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十八章 艳遇·艳遇≈催泪弹

第十八章 艳遇·艳遇≈催泪弹  作者:羽佳一鸣

发表时间: 2019-10-20  分类:长篇  字数:17348  阅读: 142  评论:0条 推荐:0星

 

早上上课以前,帅小泽、马子祥、刘烨刚把被褥先拿到宿舍,铺好才跑回各自教室。

帅小泽一进门就看到桌子上的保温杯,心里一暖,知道准是她冲的花茶。把书包放好以后先抿了一小口,嘴里心里都是暖的,因为水温真的有些烫,心里更美。脸上挂着笑看着黑板发会儿呆,才取出英语课本准备上课。旁边的王易佳还没有到。另一边的芦建虹早到了,而且依然看着他笑。他心里禁不住一震,决定问问她为什么总是笑。

“嗨,你叫芦建虹是吗?我叫帅小泽。”帅小泽轻声问,脸上带着淡淡地笑。

“咯咯,我知道。”芦建虹说着先是莞尔一笑,笑的很甜美,目光毫不避讳地盯着他的脸,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

“我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你干吗总是看着我笑?”帅小泽步入正题。虽然笑的很美丽,但老是这么笑也不行啊,简直有些心里发毛,感觉浑身不自在。

“你真的不记得我?”芦建虹把脸凑近问,“你再看看,咱们一起玩儿过好多次。”

“啊?是吗?真不好意思,我想我可能忘了。”帅小泽一脸惊讶,不好意思地挠挠耳根。

“还记得你姥姥娘家的石榴树吗?门口旁边儿还有个大水坑。还没想起来?那个比你小的表姑小玉呢?”芦建虹连续提醒着,看他还是一脸懵懂。

“哦——想起来了!小玉是姥姥娘的小孙女儿,你是大坑对面的鼻涕虹,你还有个肥嘟嘟的‘大肥猪’堂哥叫建国是吧?都想起来了,他那时侯老欺负你。”帅小泽终于想起来芦建虹是谁,那是几年前的事情。他小时候常跟着奶奶回娘家,那时枣红马还没死,老黄(黄狗)也在,总在马车前后跑。姥姥娘家后面的石榴园很大,花开季节满园的红花,他时常从花开就惦记着吃石榴。

“哎呀!你好讨厌!不许再叫人家鼻涕虹!”芦建虹眼睛一瞪娇嗔道。她生气的样子是另一种可爱,因为嘴上发脾气,眼睛却还是在笑。“咱们最后一次见面是大前年春节后,你跟建国为了我打架,弄得两个人浑身是泥,奶奶回去把他狠狠的捶了一顿。那以后我才知道奶奶是你表姑,我按辈分还得叫你叔叔。几年都没见过你过来了,上次开大会时,我给你摆手,你没看到。”

“真是不好意思,原来你是鼻涕虹,没认出来——”帅小泽憨笑着说,昨天还以为她脑子有问题呢。

“你——不许叫那名字!”芦建虹再次嗔怒,眼睛却笑得更加迷人。

“鼻涕虹,你笑得真漂亮!”帅小泽脱口而出,立刻就后悔了。一则她刚刚反对他叫那名字,再则感觉他这辈子只能发自内心夸某人漂亮,再夸别的女人就代表不忠,是犯罪。

“你,咋学坏了?不理你了!”芦建虹转身正坐,几秒钟后还是扭头悄声说:“我带了你最喜欢的石榴籽儿,现在吃?还是下课到外面儿吃?嗯?”

“啊?是吗?那放学到食堂一边儿吃饭一边儿吃石榴吧?我给你介绍几个好朋友!”帅小泽感觉有点意外,因为新石榴是在中秋节前后才能吃,去年的留到现在可不容易。但还是随即答应了,一提到石榴他嘴巴就有点想流口水。

“那,那,王易佳也是你好朋友?还是别的什么?”芦建虹忽然含蓄起来,竟然把头低下去,低的几乎碰到桌子面了。

“呵呵,你说佳佳呀?她——”

“小泽,你叫我吗?”王易佳人随声到,打断了帅小泽的话,“快上课了吧?把我给急死了,我先喝点儿水!”说着拿起他桌子上的杯子。

“佳佳,小心烫!”帅小泽连忙提醒,他刚也是慢慢抿了一下。

“呵呵呵呵,谢谢!帮我把书拿出来,我还要去趟‘1’号,呵呵。”王易佳说着匆匆走出教室,朝厕所方向走去。

“小泽,你对她可真好!”芦建虹不由得羡慕地说,这亲眼见到他们毫无顾忌地用一个杯子喝水,脸上还是挂着笑容。

“没什么,以后大家熟悉了,她也会对你一样好!”帅小泽坦然一笑,诚恳的对她说。

上课铃响了,王易佳和汪维珍同时走进教室。同学们起立问候,然后开始上课。

吃午饭时,芦建虹跟着帅小泽、王易佳、衡信一起进的食堂。到了他们的老地方坐下,其他几个人也先后到达,打了菜围坐在一起。帅小泽先介绍了一下芦建虹,又逐个介绍那几个。芦建虹从一个黑色塑料袋里取出一个大罐头瓶,透明的玻璃瓶里面装了大半瓶石榴籽,红彤彤的像宝石。大家伙眼前一亮,又取了勺子,连同芦建虹一起十个人,吃了起来,纷纷夸她细心。

