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十三章:符坚登基

第十三章:符坚登基  作者:段永忠

发表时间: 2019-11-18  分类:长篇  字数:11970  阅读: 135  评论:0条 推荐:0星

 

  

  1,

  正当苻坚引弦待发之时,宫中又传佳音,邓羌成功地入卫内廷,作了新兴王苻飞的副手。 邓羌何以能入卫内廷?这正是王猛计划中关键的一环。前文提到,广平王苻黄眉征讨姚襄,功大不赏,反遭秦主苻生所辱,心中不忿,由怨生恨,遂潜谋杀生。谁知行事不秘,反被苻生所诛。邓羌曾随广平王一道讨伐姚襄,过从甚密,苻生怀疑邓羌亦参与其事,几次欲杀邓羌,赖东海王苻坚力保。

  秦主生私下里谓苻坚曰:“黄眉谋逆,阴谋弑孤,孤疑邓羌亦其一党,苦无证据,欲杀之以绝后患,爱卿以为如何?可为孤一决!”苻坚对曰:“邓羌,猛士也!性耿且忠,断未参与其事,臣愿以身家性命为其作保!况邓羌勇冠三军,为不可多得之将才,陛下既无佐证,岂可屈杀忠良?愿陛下怜而赦之!”苻生点头道:“卿言之有理!”故邓羌得以保全。

  适王猛下山辅佐苻坚,坚备述其事,王猛一听,眉头一皱,计上心来。遂往说邓羌,劝其佐东海王以诛无道,复教以进身避祸之法。邓羌绝处逢生,感恩不已。羌平日对东海王心仪已久,闻言大喜,慨然许诺,愿归附东海王,充作内应,遂依计而行。

  越一日,苻坚密遣人送去黄金百镒,白璧一双,邓羌得璧,徑往谒新兴王苻飞。二人原系旧交,羌与飞尝有救命之恩。初,桓温入关,秦主苻键令苻雄率苻生、符飞等佐太子苌以拒之,关中之战,秦师败绩,太子苌身负重伤,苻飞亦身陷重圍,身被数创,人困马乏,眼看就要血染黄沙,亏得邓羌杀奔前来,奋力击退晋军,救了苻飞一命。飞由是感激,和邓羌结生死之交,约为兄弟。及宿卫内廷,常思邓羌之勇,欲将其揽到身边。值苻黄眉事发,邓羌无故受累,苻飞恐主上责怪,只好作罢。

  闻邓羌来访,心中甚喜,忙将其迎进府内,置酒相待。飞叩问来意,邓羌坦然相告:“黄眉谋逆,主上疑羌为其死党,羌含冤莫白。愿入卫内廷,以表忠心!羌无以明志,愿殿下进言陛下,察我之诚,为我释疑,羌感恩无极矣!白璧一双,系祖传之物,望殿下笑纳。”言罢,将怀中玉璧双手捧上。

  苻飞见玉璧晶莹,雪白无瑕,知为稀世之珍,忙笑道:“自家兄弟,何须多礼,此物稀罕,贵重非常,飞如何敢受?”邓羌见苻飞推辞,故作凄然,泣告曰:“羌遭主上猜忌,身家早晚不保,非殿下难以释疑,白璧虽好,乃身外之物,权表邓羌一点心意,求殿下怜而救之!”言罢,竟自跪了下去。

  苻飞见邓羌如此哀告,甚觉过意不去,忙接过玉璧,双手相扶,言道:“你曾救吾于千军万马之中,吾知汝忠心耿耿,必在皇上面前替你一力担承,贤契且请放心!容禀过主上,就请汝前来就职,只是委曲贤契作吾副手,大材小用了!”邓羌连说“不敢!”

