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 2019-09-26  分类:长篇  字数:2954  阅读: 140  评论:0条 推荐:0星

 

车队进入芝兰县境,按预定行程在桑家镇小学停了车。

梁启明见学生都在操场列队,微皱眉问:“桑老的题字在哪里?” 高小川忙趋前说:“本在大门顶,后来改石碑,立在操场边。” 一行到碑前,自然站成排,都露崇敬情,仿佛桑老就在那里。礼毕,梁启明朗念碑文:“‘努力学习,争做新中国的主人。’好!”心想同样的题字,芝兰县中学也有,是桑老二十多年前题的,就问市委组织部王荣军部长:“驻京办不是说,桑老有了新题词吗?”

王荣军,四十八岁,中等个,微胖,北京人。他说:“半年前拟了碑背文,驻京办送桑老家里请他审阅并题字。第二天批回来,批文说,‘我的历史是跟党走,三字足矣,其余不用。’没有新题词。”梁启明去碑后看,果无一字,又问:“这碑多高?”王部长叫随行的芝兰县委书记回答,黄光学赶紧上去比划几下说:“约二米高,一米多宽。”梁启明摇头没说啥,接着视察学校。黄光学笑眯眯去问高小川:“市长摇头啥意思?碑弄小了还是大了?”高小川不耐烦的斜眼说:“黄书记大人,卑职不知道。”黄光学惴惴不安小心跟着。

离开学校前,梁启明对大家说:“很好很好,三点建议仅供参考。一是厕所要讲卫生,旱厕不好;二是图书室书籍少;三是没啥树,建议种一些。桑老重视环境绿化,希望改进。”因为没讲很伟大的空词套话,教师们就鼓起掌来,引得操场学生们也‘噼噼啪啪’。梁启明欣慰地笑对学生招手示意。高小川问:“讲话吗?”梁启明看了看静候多时的整齐队列,谢意地上了检阅台,估计约有三百多名。 他大声地说:“同学们……,你们好……!”

掌声热烈。

讲完话上车前,梁启明问王部长:“荣军,桑老的行程定下来没有?”王荣军说:“人在湖北,叫等通知。”梁启明又对黄光学说:“黄书记?以后不管他谁来,不准再搞停课欢迎,这里属于孩子们。” 黄光学边记边点头,恭敬地连连应:“市长的批评很及时,很深刻,很好非常好,非常对!回县委马上传达落实。” 梁启明拍拍他,心想习惯一旦养成很难改变。

回到车上高小川问:“梁市长,碑有什么不对吗?” 梁启明说:“很好很好,但是不该紧挨操场,撞上怎么办?”

离开桑家镇,驶上烂路颠簸剧烈,跳得梁启明咬了舌,泪都痛出来。高小川责怪司机说:“从哪个单位抽调的?开车几年了?怎么开的嘛!”

司机急出一头汗。

高小川又嚷:“你不是那啥,不会往右靠?至少一半轮子不跳。”司机小声辩解:“右边有深崖。”高小川报怨:“没本事!”梁启明制止道:“高秘书,不要瞎指挥。” 他此刻关注的不是路,在疚愧崖下变了色的芝兰江。桑老来信很尖锐,说‘官员任职一方,不能造福于民,反到祸害乡里,这是什么问题?不能简单地用’搞活搞大搞强地方国营经济‘,官僚主义来批评,是心中没有老百姓,遑论百姓子孙后代,这个问题值得深思。’梁启明想,信中有情绪,但污染确实相当严重。调查组估计的费用大,且一两年内难有明效,要持续不断加大投资。资金筹措谁来牵头?各县依旧搞各县的?肯定不行,经费分散,效果问号。成立和各方没利害的‘委’呀‘办’?也很难统筹起各方,必须纳入市长办公亲手抓。常言讲,‘千里江山万象官场。’治水需要先制人。又是一个大颠簸,梁启明警觉收住思绪,提醒不要浮想联翩。

转弯下山望见县城。

高小川松口气:“终于到了梁市长, 现在是……,十一点三十七分。” 梁启明问:“先去哪里?” 高小川说:“按计划,先和芝兰县的常委们见面,然后吃饭休息,然后王部长找人谈话,然后我们去看几家厂,再回县委听汇报,估计下午六点离开,去月池县过夜。”梁启明摇头说:“典型的走马观花!改变日程,今天住在芝兰县。”

车队驶上芝兰江大桥,梁启明见县公安局长王朝阳和几名警察在敬礼,就叫停车下去握手,笑容满面说:“小王胖子如今成了老王胖子,发福多了。” 王朝阳响亮的说:“谢师长夸奖!”打个标准立正,凸起的肚子挨了梁启明一拳。高小川好奇问:“你俩认识?”王朝阳说:“军管会时师长是市革委军代表,把我这个小营长,发配到芝兰县来扎老营。后来首长转业市府,我也脱下军装,成了城关派出所的指导员。”梁启明问:“王营长,现在家有几口啊?”王朝阳敬礼说:“报告!老婆一个,是原先的。女儿一个,二十一岁。”梁启明哦道:“是总医院的小刘医生?领着家人来看我。”王朝阳脸笑变形了。

车队驶入县委大院,梁启明在迎接人中发现女儿艳梅了,她欢欢喜喜挥动双手,又蹦又跳动作夸张,显然想引起自己注意,心一沉问:“高秘书,环卫局的苗清泉是哪一位?”高小川说:“我还没见过。”


编辑点评:
对《第十四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