“建虹,到那边儿吃去!”芦建国忽然站到他们桌子旁边,大声叫芦建虹。他个子比马子祥还猛一些,比高大铭略瘦但更精神,正瞪着眼睛怒视帅小泽。

“建国,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芦建虹连忙放下筷子,站起身打算给大家介绍。帅小泽也站起来,前几天就看上他的个头,希望可以劝他加入篮球队。

“不用你说,‘能豆精’嘛!去年我就认出来了,就是不想理他!走,跟我去那边儿!”芦建国满脸地不屑,毫不客气地说出他小时候给帅小泽起的绰号。

“建国你,你——你比小时候变多了,咱们很久没见了,坐下了一起吃吧?”帅小泽本想发作,一看已经有人往这边看,怕影响不好,就忍住了。两个人从小就不合,见过几次就打过几次架。

“我是变了不少,唯一没变的就是——还那么讨厌你!”芦建国仍然言辞犀利,怒目圆睁,似乎就想找帅小泽点茬。

马子祥、刘烨刚、衡信、高大铭几人坐不住了,都站了起来虎视眈眈地盯着芦建国。只要帅小泽有一句话,或者一个眼神,马上叫这个嚣张的家伙知道厉害。

“芦建国,你干吗呀?大家都是朋友,咱和小泽还沾亲戚,你再这样我回家告诉奶奶!”芦建虹脸上也挂不住了,怒视着堂哥,但她生气的时候眼睛还像是在笑。心想必须把这事告诉奶奶或者大伯,把这家伙再收拾一顿。

“你,你就知道告状!我又没跟人打架!”芦建国口气软化了很多,就怕奶奶生气。因为奶奶平时最疼堂妹,他顶多只能排第二,可只要她一个小报告,不用等奶奶发作,就得狠狠挨老爸一顿鞋底子,而且老妈都不敢劝。有几次还是二婶和姑姑强行拦住,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建虹,我得保护你,这是二叔交待的!”

“谁要你管?我都说了大家是朋友,你干吗死心眼儿!”芦建虹知道他俩小时候不合,可没想到堂哥记恨到现在。

“我,我是为你好!”芦建国说着又转头看着帅小泽,“‘能豆精’!听说你那个什么小组篮球打得不赖,前阵子还侥幸打败了校队几个人。我也是校队的,敢不敢再跟我较量一下?要是不敢就离建虹远点儿!从小就喜欢卖弄那点小聪明,跟人抢东抢西!”他不打算再惹堂妹,直接把矛头对着帅小泽,希望找机会打击他的气焰,也给队友找点面子。

“我说,不管你什么路见过还是没见过,不许乱给人起外号!要想比赛就正儿八经地预约。我是兴趣小组的支书兼会计,跟我预约了时间才可以比赛,还得准备好输点啥。”刘烨刚凑到他面前,满不在乎地看着他。

“我叫芦建国,建设的建,国家的国。想赢我的钱?这次没那么容易!”芦建国根本就瞧不上眼前这瘦麻杆儿。

“既然你是建虹的堂哥,就算半拉自己人,只要你输了以后给我们小泽当众说三声‘心服口服外带佩服’那就行!”刘烨刚并没有提钱的事,毕竟要给新朋友点面子。

“那好,明天中午篮球场见!你们输了,让‘能豆——’他给我说心服口服,还得答应不再靠近建虹!”芦建国说着看向帅小泽,本来要叫的“能豆精”也改口了。

“心服口服不是问题,至于说靠不靠近芦建虹,那要看我们小泽高兴不高兴喽!再说上天就这么安排——”马子祥早想插口,可说到一半发现五个女生有四个都把眼睛瞪向他,硬是把后面话吞了回去。

“行,明天再收拾你!”芦建国指了一下帅小泽,转身要走。猛然看到帅小泽面前桌子上装着小半瓶石榴籽的罐头瓶,伸手抄了起来,责问堂妹,“你昨晚剥到二半夜,就是给他吃?你别跟我说就是因为他是个狗屁表叔!”说着转身往一边走去。

“芦建国,你敢再朝前走一步!我就敢保证让大伯打烂你的屁股!”芦建虹厉声喝止,已经被他气坏了。

这一句话很有效果,芦建国果然停住,慢慢地转身说:“不走就不走!”忽然把两手松开,罐头瓶“啪”掉在地上,玻璃碎落一地,红色的石榴籽到处乱窜。他却装作无奈地摊开双手,“不好意思喽,手滑!”

