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二十二章 恼人的面条

第二十二章 恼人的面条  作者:羽佳一鸣

发表时间: 2019-11-20  分类:长篇  字数:12601  阅读: 92  评论:0条 推荐:0星

 


帅小泽看到纸飞机写的字,也看到袁欣敏脸上诧异的表情,再看周围几个脸色,都差不了多少。心里“咯噔”一下:这是谁他妈搞的恶作剧!这下完蛋了,整个初中部乃至整个学校很快都会知道。咋有女生用这种特殊方式约人?同学们和老师该怎么看啊?红姐也必然听到,她会怎么想?要是又钻牛角尖儿,再整一肚子气憋着,该是多无辜啊!

  “走,到楼顶看看!”帅小泽几把将纸飞机撕碎,扔在地上,招呼一声,转身往楼上跑。马子祥等人也跟着冲向楼梯,还有很多刚出教学楼的同学,也跟着看热闹。

  大家冲上楼顶一看就呆了,硕大的平台上只有一个人,斜倚在最边的栏杆上,手里还在摆弄着一个纸飞机,正是接连几次找帅小泽的一年级女生崔正玲。她见到上来这么多人竟然还痴痴地笑,接着把手里的纸飞机投向帅小泽,结果飞机转了个弧线被风吹到楼下,她却仍然冲着帅小泽笑,笑的他毛骨悚然。

  帅小泽刚想发火,忽然想到楼下还有很多纸飞机,赶紧小说跟衡信、马子祥耳语几句。衡信拉了芦建国、孙庆浩一下,马子祥拉着刘烨刚,迅速跑下楼。必须把纸飞机就捡起来,要是让班主任或者教导处哪个老师看到,帅小泽又是一身麻烦。

  “小面条!你到底是哪根筋不对?全校那么多男生你不缠,干吗老缠着我不放啊?”帅小泽强压住心中的怒火,向前走了几步,也不敢靠得太近,免得有事发生大伙算他头上,距离五六步对着崔正玲大声喊。

  “我没有缠着你!是你昨天要我到篮球场给你唱歌,却又不来。害我等到天黑,回家还挨半天骂!一整夜都没睡好!”崔正玲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毫不避讳地说。

  “你丫是不是有幻想症?我什么时候让你到篮球场去?什么人能作证?”帅小泽越发的生气,这小面条不就是瞎掰一气!“坦白给你说,就算我要听全校任何女生唱歌,也不会听你——啊!”正当他火撞顶梁门时,袁欣敏附在他耳边说,是有张纸条夹在试卷里,本来是写个他的,他却转给了崔正玲。他听完后脸色马上就变了,原来是个误会,他这顿脾气发得也不对。

  “小泽,怎么了?”王易佳也看出不对劲,连忙凑近他悄声说。

  “这下坏了,是个误会!赶紧把人都轰下去,就剩咱几个,我得跟她解释解释。”帅小泽低头说,又向旁边站的芦建虹、章凤巧等人使眼色。

  “行了,别看了,只是个误会。”“大家都回去。”“都走,该干吗接着干吗!”袁欣敏、李嘉、王易佳、季心怡、刘素霞、章凤巧、芦建虹、尤玉娇等一些女生,硬嚷着把众人赶下楼梯,刘素霞和尤玉娇站在楼梯口挡住,人们才陆续离开。

  “这位同学,整件事情是个误会,你和帅小泽都是误会的受害者。所以呢,希望你把这事儿忘了,去食堂吃饭吧!”李嘉走到崔正玲跟前微笑着说。

  “你说的轻巧,昨天等到天黑那个人不是你!”崔正玲瞥了一眼李嘉,继续盯着帅小泽说:“你昨天就是故意整我对不?”