  邓羌见苻飞慨然应诺,知大事已偕,一切皆在王猛预料之中,不由得心中暗暗佩服。

  2、

  苻坚闻邓羌入卫内廷,心中欢喜无限,谓王猛曰:“先生此着,实杀手神招,如今有了内应,扳倒苻生更多几分胜算。何时发动,惟先生定夺!”王猛曰:“形势虽利于我,然还须忍耐,静观其变,以待最佳时机。”

  适姚苌密使到来,呈上书札,苻坚观后,不由得眉飞色舞。原来姚苌说话算数,半月来募兵万余,声势复振。如今人马已近二万,姚苌英勇,部下能征惯战,又得柳如兰之助,足可挡渭南御营大军。苻坚喜道:“不意小羌行动竟如此神速,吾未曾错看,真将才也!”王猛闻言亦喜。

  苻坚召集众人,於后花园中密室聚会,共商大计,就要大举发动。杜知文进言道:“百足之蟲,虽死不僵,苻生现在位上,其势方张,御营大军虽有姚苌挡之,然苻柳镇蒲坂,苻庾屯陕城,二人皆握有重兵,铁三角不破,对我威胁甚大。莫若禀过苻生,使晋王苻柳出使西凉,招降玄靓,若符柳不在,则苻生势孤,去一劲敌矣!”众皆称善。王猛曰:“此釜底抽薪之计,愿殿下速行!”

  第二天早朝,苻坚出班力奏,言:“西凉内乱过后,主少国疑,宜派能员前去招降以为我用。”苻生好大喜功,闻言大喜:“爱卿所言,甚合孤意,但不知当派何人前往?”苻坚曰:“兹事体大,非陛下亲信之人不可,晋王柳德望素著,其手下参军阎负、梁殊能言善辦,亦国士也!若使晋王率二人前往,大事必成,唯吾王明察。”苻生不假思索,当即表态:“就依爱卿所奏!”

  也是苻生作恶多端,天夺其魄,邓羌宿卫内廷,苻生从苻飞所请,心中全然不疑,苻柳出使西凉,无异自去羽翼,苻生懵然不知。大凡暴君,往往缺少心机,行事并无章法,一味痴迷武力,有持无恐。也是苻生气数已尽,非人力所可挽回。朝中不乏精明之士,也有人猜知苻坚阴蓄异志,然痛恨苻生残暴,也不说穿,只盼望云开雾散,早见青天!可见天理循环,报应不爽,公道自在人心。

  3、

  寿光三年六月,天生异兆,星象示警,长安以东,虎狼食人,长安城中,宗庙倾塌一角,童谣四起:“百里望空城,郁郁何青青,瞎儿不知法,仰不见天星。”太史令康权职责所在,乃入奏曰:“昨夜三月并出,孛星入太微,光连东井,自上月以来,天气沉阴不雨,长安城中,大风拔树,倾倒宗庙一角,恐为下臣谋上的隐兆。臣忝为太史令,事关国家安危,不敢不告!”

  生闻言大怒,拍案道:“汝又敢妖言惑众么?”传令武士,斩迄来报,康权大惊,连呼:“冤枉!陛下饶命!”生不听。

  两班文武,惮生淫威,皆噤若寒蝉,缄口不言。苻坚亦在殿上,欲激众怒,乃目示其兄清河王苻法,苻法会意,越众而奏曰:“太史令秉国之重典,为春秋之笔,报上天垂象,是忠于陛下之职守也!不宜降罪。愿陛下息雷霆之怒,怜而赦之,天下幸甚!”生益怒,不从所请。下谕道:“有再敢为其求情者,视为同犯,夷九族!”群臣敢怒而不敢言。

  须臾,康权尸横殿外,武士呈上一颗血淋淋的首级,苻法怏怏而退,众朝臣尽皆掩面。

  是晚,苻生狂饮亦旧,酣醉之余,忆起早朝之事,顿起恶念,口中梦呓般语道:“阿法兄弟亦不可信,明日便当除灭!”当有宫婢飞报苻坚,坚知事态紧急,一面将事态转告苻法,一面召集众人,同商对策。王猛曰:“事急矣!箭在弦上,不容不发,请主公号令!”

