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记事 > 老小孩

老小孩   作者:李丰敏

发表时间: 2019-11-27  分类:记事  字数:1954  阅读: 460  评论:0条 推荐:4星

我提着为母亲熬制的中药走进病房,立刻被一阵剧烈争吵声惊得目瞪口呆。“你真是死鬼!”父亲带着满腔的怒火压低声音吼道。“我死鬼?你不想想是谁伺候吃,是谁伺候你喝,以后我不再管你了”母亲不甘示弱地大声
 


      我提着为母亲熬制的中药走进病房,立刻被一阵剧烈争吵声惊得目瞪口呆。

    “你真是死鬼!”父亲带着满腔的怒火压低声音吼道。

     “我死鬼?你不想想是谁伺候吃,是谁伺候你喝,以后我不再管你了……”母亲不甘示弱地大声回敬道。

     “以后不让你管,我自己做着吃。”父亲说得底气十足。

        我看看父亲,他胀红了脸像受委屈的小孩,把脸扭到窗外。再望望母亲,她把头扭到门边。他们一个向左一个向右,虽然隔了一个病床,但看他们的表情和姿态,谁也不服谁,谁也不肯拉下脸来向对方认错。

    “以后我管你吧!”我坐到父亲床边轻声说。

       父亲不言语,把头埋进被子里。他患得是肺气肿,怕他一生气呼吸困难。我走到妈妈的病床边,向她示意,让她跟我一起,走出病房说几句话悄悄话。

        在走廊的尽头,我使劲说母亲的好话,咱大人有大量,咱不跟父亲一般见识。你前脚来住院,父亲后脚赶过来,说明他还是依赖咱的。我好话说了一箩筐……末了,母亲笑笑,“算了,不再让你们操心啦。”

         母亲说毕,迈进病房,走到父亲的病床前说:“你吃啥饭?我去给你买。”

       “一碗糊涂面条,一个炉鳌馍。”父亲从被子里钻出头,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似得平静地回答。

      “你等着,我去给你买。”母亲说着急步离开了病房。

         我没有想到一场暴风骤雨的争吵,会这样云淡风轻地结束。

         这次母亲是因为得了急性疱疹才住的院。父亲知道后,连打了六个电话催母亲回去,医院是骗人的,不能住。母亲气得直掉泪,病在我身上,我难受我自个知道,你不管我,我闺女娃子管,我自己在家住地也挣了俩万多元钱,我自个挣得钱,还不能住一回院?

        谁知母亲住院的第二天,父亲竟然悄悄地收拾了行李,让我们送到母亲所住的医院里。我们都以为他是来照顾母亲的,他却说,趁你妈在医院,让她伺候我,我也住进医院打打针,输输液,消消炎……

        医护人员把他们安排到一个病房,为的是照顾着方便。这不,没想到俩人在医院里吵了起来。

        母亲提前出院,把身上的好几千块钱都留给了父亲。父亲近几年来常住院,是医院常客。他自己能够自理,不让我们去陪护。但钱在他身上,多有不便,让他拿出来给我保管,但无论怎样说,就是不给:“你们不知道,医院里的保安厉害着呢,那天,有人来闹事,保安把他抓起来,还打了110呢!”父亲说的振振有词 ,我们纵然有一百个不放心,也只能做罢。

         周日给父亲办了出院手续,想趁周末不上班,把他送回去。

        “不,不回,我在你家住一天,再去你哥家住一天,完了,让瑶瑶(侄女的名字)把我送回去。”父亲不知道,这几天我们正忙得不可开交,早上六点就要起床下乡扶贫,但话到嘴边又生生咽下了,父亲的小小心愿,我怎能不满足呢?

         第二天,我早早起床给全家准备早餐,叫儿子起床,唤父亲吃饭,不忘打电话叮嘱侄女, 让他上午天气暖和把老父亲接过去 。

         我临走时,又嘱托父亲在家听我妈的话,别与妈妈置气。父亲说:“在医院里,我说话不好听,让你妈生气了。但我以后会好好听你妈的话,因为我还得让她伺候我……”

         哎呀!父亲一点也不糊涂!可在我们全家都拿他当小孩宠……


编辑点评:
对《老小孩 》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