  “哎,小面条,就算帅小泽存心整你,你现在把飞机传的到处都是,已经把他整的不轻了,还不算报仇?何况嘉嘉都说是个误会,人家也是受害者,而且比你丢的人大!”刘素霞几步走到她跟前,瞪着崔正玲说。

  “别人整他是他的事,反正他不能整我!我不依!”崔正玲使性子,把脸甩向一边,不看刘素霞。

  “我说是你这丫是找抽!什么是别人整小泽,分明就是你整的!现在黑煞神在下面找谁扔的纸飞机,已经看到上面的字,走,你去到他面前解释去!”马子祥从楼梯口上来,后面是高大铭那五个人,刚好听到崔正玲这句话,不由分说拉着她胳膊就网楼梯口拽。这下把她可吓坏了,赶紧挣脱跑到一边,神色慌张地看着大家,既怕见以严厉著称的冯主任,也怕这几个把她揍一顿。

  “祥子!”帅小泽叫住马子祥,走过去附在他耳边说几句话,马子祥脸色一变,仍然瞪了崔正玲一眼,转身站在旁边。帅小泽又向崔正玲走了几步说:“小面条,咱们的事真的只是个误会,你看你把我也整成这样,就这么算了好不好?”

  “可是,可是我!我昨天站了大半晌!”崔正玲语气还是愤愤不平,见帅小泽和气了些,反而把眼睛瞪圆了,还想再争辩个是非曲直。

  “这位同学,事情因我而起,要么我今天放学也到篮球场站到天黑,给你出气!”袁欣敏走了过来,红着脸说:“你现在就下去向所有同学,还有冯主任他们解释仍飞机的事情,替小泽澄清!”

  “那我说不清楚,我也不知道都谁知道,怎么解释?”崔正玲表情有点慌,找所有同学解释根本不现实,“算了算了,这件事就这样扯平吧!以后谁也不怪谁!”

  “你想得美!”“起码也得当众道歉!”这边众人不乐意了,纷纷插嘴。

  “算了,你走吧!记住,以后别再纠缠我,也别跟任何人说认识我!”帅小泽朝她挥挥手,然后招呼众人下楼继续去食堂。路上告诉大家事情再闹下去,难做的只有自己,大家就不说啥了。

  第一节晚自习,曾伟拿了几套往年的奥数题给帅小泽他们,并且允许他们从各班聚到一起讨论。兴趣小组的补课班也开始了,五个一年级学生聚在二(四)班,帅小泽他们十几个也到那里,包括二(九)班的刘超,聚在袁欣敏、李嘉周围。几个人建议章凤巧、马子祥负责为一年级同学讲题,两人相视一笑,都很乐意做这个工作。

  像往年一样,今年的奥数竞赛仍然分了几个考场,帅小泽他们十个像去年一样被分到第一中学。高林没有参加竞赛,却和高育红、刘慧、曾伟,还有其他几个老师一起在学校门口。同样是等,他却没有像老师们那么焦急,因为他打算等竞赛完了请帅小泽他们吃饭,然后再一起看录像去。高育红不停地望向空洞的大门口,而距离学生考完至少还有一个小时。曾伟则是在不停地转圈,嘴里叼着的“大前门”香烟,过了个把小时还是那么长,原来他紧张的忘了点火。

  袁欣敏不是第一个交试卷,却是第一个在门口等的人,她要等其他九个人都到齐,大家拉着手一起往外走,因为出学校大门时一定是人挤人。帅小泽笑着出来了,问她试卷答的咋样,她微笑着说还行。正想叫他吃完饭一起去书店或者逛街,刘烨刚也出来了,也就没机会说出口。其他人都陆续出来,紧接着是大部分的人涌出来,他们十个人只好手拉手往门口方向挤。

  人流的冲击力实在是大,他们被冲散两次,最后紧握着手挤出大门口。几位老师正焦急地东张西望,一眼看到高大铭,连忙拉着往旁边走几步,竟然多了几个人。因为最后面的帅小泽拉了几个一年级同学,袁欣敏拉着帅小泽左手,他右手竟拉着崔正玲!

