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十七章 祸不单行,焉知非福

第十七章 祸不单行,焉知非福  作者:羽佳一鸣

发表时间: 2019-10-16  分类:长篇  字数:11176  阅读: 124  评论:0条 推荐:0星

 


       帅小泽病了。

那场大雨下了一个多小时才逐渐减小,可帅小泽还在那里站着,纹丝没动。

王易佳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嗖”“嗖”落下来,不顾地上流窜的积水,奔向篮球场北头。身后的马子祥、刘烨刚以更快速度跑到帅小泽跟前。此刻的他脸色惨白,没有任何表情,发梢鬓角仍在往下淌水,浑身衣服已经湿透,水还在顺着衣角往下滴,两只穿着白色运动鞋的脚全在水里泡着。

  “祥子!他在发烧!”袁欣敏摸摸他滚烫的脸,失声大叫,“咱们必须把它送回去,要么直接到医院看医生!”

  “他一定是被淋感冒了,咱还是把他送回家,先给他换身衣服,再蒙上被子发发汗,完了不行再买药!”王易佳的紧张地说。

  王易佳的分析一直比较合理,这次也得到大家的认同。于是大家决定,由马子祥、刘烨刚、衡信、高大铭四人共同送他回家,其他人明早再一起去他家探望。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经过一下午的忙碌,帅小泽的烧已经退了一些,虽然人还在沉睡,脸色却逐渐红润。关爱红这才长出一口气,从小泽房间出来,打算到厨房做饭。虽然她没心思吃任何东西,可看着这四个孩子和小源在这里跑前跑后的,又是帮小泽换衣服又是跑去买药,也该饿了。

  衡信等人怎么忍心在这里等吃饭,连忙向阿姨告辞。四个人一起出门,对视几眼都没说话,各走各路。高大铭骑着帅小泽的车子回家,反正明天还要再来。他一边用力向城区蹬着,一边在心里埋怨高育红,也则怪他自己:都是我不好,不该把事情告诉小姑。可她也太过分了,怎么不分青红皂白逮住帅小泽一顿质问?就算要骂要打也该冲着我来呀?怎么全发在小泽身上呢?即使怪他带头赌博,可大家都有份,怎么偏偏是小泽倒霉呢?

  此时高育红也万分难过,从回到家一直把自己关在房子里,不吃不喝也不搭理任何人。其实她冲出校门就有点后悔,尤其是哭过之后。愈发觉得不该对他发那么大火,更不该一激动把项链扯掉还给他,要是他再给弄坏或者弄丢该怎么办?

  天下雨的时候,高育红推着车子跑到学校门楼下面避雨,心里已经开始作斗争。要是他现在拿着伞出来,再说一半句服软的话,就考虑原谅他!可是他没来,随即而来的是倾盆大雨。他在做什么呢?难道没有想过我一人会被雨困路上吗?算了,只要他出来,即使一句话不说,我也会原谅他。过了许久以后还是没见到他,雨反而越下越大。她又想他出来也不容易,还是别出来的好,淋出病怎么办?等雨小点再来吧,我在这里等着。

  很久很久以后,雨终于小了,他终究是没有出来找她。难道他还在生我的气吗?我都肯放下身段儿,他还要拗劲?真是小气鬼!唉,算了,等明天雨停了他一定会到小区门口找我,还是先回家吧。她骑着车子在路上走着,心里又开始纠结:他会不会一生气就不来找我?我真不该把项链还给他,要是我现在返回去找他要,他会怎样?笑着给我还是得寸进尺?不是不是,全乱了,他不该是这么小气的人。每次对我都那么的忍让,还尽量讨我开心,怎么会真的生气呢?可万一这次认真了呢?

  高育红回家躺在床上,脑子还是乱七八糟,甚至已经忘了今天这场是非因何而起。现在纠缠的全是他会不会来,会用什么样表情面对她。

  “高育红!你是个坏人!你差点儿把小泽害死!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作业也不要你管了!”高大铭一回到家,身上湿漉漉的衣服都没有顾上换,直接站在高育红房间门口大声喊。连平时称呼的“小姑”“好姑姑”都一概抛开,直接喊她名字,肚子也气得鼓鼓的。

  “小调皮蛋儿,你疯了?咋这么跟你姑姑说话?”在厨房做晚饭的高老太太,听到大铭的喊声赶忙跑出来看。高育筱妻子和高老爷子也先后到了,都望着眼前浑身湿漉漉的高大铭,正掐着腰对着高育红房间门气呼呼站着。

  “吱呀”门开了,高育红穿着睡衣走出来,上一眼下一眼打量浑身湿衣服的高大铭。心想:这小子平日里是有些乖张,却不敢在我面前发作,今天哪来这么大怨气?