大家一阵的茫然,不知如何是好。芦建虹低头看着满地乱滚的石榴籽,瞬间泪崩。这哪是砸碎了她的瓶子,而是砸碎她的心,心碎落了满地!她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小泽,快去追!”衡信推了一把帅小泽,觉得这个爱笑的女孩非常可怜。她连夜亲手剥了这么多石榴籽居然都是为了他,而且当面看他分给这帮哥们儿一起吃,那一番真情何其珍贵。而如今石榴籽又被芦建国摔得满地跑,怎么老天要对她如此残忍?

帅小泽扭头看看大家,悻悻地说:“咱是不是得把这些扫——”

“你是个石头啊?还不快追?人家都是为你!”季心怡急了,完全没顾虑闺蜜王易佳的感受。她确实很佩服芦建虹,对一个一见钟情的男生,用情这么深,换做她无论如何没有这份勇气。

“我,唉!”帅小泽也忽然觉得对不起她,叹了口气,箭一样的射向楼梯口。

高大铭找来了笤帚簸箕,轻轻扫着地上的玻璃碎,鲜红的石榴籽。马子祥也过来帮忙,为好哥们儿善后,必须的。“呲喇”“呲喇”玻璃碎划着地板的声音非常刺耳,同时也在划着袁欣敏脆弱的心,最近一波波不顺,已经让她心力交瘁。先是帅小泽激怒她堂哥袁春富,堂哥一气之下跟她翻脸了。然后是帅小泽生病,她担心的一整夜合不上眼。新学期一进校门又被拆散了,明明大家是同等机会,却偏偏让王易佳跟帅小泽坐在一起。今天这个眼睛都会笑的女孩儿,竟然这么直白地对他,还惹得大家都抱以同情。现在芦建虹和王易佳一左一右都在他跟前,她却离了几十米。近水楼台呀!我以后怎么办?他又会怎么选择?

“建虹,建虹,先别跑,你听我说好不好?”帅小泽追上了芦建虹,她也听话不跑了,却还在紧步往前走。

“鼻涕虹!站住!”帅小泽大声喊,她要再走几十米就进入“灭绝师太”的领地——六号宿舍楼。那地方可真是男人禁区,他不敢擅自闯入。

“你,你怎么——怎么还这么叫人家?”芦建虹立刻停住脚步,然后慢慢地转过身来,眼泪汪汪地注视着他,脸上还挂着泪花。

“别生气,千万别生气!我只是想让你立刻停住,这样叫比较有效,呵呵呵。”帅小泽连忙解释,走过去轻声说,“我要再跟你往前走,非被‘灭绝师太’给灭绝了!”

“噗呲”芦建虹破涕为笑,“你也怕她呀?你在里边追过女孩儿?”

“哪有啊?只是帮人捡本儿书,险些被她追杀!”帅小泽想起那次帮“小龙女”捡书,还心有余悸。

“哦,她管的是严了点儿,人却是好人。”芦建虹掏出手绢擦了擦眼泪,又装进口袋。

“好了,不哭了,咱去食堂吃东西吧?”帅小泽见她不哭了,打算劝她回去吃饭。他的饭还几乎没吃,刚刚吃两口石榴籽,芦建国就来捣乱。

“我不想去,坏蛋建国把人气死了,那么多石榴籽儿都被糟蹋掉!”芦建虹还在为自己的一番心血感到惋惜。

“别难过,明天我帮你教训他一顿!”帅小泽在为她抱不平,也觉得芦建国今天有些过分。

“还是不要了,免得回家让大妈和奶奶看了难受。”芦建虹已经开始心软,说到底还是两兄妹。

“嗯,好吧,那就让他揪着耳朵学兔子跳,你看咋样?”帅小泽觉得不能便宜了他,必须杀杀他的气焰,“看他以后还敢再欺负你?”