  “哎呀妈呀!你怎么跟鬼似的?”帅小泽像见鬼一样迅速甩开崔正玲的手,身子打了个激淩,脸色鄹变大声喊,“你他妈是不是要吓死个人呀?你什么时候跑我后面的?我后面原来是谁?”丝毫没有顾及在场的老师,更没有考虑崔正玲的感受。

  “我,我也不知道,是你拉着我的手走出来的。”崔正玲涨红了脸,其实她也没太注意,只是在慌乱中有人拉起她往前走。等看清是帅小泽时已经接近大门口,以为他忽然不讨厌她了。由于右手拉着另外几个同学,所以她也没敢说话。可万万没想到,帅小泽竟然做出这么大的反应,又羞又恼,眼泪都快急出来了。

  两人这一嚷嚷,旁边的人都看向他们,包括刘慧在内的几个老师和其他同学都觉得吃惊:平时腼腆内向的帅小泽,怎么忽然发这么大脾气?而发火的对象还是个瘦弱的女孩子。马子祥和刘烨刚他们则不然,看到崔正玲的出现也想发火,碍于这么多同学和老师在场才忍住。

  “帅小泽,你干吗无缘无故对她发这么大火?都是一个学校的同学嘛!”曾伟连忙走过去,站在两人中间,把脸一沉看着帅小泽,他怕伤了一年级那几个老师面子。

  “什么无缘无故?你要被她三番几次纠缠,又是爬到楼顶恶搞,又是像鬼一样猛地出现,看你生气不?”帅小泽把眼一瞪,情绪有些波动,因为激劲还没过去,所以根本就没买曾伟的帐,直接把他呛了回去。

  曾伟也没想到,今天帅小泽就像吃了火药似得,碰谁朝谁喷火,闹了个大红脸。也不能硬生生地为个不认识的女孩儿跟自己学生当街吵架,无奈地搓着手,看看旁边一年级的老师尴尬地笑笑。

  “帅小泽!”高育红喊了一声,觉得他今天有些过激,连忙走近几步轻声说:“有话好好说,别冲着老师吼,没看到多少人看热闹吗?”

  “我——唉——”帅小泽看了一眼她的眼神,什么也说不出来。

  “走吧,小泽,咱们先去吃饭!”高林嗡嗡的声音说着,走几步过来搂着帅小泽的肩膀,向前面走去,大家也跟着走。

  走几步,帅小泽转身到曾伟跟前,轻声对他说:“曾老师,刚才真对不起!我都被小面条吓坏了!”

  “算了算了,以后尽量克制着点儿。毕竟都是一个学校的,她老师也在跟前,闹太僵了大家面儿上都不好看!”曾伟压低了声音说。

  “帅小泽!”崔正玲忽然跑到他跟前哽咽着大声喊,眼泪已经流得稀里哗啦,“我承认以前的几次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可是,可是今天的事情,不是我的错!你根本不能怨我!”

  众人又停住脚步,把眼光落在帅小泽身上,看情形感觉这女孩儿也不是好惹的,不知道帅小泽怎么应对。刘烨刚与马子祥、高大铭相互对视一眼,扭头看着崔正玲,心里这个不爽啊!她要再接近,几个人就一起把她轰走。

  “那又怎样?我就是最坏的人!”帅小泽都没用正眼看她,硬生生顶回去。语气里没有半点的妥协,反而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意思,说完绕开她继续往前走。

  这下所有人都惊了,怎么也想不到帅小泽会说出这么句话。马子祥和高大铭居然还凑热闹:“操,我也是坏人!”“我也发觉做坏人爽!”

  崔正玲也呆住了,本还渴望他会说句软话呢,可居然硬生生顶了回来。而这个“最坏”还是她自己指着他鼻子说的,如今他当着众人承认,还真就无话可反驳,只有看他和一群人消失在泪光中。

  第一中学旁边的川菜馆,十四个人围坐在一张大圆桌旁边,桌子上摆着十几个菜,还有汽水。本来是高林坚持请客,帅小泽却说这顿当是兴趣小组来请,因为这次参赛的二年级学生都是组员,要是能取得名次,一下子就能让全校同学刮目相看。马子祥、刘烨刚也表示赞成,高林才坐下吃饭。

  “帅小泽,你感觉这次的题咋样?难不难?”一边吃饭,曾伟忍不住问,在学校门口就想问了,可凑巧发生了崔正玲的事情。

  “这次的题不算很难,大部分题型我们都见过,”刘烨刚接上曾伟的话,“所以曾老师的金笔这次是买定了!可惜我们班主任没答应给!”

