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频道 > 历史 > 憨玉琨二三事

憨玉琨二三事  作者:周明海

发表时间: 2019-11-11  分类:历史  字数:1686  阅读: 322  评论:0条 推荐:4星

 



     憨玉琨(1888~1925),北洋陆军上将,德亭镇上蛮峪村人,杨山十大兄弟中排行第十,人称憨老十。辛亥革命后,历任镇嵩军团长、旅长、师长等职。1921年到直系军阀吴佩孚部下,任援直镇嵩军前方总司令、中央陆军第三十五师师长,1924年4月12日,被北洋政府授将军府肇威将军,“胡憨之战”后兵败自杀。
                   个小力气大
       憨玉琨幼时,家庭贫困,常饥不得食,加之兄妹多,居住特别困难。为了建房,一次到距本村六七里外的桑树岭村一家墓地偷伐树木,该树为楸树,伐倒后又粗又重,常人根本无法弄走。伐树声音惊动了树木主任,当憨把树木扛走四五里后休息时,被树的主任追上,看到憨玉琨及那么粗的树木时,感到非常惊讶,说道:“这棵树木如果是你一个人扛来,啥也不说,你就扛走,如果不是,那你得把树木送回去”。憨玉琨二话没说,立马就将树木扛起,吓得追他的人脸色苍白,说道:“你慢慢走,这树我们不要了,别压坏了身体”。
       憨家人口多,常在青黄不接时接济不上,有个远房姑家居住在扒子沟,距玉琨家有七八里,家里有两棵柿子树,看憨家困苦,想帮助一下。在柿子成熟时来到憨家,让玉琨去摘点柿子,回来与红薯渣拌在一起蒸馍吃。玉琨到姑母家摘柿子时,将两个喂牛的竹篓摘满,树上柿子全部摘完,足有200多斤,姑妈看到后哭笑不得。

                   喊乳名赏银元    
       憨玉琨当上镇嵩军旅长后的一天,骑着高头大马,在多名警卫护送下,回到老家蛮峪村,村人看到后,怕惹是非,远远躲避,唯有年过六旬的余老太看到后,高兴的喊道:“山娃,你回来了”,憨玉琨多年听到的都是司令、长官称呼,猛然听到有人喊乳名,高兴的热泪盈眶,立即下马,搀扶住老太太,从身上拿出银元,送给老太太,并连声祝福老太太,询问有什么困难需要帮助。
                  一夜白了头
        憨玉琨与胡景翼本为结义弟兄,为争夺河南督军宝座,弟兄二人发生了著名的“胡憨之战”。1925年2月25日,胡憨大战爆发。双方激战半月,憨军不能支持,向洛阳退却,胡军3月8日进占洛阳。憨料大势已去,仅带残部60余人返嵩。路经鸣皋枪支又被人夺去,及至大章仅剩随从数人,住在张拱端家里。时亲朋不至,四顾冷落,羞恨交加,不欲再生,一再给关金钟的母亲、憨玉琨的干娘说:“娘,我的气数尽了,不行了,家业让我懂完了,带出去的乡邻也死光了”,谁劝说都没有月,一夜之间,头发全白。3月9日,憨一手端鸦片,一手执枪,准备服毒自杀,随从护兵卢耀娃急上前阻拦。憨怒斥:“谁敢近我,先打死谁!”人不敢近前。憨吞服鸦片而亡,时年37岁。

        “胡憨之战”结束后,胡景逸专门前往嵩县看望憨玉琨。即将到达嵩县时,听说憨玉琨已经自杀,悔恨交加,4月10日疔疮病复发去世,一个月时间,两位大英雄相继离开人间。同为师长的结义弟兄柴云升也前往寻找,当知道憨玉琨已经离开人世时,悲愤不已,将护兵卢耀娃叫到面前,问明经过后,厉声呵斥:“你身为护兵,关键时刻不能护主,要你何用”,一枪将其毙命。

 

 


编辑点评:
对《憨玉琨二三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