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生活散记 > 火

  作者:愚人

发表时间: 2019-12-04  分类:生活散记  字数:1890  阅读: 307  评论:0条 推荐:4星

火散文小时候,很野,野得常常让妈发火。掏鸟蛋,戳鸟窝,拨草寻蛇,妈火着:报应呢,小孽障!下水摸螺丝,掏螃蠏,妈最动火,抓住少不了“竹笋炒肉”,让长记性;在腚上画圈圈,没了,皮肉受苦。为逃避妈的惩戒,
 


 

小时候,很野,野得常常让妈发火。掏鸟蛋,戳鸟窝,拨草寻蛇,妈火着:报应呢,小孽障!下水摸螺丝,掏螃蠏,妈最动火,抓住少不了“竹笋炒肉”,让长记性;在腚上画圈圈,没了,皮肉受苦。为逃避妈的惩戒,我野出新花样:邀着伙伴儿弄野炊,玩野火。那时,正好老师教了唐诗,挺好记的一句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草木慢慢枯黄。牛在河滩悠闲地嚼草,我亮出火柴,放牛伙伴儿像跟屁虫围着转。瞄到河坎上,倒伏着黄茸茸的茅草,心就痒痒。我一猫腰,顷刻间,火光冲天,劈里啪啦,势不可挡,映红河水,映红脸蛋。伙伴儿跳着笑着,那个乐呀,一直乐到梦里头……更有趣儿,春天来了,不忘老地方,看草尖儿冒出来,嫩黄变浅绿,哪天就青青了。我们好像创造着一个童话,春风又吹出一个美丽的世界。新奇钻进肚儿里,胆儿也越来越大,身上偷藏着火柴,想咋玩就咋玩。妈看不见,也懒得管;哪回知道了,搂着笑笑:别烧着人啦!

有一次,我看见自家田埂上野草枯萎,心又痒痒,掏火柴“嚓”地一声,火苗蔓延。田埂连着晒场,大风逼着火往晒场跑,眨眨眼,吞噬了晒场上草垛,燃起熊熊大火,要不是隔着晒场,我家土屋遭殃了。我站在田埂上傻眼了。妈提水桶从屋里冲出,呼天喊地,邻居们提水桶蜂拥而至,不敢近前,眼睁睁看草垛化为灰烬。

妈揪着我耳朵,拉我到晒场上。我面向灰烬跪下;她进屋去搬“家法”:一条长凳和一块楠竹片,又要吃“竹笋炒肉”了。

我趴在长凳上,妈扒下我的裤衩,竹片在腚上跳舞。看不见妈狰狞的面孔,只听见竹笋炒肉声,妈嘴里吼着:长记性!我发出杀猪般的尖叫,嘴“哎哟”着应声:长记性!就这样循环重复。我闻到血腥味,腚开了花。妈跑进屋里,知道她掏盐罐儿去了。一把盐抹在腚上,顿觉烙铁烧肉,一会儿麻木了。这是妈施“家法”不伤皮骨、长记性的“传家宝”。

我长记性了,再不敢玩火。一晃过新年,妈最爱热闹,买回鞭炮、花炮、冲天炮。我喜歪了嘴,手闲不住了。忘了“长记性”,揣上火柴,偷了“三炮”,和伙伴儿耍着;妈也丟了“长记牲”,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享受着浓浓年味儿。大年初一,好容易等妈开了大门,几个伙伴儿早在外等我。数我胆儿最大,可捏着鞭炮粒子炸响;数我冲天炮冲得最高,都不敢和我比高高。伙伴儿看我表演:鞭炮粒子在手指间开花,他们早把耳朵塞了,望着我笑;一支冲天炮从手心飞去,如开弓的箭,一支、二支、三支……伙伴儿看得眼花缭乱。

突然,一支冲天炮刚冲上去,接着回头,就像栽下来的飞机,眨眼落在茅厮棚上。没谁去在意。正玩得高兴,一团黑烟从棚顶窜出,随着老北风呼叫,火焰升腾,瞬间,呼啦啦的大火包围了草棚。小伙伴儿吓得不见影儿,独我站在晒场,看着茅厮棚毁灭。“竹笋炒肉”是跑不掉了,我等着妈的“家法”……

不知什么时候,妈走到我面前,笑容可掬:走火啦!好呀!

我不知所措,知错地望着妈,仿佛检讨自己忘了“长记性”。

妈接着说:儿子,走运啦!

我听不懂妈的话,自责地指着茅厮棚:妈,没了。

妈哈哈大笑:没了好呵,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我的恐惧消散,想起好记的那句唐诗: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就在那一年,我家真的新修了漂亮的房子,包括那间茅厮屋。

 

注:走火:即新年失火好兆头,预示着好运。

 


编辑点评:
对《火》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