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频道 > 历史 > 黑垛尖战斗

黑垛尖战斗  作者:闫书卿

发表时间: 2019-10-18  分类:历史  字数:3041  阅读: 160  评论:0条 推荐:4星

南河,是北汝河在嵩县境内的一条支流,沿清澈的南河水逆流而上,在黑垛尖山脚下的南河河畔,耸立着一块天然巨石,上面雕刻着鲜艳的红色五角星,五角星下面雕刻着“革命老区”四个红色大字,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
 

南河,是北汝河在嵩县境内的一条支流,沿清澈的南河水逆流而上,在黑垛尖山脚下的南河河畔,耸立着一块天然巨石,上面雕刻着鲜艳的红色五角星,五角星下面雕刻着 “革命老区”四个红色大字,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醒目,吸引过往行人驻足观看,纪念碑闪耀着红色光芒,向人们述说着1947年发生在南河岸边,黑垛尖上的战斗——

1946年冬,撤至豫陕边界的解放军中原军区部队开辟建立的豫鄂陕革命根据地面临着国民党军队大规模的“清剿” ,为了牵制国民党军队对陕北,华北解放区的战略进攻,也为了部队的生存,中原军区部队开展了反围剿战斗,采取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把敌人调离根据地,到外线去,逐个消灭粉碎瓦解敌人阴谋计划,这样既消灭了敌人,又减轻了内线压力。1947年1月14日豫鄂陕根据地野战纵队在卢氏县五里川召开誓师大会,迅即投入到反“围剿”战斗中。野战纵队第六,九支队从卢氏,内乡县,栾川县边走边战,在豫西山区打起了游击战,抓住战机消灭地方武装和守备部队,又牵制围剿的国民党部队,牵着敌人的鼻子游战于伏牛山区。1月26日,野战纵队第九支队成功攻克嵩县汤营(今属栾川),接着黄林,夏世厚所率部队汇合攻打嵩县旧县镇,守敌连夜潜逃,27日,野战纵队攻打嵩县大章镇,全歼守敌嵩县保安武装,29日,野战纵队主力部队从大章镇,蛮峪向西北方向(嵩县闫庄,宜阳县白杨镇)进发,准备从渑池渡黄河北上,发现民党部队和巩县保安团紧追而来,担任后卫断后任务的九支队为了把敌人引开,故意向东南方向前进。九支队从大章镇任岭村沿伊河东岸而下,经伊河崖口,纸坊,黄庄乡石楼沟,扶沟到黄庄,然后兵分两路,一路过汝河走东沟进南河,一路顺汝河逆流而上,前行6里继而折身东南进养育沟。31日后晌,解放军九支队到达南河,晚上住在南河沿线的庄科村,油坊村边的河滩。紧追解放军的国民党部队穷追不舍紧跟着进了养育沟。

南河,是北汝河的一级支流,从东南流向西北,沿河而居的有小庄科,老鹳窝,西庄,油坊,红堂等村 ;养育沟河是和南河同向而流的汝河支流,两者之间横卧着双峰山(大尖山),黑垛尖,赵八垛三座大山,三座大山紧紧相连,海拔都在一千米左右,黑垛尖,赵八垛都是南缓北陡。尾随解放军的国民党部队行至养育村白果树时,发觉不对头,侦查得知追随的仅仅是解放军的小股部队,追赶的国民党部队一个营和巩县保安团连夜从养育沟的秋巴沟向北上山,占领了黑垛尖,赵八垛,双峰山三个居高点。走养育沟的解放军部队翻越嵩县和汝阳县的界岭,2月1日,过汝阳县(靳村乡)小白村,向北顺小白河到达下游南河的嵩县(黄庄乡)红堂村,与南河下游的解放军形成一条战线。

1月31日,农历是正月初十,家家户户都忙着准备过正月十五的吃食用品, 部队的到来,使南河沿岸不明真相的村民惊慌不安,他们不知道来者是哪个部队,前几年兵荒马乱的,每逢村里来了部队村民都是跑到山上躲避,前后经历过日本兵部队,国民党部队十三军,村民们称之为“跑老日”“跑十三军”。得知解放军来了的消息,有的村民带些刚做好的吃食,有的村民慌得啥也来不及带,像躲避瘟神,躲避灾难似的纷纷携儿拖女往山上跑,野战纵队九支队的解放军战士不进村庄,都在南河边的河滩宿营,埋锅做饭,并向村民喊话 :我们是人民解放军,老百姓的部队!不祸害百姓!    没跑的及的,还有胆大点的村民纷纷返回家里,平安过了一夜。