“可以吗?”芦建虹认真地看着他,脸上现出了笑容。

“明天等着看他出丑吧!”帅小泽自信地看着她说,“走吧?回去吃点儿东西,到半下午再饿了就只能硬撑着。”

“哦——不去,他们肯定都在笑话我。你自己去吃吧。”芦建虹眼睛逐渐笑开了,修长的睫毛上却挂着一颗小小的泪珠儿。

帅小泽慢慢伸出右手食指,把泪珠儿小心翼翼抹在手指尖,然后放进嘴巴逗她开心:“淡盐水,能消炎用,可别浪费了。嘿嘿嘿,你回班上吧,我一会儿给你拿个饼夹鸡蛋,渴了我杯子里有水。”

“你好坏!不理你了!”芦建虹说着转身跑向教学楼。忽然回头莞儿一笑说:“我在班上等你!”然后轻盈地跑了。

第二天上午,马子祥的状态不太好,不到半天去了五趟厕所,都快拉虚脱了。李嘉看到他脸色不好就告诉了刘烨刚,刘烨刚跟帅小泽两人跑了半里地找到卫生所,买了一包治拉肚子的药。赶回去时已经开始上第四节课,正好是曾伟的数学课。帅小泽跟曾伟打了招呼,端着王易佳的水杯和药拿给马子祥,看他吃了才回去上课。

中午放学铃响了,大家都去看马子祥。他肚子倒是没有再难受,可又开始犯困,浑身没力气。王易佳说吃过药犯困正常,而他拉了一早上没力气就更正常了。于是,大家决定让他回宿舍休息,还让刘烨刚拿了些稀饭给他送过去,然后大家才到食堂吃饭。

九个人的饭还没吃完,芦建国就来催了,还带着校篮球队其他十几个人。看他们还在吃,干脆就在旁边等着。这时候帅小泽才意识到,今天的比赛缺个人,可也不能说人手不够认输,或者向对方借个人,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篮球场旁边聚集了三十多个人,球场中间区只有九个人。南边是芦建国和校篮球队长郭栋,以及其他三个身强力壮的队员,穿着学校篮球队比赛服。北边站着帅小泽、刘烨刚、高大铭、衡信,马子祥在宿舍睡觉呢。

“喂,你们人不够,咋办?直接认输吧!”芦建国点指着对面站着的帅小泽四人,态度非常轻蔑,虽然没有叫他“能豆精”,也没有叫他名字。

“人不够又咋样?四对四也行啊!要么咱们来双人篮球?”帅小泽并不示弱,眼睛却四处踅摸。多希望能看到何义强那几个人,或者孙庆浩,吴晓宇也行,可看来看去熟悉的就是一些女生。

“你有没有常识啊?篮球最标准的就是五个人,要不行就四对五来吧。你们兴趣小组不是很嚣张吗?好好表现吧!”芦建国眉开眼笑,唾沫横飞,恨不得立刻看帅小泽出丑。

“小泽,要么我替子祥的位置吧?你们四个人很吃亏!”章凤巧来到他们跟前说,一来是担心他们四个输面子,再者是感觉应该替马子祥做些什么。

“章凤巧,你放心回去吧,我们不会有事儿,只是陪这些手下败将的队友玩玩而已。”高大铭安慰着她说,同时也在给几人打气。

“让我来!”一个女生的声音,清脆利落而且宏亮。接着从场外进来一个身材高挑的女生,面色微黑却格外清秀,细眉大眼,瓜子脸,扎着一个长长的马尾在背后甩着。就见她来到帅小泽旁边站住,看他几眼笑着问:“你发什么呆呀?怎么?不认识我啦?你小时候常常跟你爸在我家吃饭,都忘了?咱俩还差点儿订娃娃亲呢!”

帅小泽的脸腾就红到了脖子根儿。虽然看起来她是来帮这边的,虽然她比他还高出个头顶,人也漂亮。可根本就没认出她是谁,怎么又冒出个差点订娃娃亲?

“素霞?不都说你在一中?啥时候跑这儿来了?”刘烨刚认出来了,是他同门一个大伯的女儿,叫刘素霞,比他大一岁多。

“嘿!小钢蛋儿,连个姐都不叫!完了再收拾你!”刘素霞白了刘烨刚一眼,还叫他小时候的用过的昵称,把他看的脸都红了。

“呵呵,还没想起来?我是刘素霞!看你又来了,小时候就腼腆,动不动就脸红得像个姑娘。”刘素霞微笑看着帅小泽,“先不说了,我代替你的队友,咱们五个跟他们打。”

“哦,呵呵,好像有印象了,小学一年级同桌,后来转走了。先谢谢你了!”帅小泽终于想起来一些,脸却更红了。想必她说的应该不假,他小时候很可能跟父亲去他家吃饭,因为父亲跟她家邻居刘发叔是结拜弟兄,后来父亲不在了就很少来往。

“客气啥?来吧,怎么打?”刘素霞说着挽起浅紫色衬衣袖子,看着对面的芦建国,刚才听到她对帅小泽说话不客气。

“等等!建国,咱丑话说前头,输的一方要说三遍‘口服心服外带佩服’,而且不能记仇!”帅小泽说着又想起跟芦建虹说过为她出气的话。不由得用余光打量了一下刘素霞,不知道她打球行不行。接着说:“还要再加上一条,你我两个人,谁输了得双手揪着耳朵学兔子跳,围着篮球场一圈儿。”

