼地从我眼前走过。我一看,心像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平时他身体不好,即使和他说话一家人也都柔声细语,唯恐惹他生气。只要他脸色一沉,家里人都噤若寒蝉。谁会惹他生气,谁敢惹他老生气呢?那瞪着的眼神分明是冲着自己来的呀,可是,我又不知做错了什么。正疑惑时,移步二门,发现牛正慢呑呑地在石槽里吃草,而牛棚里则多了一大堆新土,几乎掩盖了牛卧的地儿。猪呢?仔细一瞅,顿时傻眼了:只见猪的头及身体的一部分已经扎进坑里,它正撅着屁股,起劲地往上翻土呢。这时,我才恍然大悟,都是猪给我惹得祸。我怒不可遏地冲过去,抓起靠在二门墙上的一把平锨,趁它不备,对着它的屁股狠狠地拍打下去。随着它的一声惨叫,“嗖”的一下,从吭里跳将出来,猪拱头上还残存着一块湿漉漉的泥土,绳子绷得紧紧的,把屁股调到一边,仰着头,鼻子一翘一翘喷着粗气,眼珠子骨骨碌碌地转着和我对峙。

  当我把它往门外栓或者牵家喂它时,它像撒欢的免子似地牵着我,而不是我牵着他。

  为了防止它再次掘地三尺,不给他足够闯祸的空间,让它“晚睡"“早起"。绳也给它留短些,能卧就行。就这样,它消停了几日。天,下雨了。为防止它淋雨感冒发烧,我又不得不把它牵进牛棚。接着,从公爹的脸上就可以断定,它又给我添了麻烦。只不过拱得坑不是太深。

  后来,我又给它换了个地方,把它栓在牛棚的边缘处,免得它再拱翻棚下松动的土。不料,一大早还没起床,就听见院内哑叔“嗷"“嗷"刺耳的叫声,接着是猪一声惨叫。这时,我的怀里像揣个兔子,心“扑通”、“扑通"直跳。飞身起床,向二门奔去,只见牛棚边缘哑叔小屋墙角裸露的石头被猪一个个拱掉,土坯墙角悬着。哑叔也撇嘴瞪眼,捣捣猪,又伸出个小拇指。面对老公爹铁青一触即“电闪雷鸣"的脸,我们像做了不可饶恕的错事。自知理亏,连忙和些烂泥巴把石头一个一个重新垒上,甚至在泥上扎满尖尖的玻璃碴,再放梱枣刺堵着。事后,石头还是照样滚落一地,而它的猪拱头像铜墙铁壁似的坚硬无比,以至毫发无损。

  就这个石头墙角,猪扒扒,我们垒垒,我们垒垒,它再扒扒,气得我扬言非要让丈夫给它也扎个“牛鼻角",杀一杀它的‘’锐气"!不过,我的这个建议,直到它出栏也没被采纳实施。在这头猪无休止地破坏其间,无论老公爹对我,还是对这头“闯祸老妖精”的猪,有多么的“恨之入骨”,但当着我们的面,他难能可贵地始终保持着克制。后来,终于有一天,我们不在家时,他憋闷已久的“火山"终于爆发!

  话说那年,丈夫单位正好有个带家属外出观光的机会。虽然,我觉得走不开,怀里有不会走的小娃,还有上小学的大娃,更还有那头爱“闯祸"不让人省心的猪,但机会难得,婆母娘还是让我们抱着孩子一同走了。等我们五天后回来才听说,公爹在家里大发雷庭之怒,指着婆母的鼻子骂(他是想让我把猪牵到同村的姐姐家)。我知道,婆母为我们默默承受了很多委屈。当然,对于这件事,婆母娘对我从来只字未提,只是后来老邻居告诉我的。

  其实,公爹不仅在村里能写会道,还是个屈指可数德高望重的人。他人有事相求,若能办到,他从不借故推脱。只是,肾病综合症的反反复复,才使他脾气一天比一天暴躁无常,而他严父慈母般的本性始终未变。

  2O07年,由于我患妊娠高血压综合症而住进了洛阳三院,三儿早产。而当时,婆母娘已不幸撒手人寰。公爹虽然拖着自己浮肿的病体,但是,还要替我们精心照顾家里两个上学的孩子,更是无时无刻不牵挂着我们母子。我们从医院回来,他经常慢呑吞地柱着拐杖,到屋里看孩子。每次,只要一看到孩子,脸上不仅布满了笑容,嘴里不住地“乖乖娃"、“乖乖娃"亲昵地叫着,还坐在火炉边,耐心地一块一块翻炕着热气腾腾的、散发着刺鼻尿臊气味儿的尿布。目睹此情此景,让人倏然觉得他脾气乖戾的外表之下,便是刻于他骨子里的朴质与善良的本色!