  坚乃分拨众人,使苻法率梁平老、强旺及二府家丁数百人潜入云龙门,坚自领王猛、吕婆楼率麾下数百人继进,令张若梅统终南山人马随后接应。坚本欲自打头阵,为杜知文所阻,杜知文道:“主公乃万乘之尊,岂宜身临险境?知文不才,愿代为前驱,为报主公知遇之恩,臣万死不辞!”苻坚乃止。

  王猛曰:“主公宜速遣人知会姚苌,令其进逼渭南,以除后顾之忧!”苻坚应诺,忙修书一封,遣一偏将急驰而去。

  4、

  杜知文别过张若梅、林丹,和卢旺领本部啰兵五百人前往云龙门,二人含泪相送,齐道:“军师珍重!”杜知文哪里知道,等待他的竟是一场血光之灾!

  时内廷总管为新兴王苻飞,飞为人机警,足智多谋,其人虽则愚忠,却不乏英烈之气,心中自有主张。那日在朝堂之上,闻太史令康权之言,知天象示警,恐宫廷有变,深引为戒,乃密作安排。

  苻飞从宿卫营中挑出二千精锐,蛰伏于云龙门两侧之宅院中,各备强弓硬弩,昼夜轮值,令:“凡有不明身份经云龙门潜入大内者,不问何人,杀无赦!”云龙门形势险要,城高壕深,为进入内苑之通道,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气概。

  是夜天气阴沉,月黑风高,十步之外,不见人影,杜知文一马当先,含枚疾驰,步兵随后

  ,终南山人马久经训炼,但听“嚓“”嚓”之声作响,一彪人马如风般奔袭云龙门!

  时近三更,苻飞尚未就寝,接得侦骑飞报,有一支人马来袭,忙传令伏兵齐出,飞披掛上马,率亲兵直奔云龙门。一面急令邓羌带人马火速前来接应。

  苻飞登上云龙门,值终南山人马杀到,遥见城楼上亮几盏灯笼,灯光暗淡,正欲破门而入,只听得一声挷响,两侧厢房内伏兵尽起,万弩齐发,箭如雨下,向终南山一干人马射来!杜知文情知中了埋伏,大叫“不好!”传令退军,可事发仓促,哪里还来得及?顷刻之间,便被射杀百十余人。

  杜知文临危不乱,兀自率军抵抗,卢旺早舞开扑刀,拨打来箭,军士虽带有盾牌,无奈箭如飞蝗,防不胜防,哪里拨打得尽?杜知文坐骑早为流矢所中,将知文颠下马来,箭如流星,黑夜中尽朝二人射来,一轮攒射,将杜知文、卢旺二人射得刺猥一般,浑身插满矢簇。后人有诗赞二人云:

  终南山上为魁首,云龙门前作忠臣,世人尝悲马陵道,落凤坡吊凤雏魂!

  苻飞下得敌楼,飞马赶杀残兵,待得苻法率梁平老,强旺引人马赶到时,终南山人马已被杀得尸横遍地。火光映照中,苻飞耀武扬威,俄而,邓羌引援军复至,敌势更张。苻法兵少,见前锋失事,不敢贸然行动,只扎稳阵脚,以待援兵。须臾,苻坚、王猛率一班人马杀到,双方对峙,剑拔弩张,一场生死大战即将来临!

  5、

  王猛见杜知文一班人马遭敌毒手,知云龙门两厢埋有伏兵,将人马约退一箭之地,復排开阵式,一面飞骑促张若梅来援。张若梅不放心苻坚,和林丹率终南山人马随后进发。闻前军失利,杜知文、卢旺捐躯,不觉失声痛哭,全营将士无不悲愤,发誓要为军师报仇!张若梅闻王猛催促,鼓勇向前,和苻坚会合,声势大振。

  王猛紧随苻坚,仗剑而言:“主公,事急矣!开弓没有回头箭,今夜不杀苻生,容其苟延残喘,倘渭南、蒲坂来援,吾等皆死无葬身之地!愿诸君跟随殿下,奋勇向前,誓除暴君!”众将士齐吼:“奋勇向前,誓除暴君!”群情激昂,声振屋瓦,苻飞见对方人马精强,斗志旺盛,心中始有懼意。

