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游记 > 黄山之旅

黄山之旅  作者:候鸟

发表时间: 2019-12-08  分类:游记  字数:4012  阅读: 146  评论:0条 推荐:4星

迎客松、莲花峰、光明顶,第一天初识黄山。
 


10月28日早上8点,导游召集齐我们这些住在屯溪老街各个酒店来黄山旅游的人。为了容易识别,也为了大家相互之间好区别,导游给我们这个临时集体命名为“黄山之旅”。

我们从屯溪出发,9点多到黄山换乘中心,我们乘换乘中心的车向索道驶去。沿途见大片小片的菊花地,人们在采摘黄色的菊花。黄山的菊花在网上或超市都有卖的,大面积种植,看来是当作产业来发展。在山中还看到像梯田一样种植着一行一行矮矮的绿绿的植物,由于在车上,不知道种的是什么,到后来才弄明白是茶叶树,黄山的毛峰、猴魁、祁红是出了名的茶叶。

江南几省近两天阴雨,昨天一天在车上看到雨就没有停止。今天从屯溪出来还是阴天,到黄山天放晴了。导游说今天可能遇到云海。这很幸运,到黄山就是看怪石、奇松、云海、日出的。车到索道售票处停下来,下来车大家被周围的景色吸引,山中云雾缭绕,白云漂浮在山腰、山顶,蓝天、白云、青山,好美的画面,大家纷纷拍照留影。

我们的第一站是迎客松。下来缆车山中还是浓浓的云,除了眼前,别的地方都看不清,远处更是一片灰蒙蒙的雾气。有人抱怨雾大,看不到黄山的景。另外一个团的导游说出来旅游就是这样,抬头看天,低头看路,跟着导游瞎转悠。导游小叶说,黄山阴晴变化很快的,这一会儿云遮雾罩,什么也看不见,说不定等一会儿就烟消云散太阳出来了。十一点多我们攀登到迎客松,迎客松所处的地方叫玉屏峰,迎客松是黄山的标志,出现在我们眼前的迎客松就是我们以前在画面上看到的姿态。迎客松不单样子好看,它在恶劣的环境中生长更让人敬佩。迎客松在玉屏峰左侧,文殊洞的上边,依着青狮石在石缝中生长了一千多年。从北京的人民大会堂到全国的许多公共场所,许多地方都有它的身影,因为迎客松的珍贵,得到历届中央领导的重视,现在配有专人对它进行护理、看管。

中午天真的放晴了。我们在玉屏楼吃的饭,十二点半我们开始了下午的行程。下午我们的目的是光明顶,途中要经过黄山最高的莲花峰。导游边走边介绍着沿途的景点,什么龟鱼争松啊,海豚石啊等等,人们根据山石的形状想象成这样那样的动物形象,而这也凸显了黄山石的奇。黄山三大峰,其中天都峰已经封山几年,我们这一次经过莲花峰到光明顶,而莲花峰山高,山势陡峭,怪石嶙峋,不容易攀登。在登莲花峰前,我们分成了两拨。体力弱的,不想登顶的由小叶导游领着绕过莲花峰去光明顶,这样省力省时,可以提前一个多小时到达。年轻,体力强壮,想登顶的跟着导游小胡。我虽说年老,但有股傻劲,就爱爬山,所以我也跟着年轻人登莲花峰。

黄山山峰的纹理竖着的很长,横着的短,因此黄山的山峰看上去好像是石块垛成的,有的石块好像是谁搬着放在那里的,莲花峰就是一座这样的山峰。因为从远处看莲花峰的顶部形似莲花而得名“莲花峰”。莲花峰既高又陡,光秃秃的山峰,石缝中生长着稀稀落落大小不等的松树。登山的人需要手脚并用,有护栏绳和栏杆的大家都拽着扶着往上挪,有的地方有些人用手扒着往上爬。台阶大多是凑着山石凿成的,窄得只能容得下两个人一上一下。所有的人都是走几步停下来喘一喘气,胆小的人被别人扶着搀着拉着,吓得不敢回头往下看。快到顶时有一处平缓的地方,有几个人在那儿休息,一位83岁红光满面的老人也在那里坐着,所有的人既惊奇又佩服。登莲花峰连年轻人也累得腿软,可老人自己一个人登上山顶。老人说他报旅游公司,旅游公司不收他,于是他也不要人照管,自己一人就上来了。我想:我们到他这年纪不知道平路还能不能走,老人家倍儿棒的身体真是让人羡慕。

