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散文 > 难忘“连队会餐”

难忘“连队会餐”  作者:李现森

发表时间: 2019-10-11  分类:散文  字数:2782  阅读: 119  评论:0条 推荐:4星

对于会餐,当过兵的人总会念念不忘。尽管餐桌上并没有啥山珍海味,也不是部队的炊事员有多么高超的厨艺,但畅怀的豪饮,热烈的气氛却总让人久久回味难以忘怀,那是一种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浓浓亲情。当兵的地方
 


对于会餐,当过兵的人总会念念不忘。

尽管餐桌上并没有啥山珍海味,也不是部队的炊事员有多么高超的厨艺,但畅怀的豪饮,热烈的气氛……却总让人久久回味难以忘怀,那是一种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浓浓亲情。

当兵的地方是在湘西的一个偏远小县城,那时市场上的商品、副食品还不是很丰富,一周里能吃上几片肉都是奢侈的事。只有等到过节时,连长会让炊事班做上一桌子菜,说是连队会餐,让我们一个个大快朵颐一回。

当然了,那时候会餐的标准也不高,即便是过“八一”这样的隆重节日,也不过是八个菜。通常是连队杀口猪,如果不杀猪那就买上半扇猪,随后用猪肉换花样的做些菜,或肉片炒白菜,或肉丝炒莲花白,或肉片炒西葫芦片,或豆芽炒肉丁,或排骨炖土豆……看似炒的都是肉菜,其实那肉片、肉丁、肉丝却少得可怜。

唯独那血条子肉是很实惠的。炊事班长先把猪肉切成一两寸见方的肉块,放在大锅里煮熟后,捞出来用热油将肉皮炸得金黄,尔后切成半厘米厚一寸多长的肉片,肉皮朝下码在碗里,浇上酱油葱花盐等,上笼屉蒸了后反扣在盘子里,类似北方的扣肉。

对这大肉片的渴望,是我们很多新兵们最迫切的。现在很多人肯定是不会理解的,可对于当时的艰苦环境下,习惯了每天两块多钱的生活标准,一个班八九个人一盘子有盐少油的菜,几筷子夹完了便只能干啃馒头的大兵而言,猛不丁地一下子能吃到那么厚那么宽的大肉片,尽管一人也就能轮到一片,但那种感觉比吃山珍海味还要刺激。

在我的记忆中,会餐是连队里的大事。在会餐前的一周,连里就开始忙碌起来。首先是“生活民主委员会”的成员们,广泛征求大家对“八一”会餐的要求和意见,然后专门开会拟订菜单,再下发下去听取意见,然后把意见集中起来,通过几上几下的讨论,最后由审批才能定下来。

那时每个战斗班都分有一块菜地,里面种着空心菜、豆角、青椒、西红柿、黄瓜等。炊事班不用种菜,也没有菜地,但他们有个猪圈,一般来说每年连队都会喂上三、五头猪。过一个节日,杀上一头,用于给全连官兵们过个肉瘾,解解谗。

“八一会餐”是从连队杀猪开始的。头天下午,炊事班便开始准备了,这天各班都会派两名公差去帮厨,“帮厨”人员一到食堂报到,就迫不及待地带上蓝围裙,挽起衣袖和裤腿,在炊事班长的调遣下,洗的洗,涮的涮,拣菜的拣菜,打扫的打扫……一派节日的气氛。那时,我“帮厨”的积极性特别高,主要是能借“帮厨”之便,顺便着借品尝之名,多吃上一块那肥的流油的肥肉块。

其余人员还要正常训练。由于训练场就在厨房的外面空地上,训练中几乎所有人的鼻子都不停地抽动着,拼命闻着厨房里飘来的煮肉的香味。当然,也难免克制不住地咽口水。

到了中午,会餐的时候终于到了。我们一听到炊事班长吹开饭哨声,快速地冲出了宿舍,在排长的号令下排好队,并在领歌的口令下开始唱歌了。估计是要会餐的吸引,那天的歌声特别嘹亮。会餐开始前,副连长通常会告诫:油水大,别太贪吃,晚上不要喝凉水!他说归说,但没有人会听的,心儿早飞到那餐桌上。

尤其是当听到“解散吃饭”的口令后,大家都蜂拥着奔向自己班的位置上。不过,望着那些平时根本吃不上的好菜,大家的筷子都不敢动了,似乎怕筷子搅乱了由各种盘子排列出的“亮丽的风景”。

直到听班长说,怎么都不吃啊,来,干!说着他先挑起一块条子肉塞进了嘴里。大家见状,也把筷子伸向了那盘条子肉,我也赶紧夹起一片肉塞进了嘴里……那个香啊!似乎除了香还没咂摸出什么味,那片肉已经顺着喉咙眼滑了下去。再看看班里的其他战友,一个个也都停止了咀嚼,似乎都在回味那片香喷喷的‘条子肉’,片刻间一盘子条子肉已经光光的就剩下一点油汤汁了。

酒在部队是严令禁止的。不过这一天,连队干部是破例允许每人一瓶啤酒,倒在茶缸轮着转圈抿着喝,基本都沾沾嘴。酒少,新兵想喝但在老兵面前不敢放肆,不敢大口大口喝,只能是一点点地品。不像现在,哥儿几个在一块端起酒杯就是一口闷。常常是端起了酒杯还没开始喝,藏在凳子下的酒瓶儿空了,原来是趁大伙不注意,那些谗酒的老兵把酒倒进他们的杯子里给喝了。我们是敢怒不敢言,只能是以水代酒,趁他们喝酒,叽里咣当把他们面前的那几盘子荤菜给消失了,这大概也算上是各取所需吧。

都说,军人豪迈,喝酒也是大碗的喝。会餐用的酒杯都是碗或茶缸,大家在举“碗”碰杯,仰脖痛饮中,往日的“过结”和不愉快,也随着酒精的挥发而消散,情同手足的友谊也随着酒的浓度而增加……这也以至于后来让我常想,凡当过兵的人,为啥多少都能喝上两杯,而且都是不带颜色的酒,大概就是从会餐上学来的吧!

每次会餐,醉酒的往往是老兵,并非是他们的酒量逊色,而是他们逞能、自负和豪爽。于是,关心和照顾“酒肉”哥们的义务又义不容辞地落在了我们新兵的身上。在汽车连时,我有几个老班长就真喝多了,昏睡的下午照集体像都拉不起来,有几个想起他们老战友,竟嚎啕大哭,醉醺醺地舞划开炮架势,让人苦笑不得,实在是领教了部队不允许喝酒严律所在……

真的很怀念“连队会餐”!现在转业回到地方,虽说喝酒的日子和次数都多了,现在的物质条件多么好,但不管现在的菜肴多么丰富,可面对满桌子的鸡鸭鱼肉,却怎么也找不到当年会餐的快乐,找不到当年吃那片‘条子肉’的感觉。仔细想来,可能是少了一份纯真,多了一些世俗吧!

“解散!八一会餐现在开始!”耳边再次响起连长的号令。放下案头上活儿,写下这段回忆,权为是心中那份对军营的眷恋吧!


编辑点评:
对《难忘“连队会餐”》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