  苻飞身经百战,不是懦弱之辈,虽知苻生无道,众怒难犯,然职责所系,不得不前。两阵对圆,苻飞挺枪跃马,大喝道:“东海王,主上待你不薄,汝缘何造反?”苻坚对曰:“苻生暴虐,人神共愤,独夫昏君,人人得而诛之!吾身为王室宗亲,何为谋反?汝若知顺逆,理应退避,何面目与孤饶舌!”飞无言以对。

  时邓羌正在苻飞侧后,王猛目示邓羌,大喝道:“建功立业,尽在今朝,还不于我快快动手!更待何时?”羌会意,手起一剑,疾如闪电,朝苻飞背后刺来,剑势如虹,力透剑尖,苻飞猝不及防,作梦也不曾想到邓羌会偷袭自已,待察觉时为时已晚,被邓羌一剑穿心,刺个正着。一股血箭射出,苻飞瞪大双眼,连哼都未曾哼出一声,从马上倒栽下来。

  邓羌大叫道:“东海王有令,只惩首恶,余者不问,立功有赏,降者免死!”众宿卫群龙无首,新兴王尚且被杀,谁敢反抗?况苻生之暴,天下皆闻,人心向背,自不待言。众宿卫将士自邓羌以下皆山呼“万岁!”释杖相从。

  苻坚率众穿过云龙门,直入大内,一路无阻,直达苻生寝宫。苻坚提剑先行,问官女内监曰:“昏君何在?”左右曰:“尚醉卧榻上耶!”

  坚麾兵直入,生醉眼朦胧,问左右道:“何人大胆,敢擅入寝宫?不怕孤杀头么?”左右告道:“是贼!”生狂笑:“既说是贼,何不拜我?”左右皆窃笑,坚兵亦笑且哗。

  苻坚指挥众军,从榻上将苻生拖下,牵拉出去,徙之别室,生醉后无力,连呼:“左右快来救驾!”见无人答理,一任众军拥入别室幽禁去了。这正是:多行不义必自斃,暴君从无好下场!

  6、

  苻坚兵不血刃,攻占内廷,捉了暴君苻生,大功告成,人心踊跃。比及平明,朝臣知悉,皆无人反抗。长安城中,万众欢腾,军民奔走相告,额首称庆。

  苻坚怜杜知文、卢旺殁于斯役,哀伤不已。令手下打扫战场,将二人香花沐浴,从厚安葬。苻飞殉难,亦代为收殓。一面召集群臣,商议善后之举。

  苻坚曰:“吾等既废暴君,国不可一日无主,宜立嗣君。社稷大事,民为贵,君为轻,前车之鉴,唯有德者居之!众卿不妨各抒己见,推选贤能!”

  吕婆楼进道:“东海王首倡大义,公正贤明,德望昭著,自是继位的最佳人选,何必再议?”众皆附从。

  苻坚摇首道:“法,坚兄也!德才兼备,按序当立!”苻法闻言,汗流夾背,慌忙推辞:“坚系嫡嗣,威望素著,才能远在我上,况深得众人拥戴,法何敢占先?此事万万不能!”王猛听了,甚觉有理,心中暗暗贊赏:“这苻法还算有自知之明。”

  正自争持不下,坚母苟氏趋入,谓苻坚曰:“社稷重事,天大的干系,吾儿既自知不能,何不让人?若谬膺大位,他日有悔,谁为任咎?”群臣一齐顿首,盛称坚贤,必能安邦定国,振兴苻秦,众人纷纷表示,愿效忠新主,苟氏乃喜。

  当即议定,由苻坚升殿即位。群臣分文武两斑,三呼已毕,尽皆跪倒,坚传旨“平身”,众臣方起。坚自立帝号,号称大秦天王,大赦天下,改元永兴。追谥父雄为文桓皇帝,尊母苟氏为皇太后,立东海王妃苟氏为皇后,子苻宏为太子。