  养母猪


  在我们从外地观光回来的第二年,婆母娘被检查出患上了绝症,紧急救治历经几个月,也就是在99年不幸病故。那时,大娃,八岁多;二娃,二岁多。眼看孩子们一天天长大,一家四口总挤在集客厅、粮仓、卧室于一体的两间黑漆漆的、老鼠猖獗横行的土房子里,也不是长久之计。于是,以前攒钱捂盖上屋前檐及翻新门楼的计划,又只得搁置一边。我们把省吃俭用后的粜粮的、卖猪的,加上他微薄工资所剩余的一点一滴的加起来,也只是区区的三五千块钱。在孩子姑父的煽动并支持下,我们向亲友借了一大部分钱,准备在自家的空闲地,依着上屋的山墙,挨着,再盖幢房子。不久,孩子姑父就领着村里的几个匠人来了。从动工到主体峻工,从主体峻工到粉刷,历经一年多的时间。终于,一幢崭新漂亮的(在当时看来)二层套房民宅,在乡邻们羡慕的目光中峻工。

  为了偿还亲友们的一部分借款,因家中没有其它的收入来源,仅仅靠丈夫那点儿还要花销的微薄的工资,远远不够。于是,我又想起了养猪的这条路子。打算先养个母猪,等下一窝儿猪仔,贵了,可以卖 ;价格便宜了,可以自己养。一旦条件成熟,就可以像滚雪球似的扩大养殖规模。

  岂料,事情远远没有自己想象得那样简单!

  一切按原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在扒后的三间草房上整理,再建圈搭舍,然后买猪崽、渐渐长大后使其交配怀崽以至呵护猪宝宝降生。

  由于平时没有养猪特别是护理幼猪仔这方面的经验,头一窝,猪宝宝生下来没几天,就拉,并且拉得白色的粘液,我们心急火燎地找兽医、向有经验者请教,想方设法给它们救治,到最后成活了五个。拉着架子车,到猪市上卖。到猪市上一看,猪仔不知从什么地方一下子全冒出来,到处都是,中间还夹着猪贩子,人家的猪都胖乎乎的,身上起明发亮,而很多人看了我们的猪仔,头摇得跟波浪鼓似地一个个走开了。眼看日头将近西坠,拾便宜者才相继跟着凑过来。一狠心,经过讨价还价,我们把其中最大的三头猪低于当时市场的最低价出手了,把挑剩下的两头猪仔又拉了回来。

  第一窝猪仔,算算成本,虽然没有赔,但也挣不了多少钱。

  等到下第二窝猪仔,这次像第一窝一样,没几天又拉,并且母猪的奶水不够。愁得人真是焦头烂额!万般无奈中,借来小妹家的奶羊。为养活几个猪仔,我首次当起了羊倌,天天到后坡放羊。历尽千辛万苦,到最后,猪又慢慢溜价了。因为渐渐撑不住,在贱卖了第二窝猪仔后不久,也把这个母猪也出脱了。

  从此以后,因为各种原因,再也没有养猪。但是,还是靠着他一个人微薄的工资,靠着我们的节衣缩食,勤俭持家,也更靠着党的优惠政策,不仅盖了新房,翻新了门楼,还把两个娃一个一个送入大学的门槛(不过,上屋的前檐还依然如故,但以后也不会再盖了)!如今,为供孩子们上学,我们倾其所有,却无怨无悔。记得公爹在世时曾写过这样一副对联:门前车马非为贵,家有书生不算贫。我相信“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

  睹物思人,顿感时光的流转与人生的苦短;回首往事,方知珍惜生命中所拥有的一切。深切怀念被时光从我们身边强行带走的一个个至亲。感恩生活的馈赠甚至磨难,感恩所有的亲人,感恩他们陪伴我们走过人生中一段段艰难的、而又漫长的日子!


编辑点评:
对《养猪记》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