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八章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 2019-12-19  分类:长篇  字数:1639  阅读: 183  评论:0条 推荐:0星

 

马文武去后又来电话:“吴县长,刚才我忘了,桌上有请柬。” 吴广忠从文件堆上找出来看,是区镇干部联名送的,时间约在今晚,地点县委招待所。他摇头说:“个个比猴精,又想搞动作。”他的心里就很烦闷,以往只需一个电话,专用吉普车就备好了,载着他到山里转转,随便找家农户探访,代表县里嘘寒问暖送点米油,长期下来颇有口碑。可是今天他竟不行,一是车辆已被开走,再者他也懒得动弹,只想软在椅子里,什么心思都没有,闭目调息细数钟声,想要静气缓躁舒神。突然钟敲响,已是十二点,忙抬腕对表感觉时间过得快。

芝兰县盐厂在茶坪乡的飞鸟崖下,是‘三面红旗’时期建的。上方大约两公里处,有座在建水力电站,盐厂的大量废弃物,在江边堆成几座小山,其势似要锁住江水。苗清泉对王朝阳说:“这地方我来过,是陪梁市长视察。“ 他此刻站在渣山旁边,愁眉苦脸沉思良久,片语未发。”王朝阳探问说:“知道为什么把废渣堆在江边吗?”苗清泉说:“知道,一天用煤超过百吨,想等涨水统统冲走,制盐产生的废水,直接排到江水中,居污染芝兰江‘五龙’之首。”王朝阳气说:“以前没建水电站,废渣随倒随冲走,现在截流江水大减,只能冲走很少部分,越堆越多造成淤塞。若遇暴雨废渣混入会成人造泥沙流,水的冲击力增强。日他妈的梯次造坝!”苗清泉补充说:“这里距县城,仅二十几公里,落差足有一百多米,河道狭窄下游平坦,再遇水库开闸泄洪,饱含废渣的江水,裹挟泥沙和石块,形成特殊的洪流,冲毁下游乡镇村庄,人员财产会大量伤亡,并且殃及到县城。真的发生了,就是大灾害,我这主管副县长,就要蹲班房。”王朝阳又开骂,完了说:“用国家的银子当本钱,做稳赚不赔的买卖。”苗清泉再说:“听说盐厂的下面,还要建座发电厂,这种所谓的开发,对生态环境的破坏,比盐厂要大许多倍。水库不在治理之例,让假专家们忽悠吧,我们只管县属污染。”他在心里说:“真乱套,大环境都破坏了,盐厂污染不治也罢。”

高耸烟囱黑烟滚滚,进到厂里听到轰鸣,见冒着蒸汽腐蚀斑驳的厂房,货场排着七至八辆大型货车,民工扛着盐袋穿梭,大库堆满成袋的盐,白的黄的两种包装,分工业级和食用级。忙碌着,呼叫着,一派热闹的景象。
  王朝阳指着一排平房:“那边就是办公区,我带你去见厂长,他叫朱德贵,外号腊猪头,因为他那张桔皮脸,又红又亮近乎腊肉。这人莫名其妙先承包了县里的造纸厂,去年又承包县盐厂,号称芝兰县的‘朱胜利’,仗着有撑腰,根本不把我等凡辈放在眼里,行事说话狂妄得很。”
  苗清泉跟着他,来到间开着门的办公室,见里面写字台后面,坐着一墩大个胖汉,浓眉大眼红光紫面,神态迷醉笑眯眯,抱着听筒说悄悄话。他对敲门声瞥一眼,手指沙发接着专心打电话,不时挤出尖细嘻笑旁若无人。王朝阳早有思想准备,去写字台上拿来包烟,抽一支给苗清泉说:“中华牌香烟,不抽白不抽。”先安排苗清泉坐了,又去拿杯子泡茶,端来坐下高声说:“耐性品吧,很高贵的,安心等待厂长大人打电话。”

苗清泉环顾室内,见布置简单整洁,写字台、书柜、沙发、文件柜都是新的,白色地砖一尘不染,窗帘是紫色的平绒,墙上挂幅外国比基尼女郎挂历,细看停留在四月。屋内有扇紧闭的门,心想是套间?苗清泉奇怪,这位粗壮的厂长,咋是娘娘腔?连公安局长都不理?情商如此低?顿时生反感。屋里很安静,能听见外面的喧闹,朱德贵言语非常粗俗,耳贴听筒很是专心,声调时高又时低,有时和对方在调,显得特别的亲热,竟一次没朝客看!

王朝阳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鼾声渐起,由轻而重忽高忽低,成了屋里的‘主旋律’,干扰朱德贵打电话。


编辑点评:
对《第三十八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