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 2019-11-21  分类:长篇  字数:2797  阅读: 87  评论:0条 推荐:0星

 

任红上到三楼在过道遇到孙大志,扯了几句闲话。 孙大志报怨说:“新成立的办公室共七人,我来找李明副局长批桌椅柜子,李局不同意买新的,叫各自带上以前的,可是周涛又不许搬。” 任红想了一下说:“我有主意,建房工地留下那么多木料,局基建科有现成木匠,打几张桌子几个柜子不算费事。”“这主意好!我找高局长。”兴冲冲去了。

任红到了郑书记的办公室外,见门虚开,定定神敲两下,听见回应推门问:“书记在看书?”见屋里只有他一人,心想周涛嘴比腿长咋没来?郑泽容像是准备好的装笑问:“任医生来了?坐下,请坐下。”

医务室有人等,站着听吧。”

还是先坐下,这不是一两句的事。”

 任红就去坐沙发上,没靠沙发背。 

郑泽容放下书说:“你是党员,向上级机关反映情况是很对的,但前提是你的意见遭到压制。如若不是……?那你是在越级高挂,目中没有再接上级,这种做法很不好。当然当然,这次周涛处理问题方法不妥,我已严肃批评他了。”

任红表情认真起来。

郑泽容又严厉地说:“小圈子,哪都有,我的态度很明确,干扰工作坚决取缔,更不允许小题大做。” 任红听出是打招呼不怕地问:“就这些?没有别的具体事情,只是虚谈有闲尊听,我真有事应该走了。”郑泽容说:“不急不要急,那天晚上发生的事不想多说,只是不解你发电报是啥意思?”

任红暗笑终于等出这句话,倒想听听郑书记是怎么想,于是挤眉诧问道:“郑书记的看法呢……?”

周涛说,他根本没有那意思,是你多心误会了,他气晕了头,发生了口误。再说也没点名道姓,我看电报就别发了,一点小误会而已。” 任红明白了,也在意料中,便装惴惴不安说:“郑书记,名节事大口误不行,并且已经造成影响。主意已定不要再劝,谁劝我就和谁犯急,军属不易,岂可诽谤!”说完起身就往外走,到门口又回头提醒:“不光要给部队发,还去梁艳梅的家,当面告诉她父母,我是亲眼见,深更半夜领人来把梁艳梅往死里打,还听那人说,是为争当什么副局。”说完一扬头走了。

其实任红很清楚,电报不能发,梁艳梅家去不得。这么做是借用他们唯上心理,逼迫周涛公开认错以正视听,也替梁艳梅出口恶气。她笑周涛沉不住气找书记,说明周涛很心虚,就该统统顶回去,非让他们着急害怕。

任红走后郑泽容把周涛叫来训斥:“这事不好办!你不讲策略,被人抓话把。”周涛叹:“唉……,不该听我老婆的。郑书记,任医生帮苗清泉和梁艳梅,是想出我丑,哼,自古以来邪不压正!他们别以为,谁能胡闹谁有理,建议召开党委会,批他狗日的苗清泉。舆论导向很重要,因此坚决不能让,歪风邪气行其道。”说完十分激动地,走来走去直转圈,仿佛这会明天召开。郑泽容不以为然地说:“准信自古邪不压正,那还解放他个什么?你是吓怕了,吓急了!党委不是你的党委,谁能保证会议朝你希望方向?再者又说了,现在召开这种会,易被扣上干扰下派。唯有良策才最关键。” 周涛气急了,没听他又嚷:“更加令我气愤的,是任红这人香臭不分,对组织部的王部长讲,说我整苗清泉作风问题是想争当副局长,害得你也受批评,把关乎机关风气事,说成庸俗明争暗斗小政治。更更令人气球的,她风言风语咱环卫局里纷纭复杂。我看她任红,就是朵坏红,梁艳梅肯定是败绿!至于苗清泉,简直是个弄红搞绿难以启齿的流氓,他们都是破坏机关安定团结的因素,哼,哼哼哼!”气急败坏声越大,恨不得就喊。郑泽容忙说:“关上门!亏你还是环卫局的‘活字典’,明知任红的父母,和王部长住同一院,抬头不见低头见。你在家吃什么啦?去惹她干啥?” 周涛说:“我老婆话笨,但没引起公议嘛?她为什么要抓话柄,其中大有文章啊?想反过来整倒我?她们在局里,背后定有人。”周涛暗指高局长。

郑泽容突然想起件事就动问:“你们两口子,真在家里分析来又分析去,权衡各方面得失?”问完盯周涛。


编辑点评:
对《第三十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