  “你咋呼啥呢?”高育红歪着头看着高大铭,知道他在怪她去学校的事,“我怎么就是坏人了?管你还管错了?小泽又怎么了?”

  “你本来可以管我,就算打我骂我都行!可是你凭啥管小泽?他在雨里淋了一个多小时,浑身发烧,我刚从他家回来时还没醒呢!还说你不是坏人?”高大铭满腔的怒火不受控制。心想,要是小泽因此有个好歹,他母亲该怎么想?那帮好哥们儿该怎么怪罪我?小敏怕是再也不会理我了!想到这,眼泪“啪嗒”“啪嗒”滴了下来,转身夺门而出。上楼回我房间,要哭也不能在家人面前哭,可以当失败者,但不能当懦夫。

  “大铭!”高育红看着侄子跑出去,心里一阵刺痛。原来小泽淋那么久的雨,还发烧了!那该怎么办?都是我不好,怎么当时没顾虑他的自尊心呢?真不该把项链还给他,他一定伤心透了,一定在狠我。“大铭,你听我说!”她也跟着出门,急着上楼追问,必须知道他具体的情况。傻瓜啊!你千万不能有事!

  “丫头,大铭咋啦?小泽又是谁?你这是——”高老爷子满头雾水,只看到孙子哭着走出去,女儿追出去眼圈儿也红着,而且她还穿着睡衣呢。再扭头看老伴儿和三儿媳,都是一脸懵懂的望着大门口。

  高育红在高大铭门口站了好久,怎么劝他都不开门,只是在房子里一个劲儿地埋怨。

  夜深了,高育红和高大铭都没吃晚,应该说是一天都没吃饭。大铭母亲叫了几次他都不肯开门,她也没半点食欲。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知道帅小泽的消息,可高大铭也说过了,他离开时还没有醒。

  “大铭啊,你能不能帮姑一个忙?”高育红打算下楼睡觉,在这儿待着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临走再试一次。

  “你先说说看!我也不知道能不能答应你!”高大铭一骨碌从床上起来站在门后向外喊,也想赶紧打发她走。他要出来泡方便面吃,早饿的前心贴后心了。

  “明早咱俩一起去小泽家里,我想看看他到底怎么样。”高育红认真地和侄子商量。现在的她迫切想知道他的情况,满脑子都是牵挂,什么对与错,什么赌博喝酒的事情,都不再重要。

  “不,我绝不会再带你见他们!”高大铭一口回绝。现在已经够糟糕了,要再让她去,还不知道会捅什么样的娄子呢。

  “姑答应你只看一眼,什么话都不说,行不行?”高育红再次妥协。

  “不,就算你说的再好听也不行!”高大铭斩钉截铁地说。又感觉不能对她太决绝,毕竟是亲姑侄,态度缓和一点,“这样,我最多明天回来第一时间就告诉你小泽的情况。”

  “大铭,你——”高育红本还想追问他家的地址,转念一想他可能也不回说,算了不为难他了,“那好,不逼你,你早点儿睡吧。”说完转身向外面走去,其实她已经想到怎么去帅小泽家。

  高大铭倒是觉得非常意外,按道理姑姑一定会逼他就范的,再怎么也该搬出老爸吓唬自己一顿才对。可是她却这么走了,真是有些不正常。过了几分钟,高大铭才悄悄打开房门。左顾右盼确定姑姑没在房间,才蹑手蹑脚跑到厨房,在柜子里翻出几包方便面,又到处找热水瓶……

  第二天早上,高大铭仍然是没到爷爷家吃早点。直接下楼在车棚取了帅小泽的车子,出了小区买两根油条边吃边向北河方向驶去。

  高育红这一夜没睡好,所以天刚亮就起床,随便收拾过后到楼下取车子。却一眼就认出帅小泽的自行车,随即肯定是大铭昨晚骑回来的。于是上楼在母亲房间找到一小卷红色细线,下楼拴在帅小泽车后座,把线圈塞到座子下面,只要高大铭出门震动几次就能掉下来。她也在小区门买点喝的,然后骑车到北河公社东村的村口等着,相信大铭必然从这里经过。

