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频道 > 短篇小说 > 诱惑

诱惑  作者:伊水湾湾

发表时间: 2019-10-26  分类:短篇小说  字数:4852  阅读: 149  评论:1条 推荐:4星

 

2000年十月的一天,凤儿到市区的姑妈家借了500元钱,准备给要去南方打工的丈夫做路费。


凤儿是九三年结的婚,丈夫是个老实巴脚的农民,平时一家人的日子总是过得紧巴巴的。如今,儿子已经上一年级了,可他们还没有自己的房子,一直和公婆挤在一起。如今麦子也种上了,丈夫可以放心的去打工了,他们一家人,还指望打工的钱过年呢。


凤儿随着几个乘客上了一辆大巴车,因为晕车,她找了个靠窗的座位坐下来, 旁边是一个四十多岁微胖的中年男人。


太阳透过车窗照进来,车里暖洋洋的,车的颠簸摇晃使人昏昏欲睡,风儿爬在前面座位的靠背上,迷迷糊糊的睡了。


车大概走了有二三十里地,旁边的中年人推了推凤儿,她抬起头时,只见那人拿着一个方便面袋子,里面装的鼓鼓囊囊的。问她:“这是不是你的东西?我在地上捡的。”


凤儿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回答:“不是。”


那人好像是故意让凤儿看,对着凤儿说:“我打开看看,里面是啥东西。”


中年人打开袋子,凤儿分明清楚地看到,里面露出厚厚的一沓人民币。中年人慌忙地收起来,自言自语地说:“不知道是谁掉的,刚才下去一位抱孩子的妇女,莫非会是她的?”


凤儿没说什么,继续趴着睡觉,谁知中年人又推了推她:“这钱你也看见了,咱们到下一站下车,咱俩平分。”


凤儿毫不犹豫地说:“我不要。”


凤儿家虽然穷,但她知道不是自己的东西,是不应该有非分之想的。


可那个中年人立马面带愠色:“你不要是吧?那等会我下车,你可不准在车上乱嚷嚷!”

“我不会的,你放心吧!”凤儿说。


车到了一个小站,停下了,车上下去了几个人。可那个人并没有下车的意思。凤儿想,他肯定是害怕下了车,自己会对车上的人说,然后失主会下车去追他。


车继续颠簸摇晃着向前行驶。凤儿的心慢慢的开始动摇了。心想:那么厚的一沓钱,即使分给她三分之一,也有几千元吧!何况是捡的钱,又不是他自己的,即使不分那钱,他也不会再交给失主。有钱不要,那才是真正的傻瓜呢!但她不想下车,因为她买了到D县的车票,车才刚刚走了不到一半的路程。


于是凤儿轻声对中年人说:“你要是怕下去后,我会告发你,那你就把那钱给我200元吧,剩余的全归你。”


“那不行,想要钱,你必须和我一起下车,车上这么多人,我不敢再把钱拿出来。”中年人轻声回答她。


凤儿认为他说得也有道理,就对中年人说:“好吧,下一站我和你一起下车。”


凤儿随中年人一起下了车。中年人告诉她,顺着这条巷子往里走,是一块刚刚播种过的麦地,那个地方比较僻静,他们可以到那里去把钱分了。


可没走多远,身后匆匆跑来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年轻人追上他们说:“你们两个在车上说的话,我全都听到了,要分钱也有我一份。”


中年男子连忙说:“好,你不要大声嚷嚷!咱们到前边麦地去,到那里再说。”


年轻人同意了,凤儿看到那个年轻人的腋下夹了一个白色编织袋。


三个人一起到巷子尽头向左拐,走进一块刚刚播种过到小麦地。


忽然从他们来的方向,跑过来一个穿白衬衣的精瘦男子,和中年人年纪相仿。不知是跑得太快,还是别的原因,那人脸色煞白,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


“白衬衫”跑过来结结巴巴地说:“我的钱在车上丢了,是你们捡了,给我吧!”