  苻坚大封功臣,以兄苻法为丞相,都督中外诸军事。诸王皆降为公,封弟融为阳平公,子丕为长乐公,晖为平原公,熙为广平公,叡为钜鹿公。令李威为左仆射,粱平老为右仆射,强旺为领军将军,吕婆楼为司隶校尉,王猛为中书侍郎,邓羌、林丹、姚苌皆封列侯,拜为大将军,其余各有功将士尽有封赏。复追赠杜知文为护国军师终南伯,卢旺为副将,立庙四时祭祀。

  苻坚以董荣、赵韶等人奸侫乱国,尽皆诛之,死二十余人,复遣使逼苻生自尽,以绝后患。苻生临死,尚饮酒数斗,醉倒在地,为使者毙杀。年二十三岁,在位二年有余。坚以其暴厉,谥为厉王,其子尚幼,许袭越王封爵。

  及晋王苻柳率二使说降西凉,回京复旨,坚已掌大权,苻柳不敢再入长安,潜回蒲坂,闻苻庾在陕城,不得已归降苻坚,自己孤掌难鸣,适苻坚遣使招降,许其领车骑大将军尚书令封号,仍旧坐镇蒲板。苻柳见大势已去,只得归顺。苻坚根基未牢,不愿多惹事非。后二人阴蓄异志,终为苻坚逼迫而谋反,为王猛率众讨平。

  二人何以会孤立无援?苻安哪里去了?在这里需要补叙明白:原来苻坚深感渭南御营大军对长安威胁最烈,故千方百计想要铲除。恐姚苌一军难以应付,故甫一登位,即令邓羌、林丹引五千人马前去接应,苻坚心中忐忑,兀自放心不下,欲知后事如何,且容笔者从容交代。

  7、

  却说武都王苻安为苻生心腹,为人老成持重,官拜太尉,总管御营兵马,生依若长城。闻探子来报,东海王发动宫变,捉了秦主苻生,心中甚是不服。正拟大起兵马,进京勤王,一面联络苻柳、苻庾,约二镇一同出兵,会师长安,同救苻生。

  谁知尚未发动,姚苌已杀奔前来,苌自领前锋七千余人,柳如兰率万余新兵随后接应。苻安大怒,尽起御营大军相抗。见姚苌兵少,初不以为意。谁知姚苌所统,皆姚襄旧部,哪一个不是身经百战,九死余生,实羌人精锐中的精锐。甫一接触,高低立判!御营军吃了大亏,苻安方知厉害。

  姚苌率一千铁骑直捣中军,勇不可挡,径直来捉苻安。苻安宿将,怎是无能之辈?令左右射住阵角,率诸将拼死迎战。安仗着兵多,要将姚苌包圍,以挽颓势,双方喊杀连天,绞成一团,一时间相持不下。

  谁知柳如兰率领援军,卷地杀来,那新募之兵未经训炼,不懂阵法,全凭血气之勇。见柳如兰天仙一般,英姿飒爽,飞马向前,众人无不奋勇!此时双方混战,全凭一鼓作气。柳如兰援军队伍散乱,全然不依章法,挥舞长枪大戟,见人就杀,箭如飞蝗,厉吼如雷,御营军为之气夺!

  苻安正和姚苌激战,自是不能分身,见一女将前来,人物绝美,挡者披糜,忙令身边二员副将往迎。柳如兰一把宝剑神出鬼没,几个照面下来,将二将刺下马来。符安不敌姚苌勇武,欲暂避敌锋芒,只得传命退军。

  谁知祸不单行,小校来报,邓羌率大队人马已袭取渭南大营,正从背后杀来!苻安闻言,心惊胆裂,仰天长叹:“天亡我也!”比及邓羌、林丹分两路杀到,和姚苌、柳如兰前后夾攻,御营大军溃不成军,顿时冰消瓦解。

