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频道 > 随吟 > 大雪

大雪  作者:马新拴

发表时间: 2019-12-09  分类:随吟  字数:955  阅读: 299  评论:0条 推荐:3星

 

儿时的年份,

四季分明,

春有暖阳,

夏有瀑布,

秋有凉风,

冬有飞雪。

该来的来,

该去的去,

周而复止,

四季轮转。


大雪节至,

它会突如其来,

鹅毛满天,

飞飞杨杨,

铺天盖地。

舞出,

一树银花,

舞来,

一地银白。


打材的老农,

躲不及回家,

被迫,

染一头 银发,

赠一件银装。


那个年代,

我多想,

它是白面,

我多想,

也有棉絮。

收集起来,

就有吃不完的白馍,

穿不完的棉衣。

农民伯伯,

再也不用修理地球,

锄禾日当午,

汗滴禾下土。

为温饱,

劳苦一生。


这是,

异想天开,

幻想无用。

天上不会掉馅饼。

农民本来就是受苦的命。


我们三五成群,

捏一团雪球,

互相追着,

打住同伴的头,

飞花四溅,

打打闹闹,

不知寒。


雪地,

儿时的游乐场,

踏雪,

滑雪,

堆雪人,

打雪仗,

打落房檐上的冰棒吃

嘻嘻哈哈,

其乐无穷。


今天大雪,

名不副实。

是以前的节,

不是昔日的时。

该来的,

它没来!


于二零一九年农历十一月十二日大雪节,丹江口水库,南水北调隧道工程,进水口工地。


编辑点评:
对《大雪》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