  “哦?这么说你把握是很大了?”刘慧忍不住接话。

  “这个不敢说,其他学校也有高手,但我估算过,不出意外的话能得九十八九分!”刘烨刚接着说,他感觉今天考试的状态还算不错,“刘老师,你们班打算奖励什么给帅小泽、王易佳、章凤巧?我们班主任说,我和小敏、李嘉只要得名次,就可以得到一个电子记事本!”

  “是吗?那帅小泽,章凤巧,王易佳你们三个感觉考得怎么样?想要什么奖励?”刘慧扭过头看着帅小泽他们。

  “呵呵呵,感觉还凑合吧!我倒没算能得多少分,反正是没漏题!奖励的事儿您随意吧。”帅小泽腼腆地笑笑,挠着头看看王易佳和章凤巧说,要是换做高育红这样问,他就会认真考虑。

  “小刚说的不对,班主任说的是电子词典,不是记事本。”袁欣敏纠正了刘烨刚的话,接着看刘慧,“刘老师会给小泽他们买电子记事本吗?”

  “刘老师可不像你们白老师那么小气,电子记事本不算回事儿!”曾伟笑呵呵地说。

  “曾伟,快别瞎说,那东西可贵,咱还是考虑点别的,你们考虑老师能承受的!呵呵。”刘慧有些不好意思。

  “小刚,快吃饭!大家快点儿吃饭吧,一会儿不是还那啥吗?”马子祥催促。

  曾伟扭头看着马子祥,不知道他们有什么安排,笑着说:“你们要干吗?我还打算等吃完饭请你们看电影——”

  “曾老师,高林要带我们去附近玩会儿!”刘烨刚赶紧抢过话说,怕马子祥不小心说漏,“嘿嘿,我吃饱了!”。

  “咱们一起去吗?”章凤巧盯着马子祥说,到目前为止没有人告诉她吃过饭还有活动。

  “啊?你,你们几个——”马子祥吞吞吐吐,不知道怎么说好。

  “你们几个女生还是看电影吧,人太多了不好——”帅小泽接着马子祥的话说,知道他再怎样也说不出来个结果,却感觉脚被轻轻碰了一下。用余光瞄高育红,她正在眨眼睛,话锋一转说:“所以——我也不去,刘超跟他们四个去吧?”

  “行!”这是刘超今天当中说的唯一一句话。他是个内向的同学,可能因为少白头有点自卑,几乎不和陌生人说话,加入兴趣小组以后,跟大家一起玩过几次,已经好了很多。

  “小泽你又——?”

  “要吃饱就快去吧!玩过瘾了各自回家,明天学校见!”刘烨刚猜到帅小泽这意思是又要单独行动,刚要提出疑问,却被帅小泽的话打断了。只好看着马子祥干笑一下,撕两块纸巾递给他一块,自己擦着嘴站了起来。

高林、高大铭也站了起来,跟几个老师打了招呼,然后往门口走。刘烨刚、马子祥也跟着走。刘超慌忙跑了过去,生怕被他们给落下来。到了门口高林还在粗声粗气地问马子祥:“小泽今天怎么这样啊?他干吗去?”马子祥没说话,拉着他往外走。

 