  不到九点半,高大铭果然骑着车子顺大路过来,轻车熟路地进村子。高育红连忙骑车跟在他身后十几米,她尽量不弄出声响,连大气都不敢出。只要大铭不回头就不会发现,纵使发现了也最多发个牢骚。高大铭车子拐两个弯,进了一个小院子。高育红轻轻的下车在几家门口晃悠,不确定他刚进的哪一家。终于找着地上细小的红线,正打算进门,听见里面女人的声音:“小刚,你到厨房给大铭盛碗稀饭,饭柜儿还有菜呢。对了,看你几个女同学还有没吃饭的吗?”她猜测应该是帅小泽母亲的声音,距离门口有四五米远。她赶紧往旁边躲了一下,因为他们的院子门是木制的栅栏门,里外可以看到。

  “阿姨,你不用管,他们都不是外人,我们打完这局过来帮你。衡信,该你出牌啦!”这是马子祥的声音,距离门口约七八米远,大概和帅小泽、衡信几个人在玩牌。

  “不用了,我只是打开坛子看看,不费劲儿。”小泽母亲的声音。

  算了,我还是不要进去的好,见了阿姨怎么说话?跟大铭一起叫阿姨?即使什么都不称呼,她会相信我和小泽单纯是师生关系吗?高育红的脑子里开始自我挣扎。恰恰这时听见里面王易佳的话:“阿姨,小源去哪里买温度计?走了这么久?小泽头上摸起来是不烧了,还是要量过才放心!”

  “诊所在村东头,差不多该回来了!我没事儿,别担心!”是帅小泽的声音,仍然是那么清脆柔和。

  呀!还有人要回来,怎么办?不,不能进,现在还不是合适的时候,反正现在已经确定小泽没大碍,干脆回去算了。高育红依依不舍地推着车子走出几步,回头又看了一下,迅速上车向来时的路驶去。

  开学了,大家都带着对新学年的憧憬到学校,到教导处报名以后寻找班级。教学楼外面贴着几张大纸,上面写着所有学生名字和对应班级,这种情况一般在刚进一个学校才有的,似乎这次整个学校都做了大调整。

  “小敏,这是咱俩的名字,还好在一个班里,往这里看,二(四)班。”李嘉眼尖,一眼就看到她们的名字,用手指着给袁欣敏看,“还有刘烨刚,岳洋,吴欣欣、兰晓天——咦,完了!没有帅小泽!”

  “是啊,怎么会这样?按道理一直到初中毕业才会变!他在哪儿呢?”袁欣敏感觉脑袋乱乱的,学校已经打乱所有学生位置,把兴趣小组也拆散了。

  帅小泽、马子祥、刘烨刚也到了,正在人群最外圈看着他们的名字发呆,对这次分班大感疑惑。

  “小泽,咱们全散了,你在二班,我在三班,小刚在四班,大铭在一班。衡信,衡信跟你一起了,还有佳佳。哎呀,我那个去!章凤巧怎么也跟你一起?怎么这样啊?”马子祥越看越生气,急的都想骂娘,“小刚,你如愿以偿了,小敏跟你在一个班!”

  “全乱了,咱的兴趣小组咋办?说话呀,小泽?”刘烨刚也义愤填膺,兴趣小组刚有些眉目,如今却要被拆散。

  “没关系,这算什么,过几天开会讨论一下再说呗。不在一个班,还在一个学校,你怕啥?”马子祥接过刘烨刚的话。他知道帅小泽不想说话,从早上出家门到现在就说了三个字。第一次刘烨刚问他带学杂费了没,他说“哦”,第二次马子祥问明天上课骑车还是坐公交,他仍然说“哦”,第三次是进校门刘烨刚看到袁欣敏时,说咱们快走几步赶上她,他依然说“哦”,脚步却没有加快。

  “走吧,咱们到班级看看,一会下课到小泽门口见面再说。”刘烨刚说,“小泽,开心点儿,什么事情都有个适应过程,一会儿见。”