        2月1日一大早,阴沉沉的天,雾气笼罩,冷气袭人,居高临下的国民党部队先向驻扎在山下沿河滩的解放军开枪射击,先是漫无目的试探性地打几抢,解放军看国民党部队试探性的打冷枪也不理他,吃过早饭,乒乒乓乓的枪声开始响了起来,期初并不密集。从汝阳县小白到嵩县红堂村的解放军来到和赵八垛,黑垛尖遥遥相对的红堂村东坡组,东坡地势虽没有赵八垛和黑垛尖高,但是,用望远镜可以清清楚楚望见对方阵地。村民姚万钦家腾出两侧厢房让解放军住,解放军的指挥部就设在这里,村民看这些兵在寒冷的季节衣衫褴褛,有的穿着打着补丁的衣裳,不仅不抢不偷,而且说话还挺和气,都投以惊奇的目光,胆大的人上前和他们攀谈,渐渐地,村民纷纷打消了顾虑,跑到山上的人也从山上返回家中。

       起初, 解放军不急于打仗的样子,只见他们把土放在锅里炒干,把面粉和成面团,搓成细长条,切成小段 ,成圆柱状,放锅里和热土一起炒,直到炒熟,然后装在细长的干粮袋里,分别背在身上。村民才知道解放军是在做干粮,为打仗做准备呢!


2月1日后晌,枪声密集,解放军开始向山上进攻,在南河对岸的战士顾不得脱鞋袜和衣服,穿着鞋和衣服趟过河水,立即投入战斗,他们兵分三路,分别向三个山头猛烈攻击,从小庄科上山进攻的解放军首先攻下了大古垛,双峰山,接着最东南的赵八垛也被解放军攻占,只剩下黑垛尖一座山头。黑垛尖地势险要,南坡稍缓,北坡陡峭险峻,立陡难攀,坡上长满低矮的荆棘灌丛杂木,山上积雪没化,从黑垛尖山北进攻黑垛尖的话,仅有一道陡峭的阴壕可攀援而上,国民党军把剩余的全部兵力集中在山上,修筑了战壕,利用天险死守,解放军先是在赵八垛,双峰山向黑垛尖射击,虽然能看见对方阵地,但由于用的都是步枪,射程近,一时攻不下黑垛尖。继而解放军从四周把黑垛尖包围,集中力量硬攻,决心把黑垛尖攻克。

红堂,油坊的村民亲眼看到解放军不怕吃苦英勇作战,有的自觉拿出准备过节的食物,有的为他们送烙馍,有的为他们送面条饭。还有的为解放军抬伤员,西庄王维花和父亲王三槐,叔叔王XX三人从双峰山下的乌龙沟抬着一名伤兵,翻山越岭,走了十五里羊肠小道,送到油坊村,交给一个班长——

从2月1日开始,经过三天两夜的激烈战斗,到2月3日后晌,日头快要落山了,解放军抢占朱沟,张豁沟,豆沟三条沟交汇点,也是黑垛尖前沿阵地,敌我双方展开肉搏战,将要落山的日头照着明晃晃的刺刀,显得格外刺眼,双方近距离搏杀时间不长,很快结束了战斗。解放军把国民党军一个营全部歼灭,营长和军需官被击毙,营长的一条腿被炸飞挂在一棵树梢上,巩县保安团被击溃,战斗胜利结束。解放军在天黑前顺利下山。第二天,解放军取道汝阳县小白,背孜街,到鲁山县土门。黑垛尖战斗中牺牲的十六名解放军战士被分别掩埋在黑垛尖山顶的战壕里和养育沟,后来被移到嵩县烈士陵园安葬。

        战火纷飞的年代已经远去,远去的是刀光枪声,不会消失的是照耀人心的思想光芒,当地群众依然能说出前辈们给他们讲述的解放军当年勇战黑垛尖的故事,这不曾远去的精神将鼓舞一代又一代的嵩县人民!

编辑点评:
对《黑垛尖战斗》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