  吃完饭,刘慧说想跟高育红逛街,让曾伟带着其他孩子看电影。可高育红却说有点事情要提前回家,说着就起身走,悄悄把一个小纸团从桌子下面塞给帅小泽。

  帅小泽一看上面写着:自己想办法脱身,我在一中门口等你。不由得低头盘算起来。

  “那怎么办?曾伟,咱们带着六个孩子看电影去?”刘慧看着高育红出门走了,心里有些失落地看着几个学生,要说她也回家把孩子们丢给曾伟有些不合适,毕竟多数是女生。

  “行啊!同学们,你们觉得怎么样?”曾伟答应着又扫视一圈,十几个人已经走了小半。

  “好!”“可以!”几个女生纷纷同意,反正回学校也早。

  “刘老师,曾老师,我,我觉得我还是去追大铭他们好了!小敏,佳佳,你们几个慢慢吃,呵呵呵呵……”帅小泽忽然腼腆地站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得挠着头,说完一阵傻笑跑了出去。

  袁欣敏以为他不好意思跟这么多女生在一起,所以并没在意,只是看他也走了,多少有些失落。

  王易佳却另有想法,因为她忽然想起了刘烨刚前段时间说过的话。猜想帅小泽有秘密行动,所以先和高林他们约好,再故意找借口不去,让他们以为他会和老师以及五个女生一起看电影,然后再次甩掉这些人,仍然是单独行动!再望旁边的人,袁欣敏呆望着窗外,章凤巧低头想着心事。季心怡看着满桌剩菜,觉得扔掉可惜,正用筷子挑着吃,还不断摇头叹息,因为刘烨刚早把钱塞给她,让她付账。这时李嘉的眼珠也在转给不停,虽然什么也没说,但可以看出正在想问题,而且绝不是思考竞赛题。

  “红姐,咱们去哪儿?”帅小泽跑到第一中学门口时,高育红已经站在那等了,连忙凑过去小说问。

  “别在这儿呆着,边走边说。”她轻声说着顺着路边往前走,走几步又扭头看着他说:“傻瓜,你先说说今天那个女孩儿是怎么回事?”

  “哦,那小面条可烦人了,她是我们班王义强同村,前段时间忽然跑过来跟我要竞赛试卷题,”帅小泽靠近高育红一些,压低声音,“我让王义强说试卷借出去了,她还不依不饶,就被“坏水儿三李”弄哭了,结果她竟跑到教导处告我,冯主任也没怎样。于是她又纠缠,放学都在门口等,被祥子他们怼了一顿!”

  “还有呢?”高育红轻轻一笑,仍然边走边看他。

  “后来她又来班门口等我,我嫌烦了就找袁欣敏借了一份给她。可是她第二天在楼顶往下扔上百个纸飞机,每个都写在楼顶等我,很多人都笑话我。我生气了,跟祥子、衡信他们上去又把她骂了一顿!”帅小泽喃喃地说,脸也红了,没敢说袁欣敏写纸条让他唱歌的事。

  “然后呢?”她歪着头不紧不慢地说。

  “然后就是今天,你都看了!”他满脸赔笑说。

  “是吗?”她把头一仰,“不老实!我咋听说那女孩儿为了给你唱歌,在篮球场从放学等到天黑!”

  “啊,那都是误会!是袁欣敏听说我学唱歌了,就夹试卷里张纸条叫我去篮球场,我完全不知道,结果就跑小面条手里了。真的不关我事儿!”帅小泽把心提到嗓子眼儿,怕她又钻牛角尖。

  “我知道,也没有说怪你!”她忽然莞儿一笑,满天云彩都一哄而散。

  他满脸的担忧一扫而尽,长出一口气,挨着她的肩往前走

  “听说这季节的白杨林很漂亮,我知道西关外有一大片,想不想去看看?”她轻声说,微微翘起的嘴角洋溢着浅浅地笑,眼睛里则写着些许惬意。

  “当然想啦,因为你喜欢嘛!”帅小泽笑呵呵地说,似乎已经预想到她看见美丽风景时的灿烂表情。

  “嗯——那好,咱先到大路上,坐2路公交车。”她心里又是一阵喜悦,就知道他会这么说,冲他嫣然一笑往前面走。他紧走几步,牵着她的手并肩向路口走去。

  西关果然有一大片白杨林,站在大路上基本看不到,因为白杨林在一个大土坡后面。他们坐过站以后才从侧面看到一点,而且看到的只是一排高大干树枝,三三两两地挂着几片枯叶。她心里不免有点失落,既然来了还是走近看看才死心,今天的相机大概是派不上用场了。