“为什么学兔子跳?也忒幼稚了!”芦建国疑惑地看着帅小泽。

“因为你做错了,而且错误的本身就很幼稚,所以你必须受点儿幼稚的惩罚,让你长长记性。”帅小泽认真地说。脸上有些笑容,却不是笑的很开朗,因为他有些担心刘素霞的加入不能和大家配合默契。

“你意思是要替建虹出头?”芦建国立刻就猜到他的目的。

“全对,给你加一分儿!呵呵呵呵。”帅小泽在调整状态,笑的自然多了,他明白双方对峙时心态就决定着整体气势。

“好,我非让你自食其果!郭栋,开始,你安排人。”芦建国和郭栋几个人到旁边窃窃私语。

这次的比赛只有半场,也就是四十五分钟,所以大家都很认真。帅小泽也跟大家做了仔细商量,让刘素霞代替马子祥的位置,守着球篮。高大铭依然负责发球和抢球,还有盯着郭栋。衡信和刘烨刚负责传球,还要也要抓住合适机会投篮,尤其是衡信的弧线跳跃,尽量多施展,以弥补马子祥不在的缺漏。帅小泽则是随机应变,必须防备芦建国,因为他预感这家伙一定会紧盯着他不放,不知道为什么两人就像前世有仇似得。

刘素霞听了他们这样的安排本来很不满,可一想毕竟第一次跟他们合作,对她还不了解,这样的安排也不是没道理。于是打算先打几局看看情况再说,不行了再和高大铭调换位置。

芦建国果然不简单,他自己发球,而且发完球就跑到帅小泽跟前,直接横着一拦,那块头刚好把帅小泽挡的严严实实。郭栋竟然也是个高手,在高大铭的拦截之下竟然还能倒着赶球,最后顺利灌篮,把大铭气得直冲帅小泽吧哒嘴。而他却回以微笑,并且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第二个球是高大铭发,他从郭栋的腋下把球传给刘烨刚。刘烨刚和衡信使用四十五度角传球法,顷刻间就到了球篮。衡信并没有把球传给刘素霞,因为他也对她没有信心。直接来个弧线飞跃,把球摁进球筐,依然是面向大家稳当地站着,悠闲地旋转着食指的球。

这下给郭栋和芦建国五人来个下马威,且不说他们惊人的传球速度,仅是眨眼间投篮和那份泰然自若的表情,就够他们胆寒。刘素霞也是一惊,几十秒之前还有心责怪他不把球传给她,能显露出这手绝技,再没有点自负也就不正常了。其实她不了解衡信,他从来就没有过自负的心态,那是真真正正地坦荡气概。

帅小泽确定了芦建国看紧他的想法,也就不在乎了,居然反客为主。就在芦建国要将球传给郭栋的时候,斜刺里窜过去,抢了球就抛出去。不是抛给别人,而是抛到空中,随即画弧线掠到郭栋后面再抛,熟悉他的人知道,他要施展“燕子三潮水”,却都没有料到他在球第三次“抄水”时,把球接住,平伸右臂,把球递给刘素霞。因为他注意到了之前她看衡信的眼神,不希望自己团队里出现不睦现象,即使丢几个球也在所不惜。

刘素霞也没想到会这样,看他的气势完全是跳跃投篮的,却忽然扭头把球递给她,尤其是脸上平静地笑容,显得对她充满信心。于是,她也没客气,接过篮球轻跨一步,纵身跳起,把球灌入篮筐,然后也回给他一个微笑。

虽然是个小细节,而且发生在转瞬间,大多数人都看在眼里,而且在心里猜测他的用意,甚至有人怀疑她们的真正关系。因为大多数人都没见过刘素霞,听见她和刘烨刚、帅小泽说话的就赛场上几个人,所以窃窃私语的不在少数。袁欣敏和王易佳的心里不同程度都系了结,就连芦建虹笑弯的眼眉也有些不自然。

丢球的芦建国不干了,和郭栋对视一眼,两人同时冲向正要发球的高大铭,其他三人奔向刘素霞、帅小泽、衡信。高大铭扫一眼帅小泽,见他左手伸出四个手指,立刻转身弯腰撅屁股,从胯下把球传给刘烨刚。刘烨刚利用溜地皮儿的传球方法,几个闪身,把球递给刘素霞,只见她将身体划了个弧线到球篮侧面,纵身扣篮……