  刘烨刚说完进教学楼,马子祥拍了拍帅小泽肩膀,也进去了,剩下帅小泽一人发呆。是啊,我的事情也得适应。重分班也好,如果天天不看到她,或者真能适应。她也能适应吗?不是说好了要等我大学毕业?不是说好了等我妈上门提亲吗?怎么能这么轻易散了呢?我的项链,不是说这玉石能保佑人?怎么就散伙了?不,决不能就这样拉倒!我们还有结婚生子,还要一起相濡以沫白头到老!一会儿下课了,我一定要先去找她,跪下求也要把她求回来!想清楚以后他把身子一挺,手在裤子口袋紧抓住项链,大步走向二(二)班。

  “谁出这么个馊主意?把带了一年的学生分的乱七八糟,又得从新带一班新生!”高育红在教办室里发牢骚。本来磨合的好好的学生,现在拆的七零八落,尤其是帅小泽等几个学习尖子,都被打乱了。她手里的名单上,只有几个熟悉的学生,包括侄子高大铭、陈乐凯、慕容媛媛、季心怡等七八个,其他的名字都没见过。

  “可不是,我以前带的也是刚刚混熟识。”同一个教办室的女老师刘慧说,她也是满肚子怨言,转头压低声音说,“育红,我听说这次的班级大洗牌,就是有人眼红你当市级先进,说你班上的学生挑的好。”

  “分明是瞎捣乱,这样年年换人,孩子们光是浪费时间适应环境了,哪有时间好好学习?成绩肯定会下降!损失的是那些孩子,还有学校,个别人就是居心不良!”高育红义正词严地说。

  “算了,不说了,时间差不多了,该到班上去排座位,选学习代表,完了也该放学吃午饭了。”刘慧说着起身往外走。

  “哎,刘慧,把我以前的几个学生给我照顾好,说不定下学年又回到我班里了。”高育红再次提醒她,她昨天接到单子的时候,就已经说过一次。其实她最担心的就是帅小泽,虽然两个班是隔壁,虽然还担着他的语文课,虽然可以随时去看他,但毕竟已经不是自己这个班的,而且两人的关系还没合好。

  “行,我每天拿蜜蜂屎喂着,满意了吧?咯咯咯……”刘慧笑着出去了。

“去你的,又开始瞎说!”高育红说着站起身,她也得到班上,重新认识大部分孩子。

  新师生问候过,刘慧站在讲台,环视了半分钟下面的同学,五十个孩子都在,其中有些是以前老二班的。转身在黑板上写下自己名字,对台下温和地说:“同学们,我是你们的班主任老师刘慧,同时也担着你们的物理课,希望大家从今天开始和我好好配合,共同度过美好的校园学习生活。在排座位之前,我提议帅小泽同学做咱们班的班长,章凤巧同学做副班长,大家有没有意见?”

  “同意”“没问题”下面一阵骚乱,帅小泽的名字他们大多听过,每个班主任都曾拿他做过比对。

  “现在开始站队,帅小泽,你让大家按高低个排队。”刘慧说着站在讲台边上看大家排队。

  大家按高低顺序分别坐到新的位置,帅小泽在第四排中间位置坐着,右边是个不认识的女生,左边同桌刚好是王易佳,两人相视一笑都一阵高兴。这个被拆的七零八落的兴趣小组终于有三个可以在一起,而且衡信就在第二排中间坐着,排座时就跟两人到过招呼了。

  各科课代表先后浮出水面,一一向大家自我介绍。帅小泽的数学是出了名的,所以顺理成章做了数学课代表。孙庆浩是物理代表,他是老二班的学生,所以做班主任的课代表属于正常。王易佳做了语文课代表,英语课代表是李佩娟,化学课代表是衡信,历史课代表是章凤巧,体育课代表是芦建国,地理课代表是张宏涛,生物课代表是王义强,音乐课代表是王爱侠。

  在大家做自我介绍的时候,王易佳悄悄告诉帅小泽兴趣小组其他人的下落,他也向她建议把章凤巧、孙庆浩发展为小组成员。两个人窃窃私语的时候,左边那个女生却在不停地冲着他笑,而且笑的很甜,眉毛都笑弯了。把他吓了一跳,害怕遇上神经病,悄悄告诉王易佳。她也觉得奇怪,让他下课问人家什么意思,趁早撇清关系。她当然希望他跟别的女生撇清关系了,因为本来最大的威胁是好姐妹袁欣敏,谁知这次换班把她换到四班,现在更确定了他和她才是真的有缘分。

  即将下课时,帅小泽把两张五十块交给王易佳,让她替他换饭票,要是他没赶上吃饭,就带个菜夹饼回来。王易佳还没来得及问他干吗去,就传来下课铃响,他已经从旁边女孩儿背后挤过,迅速跑了出去。