  站在土坡上往下一看,两人惊呆了,足足看了两分钟没动地方,因为刚才看到的一排高树是白杨林旁边的榆树。白杨林其实并不高大,也不是很整齐,但树上挂满了黄灿灿的树叶,还有些叶子是橙色的,黄橙相间,如同高高悬起的花朵。地面上散落着薄薄一层,新陈叶子颜色对比起来更漂亮,对应着湛蓝的天空,像是一副颜色鲜艳的水彩图画。树干旁露出几束绿色杂草,提醒他们仍然生活在现实中,而并非进入画境。

  她开心地笑笑,拉着他的胳膊往坡下跑。心情美极了,边跑边对他说:“傻瓜,我没骗你吧?这里真的很漂亮!”

  “嗯,真没想到这些杨树叶能像花儿一样漂亮!”他也是满脸惊喜,从没想过白杨树也会如此美丽。

  两个人先是闯进画境一阵乱跑,脚步带着风,撩起地面些许黄叶子翻飞。橙色黄色枯叶夹杂着地面的野草,就像一个硕大的花圃,而他们就是这美丽花圃上两只快乐的小鸟,轻快地来回穿梭,愉快地嬉笑声传出很远很远。

  跑累了,坐在地上想休息一会儿,又站起来拍照。她刻意把马尾拆开,乌黑的秀发披散在肩头,摆着各种动作让他拍。他通过相机视窗看她更美,四外的灿烂的树叶,远处湛蓝的天空,脚下美丽的花地毯,都成为她完美的陪衬,她烂漫纯真的笑脸才是最靓丽的风景。

  五项全能竞赛有些乱,兴趣小组二年级有十六人参加竞赛,却被拆的凌乱不堪。高大铭、衡信、刘烨刚、章凤巧、李嘉被分到高级中学考场,王易佳、马子祥、陈乐凯、伍欣欣被分到第一中学,季心怡、尤玉娇、岳洋、孙庆浩、刘超被分到鹿港二中,整个学校只有帅小泽和袁欣敏被分到三十八中学,而陪他们去的是二(四)班班主任白春梧。

  袁欣敏这天心情还算不错,不仅仅因为艳阳高照,还有今天要跟帅小泽一起参加竞赛,和他同学一年半了,终于有机会单独相处。所以袁欣敏穿了一套粉色运动服,粉白相间运动鞋,梳着马尾,和他穿的灰白色运动服白色运动鞋特别般配。斜坐在他车后座,环抱着他的腰,脸靠在他后背。在这样冷风席席的初冬,却没有一丝寒意,要是没有白春梧这个不协调的形象在旁边做电灯泡,那就更加完美。

  语文、数学、物理三门考了一上午,下午考化学和英语。帅小泽本想带袁欣敏到学校大门口一百多米的一家面馆吃饭,刘烨刚说那家的肉丝面超好吃。可白春梧先开口说带二人去学校食堂,吃完饭再休息一会儿接着考试。帅小泽冲袁欣敏吐吐舌头,小声说她班主任是老抠门儿。

  三十八中食堂吃饭的人并不多,稀稀落落乱坐着,想必大部分考生都在街上吃饭。白春梧居然给他们每人买了一份饭盒,大部分都是米饭,盖了薄薄一层乱菜,什么豆芽、芹菜、蒜薹、豆腐,连碗青菜汤都没有。袁欣敏看看帅小泽,帅小泽又看桌子上的饭盒,无奈地摇头,怎么也舍不得下筷子。白春梧竟然吃的“嚓嚓”响,转眼间大多半盒饭都已经进肚了。

