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九章

第九章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 2019-09-09  分类:长篇  字数:1991  阅读: 68  评论:0条 推荐:0星

 

三轮车响铃快跑,问过知道夜黑怕撞。

梁艳梅悬着的心落下来,想到苗清泉在县府等过,因事离开,觉得这还差不多,心又暖和了。

观四周,全是灯,县城早入夜,零星雨点凉,脸热心跳迫不及待,担心去了他又不在。到处院门下了车,付过车钱往说来意,守门者领着往里走。两楼当中是花园,看不清都栽什么,但闻桂香袭人。梁艳梅惊问:“怎么还有桂花开?”看门者和蔼道:“靠山冷,金桂晚。”说完指着楼上一扇灯光说:“三楼这间是,同志请从这个单元上楼梯,他家305,楼层的左边。”

梁艳梅望暖融融的黄色光,想到自己中午起,急火火去拿资料,然后又往车站跑,再坐长途一路奔,现在就要见到了,亦喜亦酸盈满泪,灯光生出许多刺,心在砰砰跳,谢门人,上了楼。

确认好门牌,按响了门铃,稍等听见里面应:“来了来了!”锁声响过门拉开,系厨裙的短发姑娘嘻嘻问:“市环卫局的梁工吗?”梁艳梅点头。姑娘拍手欢喜道:“县长和大家,正唉美女不下凡?嘿!你就下凡了。”梁艳梅羞得脸发烫,心笑倒是好,呆屋坐等客?只听姑娘响亮道:“欢迎光临,寒舍生辉。”无奈有股职业口吻,只像餐馆女侍背词。

进屋过客厅,蹬几级台阶,过道两边共四门,其中一扇写有匾额,隶书体的“芝兰人家”。梁艳梅正在不解其意,姑娘推门朝里呼喊:“梁工下凡了!真的下凡了!就要进来了!”一屋起迎。梁艳梅入内顿感亮,耀得眨几下,响起了掌声。先寻苗清泉,见躲众人后,一脸微笑,呆头呆脑,还老样子,便隔众嗔怨。稀里糊涂握过后,竟不知都是哪些人,只记住了吴县长和环卫局的张局长。苗清泉来接包问:“到底还是疯来了?”梁艳梅再恨嗔怪道:“刚才怕得后悔了。”讲了县府门口的事。苗清泉道歉:“原该等你的。”苦着一张脸,有话没有说。

大家全落座,吴广忠县长,打量好一会儿,嘿嘿嘿地笑道:“我是本县的县长,应代表大家的心情。打个比喻吧?有时候,望朵花,会被美丽吸引住,惊讶得失态,比如就现在!热烈欢迎天上仙女莅临卑县。”说完带头使劲鼓掌,笑容满面挤眉弄眼。 大家高兴‘噼噼叭叭‘‘哦哦’哄闹。梁艳梅十分的窘迫,脸蛋像熟透的水蜜桃,浸润着羞红。她低头避脸在桌下狠掐苗清泉,怨他胡乱吹。

苗清泉痛得猛起身,撞得桌上杯盘响,神态特别‘哎哟呵’!县环卫局的张平江局长立时说:“苗处长,别冲动?坐下快坐下,最后你发言,先听我说说。大家听,雨把窗户打响了,‘难得风雨贵人来。’ 下午苗处说,梁工的父亲,是新任代市长,我当时五雷轰顶啊!马上给黄书记打电话。书记在市里,开会回不来,特别嘱咐认真接待。苗处不让对大家讲,但是我想啊,还是讲了吧。”

众吃惊。

吴广忠县长拍案而起,生气责怪:“张平江!你算什么人?怎么不早说?真真误大事!” 深悔欢迎词,极其不严肃,又不好马上改说一遍,气愤地训斥:“张平江是专门把事搞砸的人!做的笨事还少吗?啊?啊?!”怒目而视,有人就圆场。吴广忠转头笑对梁艳梅说:“芝兰县处偏僻山区,十几万人,是贫困小县,出产矿盐和煤,污染很严重,苗处来调研,我是全力支持的。我们县太穷,治理很难啊。现在我代表芝兰县,欢迎梁艳梅同志,这是正式欢迎词,并且代表黄书记。”起身举杯说:“这是芝兰县产的,酒名‘天麻黄’,特别能补脑,喝了不上头。”环视大家都举了杯,说声先干才为敬,扬手干了杯。 梁艳梅见他都干了,并且望自己,端着很为难。吴广忠县长热情地说:“小梁同志,头杯必须喝,也就两三钱,扬头干了吧?”

众人催。

梁艳梅试分几口抿,面带愁苦色。大家鼓掌重新倒满,哄闹硬劝下三杯。吴广忠称有事告失陪,大家就怨张平江,说害县长菜都没尝。张平江反驳:“走了算球了,本就是怪人!”但是终究扫了兴,又碍着梁艳梅,都只喝了小半量,也没有划拳,草草收场,辞别散去。

雨小了,风轻吹,路灯很昏暗,县城寂无人。


编辑点评:
对《第九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