  邓羌大叫:“降者免死!”众皆纷纷投降。苻安为流矢所中,死于乱军之中。众将合兵一处,招降渭南残部,尚有二万余人。令暂屯渭南大营,等候圣旨发落。渭南之战遂告大捷。

  8、

  捷报传到长安,苻坚大喜,如背

  上去了芒刺,浑身轻松,快活无比。一边遗人渭南劳军,一面遣使传檄蒲坂、陕城,令晋王柳、魏王庾来降,许保留原位,降王为公。二人闻渭南大军轸灭,迫于情势,不得已许降。至此,铁三角为坚攻破。

  苻坚去了心腹之患,决心整顿朝纲,谓群臣曰:“四境扰嚷,群情汹汹,万民遭生荼毒,苦秦久矣!朕不才,欲重振朝纲,再开新宇,诸位爱卿有何好的举措?尽管建言。纵有差错,朕亦不过问!”言罢,目注苻法,王猛、吕婆楼等一干大臣。

  苻法率先出班,慨而言道:“先祖健在日,尝任用贤能,鱼遵、雷弱儿、王堕、毛贵、梁楞、粱安、段纯等皆辅弼重臣,世代忠良,为符生冤杀,宜追复官爵,依礼改葬,其有后嗣者择优授用,则朝野悦服,士民归心。”苻坚曰:“善!遵照执行”

  王猛奏曰:“国之教化,在于兴学校,明礼义,任贤能,竣刑法,愿陛下选用贤吏,则万民咸附,国必大治。”

  吕婆楼对曰:“怜孤寡,抑豪强,招集流亡,劝课农桑。兴修水利,开垦荒地,休养生息,以充民力,则百姓安居,国力日张矣!愿陛下行之。”苻坚喜慰,一一照行。

  三辅之民,关陇百姓,骤然得此一位英主,比之苻生,判若云泥,无不为之歌功颂德,想望昇平。

  谁知乐极生悲,朝中出了一桩大事,使苻坚声名受损,痛彻心扉。原是坚母苟太后酿成大错,私擅内旨,赐死苻法 。苻坚一时私心自用,不救苻法,反猩猩作态,混淆是听。苻法之死,坚失去一得力助手,使白己声名大打折扣。

  那苟太后心存狹隘,恐众心不附,符法居长,得揽大权,早晚危及坚儿,故时常提防。那一日路过相府,见苻法宅前车马盈门,热闹非常,遂忧上加忧。回宫后与左仆射李威密谋,随发内旨,赐苻法自尽。

  苻法无故遭戮,悲愤莫名,恨自己错生皇家,全无骨肉情义,自相残害,反不如寻常百姓!坚仓促闻讯,忙趋往东堂,与苻法诀别,流涕悲号,继之以血。后,史家讥苻坚临场作伪,岂真不可挽回?乃自欺欺人,私心自用也!淝水之战后,苻融战死,王猛早逝,苻坚败回长安,身边缺乏主持中枢之人,乃后悔不已,可世上哪有后悔药可觅?

  9、

  苻坚得登龙位,主三秦生杀大权,万里江山,锦绣生辉,坚顾盼自雄,心中甚为得意。苻坚一连数月忙于朝政,昼夜操劳。苻生昏庸,只知痛饮,遗下了多少军国大事急需处理!

  待得诸事有了头绪,苻坚一颗心方始放下。蓦然心动,骤觉一惊,自己只顾处理军国大事,冷落了张若梅,心中好生过意不去。苻坚虽则英雄,少不了儿女情长,自思此番夺取天下,终南山出力不少,若不是张若梅的三千人马,自己手中几乎无可用之兵。若不是张若梅苦口婆心引导,柳如兰怎肯下嫁姚苌、使自己骤得一员上将,平添二万精兵?其间更有杜知文舍死相替一节,也是终南山众头领的功劳。

  张若梅的倩影不时在苻坚的脑海里浮现,扰得他心绪不宁,无论如何,是该给张若梅一个交代的时候了!