  帅小泽是要找高育红,刚到教办室门口迎面差点撞到刘慧怀里。

  “帅小泽?找我?”刘慧有有点差异,这些孩子按道理该是跑去食堂才对,除非有事汇报。因为这时她手里也拿着饭盒,正要出门去职工食堂。

  “哦——哦——对了,刘老师,我们的宿舍换了吗?”帅小泽迟疑了一下说,腼腆的脸又红成苹果。旁边的高育红也看到了,就知道他不是找刘慧的。

  “教学楼外面的通知你没看呀?还在原来宿舍!快吃饭去吧!”刘慧淡淡地说着,又扭头看高育红,“育红,你不吃饭?”

  “吃,你先去吧,我马上来。”高育红还在装作看书,随口答应刘慧的话。等她走了才站起身,看着帅小泽,“来找我的?进来吧!”随手把门掩上。

  两个人都沉默几十秒,然后同时说话,“对不起!”“对不起!”

  “那天是我不对,没考虑周全,害你淋感冒!”高育红仍然抢着说,怕他再说出伤害两个人感情的话。

  “是我的错,你要不喜欢,我以后再也不打篮球了。兴趣小组让他们继续,我退出。求你不要不理我!”帅小泽更怕她说强硬的话,因为她是任性的小红,而他是心甘情愿的傻瓜。

  “好了,过去的就当粉笔字儿擦掉好吗?”高育红温柔地说,其实早想告诉他已经不介意了。

  “不,擦不掉的,有些很重要。”帅小泽连忙说,害怕她说过去的承诺都不作数,“你答应过等我大学毕业,还说让我妈——”

  “傻瓜!我说的是把不开心的事擦掉!”高育红赶紧打断他的话,怕他一股脑说出那些肉麻的话,万一有人路过听见就麻烦了。“项链儿呢?还是不是我的?”她把右手伸到他眼前,把脸扭到一边,看着窗户。预防着他说没带或者丢了,也不至于太尴尬。

  帅小泽迅速从口袋拿出来,本来那天她已经把接头地方拉变形了,他发现后又把它捏回原位,这才发现原来传说中最坚硬的金属——黄金,竟然这么软。他两个手放到她手里,急切地说:“是,当然是,本来就是你的,我帮你戴上吧?”

  “不要,万一被人看到!”高育红迅速撤回手揣进口袋,“咱俩一起吃饭,你先拿钥匙到宿舍等我,我到食堂打了饭就过去。”说着到桌边取了饭盒和钥匙,把钥匙递给他,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随即转身离去。

  帅小泽简直是要乐坏了,撂着蹶子跑向职工宿舍区。压抑这些天的心情瞬间松弛,围绕在头顶的漫天的愁云,都随着高育红刚才那个美丽的笑容一哄而散。

  高育红的宿舍里,两个人坐在桌子跟前吃饭,他坐在椅子上,她坐在床边。桌子上放着她用双层饭盒打的三种菜,还有两个一次性饭盒装着米饭。他也早泡了两杯花茶晾在那里,边吃边说笑,这种情景还从来没有过,两人都吃的很开心。

  “傻瓜,以后不许你再犯傻!”高育红给他米饭上夹了一筷子肉,温柔地看着他,“你不知道,那天大铭回去说你淋雨感冒发高烧,差点儿把我吓死,整宿都没睡好!第二天跟踪他到你家门口又不敢进,听到你没事儿才放心回去。”

  “啊?你到我家了?幸亏没进去,祥子、小刚、佳佳、小敏、李嘉她们七八个全在呢,要看见你就坏了!”帅小泽也大吃一惊,同时也觉得甜美,原来她那么在乎他。

  “我才不像你那么不过后果,傻帽!其实,我是还不敢见你妈。”高育红声音放低了一些,脸色也有些微红,一提到她母亲,就莫名地心跳加速,“但是,你要保证,再不做傻事儿?”

  “不,除非你也保证永远不离开我。”帅小泽固执地把脖子一挺,不加思索地说。

  “你呀——真是傻瓜!我怎么舍得离开你呢?”高育红温柔地看他认真的表情,心都快融化了,“除非是意外!”

