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散文 > 说媒人

说媒人  作者:李现森

发表时间: 2019-11-29  分类:散文  字数:5800  阅读: 89  评论:0条 推荐:4星

说媒人,最为人熟知的称呼是“红娘”。这是出自元代王实甫的《西厢记》,在张生与崔莺莺的爱情故事中,本没有红娘什么事,但崔老夫人背信弃义、毁亲赖婚的事惹恼了侠肝义胆的小红娘。于是,她为张生进计献策,为莺
 


说媒人,最为人熟知的称呼是“红娘”。

这是出自元代王实甫的《西厢记》,在张生与崔莺莺的爱情故事中,本没有红娘什么事,但崔老夫人背信弃义、毁亲赖婚的事惹恼了侠肝义胆的小红娘。

于是,她为张生进计献策,为莺莺传书递简,里里外外张罗着,让崔、张有情人终成眷属。自从《西厢记》始,“红娘”就成了说媒人的美称。

民间对“说媒人”很是看重,议婚的时候,请媒人上门,炒四个菜上一瓶酒是必不可少的;逢上节令,要给媒人送节礼;结婚的时候,媒人坐的是首席;婚事成了,要送给媒人四个猪蹄,前后各二,意谓多亏媒人“前前后后打听”,要送媒人一双鞋。当然,现在改为谢媒礼了,名目是“买鞋钱”——媒人为婚事操劳,鞋底都磨薄了。即便婚事不成,主家仍是感激满满,“成不成,酒两瓶”。

在生活艰难的过去,这样轻松、体面、待遇优厚而门槛很低的职业无疑是让人眼红的。所以过去兼职的媒人很多,称得上是遍地“红娘”。

老家何村乡窑北坡是县城边上一个村子。从家到城里,就是一袋烟的功夫。在十里八乡的眼里,这块“旱涝都有收成”的地儿,可是“风水宝地”了。

由此,我们也沾了不少光。十八、九岁娃们一不上学,屋门槛都快被媒婆踩平了。我也不例外。

那年,下学后的我和爹厮跟赶起了毛驴车。或是心智未开,甚或与“月老”没打过交道,从骨子缝里对找媳妇的事儿都是抵触的。

可这事好像又不由我,“自个不急爹娘急”。趁着拉车歇脚的时候,爹圪蹴车杆上“吧嗒吧嗒”地抽起了旱烟。抽就抽呗,可烟杆子堵不住爹的嘴,说张叔家狗蛋找了对象,李伯家的闺女机灵能干,絮絮叨叨的。

我不吭气,爹急了:“你这娃咋了?给你说话,哑巴了?”气得他在车杆上敲着烟袋锅子,火星子四溅。

我丢下手里扯着的驴僵子,“想找你找,我不愿意。”说完,甩头走了。爹这块没消停,娘搁家也没闲着,走东家,串西家,今个是张媒婆,明个问刘媒婆,撮合着我和她们认为合适的闺女。

第一个登门说媒人是村东头的魁嫂。五大三粗的女人,却是天生的见面熟、话痨子,能说会道,巧舌如簧,能把死马说成活驴子。老天也有眼,她不当媒婆,那真叫屈才。

那天,她扭着水桶腰来到俺家,一进门就冲娘喊,“老婶子,贺喜贺喜,俺给娃瞅了个好媳妇”。坐下来,她满嘴里生汁地说,她娘家的侄女怎么怎么好,特别是走路特好看,跟扭秧歌一样嘞。

娘听的动了心,生怕晚了被别人抢了先,十急八慌地催着我去见面。结果,一见面才知道,女的从小腿不好,走路有点跛。白白送人两尺花布,娘心里憋气,可也没话说。魁嫂说的没错呀,不就跟扭秧歌一样吗?

表叔是算命的,号称“赵半仙”。他给爹说,他手里的姑娘一大把,一个个水灵灵的能捏出水来,个个都是大美人。他给好几家的父母说好了,只要肯娶他闺女,彩礼就免了,倒贴的都愿意。

我撇撇嘴,“鬼才信呢?”

表叔生气了,拍着胸脯说:“你这娃咋说话,连表叔的话都不信?”见表叔说得有鼻子有眼的,我半信半疑,就和表叔厮跟着去了人家家里。

坐了半天,姑娘没瞅见,但姑娘的七大姑八大姨倒是把我相了一遍。乖乖呀,那阵势真叫吓人嘞!还有一个,当表叔把我家的住址给他后,那人三天两头去我家,说是先要瞅瞅我是何方贵人!

兜兜转转,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相了两次亲,都泡汤。我就纳闷了,说好了的事儿咋一见面,个个摇头布甩呢?

直到有一天,三两小酒下肚,表叔在我家里掏起了心窝子:“娃去相亲的那两家,都是我诓人家的。”

爹一脸茫然,表叔便竹篮倒豆。

原来,表叔很是上心,单凡找他算命的,他都伺机问问人家子女情况。一听说谁家有女待字闺中,就诓人家说:“唉呀,不能说,不能说……恁家姑娘命中缺的多,这可得找个某年某月出生的人……”末了,还不忘交待一句:“回头我帮你踩试着,要是遇到这样后生,我给你们撮合撮合。”

死活两张皮,全凭一张嘴。人家一听说还真有这贵人,谁不想见见。可见了面,一问是赶毛驴车的,连屁都不是,谁家还愿意把闺女往“火炕”里推呢?谁都不傻!

说媒人,又称“月下老人”。《唐人小说》里有个记载,说有个“月老”的神仙,背着个大口袋满世界转悠。只要他把口袋里红绳往男的女的脚上一系,即使他们是不共戴天的仇家,或者是相隔万里的异乡人,也一定会结成夫妻。也就是民间说的“千里姻缘一线牵”。

大半年的光景,在说媒人撮合下,见的没有一个排的兵力,至少也是个加强班,但一个拉手的机会都没有。由此我想,或许“月老”眷顾我,想踩试一个世上最好的女子赠予我,因为“宝剑是配给英雄的”

对这个说法,我深信不疑。后来我当兵了,说媒的事才暂时被划了逗号。

表妹到了找婆家的年纪,媒人来提亲,男方的家境、家教、性格都挺不错。表舅问男方年龄,媒人说:“俩儿大两岁。”表舅一听,哦,大两岁,岁数也般配,这亲事就成了。

等到结婚时才发现,男方38了,大了20岁。表舅找到媒人诘问,媒人说:“我说过啊,俩儿——大两岁。”两个1836,再加两岁可不正好38

表舅又急又气,却又无可奈何,或许是自己听岔了呢?更重要的是,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了,还能退回来吗?

为保媒拉纤的成功率,很多说媒人采用的是瞒和骗的办法,想方设法把婚事糊弄成了。表叔当年若不是想凑成我的姻缘,又咋会自毁“半仙”的名声去诓人呢?看来,在那个“父母之命,媒灼之言”年代,这也不算啥稀奇的事儿。

现在的人好呀,观念新,自由恋爱不消说,“网上相亲”“网上恋爱”更是层出不穷,甚至有用电脑为单身男女速配的。虽说一些乡村里,还保留着过去婚俗中“古为今用”的“元素”,但多是青年人自己谈好婚姻后,到了商定“结婚日期”、“送彩礼”等具体事项,才找个熟悉的人走个过场就礼成了!

由此看来,“新人上床,媒人靠墙”,也不足为怪了。


编辑点评:
对《说媒人》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