  苻坚处事果敢,断然作出决定,册封张若梅为西宫贵妃,即日就讲就行!诏书一下,满朝皆喜。长安城中喜气洋洋,奔走相告,有好事者将苻坚在终南山和张若梅之间的情事添油加醋,编绘成书,任艺人传播,一时间街头巷尾,传为美谈。四下里纷纷扬扬,妇孺皆知。

  其时,张若梅尚住东海王故居,没有搬往宫中,苻坚几次三番派人来接,皆为张若梅所拒。月前,杜知文坟茔落成,张若梅禀过苻坚,偕终南山众头领前行祭奠,姚苌闻讯,亦随同前往。当日情景,张若梅至今尚历历在目,难以忘怀……

  那一日清晨,众人备好香烛纸钱,老酒三牲,上了终南山,望杜家岭而行,那正是杜知文、卢旺二人的老家所在。见杜家岭上两座新坟,墓门高拱,碑记犹新,不觉悲从中来!想人生在世,为功名利禄所累,谁不舍生忘死,奋力打拼?到头来一杯黄土,终归自然,什么都不要了!只长眠青山,与草木同朽,岂不悲乎?

  其间,柳如兰哭得最为伤心,柳如兰诉道:“知文哥哥,我知你对我最好,三年来爱护有加,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小妹对兄长敬爱有加,但只是兄妹之情,并无儿女情愫。如今阴阳两隔,为妹好生伤感!兄英雄了得,尽忠王事,朝廷已有封赠,兄九泉之下有知,当感欣慰!”言罢,竟自跪了下去。

  众人排开香案,摆好三牲祭礼,一齐跪到,行参拜大礼。柳如兰兀自泪人一个,张若梅等亦痛哭出声,姚苌为情所染,亦流下了几滴虎泪。待得礼成,张若梅嘱咐林丹,乘机回狼嚎寨一遭,遣散众啰兵。言有亲者投亲,每人发给纹银十两,以作家资,无亲可投者可留居山寨,养老送终。林丹立下规矩,不许再打劫过往客商,众人一口答应。

  张若梅回到长安,心中闷闷不乐,一连数日,难以排解,想是哀杜知文之故。若梅郁郁寡欢,心中思念苻坚,想苻郎新定江山,万事集于一身,势必忙得不可开交,顾不上自己,原在情理之中,心结解开,豁然开朗。

  待得苻坚诏下,张若梅喜出望外,心道“苻郎果然重诺,不负当初誓言,自己没有错看于他!”一念及此,心中更为得意。

  俄而钦天监选下吉期,钦定八月十五日完婚,届时人月同圆,举国共庆!苻坚、张若梅一对壁人,历三年相思之苦,有情人终成眷属。

  待到夜阑更深,二人喝过交衾酒后遣散宫娥彩女,方准备就寝。但见得:金屋焕彩,华殿生辉,英雄美人,相拥而笑。四目相投,竟自胶着。皇宫内苑,和终南山上又自不同,说不尽的人间富贵!

  张若梅柔情无限,一任苻坚搂着,相爱相亲。苻坚闻张若梅身上一缕淡淡清香不时传来,非兰非麝,中人欲醉,不觉心花怒放。

  苻坚一把抱起张若梅,入寝宫坐定,将她横在膝上,张口吻她笑靥,张若梅不胜娇羞,也不拒绝,一任苻坚所为。苻坚张开大口,吸吮张若梅樱唇,张若梅“嘤咛”一声,张口来接,双舌绞在一起,浑身酥麻,说不尽的旖旎风光!

  是夜,二人尽情欢乐,春风无限,张若梅处子之身,滑腻如酥,温软无比,苻坚正值青春,如虎似狼,二人你贪我爱,你侬我侬,几次三番,犹未厌足。直待日上三竿,尚相拥未醒。这正是:

  神女芳魂绕阳台,紫府银屏次第开,

  巫山云雨今又是,襄王何日再重来?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编辑点评:
对《第十三章:符坚登基》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