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四十章

第四十章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 2019-12-26  分类:长篇  字数:3045  阅读: 383  评论:0条 推荐:0星

 

朱德贵气哼哼,恨到望不见才回头,挥挥手吼道:“一群土山鹅!伸长脖子眯什么?都不想干了?装车!”他怏怏不乐回办公室,想来想去猜不出他们来干啥?来了就坐事也不说然后又走?啥意嘛?越想越奇怪,拿起电话打给县委黄光学。拨通忙挂想想又拨,反复几次才下定决心通了话。

黄光学书记在电话那头斯文的问:“请问是哪里?”

“我,朱德贵。黄书记,今天太奇怪!”

“电话响了好几次都接不起,全是你打的?”

“是。”

“正和人谈话,长话短说吧。”

朱德贵把王朝阳领着新副县长,突然闯到盐厂的事叨骂一遍。黄光学说:“我正谈话,脑子一下子转不到你说的事上,过后谈好吗?”朱德贵问过多久?在哪谈?黄光学说:“你今晚到家里来。”挂了电话。

朱德贵放下电话走到门口大声喊:“狗二娃……! 把车开出来,快。”话音刚落电话响了,朱德贵急忙回去接问:“你是谁呀?”对方说:“我是马文武,怎么总占线?”

“是马秘书长? 刚才正和,……,啊……,正和别人打电话,你有事?”

“是有个事,最近政府用车紧张,领导们都出不去门。吴县长说找个企业借一辆,忙完还你们。怎么样?能调配一辆出来吗?对你我可抱大希望,一定要支援。”

“县政府装穷鳖,不是一天半日了。可是今天修这路,明天又建办公楼,不够你就买一辆,堂堂县府为车发愁?你们食堂都吃些啥?每年春节又发些啥?又是票子又是物,早他妈进了共产主义。没音儿了?不敢回答了?我有朋友在车行,打个电话就送到。是买日本的?还是上海的?破吉普就别坐了,夏热冬凉跑个长途一身土。。”

“不行啊,咱县穷,每年都要申请扶贫,哪有钱来买车呀?退一万步就算有,市控办也不批呀。好了不再罗嗦了,表个态?”

“我考虑,借车不如借给钱,我借钱?从承包费用里面扣。”

“你承包的企业总在亏,缴来几个钱?到猴年马月也扣不清。”

“我真不怕长期垫钱。”

“行不通的。”

“那就把车折算成钱分期抵。”

“也行不通。”

“你想白借啊!”

“对,县长就是这意思!借车还车还想咋样?”

“车会旧,久了要报废。”

“都说你是大草包,我看你鬼精。‘面带猪相,心中嘹亮。’不开玩笑,借不借吧?”

“借,不想借也得借,不过我要再想想。”

“好,下班前等回话?”

双方挂电话。

朱德贵出来见刚买的黑色上海轿车,就过去围着瞧一圈,在车前蹲下仔细‘痛’着镀了铬的亮保险杠,良久心疼说:“都长麻子了?”司机朱大喜接说:“厂子里的盐汽重,是铁就会生黑锈。”朱德贵闻言站起来,背手挺肚逼到面前眯起小眼严厉问:“你个朱大喜?狗弄的二娃!厂子不好吗?保险杠是铁?绝对不是钢?”
  朱大喜知道朱德贵眯眼就是遇上烦心事,要找茬训人,便讨好:“哥,不兴这样骂?哥,我爹是你亲二叔!嘿嘿嘿,我从小到大地瓜吃的太多了,不长记性忘了保险杠是钢的。哥,日本水泵就不生锈,嘿嘿嘿,哥,要分什么钢,哪的钢,中国钢像老厂长,降不住这里的盐气,所以把厂锈垮了。哥你好比日本钢,不怕盐气厂兴旺,嘿嘿嘿,嘿嘿嘿。” 朱德贵心烦脱口骂:“放你妈的狗臭屁!胡乱扯啥呀?老子问起过日本?算块日本破钢材?是个道地大汉奸?你他妈扯它?你才是个藏得很深的汉奸!今日老子告诉你,这车全是中国造,不想干就滚!” 朱德贵想起苗副县长的司机说,‘不让干了你就还是装卸工。’气大了,指着地面喊:“狗二娃,你给老子站过来!你个农二娃,以为自己算是啥?狗东西像用不完也吃不完,人模狗样在县城大街跑来疯去,谁不认识你的狗头。大爷哪天不包厂了,你去趟县城得爬半天!你说说,你说说,跟野山猴子啥区别?”朱大喜吓一跳,心虚地问道:“哥,你不包厂子了?”朱德贵继续训斥道:“看,看看看!的确地瓜吃多了,根本就不长记性,狗二娃?我都讲过一千八百九十遍!你给头头脑脑开车,就要闭上你的臭嘴,睁大狗眼没事儿一边趴着去。瞎问个啥呀?站相歪七扭八的,身体重心偏哪去了?完全没有半点素质,穛皮、红苕、洋芋蛋乡巴佬!你站不稳把上面两条腿放下来呀?”朱德贵骂一阵还不解气。以往骂过就算了,从来不记账,所以朱大喜也不往心里去,总装乖顺认真听。可是今天却不同,朱德贵讲的话,像锄头刨到了树根,让朱大喜没了安全感,搞不清楚他是瞎说还是真事。

去县城的路途上,各怀担心一路无话。


编辑点评:
对《第四十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