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三章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 2020-01-06  分类:长篇  字数:2053  阅读: 89  评论:0条 推荐:0星

 

张平江说起旧闻趣事,把话引到别处去了。

最后他深情地望着芝兰江说:“记得少年时代,常去江中戏水。后来到了县中教书,常组织学生来这里,画芝兰江的四季美,哎!如今都成往事了,只剩下了美好记忆。”苗清泉也怀念起了军旅生涯,动情回忆边关山月。

两人坐在江边,西望暮色群山,娓娓含泪而谈,分别讲述各自往事,语气充满怀念。张平江是文化人,感情冲动昂头吁嘘:“去日渐远慨万千,今夕劝君切听言。闲来无事当吹奏,哭箫呜咽古今连。”

刘小川回来,远望两人淡进黄昏,对岸西山将入黑夜,就按喇叭。俩人听见就往回走,孤楼已亮数窗融灯。苗清泉想起儿子苗爽,满怀深情说:“我那儿子爱听月亮的故事,有问不完的奇怪问题。”言毕潸然。

也是在这晚,苏桂琴和她的那位瘦猴似的广东朋友,在招待所餐厅里,不期碰到吴广忠。苏桂琴迎去笑盈盈说:“吴县长,我该怎么感谢呢?今天要不是你来,一个小丫头,也就服务员,也敢随便欺负客?不知背后受谁指使,到像不该为我姐来?中午所里摆了一桌,说是代表县里道歉,这是要紧的自然,为官岂容野崽草民乱欢?等明天,看过安排的房子,若时中了意,想代表苗县和我姐姐请吃饭。”吴广忠笑说:“孔子有句话:‘君子有勇无义为乱,小人有勇无义为盗。’心意我就愧领了,只是县里有规定,领导之间请来请去没必要,等你姐姐来,我和爱人在家接风。”吴广忠说完,叫来餐厅管理员问:“李金华?两位客人的晚饭,你是怎么准备的?”李金近前华怯笑说:“每人五元的标准。”吴广忠就掰手指:“一斤猪肉七角八,十个鸡蛋六毛五,大米要指标,一斤足卖一毛四分二厘整,还有其他杂七杂八。穷县嘛,吃这标准不错啦。你俩请慢用,你们吃饭吧。”笑笑不多谈。苏桂琴也觉出来,暗糟面带笑,朵出喜容说:“吴县长,你忙吧,我们吃完饭,想去县城转,买点日用品。”吴广忠和他俩握别,跟李金华朝里走了。苏桂琴望着说:“这人不实在,说话隔一层。”坐下埋头又去吃饭。

吴广忠足度进小餐厅,瞄见吴珍在摆桌,心像浪潮在翻腾,内心欣喜满脸和悦上前问:“小吴调到餐厅来了?嗯……,你穿这套白色服装很好看,就是显小裹得太紧妨碍美好。”李金华忙说:“所里决定的,她和客人吵,不适合在小楼工作。”关于忠就哈哈笑:“我知道,我知道,‘小楼昨夜又东风。’”等李金华走了,吴珍委屈道:“吴县长,我现在是摆盘刷碗洗菜的。”
  “成天洗盘子?”
  “吴县长,他们在整人。”
  吴广忠见她双眼发红猜到一定已哭过,也知道原因,却偏另外说:“今晚喝酒少不了,这胃该痛了,唉!”吴珍上来抓住吴广忠手说:“吴县长,就忍心我洗盘子?我专门从洗碗间跑来等你的。”说完使劲摇几下,呜呜哭起来。吴广忠没防备,被她摇得有点慌,连连声地埋怨道:“唉呀呀,你快不要摇,拉扯哭啼看着像啥?这样不好!你快松手!”吴珍哭说:“呜呜呜,嘿嘿嘿,平时你拉我就行?我拉你就不行了?又没做错事,为什么受罚?不服不服我不服!”又辩说:“你们自己讲,小楼服务员,要保证领导吃饭,洗好每次澡,睡好每个觉。不习惯那位野鸡肥婆跑来闹,谁劝都不听,说了她几句,就骂我祖宗,还先动手打,怎么倒是我的错?所里不讲理。你们不知道,苗县也烦她。”
  “怎能称呼客人野鸡?”
  “我后骂!”
  “后骂也不对,动手更不对,这是县委招待所!”
  “刚说两句她就抡掌。我才十九岁,从来没被打过脸,咱老家,谁要伤了大姑娘脸全家拼命。我忍不住才扇的她,的确使狠手,抡了十几下,因该算是自卫反击。”
  “耳光可以随便扇吗?打人已经很不对,听说你还踢她屁股。”
  “是自卫,她先出手挨打活该,我还撕了她的嘴巴!哼,哼哼哼!”
  吴广忠不再问,想说撕得好。苏桂琴是副县长的小姨子,新来乍到太狂了,但是嘴上不能说,于是批评吴珍道:“你不因该以错对错,有委屈向上级反映。”
  “现在就是来反映,心不服!”说完又摇吴广忠。


编辑点评:
对《第四十三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