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四章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 2019-12-04  分类:长篇  字数:1414  阅读: 244  评论:0条 推荐:0星

 

苏桂琴因碰得唐突退后打量,却轻这人穿着平常,也正朝着自己歉笑,气质不似交往惯的,竟就嫉她高雅不俗,让人不敢随便亲近,心里先就矮人一截,便装笑脸擦肩而过,下意识地回头再瞧,撇嘴这物该胖瘦处哪般突出?走道轻盈摇枝摆柳,却是一尊天然尤物!顿觉美丽稀罕可人,妖得男人不作联想?她进屋寻到苗清泉,当众说明了来意。

梁艳梅和不速之客相碰后,忙退后一步笑着谦让。细看来位浓妆艳抹穿戴繁多的肥女,睫毛黑长像是刺,心想局里可见不到这样的。见她打量自己的装束,嘴边眼角微笑不屑,脖桂粗金链,不由想到谁家宠狗。左指戴有金弹簧戒,竟是一半不得空闲。一身牛仔服,绷得极肉感,好个俗女郎!埋头让先过。出屋觉出似曾相识,一时记不起来,思思念念到楼梯口,猛然想到苏桂兰来,一想还真像,就猜这人定是她妹!想苗清泉被她当众泼茶,担心又是来闹,急忙转身返回,心里砰砰乱跳,到会议室门外探听。这时背后脚步急促,回头看是保卫科的就问道:“你们也来了?”

原来,周涛接到收发室电话,知道苏家又找来了,忙通知保卫科阻拦。这几人遇到孙大志,听说在三楼会议室,就急急忙忙跑来了。

梁艳梅这下确认了,来的就是苏桂琴,等人进去后,竖耳仔细听。好一阵子不见吵闹,突被猛拍,惊得一颤,回头见是郑书记,正笑眯眯地瞅自己,身后站得便是周涛,嘴角撇的万分不屑,满脸装正义,奸笑卑视她。 郑泽容直摇头:“我说小梁?你该回避。” 梁艳梅忙解释说:“只在屋外面,就算是回避,听她来干啥?” 周涛板脸严肃地问:“她要来干啥,和你有关系?”梁艳梅不理他,只对郑泽容书记说:“你进屋见后就明白,她到底算个啥人了。” 郑泽容笑道:“让我来处理,这样不好吗?”梁艳梅只好走,听见周涛在身后愤:“还窃听,不成样!”知道是在说自己,心中气恨道:“呸,你家‘粪婆’很成样子,怎么看都像个男的!”匆忙下楼去医务室找任红。

孙大志安排好客人,到隔壁餐馆确认晚上的欢送宴。回环卫局的路上他边想边叹:“哎,哎哎哎,还是古人最重情,五里一棚十里一亭摆酒相送,那时交通不方便,一别再难见,所以含泪唱,‘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西汉置关,因在玉门关之南,故名阳关。今日可就好?有些家伙是狗日的,巴不得人快滚蛋。”忽然又想到,既是欢送饭,哪有要走的,反倒来请大家送?局领导们都不来,到时账该怎么销?回局里便心怀目的邀高局。

高明月果然不参加,满脸‘不行’地摇头说:“你们陪一陪,就已很好了。” 孙大志愁着说:“关键还有芝兰县的,我们级别不够,客人会认为,局里不重视。”高明月想想说:“你去征求郑书记的意见吧?我是不想去。”孙大志不情愿道:“他我请不动。”又伤感地说:“苗处长要调走,局领导都不来,避嫌的避嫌,冷漠的冷漠,也算表明了态度,从此不见心不烦。只是今后的工作,应该怎么开展呀?别忘了他可是,治理办的副主任。”说完怏怏出来,下楼去医务室找任红要胃药。


编辑点评:
对《第三十四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