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频道 > 杂记 > 张居正对故意让自己落榜的官员感激一生

张居正对故意让自己落榜的官员感激一生  作者:扫花煮史

发表时间: 2019-09-06  分类:杂记  字数:7705  阅读: 104  评论:0条 推荐:4星

《伤仲永》是北宋政治家、大文豪王安石讲的一个故事:一个叫仲永的农家孩子,五岁时刚识书具即会做诗。人们随意指物,他立马能作一首诗出来,并且诗的文理颇有可观之处。这奇事一下子轰动了全县,人们纷纷邀请仲永
 

《伤仲永》是北宋政治家、大文豪王安石讲的一个故事:一个叫仲永的农家孩子,五岁时刚识书具即会做诗。人们随意指物,他立马能作一首诗出来,并且诗的文理颇有可观之处。这奇事一下子轰动了全县,人们纷纷邀请仲永和他的父亲到家里做客,有人还出钱请仲永作诗。仲永的父亲觉得有利可图、安于现状,也就整日带着仲永四处拜访同县的人,卖弄才华,而不忙着让仲永学习。过了十多年,王安石再打听仲永,长大后的仲永已经没了小时候的聪慧,已”泯然于众人矣“,和普通人一样被人遗忘了。一个原本天分很好的孩子,就这样被目光短浅、骄傲自大给毁了。

张居正为何对当年故意让自己落榜的一位官员感激一生


明代湖广行省荆州府有个叫张白圭的孩子,幼年的天分比仲永还高。在他两岁的时候,堂叔将他抱在膝上,指着《孟子》里的“王曰”二字让他人认识,白圭居然认了出来。一下子有了神童之名。后白圭五岁入学读书,十岁通六经大义,十二岁参加府考,才华让学政和荆州府都惊异得不得了,将他补为府学生员。知府李士翱见他才气逼人,亲自为他改名“居正”。十三岁,张居正从荆州府到省会武昌应乡试,这次要是考中,便是举人了。乡试三年一次,他爹张文明可是考了七次考了二十多年都没考上,他张居正,也许十三岁就要考上了。想到此,张居正不由得有些飘飘然,在路上看到一丛竹园,就作了一首《题竹》诗:

绿遍潇湘外,疏林玉露寒。

凤毛从劲节,只上尽头竿。

这首诗借物喻志,显得十分狂放。“绿遍潇湘外”,“潇湘”是湘江与潇水 的并称,此处代指湖广(明代湖南、湖北并称湖广)行省,这句分明是说自己的才华两湖也放不下,已“绿”到两湖之外了;最末一句“只上尽头竿”,显然有一举夺得乡试头魁之意。

十三岁孩子参加乡试,本就是个轰动省城的新闻。这首《题竹》诗,不管好与不好,因为是神童所写,很快还是在武昌城传开来。这首诗也传到了湖广巡抚顾璘这里。

顾璘是江苏省吴县人,亦是当时有名的才子,与同乡陈沂、王韦极、朱应登并称“金陵四大家”。顾璘这人不但自己有才,也爱十分爱才,在巡抚湖广时,爱湖广才子王廷陈之才,一直想要一见。王廷陈是黄岗(今武汉)人,也是自幼被称神童,恃才放肆,明武宗南巡,他作了首《乌母谣》赋进行讽刺,挨了皇帝赏赐的一顿庭杖,贬官裕州。后以下官身份打骂巡按御史喻茂坚,被撤职回老家。在老家居住二十多年,每日纵酒倡乐,更加放荡自废。经常穿着红紫窄袖衫,骑牛跨马,啸歌田野之间。顾璘想要见王廷陈,王廷陈却躲着不见。顾璘就派人暗访得王廷陈出游,在路上突然出现堵住王廷陈去路。王廷陈只好硬着头皮与顾璘相见。两大才子相见后,交谈甚欢,遂引为至交。后顾璘又专门建了个息园,广接天下才子。

