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 史记史论 > 大仁大义关金钟

大仁大义关金钟  作者:周明海

发表时间: 2019-11-17  分类:史记史论  字数:2000  阅读: 894  评论:0条 推荐:4星

 


关金钟(1882~1911),原姓管,小名疙瘩,又名宗汉,大章街人,世代农家,雇农出身,在杨山十大弟兄中排行九,故称关老九。祖籍今嵩县库区乡吴村,在清朝嘉庆年间,其先祖迁德亭镇黄水庵村乱世盘居住,到其父管明录时,迁大章镇赵岭村屈洼村民组,后迁大章街定居。

关金钟性豪爽,为人义气朴实,青少年时期,常呼朋唤友,仗义行侠,替人抱打不平,年轻时做过几天乡丁,有人说他曾经在县衙做过衙役。其妻为童养媳,到管家后,得天花病落下一脸麻子,又黑又丑,一直想休妻。但母亲不同意,关非常孝顺,对于母亲之言百依百顺,从不惹母亲生气,为此听遵从母命,没有休妻,但不同房,无后。管家生活困苦,靠租地生活,家里常揭不开锅,经济上更为困难,在生活无着落、看破世道的情况下,被逼上“梁山”。18岁那一年的一天晚上,与二三十个同村及邻村兄弟,喝酒盟誓结义后举义,共举金钟为其头目。为防止灭族,随改管姓为关。当时本钱小,白日为民,夜间啸聚为匪,结伴到外地抢劫大户,勒索钱财。平日里粮食有大地主供给,对中产以下农户秋毫无犯。关有心计,所得钱财除杆众养家糊口外,决不任意挥霍,积蓄多买枪支弹药充实自己。青黄不接之时,发放粮钱给家乡穷苦人家,渐渐名声雀起。

常人为匪后,匿藏在深山老林,恐怕人知,而关金钟落草为寇后,从不离开家乡,不祸害乡邻,经常在大街上晃来晃去,绑票多在卢氏、洛宁富户中,但从不伤害被绑之人。一次在洛宁绑了一个两岁幼儿,为了照顾这孩子,专程雇了奶妈。这孩子在关照顾下生活安稳,被绑幼儿家庭定期送些钱财,直到孩子5岁,懂事了,关考虑再跟着自己不大合适,才把孩子送回。但坚持要做孩子的干爹,两家人做了干亲,来往多年。认干亲是关的绝活,一次去卢氏绑一老妇,回到嵩县,关纳头就拜,认了老妇做干娘。老妇家送白银万两赎人,关退回2000两,做为给干娘的谢礼,并用八抬大轿送老妇风光还乡,两家成为至亲,认干亲的人都以其为荣。

街坊邻居谁家婚丧嫁娶,关必到场送礼,或祝贺或吊祭,年前对于贫苦人家必慰问救济,街坊邻居、四乡百姓有纠纷,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让关来调解评判,受其评判者敬赠有“端方正直”“古道可风”等匾额。关爱看戏,就在大章街组建靠山黄剧班,周围各县演员闻声而来,演员多时达70余人,剧班到各村演出,费用全有关支付,俨然一农民小政府。每逢过年,初一出面在大章街头招摇,随身带大量银元,见儿童就给,名曰压岁钱,发完再回去取,一直发到尽兴方归。
关虽为绿林,却成了大章一带的父母官,实际地位、威望高于乡绅,江湖上有“大仁大义关金钟”之称。

关杆众名扬四方,当地百姓视其为子弟兵,遇到有官兵进剿,乡间不论是牧童牛倌、乞丐农夫,一经发觉,立即飞驰禀报关,关马上率手下或躲避、或伏击,并派联络官通知其他人提防,官兵对其无可奈何,杨山杆众也是靠了关的耳目灵光,多次躲过谢老道的进剿。王天纵盘踞杨山后,吃的喝的大多是关供给,关为其通风报信,组织粮草,躲过了多次官军围剿。

1911年3月初,值关母生日,各路绿林朋友齐聚关金钟家祝寿,关大摆宴席,招待物品中多有外来洋货,有人认为关经手的各方财物,折扣交公,侵吞甚多,王天纵听信谗言,与张治公夜间下杨山,不明就里的关正在熟睡,闻听手下禀报说王天纵来了,马上整理衣服,前往大门迎接,行至大厅影壁时,被王、张事先埋伏好的手下乱枪击毙。关忠心耿耿,被王天纵错杀,憨玉琨、柴云升素与关金钟交好,对关之死愤愤不平,从此憨玉琨与柴云升对王天纵心怀戒心,敬而远之。王后来知道自己错杀了关金钟,亲自到关家,跪在关母亲面前请罪,把关母请到杨山视为亲娘奉养,但杨山十兄弟之间的关系已经有了裂缝,也为镇嵩军的多次内讧埋下了隐患。
   镇嵩军成立后,杨山结义弟兄对关金钟的家人及亲戚多有照顾,侄子管北举官至镇嵩军炮兵旅旅长,下野归里后,成为乡绅,人称“管大人”。

 

 

 

 

 


编辑点评:
对《大仁大义关金钟》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