前往北河东村的公路上,有三辆自行车并排行驶,三男一女正说到兴头上,笑声传出老远。

“今天算是再次挫败校篮球队,郭栋那几个以后应该不敢再嚣张了!”马子祥兴冲冲说。

“最搞笑还是那个大冬瓜,就那么双手揪着耳朵在篮球场跳了一圈儿!”刘素霞把芦建国称作大冬瓜,提起他笨拙的兔子跳就笑的合不拢嘴,还在用手捶着载着她的帅小泽。

“喂!你到底跟我们一伙还是跟芦建国一伙?是不是要把我捶死替他报仇呀?”帅小泽心情也很好,却不得不制止刘素霞的拳头。

“人家没有名字吗?叫声姐也可以呀?”刘素霞说着又是一拳砸在他后背,力道却轻了七八分,有些接近高育红每次的捶背力度。

“好吧,刘素霞,小时候你不是转学走了?怎么又回来了?在哪个班?”帅小泽停住了笑,认真地问。

“是啊,以前在城区姑姑家住,觉得离家有点儿远,所以才转到你们学校,在十二班。今天第一天上课,以后每天咱们都一起上学,你都带着我,行吗?”刘素霞柔声道,她可没敢说实话。其实她因为听篮球队高林说认识帅小泽,还做了好朋友,才回家死缠着老爸,说姑姑家太远,她又想看奶奶,爸爸因为她一片孝心才把她转到附近的中学。

“啊?咱们一路走倒不是大问题,你能自己骑车子吗?”这下子帅小泽真有些为难了。跟女孩子一起上学都可能会招来闲言碎语,要每天载着她不更惹是非,尤其是再让高育红知道了,不跟他断绝关系才算怪呢。

“我不会!”刘素霞倒是回答的干脆利落。

“素霞——姐。”刘烨刚想到小时候见过她骑车子,刚叫出她名字又怕她怪罪,就加了个“姐”字,“我记得你小时候不是——”

“不是啥?”刘素霞立刻打断刘烨刚的话,狠狠瞪了他一眼,“不就是学了几次没学会吗?小泽又不会笑话我。马子祥,你说说,没学会骑车值得笑话吗?”

“呵呵,不会骑车有什么好笑的?只可惜了你那双大长腿!”马子祥调皮地笑笑,扭头看着她坐在帅小泽车后座,要是不蜷肯定能拖地的长腿。

“什么话呀?要是罗圈儿腿还得旋转着走啊?”刘素霞白了他一眼,又问前面的帅小泽,“咋了?你不乐意是呗?”

“也不是不乐意,天冷了带人容易滑倒,要不我们几个教你骑车子呗?”帅小泽的确不乐意,但又不能明说,毕竟她爸爸和他过世的父亲熟悉,又是刘发叔的邻居。再说就凭她今天跟大伙默契打球的份,也该把她当做好朋友。

“行啊,要是摔倒了你给我赔!”刘素霞声音不大,却带着几分温柔地任性。

“不是吧?摔倒也能赔?”帅小泽被她说的进退两难,“最多是你快摔倒时,我拼命去扶,尽量不让你摔,那还不行?”

“当然不行,我要摔倒你就垫着!咯咯咯咯。”刘素霞说话竟笑了起来,清脆而爽朗的声音传出去很远。

“我那个去,肉垫儿呀?我也要摔倒,哎呀呀!不行啦!小泽,快来,快给我垫着!”马子祥接着打趣,还把车把歪了几歪……

几个人又是一阵大笑,继续向前方驶去。

星期天上午十点,帅小泽他们兴趣小组的十个人到了学校东边那家餐厅。他们要在这里吸收会员,扩大兴趣小组。李清、高林也从城区赶路过来,和芦建虹、章凤巧、尤玉娇、刘素霞第一拨加入了兴趣小组。随后孙庆浩、吴晓宇也来了,还有许多开学一周来发展的朋友,有的要加入篮球队,有的要加入兴趣小组。

登录的工作由王易佳负责,她认真地登记每个报名的人,姓名、年龄、班级、家庭住址、理想等一一列明。 刘烨刚负责收会费,收费标准则是王易佳、袁欣敏、李嘉之前商量好的,每年会费十元。入会后可以和小组成员交流学习各科目内容,积极参与组织活动可以分工资。篮球队报名费二十元,成为正式球员后打比赛可以领工资,打赢比赛的领三十每次,打输的领十块。袁欣敏、李嘉负责向没入会的介绍小组的业务范围,列举了小组成员曾在市级竞赛里取得的成绩;还有篮球队打败过十几个大小挑战者,包括挫败两次校篮球队,并号召大家积极参与。马子祥和高大铭负责招呼新入篮球队的人,告诉他们篮球训练过程和筛选条件,还有加入篮球队的众多益处。衡信和季心怡则是在餐厅外面招呼应邀前来的人,大家一直忙到下午四点多。