张居正为何对当年故意让自己落榜的一位官员感激一生


顾璘早从荆州知府李士翱处闻张居正神童之名,看了他的《题竹》诗,先是一喜,后是一忧。喜的是从“疏林玉露寒”“凤毛从劲节”可见张居正这孩子在才华之外有思想、有清气、有志操,透着一股刚直不阿之气;忧的是,他小小年纪,敢称“绿遍潇湘外”“只上尽头竿”未免太过自信,太过狂傲。想到仲永之伤,又想到王廷陈因神童之名,恃才傲物,得罪于朝庭,自废一生。如今的朝庭,宦官弄权,锦衣卫、东西厂横行,祸出万端,若不同流合污,往往构陷成狱,或受之庭杖,或炼之诏狱;官场有清名者人人自危,避祸犹恐不及,一个十三岁孩子,若果然中举做官,又恃此自负和名节,岂非害他不浅?思来想去,不由打定一个注意。

顾璘即将张居正延请至息园。见张居正,见他少年俊秀,才思敏捷,鹤然而立,谈吐中节,甚是喜爱,乃呼居正为“小友”。解下自己的腰间束带赠给张居正,说:“你他日不会束我这种束带,我不过以此表达我的怜才之意。”明代不同品级的官员系不同的束带,顾璘这里的言下之意是张居正将来必然要做比己大的官。顾璘又留张居自和自己一起吃饭,席间叫来自己名叫顾峻的小儿子,指着张居正说:“这是荆州的张秀才,他年要当枢要,你可以前往见他,他定然念你是故人之子,对你多有照拂。”顾璘后又多次向湖广布政、按察使推荐张居正,说:“张居正有将相之才。唐代张说识李泌于童稚,我也是这样。”

张居正对这次乡试志在必得,考场上也考得十分顺利。他的考卷,深得湖广按察佥事陈束的欣赏,极力主张录取。 但监试的冯御史却竭力拒绝。因此,这次乡试,张居正居然没有考中。

这是张居正人生中遇到的第一个重大挫折,他的自信、他的骄傲,在这次考场的失意中,开始有了收敛。回家以后,以潜心攻读。嘉靖十九年,张居正十六岁时,再到武昌应乡试,这次顺利中试了,十六岁的举人,毕竟还是很年轻了。

考中举人后,张居正听说顾璘正在安陆督工,对顾璘的知遇这恩,他十分感激,就前去拜望。顾璘见到张居正很高兴,说:“古人都说大器晚成,这只是针对中材说的。现在想来,上次乡试我担心你年少得志恐生骄满,有仲永之伤,嘱付冯御史让你乡试落选,竟耽误你了三年,这是我的错误了。但是我希望你有远大的抱负,将来做官要做伊尹、周公那样的官,不要拘泥于一时的名节一时的荣辱。”

张居正这才知道原来上次乡试未通过,是顾璘向冯御史交待不让他通过,有意给他制造些挫折,以使他更好的成长。也许张居正当时对顾璘的做法不能理解。在四年后的嘉靖二十三年,他果然应了顾璘的担心,因骄傲自满导致了入京会试的失败。对于这次会试落第,张居正后来自己总结道:

"吾昔童稚登科,冒窃盛名,妄谓屈宋班马,了不异人,区区一第,唾手可得,乃弃其本业,而驰鹜古典。比及三年,新功未完,旧业已芜,今追忆当时所为,适足以发笑而自点耳。“

嘉靖二十六年,张居正经过发愤,再入京会试,这次中了二甲进士,成绩不是多好,但幸运的是入选庶吉士,相当于成为储相,由此开始了他的仕途,终成明代第一名相。然而张居正一生正如他诗中的”只上尽头竿“个性,终究失之于偏傲专权,锋芒太露,同科进士王世贞评价他:”器满而骄,群小激之,虎负不可下,鱼烂不复顾。“最终虽为国劳劳瘁而死,却落得被抄家削秩,险遭开棺鞭尸。家属或饿死或流放,在世时所用一批官员有的削职,有的弃市这样悲惨的下场。顾璘可谓识出了张居正的才干,也识到了他的结局,可谓识人之深,其有意给张居正制造挫折,用意也可谓深也!

张居正为何对当年故意让自己落榜的一位官员感激一生


其实张居正在多年后,已完全理解了顾璘对他的拳拳关爱和提携,他在写给人的信中曾说对顾璘的知遇之恩非常感激,以至于”思以死报“:

”心感公之知,思以死报,中心藏之,未尝敢忘。“

 


编辑点评:
对《张居正对故意让自己落榜的官员感激一生》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