说话时,身子还在不停的瑟瑟发抖,表现出一副十分可怜的样子。


凤儿明显感觉出“白衬衫”的表情十分的不自然,没有丢了钱的那种人真正的焦急和悲伤。


凤儿也不敢多说话,那位中年人说:“我们没捡你的钱,不信你看看!”他一边说一边把年轻人的编织袋拿过来抖开,让“白衬衫”看,然后又把凤儿的包拿过来,把里面所有的东西一件一件翻出来,让“白衬衫”看。


“白衬衫”看中年人翻完凤儿的东西,也没再说什么就走了。


“白衬衫”走后,中年男子要了年轻人的白色编织袋,把在车上捡到的那个鼓鼓囊囊的方便面袋子放进去,打了三个死结。然后对他们两个人说:“这个地方现在不能久留,刚才那人一定知道,是咱捡了他的钱,他肯定会去报案。这钱让这位妹子拿着先走,咱们另外找一个地方去分。”说完把那个袋子放到了凤儿的包里。


“为了确认谁也没有私自拿这袋子里的钱,咱们现在必须把自己身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暂时由我保管,等咱把这钱分完之后, 是谁的钱再还给你们。”中年人一边说,一边把自己所有的口袋都翻开,让凤儿和年轻人看,说自己身上没有带一点钱。


中年人又看着凤儿说:“大妹子,你家在哪里住呢?”


凤儿回答:“在D县”。


中年人问:“D县有个光明大厦,你知道吧!”


光明大厦是D县最有名的高层建筑,距D县的车站大约200米,凤儿点了点头。


中年人说:“你拿着这钱先走,到光明大厦前面等我们,我们三个不能同坐一辆车,你先走,我们随后就到。”


凤儿见中年人如此的信任她,就从贴身的口袋里,拿出在姑妈家借的500元钱,还有坐车剩下的六十九元,全部交给中年人。中年人把那九元钱又还给凤儿说:“你回家坐车还要钱,这九元钱你留着吧。”


中年人把那钱装好,又说:“你还得给我留点东西,咱们一面之交,到见面的时候你如果说不认识我,你的东西可以作为凭证。”


“我把身份证给你留下。”凤儿说。


中年人说:“不用,就把你刚才装钱的那个钱包留给我吧!”凤儿就取出空钱包给他。


年轻人说自己身上没带钱,只有一个手机,中年人就让他把手机留下,说等分完钱,再把手机还他。那时候用手机的人还是很少的,凤儿也是第一次近距离看到了手机。


凤儿坐了车,回到D县县城的时候,大概是下午五点。下车后第一时间到了光明大厦前,站在一个最醒目的地方,想让来找她的人一眼就可以看到。


等了一个多小时不见有人来,口渴的厉害,要搁平时一定忍了,因为舍不得花钱买,但此时她想:马上就可以分到一笔钱了,于是就在附近的小商店买了一瓶绿茶。


凤儿继续等,每过一辆车,都伸长了脖子去看,可始终不见中年人和年轻人的到来。足足等了两个多钟头,凤儿连厕所也不敢上,唯恐自己离开了,那两个人找不到她。


路灯一个个的亮了,快八点了,可那两个人的影子始终没有出现。凤儿家离县城还有五十里,还要乘坐半个小时的班车,如果再等,怕是连回家的最后一趟车也错过了。口袋只剩两元钱,正好还能买一张回家的车票,如果赶不上最后一趟车,连住旅店的钱也没有。于是,凤儿心一横,匆匆的赶到车站,正好赶上最后一趟回家的班车。


坐在车上,凤儿心里忐忑不安:这下不再等那两个人,等于这钱可以归自己一个人所有了,那厚厚的一沓钱,至少要有好几万吧。不行,这么多的钱那两个人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如果他们想办法找来,说我想一个人昧了这笔钱,那我的名声不是全完了吗?再说丢钱的人丢了这么多的钱,损失这么大,也怪可怜的,要不还是交到派出所去吧。可是天已经这么晚了,还是先回家再说吧!这时,凤儿已经有点后悔自己当初拿了这钱。


凤儿回到家里时已经是晚上九点了,儿子和丈夫已经睡了。凤儿第一时间拿出那袋子,费了好大劲打开三个死结,一看彻底傻了眼,原来是一沓冥币,里面一张真钱也没有……


编辑点评:
对《诱惑》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