  “那我不管,反正没有你,我活的就没意思!”帅小泽仍然坚持,意志坚决的程度仿佛雷打不动。

  “好好好,应承你!让让你这小屁孩儿!”高育红笑了,一种由内至外的甜美,扩散到了全身。

  “不要叫人家小屁孩儿!人家都长大了,将来还是你爱人。”帅小泽又腼腆起来,最不喜欢从她嘴里说出来,嫌他年龄小的话。

  “咯咯咯咯……”高育红只是回应一阵甜美的笑,然后给他夹菜。

  吃完饭又坐着聊一会儿,高育红打了个哈欠,然后看着他说:“傻瓜,你要不要回宿舍休息一会?顺便把杯子续满水拿上。”

  “你要困就自个睡吧,我回班上去,我们的被褥明天才从家拿过来。”帅小泽说着站起身子,打算回教室,让她好好地休息,知道她下午肯定还有课。

  “算了,你在我床上挤挤吧,一会儿上课有精神听课。”高育红说着脱了鞋上床,把枕头挪到外面。她把头枕在被子上,面向墙侧身躺下,又柔声叮嘱他:“你睡枕头,不许碰我,也不许乱想!”

  “哦。”帅小泽弱弱地应着,坐在床边脱下鞋,小心翼翼地平躺在她背后,一动不敢动。生怕不小心碰到她,再惹她不高兴,好不容易恢复的关系,一定要加倍珍惜。

  时间过了十几分钟,帅小泽不仅没有半点睡意,反而还听到自己强烈的心跳声“噗通”“噗通”“噗通”,声音大的就像谁家盖房打地基的气夯声音。赶紧伸出右手捂住心口,生怕心跳声音吵醒旁边的她,身体其他部分同样不敢挪动分毫,这种如履薄冰的感觉把他惊出一头汗。

  高育红忽然伸出右手,在他心口轻易地抓住他的右手,拉着放到她的腰间,仍然紧紧握住。这样一来他就必须把身子向左侧,面向她的后脑,身子也自然贴近她的后背,形成了从背后搂着她的姿势。鼻子里直接闻着她发丝的浓郁香味,心跳再度加剧,震的胸腔“嘭嘭”直响。

  高育红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拍几下他的手背。他的心跳平复了好多,慢慢闭上双眼,闻着她身上的香气,等待周公召见。时间不大,她渐渐传出轻微的鼻鼾,气息平稳,呼吸匀称又不失柔美。他陶醉着,也模糊地进入梦乡,脸上浮现出甜美的笑容。

  下午最后一节课是化学,这个新的科目和新的老师一样引得同学们兴奋不已。因为老师说化学课以后要做很多实验,如果同学们有不懂的地方可以找她在实验室反复练习。化学老师就是那个身材小巧,相貌水灵的智蕊老师。她担着二一、二二、二三,三个班的化学课,还是二(三)班班主任。

  帅小泽隔壁的女生叫芦建虹,还在时不时地看着他偷笑,而他却始终没敢问原因。虽然王易佳提醒了好几次,可他偏偏腼腆的问不出口,好不容易刚鼓足勇气要问时,智蕊老师开始讲课了。

  放学铃声响过一会儿,马子祥和刘烨刚进到二班班里找帅小泽。看到他和王易佳坐两隔壁都感到很惊讶,刚准备跟他俩开几句玩笑,袁欣敏和李嘉也来了,她们的目光更是犀利,几乎要把王易佳给融化掉。可她偏偏仰起头,谈笑自若地和马子祥说着章凤巧,嘴角挂着惬意地微笑。

  “小泽,中午饭你跑哪儿去了?我和小刚找了你几圈儿!”马子祥心情不错,一边向门口走一边说。他本来是因为不愿意跟小组其他人分开而闷闷不乐,谁知竟然跟“小龙女”尤玉娇分到一个班,而且还做了前后邻居,简直兴奋的不得了。一下课就想去分享给帅小泽和刘烨刚,不曾想帅小泽跑个没影,还是王易佳告诉二人,帅小泽可能出去办事了,饭票都是她代换的。

  “我,我,发现东西不见了,就跑到路上找,找了很久终于给找到了。”帅小泽不好意思地解释,也不算是说谎,中午的确是去找到丢失的爱情。

  “丢了什么?怎么不叫上我们?大家可以一起帮你找呀!”袁欣敏急切地说,开学第一天已经很不顺了,他真不该自己一个人乱跑。

  “哎,咱们兴趣小组的事儿怎么办?趁着大家都在,都表个态吧?”刘烨刚不失时机地打乱袁欣敏的话,知道帅小泽犹豫就是有话不想说。

  “但是大铭没在。”季心怡说,她现在跟高大铭在一个班里,所以不自觉就为他着想。

  “那没关系,回头叫小敏通知一下他就行。”马子祥切中重点,所有伙伴当中高大铭唯独不会生袁欣敏的气,“我觉得兴趣小组要继续发展,还要好好发展,我建议把小龙女也吸收进来,我还相中两个高个子,可以参加篮球队!”