  “你们学校就是这标准儿的伙食?”忽然有人站在三人的桌子跟前说话,刚好在帅小泽侧后面。对面的袁欣敏一眼认出是石忠,吓得张大嘴没说出话,用手指着他,瞪大眼睛。

  帅小泽连忙扭头看,也是一紧张,吧嗒吧嗒嘴,不知道怎么说话,跟石忠这家伙还有过节呢!原来这是他的地头儿,他会不会找麻烦?白春梧也把筷子放下,站了起来,看着石忠,不知道他是开玩笑还是挑衅。

  “耍把戏的!不认识我了?学驴叫的石忠。”石忠看着帅小泽,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但记得他打球像玩杂技。

  “哦,石老师,呵呵,真巧哈?”帅小泽干笑了一下,心里也着实紧张起来。担心他不怀好意,要打要跑都不怕,只怕因此连累了袁欣敏,回去就丢人了。

  “一点儿也不巧,我就在这儿教化学!”石忠笑眯眯地看帅小泽,把手里端着两个盘子放在桌子中间,一份小鸡烧土豆,一份豆角茄子,“考试的时候就看到你们俩了,这个请你们吃。坦白说,虽然不喜欢你,却挺佩服你的身手!”

  “啊?”帅小泽无论如何没想到石忠会请吃菜,心想只要他不记仇就算好的,一时间竟然有些不好意思,“其实那天,我们也觉得有——”要说起那天听说石忠流泪时,大家都觉得他挺可怜的,也意识到对他的惩罚有些过分。

  “嘿嘿嘿,行了,其实那天不愿你们。我知道自己啥脾气,走了以后也觉得都是自己太犟惹的祸,不提了!”石忠打断帅小泽的话,猜到他担心自己报复,“你们不用怕,我石忠是头犟驴,但不是小人。”

  “那石老师,你坐下一起吃吧?”袁欣敏见石忠一脸的和气,逐渐把戒心消除。

  “不,不用了,我跟几个同事在那边正吃着,看你们伙食这么差,才过来打个招呼。以后有什么用得着的地方,尽管来找我,我在初三化学办公室,你们慢慢吃吧。”石忠说着摆摆手,又用手指指旁边不远地方,转身笑着离开。

  “这人挺有意思的,你们认识?”白春梧来回看着帅小泽和袁欣敏,疑惑地问。

  “石老师是个倔驴脾气,我们闹过一架,算不上朋友,但看起来至少不是很抠门儿!嘿嘿嘿。”帅小泽笑呵呵地说,也是故意逗白春梧,“白老师,吃菜!咦!原来他们食堂有肉啊!小敏夹肉吃!呵呵……”说着夹起一块鸡肉放在袁欣敏饭盒,她低下头一边吃一边偷笑,不爱开玩笑的白春梧尴尬地笑笑,紫巍巍的脸像极了酱茄子。

  下午考化学时,监考老师竟然是石忠,他倒背着双手转悠着,不时盯着帅小泽和袁欣敏笑一笑。帅小泽没有参加英语竞赛,袁欣敏考试,他就在院子瞎转悠。石忠又过来把他带到办公室,还给倒了杯茶,和他探讨起来其今天的试题,帅小泽反正也无聊,就跟石忠认真聊起来,经他一分析,还真觉得自己这次考试希望挺大。石忠也逐渐地喜欢起帅小泽,其实他没什么朋友,很少人受得了他倔强孤僻的性格。

  考英语以前,白春梧已经先走了。袁欣敏考完以后,一出考场就看到帅小泽在对面屋檐下站着,高兴地跑过去。拉着他胳膊就往旁边走,完全不用避讳任何人的眼光。这样单独相处的无拘无束感觉,让她格外充实。两个人跟着石忠在二中溜达了一圈儿才离开。找到刘烨刚说的那家饭馆,要了一个凉菜拼盘,一大碗面,两个汽水,一个空碗,聊着吃着。讨论了今天考试的五门课,比较了石忠和白春梧,还猜测了马子祥他们今天的状态。   


编辑点评:
对《第二十二章 恼人的面条》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