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频道 > 小小说 > 田老抠造屋

田老抠造屋  作者:愚人

发表时间: 2019-12-02  分类:小小说  字数:2012  阅读: 91  评论:0条 推荐:4星

错误抠田老造屋小小说田老抠造屋,请了响当当的张木匠。张木匠是老百姓心目中的“神匠”。神匠就有神匠的样子:手艺绝顶不用说,可就是动口不动手。两个徒弟累得黑汗滾滾,他悠闲地抽烟,与人聊着笑话;心中有数得
 


田老抠造屋,请了响当当的张木匠。张木匠是老百姓心目中的“神匠”。神匠就有神匠的样子:手艺绝顶不用说,可就是动口不动手。两个徒弟累得黑汗滾滾,他悠闲地抽烟,与人聊着笑话;心中有数得很,决不会亏工的。田老枢眼在滴血,哪有请匠工闲聊的;可又怕得罪师傅,到时候说出一句不吉利的话来,“木听匠言”,造屋百年大计岂不遭了殃?


张木匠早听说田老抠是出了名的“抠”,才落下此绰号。他闭着眼抽烟,想着法儿治治老抠。


中午吃饭,张木匠被请到上位,田老抠陪客坐下位,两个徒弟坐两旁。家人都不上桌的。桌上摆了五个菜,韭菜煎的草皮蛋放中间,都自家的出产。论规矩,师傅未动筷的晕菜,徒弟不敢动筷。两个徒弟狼吞虎咽,早下桌干活儿去了,桌上草皮蛋还未动筷。


眼看师傅快放碗,田老抠指着草皮蛋:吃菜,吃晕菜呀!


张木匠看也不看一眼:晕在哪呀,没出血的也叫晕?


田老抠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知道得罪师傅,忙赔笑脸:得罪,得罪,中午来不及准备,下午去割肉……


晚上吃饭还是没肉,只多了一碗猪油渣。田老抠说:孙屠户不是个东西,答应给留肉的,偏留下一付猪肠油。接着笑嘻嘻地劝菜:嘿,真对不住人哟,吃菜呀,别客气,猪打过屁的总比小菜强……


立屋上梁,村里人都来看热闹。张木匠手提斧子,嘴里念念有词,大吼一声:来,来,来,叫鸡公祭拜鲁班爷!田老枢连忙送上准备好的叫鸡公。有人偷笑:拳头大的鸡公,怕还没开叫呢!


咔嚓一声,血洒一地,张木匠提着死鸡公绕梁一周,然后敞开喉咙:上梁!早有人将绳套在木梁上,屋架上两徒弟拉绳升梁,眨眼将屋梁卡在屋架上。接着张木匠登上木梯,唱恭喜:……屋梁两头连,恭喜装金钱;屋梁一线牵,恭喜出朝官……看热闹的拍手叫好,有人大呼:木听匠言!田老抠笑得合不拢嘴,露出两颗缺牙黑。张木匠接着唱:屋梁日月长,恭喜谷滿仓……


下面众人哄闹起来:讨赏!讨赏!乡里有习俗:凡做屋上梁之时,凑着热闹,必有打赏,等着木匠扔下粑粑疯抢,预示屋主人好兆头。


张木匠又大吼一声:快递粑粑!田老抠递上一袋米粑粑;张木匠往屋下扔;男女老少挤着抢。粑快扔完的时候,“再来一袋!”张木匠边扔边吼。当田老抠递上半袋粑粑,张木匠装出一本正经,故意问:你田老抠还有几袋(代)?


田老抠改不了抠,哪愿意把粑粑白白扔掉,响亮地应着:没了,就这一袋啦!


张木匠笑着重复:真就这一袋(代)了?


田老抠也笑着重复:就这一袋啦!


张木匠哈哈大笑:一代就一代吧!


人群中又有人大呼:木听匠言!


田老抠昏厥过去了。


 


编辑点评:
对《田老抠造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