帅小泽本来是招呼入过会的朋友,却光顾着和李清、高大林、高林、芦建虹聊天。王易佳她们几个女生倒无所谓,顶着太阳在外面做示范的马子祥和高大铭就有点不爽,可一想都是好哥们儿,也只好忍了。

大家伙两点多才吃的午饭,聊了一会儿,又接着谈工作,陆续还有人前来报名。吃过饭刘素霞觉得无所事事,看帅小泽又在和李清、高林聊天,就拉他去学校了,因为他答应过教她骑自行车。

帅小泽认真地给刘素霞讲怎么控制车把,怎么才比较稳当,怎样走S弯比较省力。可她就是晃晃悠悠像是要摔倒的样子,把他吓得也不敢松手,跟在她侧面跑,教的人比学的人还要累。在他正累的时候,实在没力气扶住她,结果被她连人带车给压倒在地上。还好车子没能压在身上,却被她人结结实实压在底下,连忙伸手推却被她用手隔开了。

“别动!这么小年纪就有白头发啦!”刘素霞忽然严肃地说,把他吓得也真没动。接着就见她认真在他头上拉下一根白头发,放到他手掌心。接着继续在他头上一层层翻,还真找出好几根白头发,都逐一拉下来小心翼翼地放到他手心里。

恰巧此时刘烨刚、袁欣敏她们打发了大部分会员,几个篮球队新会员嚷着让衡信到篮球场示范弧线跳跃,和二人配合的四十五度传球法。一行二十几人正走过大操场,最前面的马子祥一眼看到地上的两人,刘素霞正抱着帅小泽的脑袋。

“哎哎哎!停!大家先回去,我没拿篮球!”马子祥迅速转身挡住大家,准备往回走。

“搞什么啊?祥子!”高大铭也转身往回。

“就知道你们粗心大意,篮球我拿着呢!那不,小刚也拿着一个呢!”袁欣敏举着篮球说,同时也看到刘烨刚提着的篮球网兜。说完硬是从马子祥旁边走了过去,一眼看到几十米外刘素霞正从帅小泽身上起来,边拍身上的土,边伸手拉帅小泽,两人还在说笑。脑袋“嗡”的一下,左手指着二人说不出话,眼泪却再也控制不住。手松开篮球滑落的同时,转身向外跑。她的情绪已经憋了好些天,从帅小泽淋雨那天都已经想不通了,这又接二连三的打击。

“啊!帅小泽!”王易佳也看得清清楚楚,虽没有像袁欣敏那样泪奔,却也是山雨欲来,转身跑了出去。

与此同时,还有人跑出去,那就是面色冷峻的“小龙女”尤玉娇。表情还是那么冷,那么木然,眼泪却并没冻结,顺着煞白的脸蛋儿频频坠落。她一直认为帅小泽是有病才不肯接受她,而如今却和一个大个子女生在操场上躺着,真有些肝胆欲裂痛彻心扉。

“小刚,祥子,你们追佳佳,我追小敏,千万别让她们有事儿!”高大铭说着人已经冲出去了。

“我,我这还——”马子祥看着尤玉娇背影,没敢说出来,因为章凤巧就在身边,“小刚,你追佳佳,咱们都得帮小泽,不是吗?”

刘烨刚心里当然明白为什么,其实他也想去追袁欣敏,只是被高大铭抢先了。“唉”一声轻叹,箭一般射向王易佳远去的背影。马子祥也顺理成章跑向尤玉娇。

帅小泽起身后见大家都来了,就走过来。却看到先后有几个都跑了,正感到莫名其妙呢:“他们,他们干吗去了?”

“还不都是为你!你也忒离谱了点儿吧?怎么能光天化日在操场那啥啊?至少找片小树林儿,或者有遮蔽的地方!”衡信也不得不说,因为几米外的芦建虹几分钟前还笑的灿烂无比,如今已经成了泪人儿!

“我什么离谱?干吗还要遮蔽啊?”帅小泽诧异地说。举起手里的五六根白头发,还打算给大家说几句“岁月催人老”之类的话,可看着大家这眼神,好像自己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过。“刘素霞帮我拽几根白头发,需要躲起来吗?你们一个个见鬼了?”

“啊!你说,你们刚,刚刚是在找白头发?”芦建虹第一个跑过来,拉住他的手掌看,可不是,六根长短不齐的白头发,正稳稳在他手心。“你,你把人吓死了!”她几乎破涕为笑,拿出手绢擦拭脸上的眼泪,然后塞到帅小泽另外一个手里,撒娇道:“坏人,罚你给我洗手绢儿!”

“什么?我都快老了,还要受罚?好吧,看你为我白头发哭的份儿,顺你一次意!”帅小泽还在拿她调侃。

随着芦建虹的娇嗔脸色变好,大伙都明白了,可跑出去那六个还不明白,都在心里暗暗担心!