过平缓地段后钻一处石缝,再爬几十级陡峭的阶梯就到莲花峰顶,上面容得下几个人站,上面立着国务院确定的1864米海拔的标志,大家在上面留个影就下来了。上山容易下山难,下山的路和上山的路一样陡峭,上山时你不往下看还可以,但下山时你不看也得看,因此下山更让人害怕。下到谷底,但去光明顶还需要爬山,不过相应容易一些。去光明顶有两条路,一条是走一线天,景虽好,路远还陡;另一条是走鳌鱼洞,稍微比一线天好走些,我实在是太累了,选择了走鳌鱼洞。

等我们到光明顶,走另外一条路的人们已经提前一个多小时到,但他们看到我时给我伸出了大拇指。到光明顶时云彩又上来了,丝丝缕缕地从山头上飘过,天都峰下面的云慢慢地从山下往上漫,煞是好看。站在光明顶往东面的群山看,夕阳的光辉照在白云上面,云的顶部成了酱紫色,云在游动,青山时隐时现,有时是局部,有时是全部。

我们下山去“白鹅山庄”就餐,导游说可以凑这个时间在白鹅山庄看落日奇观,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云层越积越厚,一直到天黑也没有退去,我们没有看到日落景象。吃罢饭天已经黑了,我们要下山去住宿。几十个人有的住北海宾馆,有的住西海饭店,有的住排云楼宾馆,住的很分散。北海宾馆在东边山腿,中间的西海饭店在谷底,西边的排云楼宾馆在丹霞峰山腿。三处在一条直线上,想差有近二里来地。我们二人住在最西边的排云楼宾馆。三处都是男女分开住,每间房上下铺住六个人。

黄山住的条件就这么简陋,原因是黄山大面积平坦的地方很少,不能集中搞建筑。再就是运输条件太差,在黄山消费的东西都是靠挑山工肩挑背驮运上来的。白天我们艰难地行走在台阶上,不时会看到挑山工担着米面货物等吃的用的从面前走过。他们只低头看路,从不看形形色色的游人。他们呼哧呼哧地喘气,累了就把货物的一头凑着台阶,另一头悬空,用刚才还在肩上翘着扁担的棍子支着扁担休息一会儿。

刚开始我看到他们肩上的棍子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等见到他们站着休息时才知道这是一种创举。我以前教过作家冯骥才写的《挑山工》一课,对于作家描写的泰山挑山工印象深刻,但看到黄山上的挑山工,感到泰山上的挑山工有点高大上。作家把泰山上的挑山工艺术化了,写得很美,走路像玩一样,让人感到很轻松,并且泰山上的挑山工说话充满哲理性。等见过黄山上的挑山工让我改变了之前的对挑山工的印象,对黄山上的挑山工我是满满的敬意,敬意的同时又感慨生活的不易。黄山上的挑山工穿着朴素,他们只低头走路,话都懒得说,让你躲路也只是“嗯”一声,好像多说一个字就会消耗他们的体力,因为他们的肩上担着的是二百来斤的货物。他们走路不像泰山上的挑山工那么潇洒,甩着手走“之”字,黄山上的挑山工走的路是只能两个人并排走的路,躲不开错不开。他们一只手扶着一只肩上的扁担,另一只手握着另一肩上翘着扁担的木棍,他们休息也只是把手里的木棍拿下来支着扁担站一会儿。所以后来遇到挑山工我不但自己给他们让路,还要提醒别人给他们让路,因为我们在山中吃的用的都在他们的肩上,我这样做有对他们的敬意,也有对他们的同情,他们的不易是为了我们在山中的吃喝方便。我提醒大家是为了不让挑山工提醒我们给他们让路时用那个“嗯”字,节省他们一点点力气。

从白鹅宾馆去排云楼宾馆下山的几里台阶路,因为我老婆的膝盖疼,我搀扶着她走,我们落在了最后。路灯昏暗,一二十米外就看不清,我听到前面有沉重的脚步声。等脚步声到眼前了才看清是一个背着一袋水泥的人向上面走来。白天看到的是挑山工,晚上又成了背山工。夜晚天黑,他们担不成了,只好改成背驮,他们把修路用的水泥一袋袋扛到山上来。第二天早上我们七点半从排云楼宾馆出发时,为修路运送材料的挑山工们早已经开始行动,他们有的担着两袋水泥,有的担着两袋沙子,有的两个人抬着两块修台阶用的石头。我们脚下的路就是这样修成的,旅游容易修路难。

白天劳累了一天,除了看到迎客松、玉屏峰、龟鱼争松等景物;除了看到云海和爬了陡峭的莲花峰,感到黄山风景也不过如此,于是怀揣着些许遗憾也没有洗刷就睡了。


编辑点评:
对《黄山之旅》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