  “这一点儿我没什么意见,唯一的要求,就是祥子要负责看好小龙女,别让她再找小泽麻烦!”王易佳淡淡地说,用意已经说的很明显。“我跟小泽也看到班上几个人适合参加咱们小组的,你们要还发现身边有合适的,不如周末把他们都叫到老地方,在一起聊聊,合适了直接加入!”她直接就把帅小泽和她摆在一起,引得袁欣敏心里再次不舒服。

  “这么说,大家都同意继续发展兴趣小组?那咱就多联系些新会员,再确定一天,作为新学期第一次聚会。在此之前,咱们还必须定下新会员的入门儿会费,还有安排篮球队训练,还得通知高大林!”刘烨刚精神奕奕地,然后看着帅小泽说:“小泽,你说呢?”

  “嗯,可以呀,祥子跟小信考虑一下怎么训练新队员,最好能出个详细方案,聚会时讨论一下。佳佳,小敏,李嘉,心怡,你们周六以前商量一下会费问题,还有给人补课的收费标准儿。今年会有奥数奥语,五项全能竞赛,是咱大展拳脚的时候,小敏,对吧?”帅小泽认真说,还真有些组长开会的样子。

  “哦,那我没意见。”袁欣敏笑着说。

  “咱们发动周边的同学,可以把有意向的人都往小组拉。心怡,你联系一下,星期天还在路口那家餐厅弄个包间,搞个小型活动会。小刚,小信,你们通知一下大林,干脆也通知李清和高林,让他们都参加聚会,以后要靠他们给咱揽业务。这样行吗?”帅小泽一起把大家安排完,还笑着问大家意见,却始终没有说他自己做什么。

  “我看行,我没问题!”王易佳又是第一个赞成。

  “我也没意见!呵呵呵。”袁欣敏说完笑了笑,觉得他安排的井井有条。

  “赞成,篮球队训练的事情,我跟衡信会找大铭再商量。”马子祥信心百倍,提起篮球队,他作为队长当然义不容辞。

  “我也没什么问题,需要多少钱,我到时候跟小刚要就行了!”季心怡也表态,王易佳赞成的事,她从不会反对,何况后勤的事情本来就归她管。

  “意见我没有,但有个小问题,想问问组长。”李嘉歪着脑袋说,“我们的事情都安排好了,你干吗?”

  此言一出,七双眼睛齐刷刷地盯着帅小泽,多多少少都有些好奇他是怎么想的,因为大家已经知道了他中午失踪的事情,却都没好意思问他。帅小泽被看的脸又红了,用膝盖磕了一下刘烨刚的腿。刘烨刚赶紧抢着说话:“李嘉同学,这就得说你两句了!你既然叫小泽组长了,组长当然是得考虑全局问题,要不你来当组长?小泽,你说呢?”完全是以前高育红批评同学时用的口吻。

  “可以,我同意!李嘉,下次聚会宣布你当组长!呵呵。”帅小泽顺坡就下去,笑呵呵地看着李嘉,把难题还丢给了她。

  “嘉嘉,你傻呀?一天乱说话。”袁欣敏埋怨着白李嘉一眼,“你就当组长得了!”

  “哎呀,你们咋这么坏呢?”李嘉立刻被气得一甩袖子,眼睛瞪着刘烨刚和帅小泽,“联合起来欺负人家!”

  大伙呵呵笑起来,包括李嘉自己也跟着笑,看着几个人骑上车子走了,她和袁欣敏手挽手继续顺路往前走。王易佳仍然坐在帅小泽车子后座,季心怡也在马子祥后面坐着。车子都消失不见了,李嘉脑子里还在猜测帅小泽中午到底做什么去了,早上还是闷闷不乐的模样,下午却换成满脸笑容。


编辑点评:
对《第十七章 祸不单行,焉知非福》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