高大铭追着袁欣敏,眼看她冲出校门,再跑十来米就能追上。迎面却碰到高育红,而且被她给挡住,正怒视着他,因为她以为是高大铭把袁欣敏惹哭的。

“大铭,你干吗欺负袁欣敏?”高育红把脸一沉说。本来心情还不错,早上在家没事做,就去百货商场转了,结果看到一套浅绿情侣装,就买了下来,打算明天把男装给帅小泽。又逛了半天看时间晚了,就吃点东西骑车到学校来了,刚进大门就看袁欣敏哭跑,后面跟着侄子。

“哎呀——不是我!小敏喜欢小泽,可是刚看到他和刘素霞在操场上打滚儿!就气哭了,小姑,先不说了,我得赶紧追!”高大铭脑门儿上都见汗了,顾不得多说话,打算继续追。

“你刚说啥?”高育红着实被这几句话吓一跳,不肯相信自己的耳朵。

“啊?我说,哎呀不是我!”高大铭急于脱身。

“后面!”

“先不说了,我得赶紧——”

“再前面!”

“我全部说一遍,你自己挑!‘哎呀不是我!小敏喜欢小泽,却看到小泽和刘素霞在操场打滚儿!就气哭了,小姑,先不说了,我得赶紧追!’完了!”高大铭“了”字出口,不等高育红说话,人就往外跑。

“站住!刘素霞是谁?”高育红第一次听这个名字,怎么忽然冒出个陌生女孩儿名字,还跟他一起打滚儿?该不会又是几个人胡闹吧?

“哎呀!前几天刚转过来的,好像还跟小泽差点儿订亲什么的,我等不及了!”高大铭说着飞也似地向着幸福小区方向跑去。

这下高育红算弄明白了,脑袋也乱了:订亲?他居然会订过亲?原来在骗我!上次还信誓旦旦说什么没我活着没意思,这么快就跟人在地上打滚儿?或许是孩子们贪玩儿呢,可是袁欣敏为什么要哭?总不会也是哭着玩儿吧?唉!这家伙还是太小,禁不住诱惑!可我怎么办?装作不知道吗?他会不会以为我迁就他,更加为所欲为?忍,坚决不能像上次那样冲动,害的两个人都难过!又或者我到宿舍哭一会儿,就会没事儿了呢?

帅小泽听衡信、章凤巧他们说,三个女生都哭着跑了,也意识到问题有些严重,怎会无缘无故卷入这样的是非中?可要现在就告诉她们他心有所属,她们势必要逼问是谁,可要不说清处,解释就等于没解释。唉,两全其美的办法呢?忽然看到高育红从车棚出来,往职工宿舍走,也就向她跑过去,想问问她有什么办法,顺便告诉她长了六根白头发的事。

其他人看到帅小泽跑向高育红,以为他有问题请教,也就回教学楼门口等着,急着知道跑的那几位是啥情况呢。本来想看示范动作的新会员也只好先回家,等周一上学再约时间。

帅小泽追上高育红,发现她不理他,就跟着她走,也不敢叫,怕被人听到惹她不高兴。可是她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径直走到房门口开门进去,把他关到外面了。心里“咯噔”一下,心想:不妙,一定是又有事发生!

“红姐!红姐!”帅小泽小声趴在门口叫,见她没反应,又大了些声音,“高老师,高老师,高老师,我有事儿要说,可以开门吗?”

“吱”门开了,帅小泽根本就没看高育红的脸色,知道她肯定不对劲。连忙把手上的白头发递过去给她看,想用话题给她分分心,“红姐,你看这是我——”

“啪”的一声,她伸手就打开他伸出的手掌,接着又是“啪”的一声,直接打在他的脸上。他感觉脸上一疼,疑惑地抬头看她,却正好与她那双迷离的眼神相撞,那一汪比秋水还清澈泪花,潸然欲坠!瞬间击垮了他坚固的泪腺,一阵强烈的心疼,就像刚被她打碎了心肝脾肺肾!眼泪“噗嗖”“噗嗖”落在门槛上……

“傻,傻瓜!你怎么?不避开?我,我真的不想,想打到你!可我就是没,没忍住!呜呜呜呜……”高育红难受极了,真的不忍心打他,因为那一巴掌挥出去时真的感觉到自己的心好痛!可就是难受的没忍住。这是何其矛盾的心里,她再也顾不得什么,伸开双臂把他抱住,失声痛哭。

“呜呜呜……”帅小泽也哭出声来,抱住她抽搐的肩膀,“我,我愿意,被你打,只要你不要难过,不要哭,我愿意,愿意被你打!呜呜呜……我愿意,呜呜呜……”


编辑点评:
对《第十八章 艳遇·艳遇≈催泪弹》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